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干_av天堂_天天啪_噜鲁色 色去去 干干爱 爱操操 啪啪日日,四虎影库,哥哥去,狠狠干

首页  »  武侠玄幻  »  【逆伦皇者】(186~188) 【作者:希尔洛斯】
作者:希尔洛斯
字数:11760
            第186章晚宴惊变(上)

  曾经执行过多次暗杀任务的庞骏,当然不会亲自动手去放火焚林,他趁着打
猎的机会,在多处丛林之中,设置好了定时点火开关,便跟着年轻一辈的大部队,
回到了行宫,因为今天晚上,天子会在这里举行晚宴,宴请群臣。

  约莫到了酉时,「陛下驾到。」

  随着谒官一声唱报,天子杨绍领着皇后唐玉琳,还有南湘舞南菲菲姑侄,从
殿内的偏门迈步来到了殿内,身后跟着几名太监。

  唐玉琳一如既往的冷艳端庄,让人可望而不可及,而作为贵妃的南湘舞,则
一直秉承着她那副魅惑天下的模样,那夸张的丰乳肥臀让在场的不少年富力强的
少年郎都不敢直视,生怕出丑,至于南菲菲本人原来是没有资格出现在这里,但
抵不过天子对她的宠爱,就打破了规矩让她也出现在场。

  眼见天子驾到,殿内众宾客纷纷停止了交谈,起身拱手而拜:「我等拜见陛
下,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杨绍摆了摆手,搀着唐玉琳三女来到主位,随即自己坐于当中,
笑着对群臣说道:「今日君臣同乐,刨除那些繁杂的礼俗,必须尽兴!」

  见此,殿内众宾客这才陆续就坐,唯独太子杨志仍站着,举起双手,轻轻拍
了两下。

  霎时间,钟鼓齐鸣、奏乐声起,有两队妙龄女子穿着单薄的罗裙,步伐轻盈
地从殿外涌入,于行宫大殿的正中央,翩翩起舞,为筵席助兴。

  与此同时,太监们亦领着一些女子,端上菜肴,呈献于杨绍与殿内众宾客的
面前的案几。

  不得不说,今日的宴席,菜肴着实异常丰富,单单上菜,就花了整整半个时
辰,以至于庞骏都有些心疼那些在殿内翩翩起舞的妙龄女子。

  而待等菜肴差不多上齐之后,这些献舞的妙龄女子这才徐徐退离正殿,而此
时奏乐声也暂时停了下来——按照规矩,此时应当由杨绍说出祝酒词,并且第一
个下筷,其余宾客才能动筷。

  「都说了今日无有那些繁杂的礼俗嘛。」杨绍抱怨了一句,引起殿内附和的
笑声,在片刻的沉思后,他举起手中酒樽,正色说道:「谨祝我大晋国运昌隆、
千秋万代!」

  听闻此言,殿内众宾客亦纷纷举杯,齐声附和:「祝我大晋国运昌隆、千秋
万代!」

  礼罢,奏乐声再次响起,又有一拨妙龄女子盈盈走入殿内,献舞助兴。

  此时,殿内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火热起来,不管众宾客间以往是否存在矛盾,
但此时此刻,众人推杯换盏、觥筹交错,或大快朵颐品尝着陈列于案几上的菜肴,
或欣赏着殿内中央那些妙龄女子的献舞,或与身旁陪酒的姬人调笑,相信在场绝
大多数人,此刻都有中不虚此行的感慨。

  此时,天色已逐渐变暗,但中宫正殿内的气氛,却丝毫不减,尤其是当谒者
报出杨绍这次在皇狩期间的斩获时,殿内更是歌颂声一片,直将体型已严重走形
的杨绍夸赞地仿佛跟大晋国第一勇士似的。

  而继杨绍之后,谒者也陆续报出了其他人的斩获,此时庞骏才知道,原来皇
狩期间还有一个比较猎物多寡的活动,狩猎最多猎物的前几人,都能有幸得到天
子赐下一件随身携带的物什,大概是玉佩什么的,虽然玉佩本身并不值钱,但相
信参与这个活动的人,也是看中这个御赐之物的意义,而不是玉佩等物本身。

  不知过了多久,中宫殿内的诸多宾客们,大多已酒足饭饱,正搂着各自陪酒
的姬女调笑风声,这时,身为近卫军统领的秦万钧走到了天子身边,在他身边耳
语了片刻,只见杨绍皱着眉头,回答了两句,秦万钧便领命而去,庞骏知道,他
所做的定时点火机关开始生效了,他的目光不动声色地开始在四周的宾客之间游
移,想看出今晚之事的幕后主使者到底是谁。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隐约间,众人听到殿外传来一阵阵喧杂声,起初,殿内
的宾客们还没注意,可待等到殿外的响动越来越明显时,众宾客就感觉有点不对
劲了,以至于殿内顿时就安静了下来。

  而这一安静,殿外的动静就听得愈发清晰了——除了怒号喝骂以外,还有诸
如兵刃击触的声音。

  「怎么回事?」「殿外怎么了?」「发生了何事?」殿内众宾客顿时慌乱起
来。

  「陛下?这……」魏王杨桐震惊地看向自己的皇兄,他本能地感觉到了情况
不对,但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倒不是怀疑杨绍,毕竟他作为大晋的天子没有任何理由,会在皇狩这种盛事
上对殿内的诸多宾客动手,要知道,参与了这次皇狩的王公贵族,达官贵人,几
乎占到大晋京中贵族的一半,不夸张地说,要是这座宫殿出现什么闪失,大晋几
乎就会分崩离析。

  「莫不是要铲除我等?」来自京中名门魏家的家主魏言庆小声对郑国公韦经
略问道,大家都知道,天子对名门豪族有戒心,三番四次打压京中名门,天下豪
族。

  「稍安勿躁。」韦经略笃定地摇了摇头,他不相信天子杨绍会做出这种事,
他也想起了,出门之时,自家那妖孽女儿的那番话:此去曲阳山,恐怕有大事发
生,具体幕后之人是谁女儿不知道,但只要父亲不强出头,肯定是有惊无险,切
记切记。

  而面对着魏王杨桐的询问,杨绍先是安抚了有些惊慌的南氏姑侄与唐玉琳,
随即,他扫视在座的众宾客,淡淡说道:「无碍,恐怕是有些鼠辈欲搅和今日的
盛宴而已,很快就知道是谁了。」

  此时,坐在殿内席间的禁卫军副统领曹天霖站了起来,抱拳说道:「陛下,
容末将去探探究竟。」说罢,他走出席列,迈步走向殿门,可没走几步,就见他
忽然站住了脚步,身体摇晃起来,仿佛脚软般,一下子跌坐在地。

  「酒水里面有毒?!」曹天霖吃力着扶着旁边的案几站了起来。

  话音刚落,还不等众宾客慌乱起来,就听有人不轻不重地陈述道:「并非是
毒,只是一种麻药而已,只是让各位不要到处乱跑……对人的身体并无什么害处。」

  顿时间,整座宫殿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皆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旋即,
他们目瞪口呆。

  原来,开口的人,竟然就是本应在京中调度粮草后勤的太子杨志!

  庞骏此时冷冷地看着大殿中的杨志,果然是咬人的狗不会叫,平时不声不响,
好像一直在忍受着赵王压制,一转眼就在今晚做出这么一件惊天大事。

  大部分的宾客,他们此刻全身乏力,连站都站不起来,他们原以为这只是过
度饮酒的后遗症,没想到酒水里居然下了药。

  「太子……为什么?」杨绍扫了一眼大殿内还能站着的官员,包括太师聂行
谚在内,都是太子一党的核心成员,反倒是一直被认为是太子最忠心的下属的吏
部左侍郎郑应璘,却不在其中,纵使他也想到,秦万钧所说的大火可能有人潜入
行刺,没想到居然是自己的亲儿子要犯上作乱!

  「为什么?父皇,儿臣只是想自己争取自己应得的东西。」杨志盯着杨绍,
缓缓说道。

  「你应得的?你应得的什么?你应得的都是朕给的,朕不给,就不是你应得
的。」天子脸上的神色徐徐收了起来。

  「所以说嘛,儿臣要自己争取,儿臣认为自己本应得到的东西!」杨志话音
刚落,宫殿四周的门都打开了,从外面涌入了大量的甲士,领头是一名身穿甲胄
的将领,正是太子东宫六率卫率长季饶,杨志则是一步一步走向杨绍所在的地方,
「父皇,你可知道,儿臣一直有一个梦想,是什么吗?」

  杨绍眯着眼睛看着自己的儿子,说道:「哦?原来我儿除了君临天下,还有
其他可以称之为梦想的东西?」

  杨志走到杨绍的前方,把头一转,看向了站在他身旁的唐玉琳,然后向两名
侍女吩咐道:「来人,皇后娘娘乏了,扶皇后娘娘下去休息吧。」

  此言一出,在场的人无不脸色变得极其怪异,原来太子一直觊觎着皇后的美
色,甚至与皇后有染!杨绍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去,他看了一眼唐玉琳。

  杨志说道:「十多年前,有一次孤被南湘舞那个恶毒的女人命人把孤推下了
御花园的水塘中,是她救了孤的一命,也是她把我护住,不让孤再次遭到毒手,
孤第一次发现,除了我那体弱多病的母妃,这个冰冷的皇宫里面,还有一个女人
是真心关心我的,所以在孤的母妃驾鹤西归之后,她成了孤唯一的梦想,她是孤
发誓这辈子都要守护的人。」他一边说,一边伸出手,想抚摸唐玉琳的玉靥。

  然而,只见唐玉琳不闪不躲,目无表情地看着正前方说道:「太子,如果你
的手胆敢碰本宫一下,本宫马上咬舌自尽,说到做到。」

  杨志的手停在了半空,他没想到唐玉琳的态度如此刚烈,他苦笑道:「你这
又是何必呢?父皇贪恋南氏姑侄的美色,多年不如清宁宫,如此凉薄的丈夫,你
还如此极力维护?」

  这时,唐玉琳才正眼看了一眼杨志,淡淡地说道:「与你何干?」

  杨绍在一旁忍不住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好儿子啊,不仅
觊觎着朕的天下,还觊觎着朕的女人,你不是很能忍吗?忍了那么多年,为什么
不忍下去?有朝一日,朕驭龙宾天,你坐上九五之尊的位置,无论是这个天下还
是她,不都是你的吗?」

  「哼,是吗?孤的父皇,」杨志不屑地说道,「别以为儿臣不知道,您多年
以来,虽然一直宠幸南氏姑侄这两头狐狸精,但在您老人家的心中,永远只有母
后一人吧?按照您的占有欲,一旦觉得自己大限将近,必定会拉着她一起与你陪
葬!您老人家与魏王叔一样,都是情种,只爱着姓唐的女人,只不过王叔比你真
实,不像您这样,还要南氏姑侄来掩盖。」

  「哼,」杨绍冷哼一声,也不正面回答杨志的话题,而是看向另一边的聂行
谚道,「聂行谚啊聂行谚,朕自问这么多年来待你不薄,你就是如此来回报朕的
吗?」

  老态龙钟的聂行谚说道:「老臣就是在回报陛下,陛下老了,倒行逆施,外
有敌酋虎视眈眈,内有豪族犯上作乱,再这样下去,我大晋朝就会毁在陛下的手
上,老臣得陛下的知遇之恩,无以为报,只能夙兴夜寐,挽我大晋于万一,而太
子,就是挽救我大晋于水火的关键!」

  「所以你才不惜找到那所谓『天一神教』的那位所谓教主『玄真道皇』,让
他制造一些乱子,又甚至是那帮人根本就是你聂行谚你杨志所驯养的狗?让赵王
带着五万精锐离开这里,就是为了今天?」杨绍此时已经想通大部分的关节。

  此时,聂行谚也没有正面回答杨绍的问话,而是说道:「太子殿下,请勿耽
误时间,快刀斩乱麻。」

  杨志点点头,一挥手,一队人马向天子所在冲去。

  「你们真的以为,这么容易能够杀朕吗?」

  杨绍的话音刚落,宫殿中突然泛起一股阴冷的气息,一道灰色的残影直奔杨
志与聂行谚的所在,出手快如闪电,瞬息之间,已经杀至他们二人身前,然而当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之时,一股温暖祥和的气息又从另外一方出现,驱散了宫殿中
的阴冷之气,紧接着听见「蓬」的一声,气流乱窜,杨志与聂行谚连忙往后退开
数丈。

  等到气流停止下来,大殿中间又多出现了两个身影,一人身穿太监服,佝着
身子,似乎是在看地上的蚂蚁行走,而另一人,身上穿着麻衣。脚却是赤裸着,
麻裤直垂脚踝处,没有遮住未沾分尘的双脚,顶着一个光头,额上的皱纹里透着
一股宁和地气息,在场的人,大多数都知道那个穿着太监服的,恐怕就是天榜十
大高手的一人,天子的贴身近侍,洪万通,但这个老和尚,到底是谁?

  洪老太监用浑浊的目光看着这老和尚,良久才说道:「见过活佛。」

  此时众人才知道,这老和尚竟然是西狄第一高手,天榜十大高手之一的莲手
活佛!

            第187章晚宴惊变(中)

  「呵呵,怪不得这孽子这么笃定,明知道洪万通一直在朕的身边,都还敢犯
上作乱,想来是有帮手啊。」杨绍看着殿中央的老太监与藏教教宗说道,「只不
过,你真的认为,单凭一个西狄光头和尚和东宫六率,就可以轻易取走朕的性命
吗?你不会不知道,皇极门,也在皇狩的人员名单当中吧?朕的好儿子,你还找
了哪些帮手都一并出来吧。」伴随着杨绍的话音,一名青衣白发的老者,从人群
之中缓慢走出,所到之处,人们竟然都不由自主地往外退后,正是皇极门当代掌
门,天榜十大高手之一的赵无极!

  赵无极刚走出来,便看着大殿的正上方说道:「阁下虽然敛气功夫极佳,可
那股一辈子都洗不掉的羊膻味却是暴露了,老夫本以为是几位部落皇子的味道,
没想到竟然是国师的。」

  「哈哈哈哈,赵无极啊赵无极,看来你的狗鼻子比你的功夫要好上一筹啊。」

  赵无极的话音刚落,一阵如响雷一般的笑声从大殿的顶部传来,一个巨大的
身影从上方缓缓飘落,落在大殿中间,只见此人身高接近九尺,壮如熊罴,长着
一脸络腮,那宽厚的蒲扇巨手,让人很有理由相信,就算是虎豹,也会被他轻易
撕开,如此醒目体格标志和恐怖的内力,天下中只有一人——北胡国师完颜无敌!

  当今天下十大高手,竟然有四位同时出现在此处,天子杨绍看着自己的儿子
说道:「朕真的很好奇,究竟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才能说动西狄与北胡的第一
高手,来助你成事?还是说不仅如此,怕是东瀛那位『武神』也来了吧?」其实,
无需其他代价,按照现时大晋的环境,杨绍一死,大晋必乱,周围虎视眈眈的四
国,除了安分守己的南蛮人,其他三国,必定会趁乱瓜分大晋,现在有此机会,
他们肯定会答应的。

  杨志说道:「那位东瀛的『武神』,他此时恐怕应该在与北亭侯切磋武艺吧。」

  这时候,皇帝手上剩余不多的侍卫已经赶到,挡在的杨绍的面前,把他与三
女团团围住,他转过身子,对着唐玉琳三女说道:「你们先行离去,朕马上就到,
来人,送三位娘娘离开此处。」

  三女都不是不知好歹的女人,除了心怀鬼胎的南菲菲,唐玉琳与南湘舞都是
神色凝重地答应了杨绍的安排,唐玉琳在被簇拥着离开之前,还不着痕迹地看了
庞骏一眼。

  眼看着三女离去,杨绍才回过头来,深深地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大笑道:
「哈哈哈哈哈哈,好,好,朕的儿子里面,就数你最有出息了,来吧,朕就在此
处等着你!」近年来,杨绍像是一头打盹的年迈之虎,唯有在被惊动时,才会显
露爪牙,让许多人忘记了,二十几年前的杨绍,那俨然就是一头凶狠的狼,平定
六合,气吞天下。

  杨志并没有派人去阻止唐玉琳的离开,因为外头都是东宫卫队,他并不觉得
三女能轻易离开,同时,唐玉琳的离开让他再无半点雍容姿态,厉声喝道:「传
我命令,谁第一个得手,官升三级,赏万金。」太子身后的数百卫率兵士闻听,
拔出武器,齐声呐喊,呐喊声此起彼伏,响彻云霄,齐刷刷地向天子方向杀去,
一时间,大殿之中,厮杀四起,一瞬间,刀剑相交,不知道多少人被杀死,多少
鲜血喷出。

  在场的宾客,虽不乏饱经风浪之辈,更多的也有少经世面的年轻一代,面对
如此血淋淋的杀伐,不少人吓得落荒而逃,但是他们身中麻药,四肢发软,根本
跑不动,而且已经被杨志「从龙之功」所蛊惑至利令智昏的卫率兵士,已经杀红
了眼,看到人就杀,转眼之间,大殿中就血流成河。

  然而无论周围如何杀得性起,四位天榜高手的周围却是醒目地空出一大块空
地,就算有人想暗下杀手,却发现自己好像被一堵无形的墙挡住,根本无法插手,
而四位大师,也仿佛没有看见四周的杀戮,他们的眼中只有对手,以及他们身后
的天子杨绍。

  完颜无敌咧嘴一笑,双手并着地两指屈了一指,倏地一声飞了出去,谁会想
到,跟铁塔一样高大的北胡人竟然有如此恐怖的速度,绕着赵无极的身体画了一
个半圆,直刺杨绍地面前。

  然而下一刻,洪万通已经来到了杨绍的身边,平直伸出他那双如枯枝一样的
双手,如果不是武道中人,谁都不会想到,老太监那枯槁的双手,能顶住如山岳
般高大的完颜无敌的雷霆一击。

  但事实却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当洪万通的双手轻轻向着完颜无敌迎上去那一
刻,那一身太监服的长袖,云丝寸断,长袖碎成蝴蝶在大殿中飞舞,与之对应的,
是眼前的巨人双掌中蕴含的杀机,尽数消除。

  赵无极抱了一个虚圆,虎口相对化作一个圆环,正对着莲手活佛,而对应号
称「一掌一菩提,一拂一莲花」的西狄大和尚,正锲而不舍地拂上向了他的胸口,
这一拂一摁,拇指食指略分,宛如清风拂山岗,轻柔自然至极,与周遭嗜血狂暴
之景,全不像似,然则风一拂过,山岗却无由大乱。

  皇极门门主静静地望着莲手活佛的脸,双手像一对龙鞭一般,扭曲着,变形
着,双掌合拢,竟是凝重如山,却又轻灵似羽,无论大和尚如何推拂,依然无法
打破他的屏障。

  莲手活佛的动作越来越快,赵无极只觉上盘各路已全处在他双掌的笼罩之下,
无可闪避,无可抵御,只得运劲于手,硬接他这一掌,同时右拳猛挥,然而大和
尚双手一圈,如抱月之姿,一股雄浑无比的力道组成了一个旋涡,好容易才使出
「千斤坠」之力定住身形。

  躲在一个角落的庞骏,静静地看着天下间最顶尖的四位武学大宗师之间的交
手,心中不禁有些热血沸腾,自己曾经与同为天榜高手的「离水真君」韩离交手,
在韩离使出八成功力的情况下,自己使出全力也才能扛过三十余招,虽然现在已
非吴下阿蒙,但如果自己真的面对眼前这几位使出真本事的绝代高手,相信还是
撑不过五十招,自己什么时候才可以像他们一样,独步天下。

  正当此时,又一股不属于四大高手的凛冽杀气从大殿的一个角落处散出,一
道曼妙的身影在杀得兴起的人群中左穿右插,她虽然蒙着面,但是庞骏依稀认出,
这个蒙面女人就是昨晚给她和唐玉琳下套的南家夫人秦氏!

  秦氏的速度极快,几息之间便来到了杨绍的面前,而此时周围的侍卫才如梦
方醒,如临大敌地看着眼前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诡异女人。

  秦氏轻声说道:「陛下,我家主人,想借陛下的人头一用。」

  杨绍看着秦氏,又看了看杨绍,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说道:「哈哈哈哈哈,
我那傻儿子和老太师啊,总觉得自己胜券在握,谁知道只是为他人作嫁衣裳,天
一神教,对吧?」

  「陛下果然是一代雄主,妾身佩服,可是说多无益,还请陛下授首。」秦氏
并不想与杨绍多说两句,在她看来,速战速决才是最重要的,话音刚落,便化掌
为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越过了数名挡在前面的禁卫,所过之处,禁卫的脖
子上都显出一条刺眼的血线。

  眼看秦氏就要得手,老太监洪万通也顾不得那么多,攻势有如惊风骇浪,有
似一座大山重重压向完颜无敌,不料完颜无敌守得坚稳之极,始终是不求有功,
但求无过,拳脚上竟没半点破绽,又极度难缠,一直不让洪万通有半点逃脱的机
会。

  这时,秦氏却突然发现,自己好像被当成了猎物的感觉,一股粘稠而又阴冷
的气息紧紧地锁定了她,使得她心中一凛,下意识里察觉到一丝已经有些陌生地
危险味道,那种已至死地的味道让她生生止住了刺杀的玉手,接着往后连续翻腾,
就在她后空翻的一瞬间,一只色彩斑斓的大手仿佛从九幽之中出现,印在了杨绍
身前的地板上。

  等秦氏站稳之后,才看清此时的杨绍身前,站著一个十分干瘦的老人,那老
人的身上,披著一件宽大的麻布袍,双眼深陷得像是眼眶之中没有眼珠一样,深
不可测,可是又叫人明显感到他在看你,和他对望一眼,就生出一股寒意,可怕
怪异到了极点。

  秦氏目光闪烁,良久才向老人行礼道:「呵呵,今天可真是个好日子啊,武
神,活佛,国师,毒王,都来到这里了,不知道这大晋的天子,给毒王许下了什
么样的好处,让您老亲自动手。」

  此时众人才知道,这个看着让人都觉得寒碜的老人,竟然是「天榜」十大高
手之一的「南疆毒王」巴荣。

  巴荣的声音,听来十分广阔,他干扁的嘴也没见怎么动,就有声音吐出来:
「当年七龙夺嫡,我王被滇王囚禁,是大晋的陛下派人把我王救出,我南疆,欠
陛下一个人情……」

  秦氏眯着媚眼看着这位仿佛被风一吹就倒的老人,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对完颜
无敌还有莲手活佛说道:「唉,事不可为啊,二位大宗师,妾身可不是什么天榜
高手,面对毒王,可没多少胜算啊。」

  完颜无敌一边与洪万通对打一边说道:「这老毒物擅长的就是使毒这种阴险
招,武功倒不是有多厉害,你小心一点周旋,等本座把这老太监杀了再去帮你就
行了。」

  「呵呵呵呵,」秦氏娇笑着说道,「国师说的倒好听,妾身身为一个弱女子,
最多便是能在你们手下撑个百招,国师你可有把握在百招之内杀死这老太监?」

  秦氏说得轻描淡写,可在天榜高手手下走上百招,这足以胜过天下九成九的
人了。

  正在这时,外面又传来一阵喊杀声,一名全身浴血的参将跑到杨绍前跪下说
道:「陛下,近卫在救火之时遇到东宫六率的袭击,东瀛的武藏五轮出现,秦将
军殉职,以生命换取武藏五轮重创,外面的东宫部队已经被消灭得差不多!」

  这段话给在场被太子所胁迫的人一记强心针,此时,杨绍大声说道:「够了!
这场闹剧你们还想演到什么时候?!」

            第188章晚宴惊变(下)

  而杨志此时,再没有之前的意气风发,他对聂行谚说道:「老师,是学生连
累你了,你带着他们,突围杀出去吧……」

  聂行谚苦笑道:「杀出去?天下之大,莫非王土,老夫做下此事,就没想过
要苟活,三十年前,老夫选择了杨绍,只因为老夫在他的眼里能看到我大晋的未
来,可是现在呢,哈哈哈哈哈,他的眼里,还有什么?!老夫早已经位极人臣,
该享受的,都享受够了,只是啊,对不起我那家人喽。」

  门外涌入大殿的近卫军越来越多,太子手下的兵马越来越少,只剩下数十人
了,局势趋向稳定,就连本已经离开的唐玉琳三女也重新回到了大殿中。

  杨志看着唐玉琳,伸出手在虚空抚了一下,仿佛抚摸在皇后娘娘的脸上,欲
言又止。

  秦氏与两位天榜高手眼见大势已去,早已无心恋战,正准备脱身离去,此时
突然听到一声「皇兄!」

  众人才看到一道倩影从近卫军中冲了出来,直奔杨绍,竟是长公主杨楚玉!

  她似乎安然无恙,动作显得颇为狼狈,但完全看不出有中毒的迹象。

  长公主杨楚玉与赵王杨晟通奸,而且与陛下还有魏王的关系也不是那种情同
手足的关系,知道的人固然是寥寥无几,但是在场众人却多少都是知道一些风声,
见得如此作态的山阴长公主突然出现在大殿内,心里更是惊奇。

  站在杨绍身前的禁卫想阻拦,但是天子却吩咐道:「不碍事,让她过来。」

  杨楚玉走到金殿下,抬眼望着金殿上的皇帝,轻抬脚步,榻上了玉阶,玉阶
不过十多节,边上环绕着铜鹤香炉,她娇声问道:「皇兄,你没事吧?」

  天子露出温和的笑容,用众人从没有听过的温柔语气道:「哈哈哈,当然没
事,玉儿小公主,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像小时候一样。」

  「嘻嘻,」杨楚玉调皮一笑,却突然如同受伤的小兔子,扑到了皇帝的怀中,
「皇兄没事就好,楚玉担心死了。」

  杨绍说道:「哈哈哈哈,没什么好担心的,朕什么风浪没有见过,朕……」

  他本来带着温柔的脸庞,竟是在一瞬之间变的恐怖扭曲起来,瞳孔收缩,双
眸之中显出不敢置信神色,众人此时都是在注视着天子,见到天子神色陡变,都
是有些奇怪,随即便见到山阴长公主忽然从杨绍怀中起身,向后退了几步。

  只见到杨绍靠坐在金椅之上,双手搭在金椅把上,黄袍鲜亮威严,可是在他
的小腹处,却多出了一把匕首,匕首显然已经刺入到他的小腹之中,只留出小半
截手把,天子脸色苍白可怖,脸庞完全扭曲,他缓缓低下头,看着自己胸口的匕
首,眸中依然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一旁的巴荣第一个反应过来,他一掌打在杨楚玉的肩膀上,直接把她打飞六
尺远,摔倒在地上,此时殿中众人多数都已经瞧见天子小腹那把匕首,几乎所有
人都显出惊愕之色,包括庞骏在内,都无法相信匕首竟是刺入了杨绍的身体之内。

  「为……为什么……」杨绍此时已经让巴荣止住了血,他缓缓抬头,盯着身
前的长公主,「楚玉,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朕,朕……朕是你的兄长啊……!」

  他瞳孔充满了不解、无奈、痛楚、绝望,却并无愤怒。

  「呵呵呵呵,咳咳,兄长?」杨楚玉坐起来,抹了一下咳出来的鲜血,笑着
说道:「兄长?我可没有你这样的兄长!」

  一旁的魏王杨桐皱着眉头说道:「玉儿你……」

  「杨桐你闭嘴!」杨楚玉瞪了杨桐一眼说道,「你可知道,你我这位所谓的
兄长,可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又看着杨绍道:「杨绍,当年,你问我,我的处子之身时被谁夺走的,我
现在可以回答你了,我的第一个男人,就是我们的好父皇,杨谦!」

  「玉儿,你癔症了,来人,送长公主回去,不要伤了她!」杨绍打断杨楚玉
的话下令道。

  「锵」,杨楚玉又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指着自己的玉颈说道:「谁敢碰我!
我今天来到这里,就没有打算回去!」

  杨楚玉看着杨绍,脸上带着嘲讽之色说道:「当年在御花园,当你把你那恶
心的肉棒插入我的身体里面是,你那个愕然而又愤怒的表情,我至今依然历历在
目,你可知道,当年你第一次奸淫我的那个地方,便杨谦那个烂人第一次夺去我
处子贞洁的地方!哈哈哈哈哈哈哈,父子二人都有相同的癖好,哈哈哈哈哈!我
的夫君,薛召,不也是死在你的嫉妒之心下吗?现在你知道是杨谦取了我的红丸,
要不要刨了他的坟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杨楚玉状若癫狂,一口一个「杨谦」,
言语之中,不但毫无敬意,更是充满怨恨。

  此时众人才听到这样劲爆的秘辛:当年还是太子的杨绍竟然与自己的亲妹妹
山阴公主有染,而且山阴公主的处子之身,竟然是生父杨谦所夺去的!现场众人
都暗自叫苦,知道这样的天家乱伦隐私之事,迟早会被秋后算账的。

  杨楚玉此时已经不管不顾了,她又瞟了一旁的杨桐说道,「不过说起来,魏
王兄,真的是最有傻福的人了,你可知道,你那位贤惠的娇妻,是怎么得来的吗?
如果不是赵无极那个老家伙说当年庞云是前朝余孽,派他师弟李无凛召集一帮江
湖上的乌合之众扮成赤霞盗把仙云庄杀了个一干二净,你现在还在王府里面单相
思吧?至于那个被李常罗所杀的罗一章,只不过是个替死鬼而已。」

  山阴长公主杨楚玉此话一出,再次让在场的人震惊万分,尤其是杨桐,唐玉
琳还有庞骏三人。

  庞骏自从杀死岳泰,从岳泰手中获得了赤霞盗的信物之后,便一直怀疑,赤
霞盗的幕后主使,是另有其人,而能调动岳泰这样的高手,至少在江湖上非常有
名望,或者是朝廷中人,他一直以为幕后黑手有可能是魏王,毕竟魏王当时也在
附近这件事实在是太巧了,想不到竟然是杨绍和赵无极!

  杨楚玉继续冷笑着说道:「当年庞云偶然得到了那本传世孤本的《楞伽经》,
赵无极却在暗中觊觎,估计他自己可能通晓这本书的秘密,听说这本书隐藏着前
朝宝藏,于是就跟你说庞云是前朝余孽,你也觉得以庞云的才华,如果真的是前
朝余孽,你的刚刚打下来的江山可能会因此而生出变数,于是你就让赵无极派人
去血洗仙云庄!而挑的那个时候,正好遇上了魏王班师回朝,把唐玉仙救了回来。」

  听到杨楚玉的话,庞骏双手紧紧地握着拳头,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动静,而唐
玉琳则是脸色苍白地说道:「果然是你……」

  「你……你……」杨绍吃力地抬头,眼中终是划过一丝愤怒,却是一闪而逝,
艰难地想要动一动身体,也是异常困难。

  「哼,我恨你们!当年我被你和杨谦糟蹋,早就恨你们入骨,是庞云他让我
重新看到了人生的希望,结果他却与唐玉仙双宿双飞,这我不怪他,我还祝他幸
福,可是你却把他杀了!好不容易,我再遇上一个爱我,疼我的薛召,他从来没
问过,我的处子之身是怎么失去的,还一如既往地爱着我,你又把他调到前线被
北胡人埋伏杀了!我无时无刻都想报复你们!」杨楚玉如杜鹃啼血,让在场的人
都不寒而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既然,你们都这么喜欢乱伦,我就陪你们好了,你
的两个儿子,杨志,杨晟,都成了我的入幕之宾,尤其是晟儿那个小家伙,他还
想着自己登基之后,想办法封我当皇后呢,只不过他不知道,我早就了解他那点
小心思,他要立为皇后的,不是我,而是他那风骚的母妃南湘舞,他更不知道的
是,他的一举一动,都被他那个太子哥哥在我的床上知道得一清二楚,至于杨志
今天的所作所为,我也帮忙吹了不少的枕头风便是了,哈哈哈哈哈哈。」杨楚玉
的话让在场的人都不约而同地冒出一个念头: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这时,杨绍说道:「嗬嗬,玉儿,不愧是我杨家的女儿,隐忍这么多年,可
惜你还是功亏一篑了。」

  「谁说我功亏一篑的皇兄,那把匕首,是泡过『万灵枯』之毒,无色无味,
无任何表面症状,无药可解,它会让你的五脏六腑,慢慢如秋天的草叶一样枯萎,
让你有足够的时间忏悔!我的哥哥,下地狱吧!至于我的好侄儿,太子,辛苦你
一趟了,陪陪你父王去地府报到吧,刚才我用嘴巴喂你的那口酒,可是加了料的
哦,呵呵呵呵。」

  杨绍闻言,脸色剧变,半响后最后还是释然了,他看了杨桐和杨志一眼,对
已经站在一旁的老太监洪万通说道:「万通,传朕旨意,册立魏王杨桐为皇太弟!」

  「皇兄!」杨桐想说话却被杨绍抬手阻止了。

  「二弟,朕的几个儿子有多少斤两,你是知道的,大晋,以后,就拜托你了,
朕啊,马上要去西天,找我那位知己,赔罪了,」杨绍指的是庞云,接着他又扭
过头,看着唐玉琳说道,「皇后,这些年来,是朕对不住你了……」看着唐玉琳
那不知道是因何而露出的悲伤之色,他的声音越来越轻,从他闭上的双眼眼角边
上,竟然也有两滴泪水轻轻滚落出来,顺着布满褶皱的脸庞滚落下去。

  「恭送陛下……龙驭宾天……」大晋一代雄主,就此驾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