哥哥干_av天堂_天天啪_噜鲁色 色去去 干干爱 爱操操 啪啪日日,四虎影库,哥哥去,狠狠干

首页  »  淫妻交换  »  暧昧在乱伦之前

  「妈,我回来了。」 我喊了几声都没人应,妈妈应该出去邻居家串门了,她早就抱怨在家里一个 人很闷了。 我爸爸是数学老师,在一间重点高中教尖子班,平时都比较忙,没什么时间 陪她,我在初三也整天要上课,现在想想,丢她一个人在家也挺可怜的。特别是 这些日子,感觉到爸爸妈妈的关系比以前都冷淡了,在一起都无话可说,从妈妈 一脸不爽的样子就可以看得出来。 也难怪,妈妈18岁就跟他的数学老师,也就是我的爸爸生了我。现在爸爸 都是快50岁的糟老头了,而妈妈正逢成熟,风华正艳,两人自然就有了代沟。 如果不事先知道她的年龄,人家还以为她是刚出社会的女青年呢,水嫩的皮肤焕 发着无限活力,身材也一点都没变样,前凸后翘,完全不像一个生了小孩的34 岁妇女。我跟她走在一起人家都不信是母子,还怪我们姐弟故意在开玩笑。 正是因为这样,妈妈和我很亲密,有时抱抱亲亲,但她都发乎情止乎礼。却 不知,随着进入青春期,又那么频繁的接触,妈妈在心里的位置渐渐发生变化, 已经不再只是母亲的角色了,正慢慢往情人这不伦的一面倾斜。我还记得,我的 第一次梦遗里出现的就是我妈妈,隐隐约约刚要抓住她的乳房我就爆发出来了。 妈妈不在正好,我就有机会去她房间探险了。我觊觎她房间不是一两天的事 了,自打进入青春期,无师自通学会打飞机,我就对妈妈还有妈妈贴身的小物件 产生巨大的兴趣。 我经常在厕所里寻找妈妈刚换下来的内裤和丝袜放在鼻子下来嗅,然后套住 愤怒的鸡巴撸动,心里想着这是刚从妈妈身上脱下来的东西,彷佛妈妈刚刚走, 还有余温,专程留下来让我享受的,越想越兴奋,就越撸越快,随着龟头几个激 烈的跳动,一种强烈的快感涌上来,我马上拿开妈妈的丝袜,怕弄脏了妈妈会发 现,然后猛烈的精子冲击着墙壁和地板,我也颓然坐了下去。 稍微休息我就开始清理现场,比办案的警察还有经验,一切打扫干净还原, 我再检查妈妈的丝袜和内裤,看看有没留下痕迹,再重重嗅一口,浓浓的女人味 还混带着一丝我的鸡巴味。

  我先脱下鞋,再去妈妈的卧室。 刚进门就看到床上有一套很普通的白色内衣裤,我拿起来一闻,还有汗味, 在翻开内裤的中间一看,有点妈妈阴道的分泌物。我的精虫立即冲上大脑,脱裤 子就撸起来,由于还带着点做贼的感觉,我很快就有感觉了。 不行,还有更精彩呢,小弟弟争气点啊。我悬崖勒马,强行忍住射的冲动, 不舍地放开妈妈的内裤。同时心里疑惑,为什么妈妈要换了内衣裤才出门呢?百 思不得其解,还是别想了,继续下一个目标。 记得妈妈的贴身衣物都是单独放在床头柜的,在拉开柜子的过程中,我清楚 听到我心脏的剧烈跳动,太刺激了。妈妈果然不让我失望,柜子里全是各种丝袜 和性感内裤,肉色的连裤袜居多,其次是肉色短丝袜,再就到黑丝袜,妈妈居然 有黑网袜和白网袜,还有护士穿那种白色长筒袜,但是都没见她穿过。 我全部捧起来盖住头部,狠狠闻着,拿一天肉色连裤袜抱住因过度兴奋在跳 动的大鸡吧,闭上眼睛忘情地撸,每个细胞都在疯狂叫着妈妈,快爽上天了。嚓 ——,是钥匙进入孔中的声音,妈妈回来了!撤!我马上把全部东西原封不动放回 去,跑出门。妈妈看到我也吓了一跳,「小杰怎么今天回来那么早啊」说完有点 不自然地坐在沙发上,鞋子也不脱。 妈妈今天怎么有点奇怪,脸红红的好娇艳,焕发出无比诱惑的气息,比以前 美丽了很多,一付很享受的样子,但又很疲惫,昏昏欲睡。「妈妈你怎么啦,是 不是生病了」没事,妈妈只是想躺一下。看着妈妈的短裙下露出的肉色丝袜,我 的内裤里就开始蠢蠢欲动了,想方设法要接触她,「妈妈,我帮你按摩按摩吧」 嗯——,妈妈眼睛都不睁,只发出一声鼻音,看来是体力超支太厉害了。 我伸出颤抖的手碰了碰妈妈的小腿,丝袜的感觉像触电一样通过指尖射向身 体,我大脑一片空白,我下面都硬得要爆炸了。我帮你脱鞋吧,妈妈。我轻轻托 着她均匀的小腿,慢慢地把鞋拉出来。妈妈晶莹可爱的脚趾头和性感优美的脚弓 呈现在我面前,我偷偷抬头见到妈妈还在闭着眼,就俯下去亲了亲妈妈光滑的脚 背,嘴唇摩擦着超薄的肉色丝袜,沙沙的感觉中还带着一点香气。 因为妈妈很注重保养双脚,再加上她的高档高跟鞋,穿在脚上的味道不会发 臭,我曾经偷偷闻过几次,都挺舒服的。我怕惊醒妈妈,就不敢亲下去,温柔地 把她的脚抬上沙发,让妈妈舒服躺在沙发扶手上,全身放松。我先从妈妈粉嫩的 脚背开始,一寸一寸摸到膝盖,细细体会平常在梦里才出现的感觉。 我最喜欢妈妈穿肉色丝袜的样子,熟妇的魅力在她身上发挥得淋漓尽致,3 6的小脚,弧度优美的脚弓,可爱的脚趾头,还有红红嫩嫩的脚底,都充满着无 穷的诱惑。结实的小腿,修长的大腿在丝袜朦朦胧胧的衬托下,老是让我的荷尔 蒙飙升。 我的手又从小腿肚上滑回妈妈的丝袜脚底,双手握着她左足的两侧,两个拇 指脚弓的下面慢慢揉,又抓住妈妈的脚趾头,逐个把玩,真是爽歪歪。我不满足 脚底,慢慢侵略到小腿肚,也是双手抓住腿肚,稍微大力点揉,竟惹得妈妈发出 舒服的嗯嗯声,丰满的胸部在起伏不定。 于是我胆子更大了,咸猪手滑到大腿,妈妈肉丝大腿摸起来真是爽,又滑又 结实,没有什么赘肉。咦,妈妈的丝袜勾丝了,我再顺着勾丝的地方往上摸,慢 慢侧向妈妈大腿深处的神秘桃源,越往上丝袜的勾丝越,难道?是被人为撕烂? 在好奇心的蛊惑下,我把妈妈的短裙推上去,再拉开妈妈夹着的大腿,由于 动作过大,惊醒了妈妈。妈妈马上推开我,神情慌张地拉下裙子,像是怕我发现 什么似的,脸更加红艳了,「可以了,小杰。妈妈先去洗澡。」说完深呼了一口 气,起身往厕所走去。

  我还在那里呆呆地反应不过来,妈妈,妈妈没有穿内裤!虽然妈妈立刻推开 我,但她起身做起来的一刹那,我还是看到了,她里面的丝袜被人撕得稀巴烂, 露出黑森森的毛。妈妈从浴室出来就直接回卧室了,我赶紧假装尿急跑过去关了 门。 在那堆衣物里翻找,果然没有看到妈妈的内裤,而且丝袜被妈妈丢到垃圾筒 里了。我拿起来一看,上面开了一个巨大的洞,已经不能再穿了,有一些奇怪的 污迹,还有一股浓浓的味道。凑近鼻子一闻,一股刺鼻的腥味冲上来,好熟悉, 这是精液的味道!登时,我的心口彷佛被狠狠击了一记重锤。一切昭然若揭。 「妈妈,妈妈。」我拿着丝袜塞向下体,拼命撸动,脑海里一直在回放着刚 才的片段。在巨大的刺激中我很快就射出来了,一股接一股冲击着妈妈的丝袜, 直至最后一滴。空虚的我表情木然,脑袋一片空白,思绪却在不断翻涌。我一定 要把真相找出来,我要夺回妈妈。妈妈是我的,绝不容忍别人指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