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干_av天堂_天天啪_噜鲁色 色去去 干干爱 爱操操 啪啪日日,四虎影库,哥哥去,狠狠干

首页  »  淫妻交换  »  当时年少
当时年少

不记得是多久之前了,好像我一出生就认识阿伦和小慧。
我是在半夜出生的。当时我母亲熟睡之间,发现自己的被子湿了一大片,肚子里疼痛难忍,立刻意识到要生了。一把就推醒身边的父亲,要他去叫三婶来接生。农村里的房子相隔很近,三婶是我们村里的稳婆,接生过几十个孩子,理手的很,我于是来到了这个世界。
小惠是三婶的养女,大我三年。农村有个传说,接生婆是生不出孩子的,因为她们手上的血腥太重,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但三婶确实没生过子女。也许是十月的某天早晨吧,三婶打开木门,发现了一个白布包裹躺在地上,就走过去掀开了它,里面的有个熟睡的小女孩。
那时候三婶已经四十岁了,早已没信心要个孩子,不曾想却有这种事发生,她一边念叨怎么有这种父母?一边说:这小娃娃真可爱,便决定把她当做自己的女儿了,给她起了个早已想好的名字:柳慧。
这事很快就在巴掌大的村子里传开了。每次村子里的孩子满一百天办酒的时候,三婶总是坐上座,这次也一样,不过那次她的笑容里满是开怀,不同以往。母亲告诉我这些的时候,脸上的笑容也不同以往,不知它们是否相同?
当我长到一岁的时候,父亲就到城里打工去了,过了一年,母亲也去了那里。我便由奶奶带着。那时刚学会走路, 更多的是四肢运动,奶奶每天都有很多农活要干,不能随时背着,便叫我五岁的堂哥阿伦照看我。
农村里山高水长,玩的地方多的是。伦哥原本是每天往山里跑的‘野人’,多了我这个拖油瓶,也只好每天带着我,和一群孩子在附近的田亘上玩啦。村里的小孩子都是在一堆玩的,我们这个村子里的人都姓柳,周围都是些梯田,村子里的房屋坐落其间,到了晚上天空就奇黑无比,仿佛被罩上了一层黑布。但这里的月亮又格外的清亮,一升起来就能照清夜路,虽然它每个月都只和人打两、三个照面。没有月亮的时候,天空里面星汉灿烂,一颗颗星挂在黑布上,遥远魁丽。
我祖父年青的时候,山里还是有老虫的,到了我父亲那一代,山里只有野猪了,到了我这一代,茫茫青山里面,只有蛇和兔子之类的小动物了。不过由于越来越多的年青人外出打工,这情形正在逆转,前几年回去,听祖母说山里面又有野猪了,不知道该喜还是悲。
小慧是那时候开始认识我的,此后我和阿伦,她,在老家渡过了十年。
四岁的时候我也成了‘野人’,每天跟着伦哥往山里跑,顺便挑两担柴回来,村里砍柴的地方就那几个,我就怂恿小慧跟在我们身边捡柴玩。山里面吃的东西不多,只有野李子,野苞。但我们三个捡到一节枯木就欢呼不已,仿佛至宝,回到家里烧柴时,还拿着自己捡来的柴禾,对奶奶说这是我今天捡的。这样的快乐要不是回想起来,谁能相信。
我们砍柴的山上有条小溪,由于山势起伏,形成了一道小瀑布,瀑布后的二十几米高的岩石苔青平整,只有左侧有个一人高的黑洞。我不只一次问过奶奶那个洞是怎么来的,奶奶都耐心回答:我也不知道。
有次到山上去放牛,在路边看到了那个洞,忍不住想那里面到底有什么,一时走神,身后牵着的牛被后面的牛群推了上来,踢了我一脚,然后我就只记得我挂在路边的木桥上的画面了。
直到现在我还没搞清那个黑洞里面到底是什么,小时候是不能,现在呢,是不敢,还是不想?我不知道。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