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干_av天堂_天天啪_噜鲁色 色去去 干干爱 爱操操 啪啪日日,四虎影库,哥哥去,狠狠干

首页  »  武侠玄幻  »  公爵夫人的性爱
兰斯行省此时城里还有约三千正规军,五千后备役。虽说兵员并不是很多,但是兰斯城的城防坚固可是首屈一指,所以并不惧没有任何工程器械的叛军。这次公爵夫人外出,便带上了一千正规军和两千的后备役。

  一路上,公爵夫人的部队可谓是火速行军。兰斯城离科科乡一百里左右,正常行军也要一天半将近两天时间,可是此时莫丽娜夫人哪还忍得了那么长的时间,加上力诺部可是毫无战斗力的残军了,根本不足为惧,部队便火速前进。

  本身将近两天的路程,不到一天时间,就快到达了。此时离科科乡不足五里。

  因为公爵夫人下了死命令,这支部队从早上出发起,就没有休息过,一整天的急行军,让士兵们都狼狈不堪,不少预备役的士兵,连衣甲都已经散落开来。

  不过此时莫丽娜夫人可心急如焚。一想到自己的女儿就在自己五里处的地方受难,公爵夫人并令全军继续开拔。

  部队一路疾驰,待到了科科乡,已是晚上八点多了,一进入科科乡,不少士兵便就地修整。此时大军居然还没开始做饭,不少士兵们已经都没了力气。

  帝国大军一到科科乡,便发现科科乡内有不少叛军。不过这些叛军各个衣缕单薄,神色麻木,根本就没了战斗力,这让帝国大军也松了一口气。这时,大约百来个叛军迎了出来,为首的叛贼脸上还有一条大大的疤痕。

  「小人力诺,前来接迎大公夫人!」那股叛军约到了大军外百步,便全部都跪倒在地,大拜起来。

  而此时,正在马车内的大公夫人,听到外面的喧嚣,也走下马车来。

  而此时,百米外的力诺,看到马车上有人下来,更是虔诚的五体投地,头都不敢抬起。

  看到叛贼这股架势,莫丽娜的心终于好受了一点。公爵夫人便快步往叛军处走去。

  「你就是力诺?」莫丽娜快步走到了叛贼身前,此时公爵夫人的心别提有多急切了,这时大公夫人就想快点见到自己的女儿,不然哪还有心搭理这些叛军。

  听到有人文化,伏在地上的力诺忙应道「是的,小人就是力诺。」听到叛贼回答,莫丽娜忙说道「快带我去!」大公夫人的话有些含糊,但这话交谈的二人都懂得意思。阿妮塔小姐受辱的事,虽说外面有很多猜想,但毕竟不能让旁人知道,莫丽娜也关心自己女儿的名声,并不愿女儿的丑态被旁人所看到。听到公爵夫人的话,力诺忙站起身来,在前面带路。

  一行人快步往村里走去,约莫走了两百米左右,力诺一行便停在了一座木屋外。力诺为难的低着头,低声说道「大公夫人,小人这缺衣少食,所以……」听到叛贼的话,莫丽娜感到胸中一股闷火!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自己的女儿此时居然还衣衫不整!想到这,大公夫人的脸色变得无比阴翳,看来以后要找个由头,将这些侮辱过自己女儿的叛军都除去了。莫丽娜好不容易吃啊让自己冷静了下来,别回过头去,吩咐自己的侍卫们在门外等着。

  「夫人!」听到公爵夫人的吩咐,侍卫统领忙出声阻止。

  不过此时莫丽娜心意已决。这些叛贼以后可以除去,一了百了。可是这些侍卫,在兰斯都是有不少亲族朋友的,实在不好处理。莫丽娜坚定的摇了摇头「你们就在外面等我。」

  看到公爵夫人如此坚决的神态,再一想,此时科科乡内有不少帝国部队,侍卫统领只好依言,退到门外,目视着公爵夫人和力诺,走进了木屋。

  随着木屋缓缓关闭,二人便走进了木屋。

  此时木屋里倒是点了不少蜡烛和火把。一进入木屋,力诺便目不转睛的朝公爵夫人望去。

  公爵夫人应是急着出门,还是一副贵族间交际的穿着打扮。上身是一件无袖抹胸宽摆小衣,外套这一件狐狸毛短款外套,下身则是黑色雪纺一步裙,薄薄的肉色丝袜,是贵妇人圈里最流行的款式,而脚下则是一双黑色尖头软面跟鞋,整个人一副名媛范,一看便知是大富人家的贵妇。

  而公爵夫人一进屋,却径直往屋里看去,想找寻自己女儿的身影。走进屋子,才发现,屋子并不像外面看的如此浅显,往里内有乾坤。从正厅走进,居然是一条长长的走道,屋内的结构好似不像外面看起来的简单,这让整个屋子温度都好像下降了几度似的,但此时,公爵夫人爱女心切,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莫丽娜紧了紧上身的外套,便顺着走到往前走去。

  走道的两旁仅有蜡烛照明,走道看起来便有些昏暗,这让莫丽娜开始感到有些不对,但这时公爵夫人已经没得选择了,不得不硬着头皮走下去。

  路面是乡下最常见的泥土,这让公爵夫人不禁有些不适应。尖细的鞋跟在凹凸不平的路面上走的格外艰辛,让莫丽娜不得不将更多心思花在观察地面上。

  这走道一走居然就有二十来米,莫丽娜根本没注意,自己这么一走一拐,居然走到了另一个地方。穿过一道门,莫丽娜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些声响。这儿明显还是一个厅,而前面有一个小门,而隔着门,屋子里居然传来阵阵的惊叫声。公爵夫人可不是不知事的少女,屋内那咿咿呀呀此起彼伏的声音,明显就是男女交媾,想到这,莫丽娜不由脸都沉了下来,屋子里究竟是谁,难道是自己那宝贝女儿吗!公爵夫人不由更加心急,也没时间追究力诺,忙往屋子里走去。

  莫丽娜迅速朝前推开门,木门是虚掩着,轻轻一推便开了,但是推开门,发现里面竟然别有洞天,是一个几十平的大厅,大厅的周角还放着几个火盆,使得大厅格外明亮,这时,公爵夫人也感觉到不对了!这么一个破旧的村子,里面为什么会有一个这么隐蔽的地方!

  大厅一览无余,里面有着男男女女十几号人,公爵夫人定眼看去,不由感到羞愤。此时,这大厅更像是一个牢狱,四角居然摆着许多刑具,而有的刑具上还有几个女子挂在上面。而那些男子,无不是在女子身上逞坏,就是在折磨着刑具上的女子。

  莫丽娜这一走进厅内,便听到左前方的刑架上的女子再痛哭哀求着,而面前的男子明显是个赛赫人,拿着一根皮鞭抽打在女子那白嫩的乳房上,打着女子摇头晃脑的哀求着。莫丽娜瞬时被吸引力注意力,一看,那女子居然有些面熟!公爵夫人不由认真打量了下。天!那女子不就是朱莉。雅当娜伯爵夫人吗!朱莉。

  雅当娜伯爵夫人可也是兰斯行省的名媛之一,只不过他们家族领地刚好在最前线,在战争前期,便被叛军占领了,听说家族上下都被叛军屠宰一空,想不到朱莉居然在这儿!看到这儿,公爵夫人不由左右打量起来,果然,厅内的女子一个个都是白皙细嫩的皮肤,一看便知原先都是贵族夫人、小姐们,而在角落,还有几个贱奴隶簇拥着,挤成一团,对一个贵族小姐百般凌辱,几个贱民轮流驰骋在贵族小姐的身上,莫丽娜不由心都提了起来,那,怎么好像是自己拿娇滴滴的女儿!

  「放肆!你们在做什么!都给我停下来!」莫丽娜此时气的浑身都在发抖,发出的声音又尖又利。

  公爵夫人的声音又尖又利,厅内的男男女女们这时才反应过来,有人进来了。

  那些妇女们早就变得有些麻木不堪,但抬起头来,看到进来的女人居然是莫丽娜公爵夫人,不禁露出诧异的表情,而那些赛赫人则饶有兴趣的看着公爵夫人,纷纷拥了上来。

  看到这些低贱的奴隶们反而拥了上来,一个个神色不善,莫丽娜不禁有些吓退了一步。但很快,莫丽娜便为自己的后退感到羞耻,这些下贱的奴隶!公爵夫人不由站直了身子,摆出一副傲气凌人的表情「你们在干什么!」公爵夫人往前这一站,胸前的那对美乳格外高耸诱人,几个赛赫人的眼光不由被吸引过去,这看得莫丽娜不由一阵怒火!这些贱民,居然敢用这种眼神看自己!莫丽娜不由扭过头去,对着带自己进来的贱民头子力诺厉斥「我女儿呢!还有这些贱民!都在做什么!」

  力诺是跟着公爵夫人走进了大厅,顺手便将门给关上。公爵夫人这一声厉斥,而力诺却不再是先前那一副唯唯诺诺的恭敬模样,反而跟那些贱民一样,盯着公爵夫人的胸部看个不停,而公爵夫人还没来得及发火,周围的贱民们却发出一阵哄笑声。

  「哈哈哈!这臭婊子好大的气派!」

  「她是不是还以为这是在她的城堡里啊!」

  「哈哈哈!我就喜欢看这些贵族夫人的贱样!等下老子把她肏得嗷嗷叫,她还能这么威风,那才过瘾!」

  「她女儿?这骚货是不是那小母狗的妈妈啊!刚好,团聚啊!」「这些贵族家的婊子可比妓院里的娼妓浪多了,那滋味!」「说的好像你去过寮子里一样!」

  「嘿!这不就是寮子嘛!不过这里面可都是那些贵族狗,啧啧啧。」这群贱民说的话可一个比一个难听,一个比一个粗俗,听得公爵夫人是面红耳赤,莫丽娜急的都要跳脚,说话声不由更加尖利起来「放肆!我!我!」公爵夫人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力诺粗鲁的打断了。只见力诺一把抓住美妇的头发,一把将高傲的公爵夫人给拉到身旁「大公夫人,你看!那边那个被肏得起不来身的小母狗就是你女儿了!你看,让你们母女团聚了!」这贱民的暴行让莫丽娜可吓了一大跳,而随后的话,更是让公爵夫人提起了心,那个刚刚被贱民们围住凌辱的就是自己那可怜的女儿!公爵夫人还没接受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那贱民随后的话更是让贵妇人惊得整个人都尖叫起来。只见力诺接着居然一手覆上美妇的翘臀,用力捏了捏,边笑着对众人说道「这婊子的屁股可比她女儿肥多了!刚好,既然这婊子自投罗网,你们就好好教教她规矩!以后她就叫大母狗吧!」说着,还拍了拍公爵夫人的屁股,发出一阵清脆的「啪啪」声。

  这阵话可将美妇吓得够呛,莫丽娜不由大声尖叫道「你敢!我等下让外面的卫兵将你们大卸八块!你们这些该死的贱民!」而听到公爵夫人的尖叫声,力诺再也忍不住发出得意的大笑声「你这个无知的大母狗!哼!外面的卫兵,早就被我们一网打尽了!哼哼,你就老老实实的做我们的母狗吧!哈哈哈!」说着,几个赛赫人早就馋着流出了口水,看到头领的示意,一窝蜂的冲了上来,而莫丽娜还要张嘴说着什么,可是一块散发着恶臭味的抹布一下子堵住了自己的嘴巴,接着,无数的大手便摸到了自己的身上。

  听到那贱民如此放肆的话,莫丽娜感到脑子一炸,简直是侮辱至极!公爵夫人正要发作,可接下来,那群围观的贱民居然一个个冲了过来。此时莫丽娜才感到有些不对,这些该死的,肮脏的贱民,竟敢如此!可是,还没等公爵夫人思考清楚,几个贱民居然一个抓着自己的头发,另外两人居然架着自己的胳膊,就讲自己往大厅内拖去,而其余几个贱民居然开始拉起了自己裙摆上的拉链!

  公爵夫人不由发出「唔唔唔」的叫声,可此时周围的赛赫人早就哈哈大笑起来,这点微弱的声音根本传不出去。几个赛赫人讲公爵夫人驾到大厅中央,此时大厅中央早就摆上了一具刑架。看着眼前的刑架,木架已经不知用了多久,黄色的木头早已泛黑,上面传来一阵浓浓的血腥味,公爵夫人不由看得有些瑟瑟发抖。

  而抓着莫丽娜头发的贱民用力一提,美妇不得不随之抬起头来。此时美妇露出一副羞愤难当的表情,原来那冷傲高贵的模样早就抛之而去,几个赛赫人嘻嘻哈哈得对着美妇指指点点,接着,架着公爵夫人的两个贱民熟练的将美妇外套的狐狸皮草扒下。感到二人要脱下自己的衣物,贵妇哪能顺从。莫丽娜不由扭动着身子,嘴里更是要破口大骂起来!只不过因为被抹布堵住了嘴,美妇只能发出一阵「呜呜」声,而表情也变得格外激动。这群贱民却不为所动,随着二人一脱,美妇的外套被丢到了地上。外套一扒,贵妇人那白皙粉嫩的玉臂和白嫩精致的香肩便暴露在空气中,美妇还来不及反应,周围的贱民们又是一阵哄叫「扒光她!

  扒光她!」

  听到周围的哄叫声,此时莫丽娜可是急红了眼,强烈的屈辱感从胸中迸发出来,美妇不由用尽全身力气挣扎起来。可是此时美妇的挣扎是如此的无力,架着美妇的两个赛赫人,腾出手来,接着拉下了公爵夫人背后的拉链!

  感到背后一阵拉扯,接着,莫丽娜便感到自己的上身一松,那紧致的衣物随着从美妇那丝滑的身上脱落下来!只见淡金色的衣物脱落下来,所有人都目光都被吸引过去。公爵夫人的上衣是脱身款的,所以内里并没有戴胸罩,而是最为流行的胸贴,此时胸贴贴着衣物,上衣这一脱落,美妇的上半身便完完全全的暴露出来!只见公爵夫人胸前的那对美乳如玉兔般跳落出来,肥美白嫩的奶子还抖了两下,看得众人目不转睛,一下子大厅内寂静无声。而感到极度屈辱的公爵夫人不由两眼圆瞪,双脚乱蹬。但一旁的赛赫人明显是见过过这样的场景,边上的一人蹲下了身子,将公爵夫人的双腿紧紧抱住,接着,腾出来的手麻利的拉住了美妇的裙摆,拉链一拉,美妇的裙子也随之滑落到地上。虽然已是三十多岁的女人了,但不得不说,公爵夫人可是难得的尤物。修长的双腿笔直而白嫩,小腿纤细,大腿丰腴,又白又嫩的美肉诱惑着在场的每一个男人。而顺着丰腴的大腿往上,则是女人最神秘的地方。公爵夫人穿的是精致小巧的黑色丝质内裤。黑色的三角裤将美妇的下身包裹着严严实实。只是公爵夫人的内裤也格外的贴身,两边精致的结勾着细带,整条内裤呈三角形壮,遮掩着美妇最神秘的下身,而在内裤边缘,还有一两根卷毛顽皮的溜了出来。众人的目光明显被吸引了过来,此时公爵夫人也明白这可是最关键的时刻了,不由又加大了挣扎的力气,可是几个赛赫人可不为所动,将美妇箍得死死的,而在美妇身后的那人则一把解开了细带。随着细带被解开,美妇身上最后的防备也被解了开来。美妇的下身格外整洁。黑色的阴毛修剪得整整齐齐的,呈一个三角形状。而在阴毛下方,美妇的阴阜又肥又美,白白嫩嫩得犹如一个大馒头一般,而在阴阜中间,则是一条细缝,粉嫩粉嫩得,让这些贱民看得眼珠子都掉出来了。这些贱民看得大气都不敢出,明显是被贵妇的美态给震撼到了,而周围的那些悲惨的妇女们,也一脸羡艳嫉恨的表情。莫丽娜公爵夫人可是兰斯省的第一贵妇,不仅长得极美,身份更是高贵,就连女人最宝贵的地方,也是难得的名器诱人,这让这些早就成了残花败柳的女人们又怎么补嫉恨呢!而感到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的私处,莫丽娜此时哪还有了原先的傲气,不由又羞又急,就连下身都微微颤动起来。

  「快看快看!这大母狗的屄在动耶!」一个眼尖的贱民兴奋的喊道!

  这贱民一喊,大家不由都弯着腰,看着美妇的下身。而这让莫丽娜感到更加羞愤,身体不受控制的摇晃起来,一时间,胸前的那对大奶子也摇晃起来!这惹得众人又是一阵哄笑声。

  「看看!这大母狗忍不住了!这是在找肏呢!」「嘿!敲着奶子摇的,可把这些婊子们都比下去了!」「呸,我看你是玩腻了吧!我可还记得,这几个娘们刚来的时候,你可馋得都流口水呢!」

  「就是这几个婊子刚来的时候也比不上!看这屄,怎么长得,跟处一样!」「这娘们不会还是处吧!」

  「什么处!没听刚才人家说嘛,她可是小母狗的娘!」「小母狗的娘!那都多大了?这怎么长得啊!」「嘿!这些贱人,都是吸我们血长大的,自然不一样!」「嘿,那可刚好!这贱人长了这么个美屄,刚好来还债!」几个赛赫人的污言秽语,说得公爵夫人不由俏脸煞白,莫丽娜可从没想过,自己能落到如此场景,若不是有人架着,都要吓昏过去。可此时,公爵夫人的神情也好不了多少,美妇整个人都在发着抖。一向养尊处优的贵妇人哪有禁过如此情况,莫丽娜只感到自己一阵天摇地转,接着,下身便开始不受控制,接着打着摆子,下身一松,竟然尿了出来!

  美妇这一吓,膀胱便不受控制,一时间,尿道一松,一股腥臭散发着热气的黄尿便撒了出来,猝不及防,面前的几个赛赫人都被尿了一脚。

  「嘿!这大母狗尿裤子了!」几个赛赫人幸灾乐祸着。

  而感到自己失禁了的美妇更是不堪,自己竟然当着这些贱民失禁了,莫丽娜此时整个脑子都是晕乎乎的,根本没了思考能力,恨不得就此死了过去!

  公爵夫人这一失禁,可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自感觉丢人的莫丽娜此时再也没了刚才那副高傲不屈的神态,而是羞红了脸,低垂着头,不敢面对众人。而贵妇的双腿还在微微颤抖着,此时大腿内侧早被自己的尿液给打湿,就连阴毛上还有挂着晶莹的水珠。

  看到大公夫人失禁,那些早就沦为玩物的女奴们也纷纷发出不可思议的惊叹声。这些女奴可都是原来兰斯行省的各家贵族夫人、小姐,但是除了朱莉。雅当娜,其他不过都是些子爵、男爵夫人,有的甚至只是些旁系亲属。这些妇女,在以往也不过就只能远远的看上公爵夫人一面,就连打个招呼,都是值得大写特写的荣耀。而如今,公爵夫人这集身份、容貌、学识等等优点为一身的贵妇,居然也落到这些贱民手中,让这些嫉恨不已的女奴都不由暗喜起来,就连公爵夫人这么高贵身份的贵妇都沦落到这个地步,自己又有什么丢人的呢!

  「呸,真不要脸!居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撒尿!」「真是,平日里一副眼高于顶的样子,想不到竟然是个随地撒尿的母狗!」「我跟你们说!这些大贵族,其实骨子里更是下贱!我可听说了,这女人原来可有三百姘头,整哥城堡里的男人都玩过她了!不然她的屁股怎么会那么翘!」「难怪啊!哼!我说呢,以前在宴会上对我们爱理不理的,原来是没那精神,我看啊,她那是肯定是光着屁股,等着过后挨肏呢!」看到公爵夫人的耻态,几个围在一旁的女人也纷纷议论起来。

  这番话更是说的公爵夫人面红耳赤。莫丽娜根本没想到,自己居然能当众失禁!而这些围观自己的女人,都不知道是哪个偏远乡村的小贵族,此时居然聚在一起粗言侮辱自己,可自己却无法反驳,这不由让公爵夫人又羞又气。

  而一旁的赛赫人在议论声中,便将贵妇给架了起来。只见公爵夫人被摆成一个大字型,接着,便被绑在了刑架上。

  这是一个米字型的刑架,公爵夫人被几个贱民这么一架,不得不手脚叉开,绑在了刑架上,而美妇的美乳以及下身,都暴露出来。

  看到自己被捆在刑架上,莫丽娜也不由有些惧怕。短短这半个时辰,这群贱民可是对自己百般折辱,莫丽娜也不知自己今后的命运该如何,但此时,这种种折磨已经让贵妇人没了反抗的心气了。公爵夫人被这么一种屈辱的方式给绑在刑架上,贵妇不由有些不自在,可此时周围那么多人都围着自己看,这让莫丽娜是又羞又急却又不敢有任何举动。

  而这群贱民,也没有让公爵夫人等多久,很快,就有一个瘦高个的赛赫人拿着皮鞭走到美妇的身前。瘦高个面容阴翳,皮鞭轻轻敲打着自己的掌心。这瘦高个是马夫出生,打的一手好鞭子。瘦高个将马鞭打开,熟练的耍了个鞭花。鞭子抽打在空气中,发出「霹雳」声响,唬得美妇两脸刷白。这时,身周的赛赫人方才将美妇口中的抹布拿下。

  随着抹布拿下,早就吓白了脸的美妇口角的口水都留了下来,莫丽娜不由吞了吞口水,声音都有些颤抖,再也没了刚才的张牙舞爪「你,你们,要干什么!」对于公爵夫人的问话,周围的赛赫人们都哈哈大笑起来,而面前的瘦高个,倒还是拉长着脸「这是杀威鞭。进了这儿的女人,都要先吃一顿杀威鞭,去去你们的骚气!」说着,瘦高个便挥起鞭子,接着便一鞭抽在公爵夫人的下身。

  「啪!」的一下,鞭子狠狠的抽在美妇的下身,这抽的公爵夫人整个人都颤栗起来。莫丽娜发起一声尖锐的惨叫声,一下子忍不住的叫骂出来「啊!该死的!

  你们这群该死的贱民!啊!啊!」公爵夫人还来不及多说,瘦高个又是两鞭抽出,再次抽在美妇的下身上。这一连三鞭抽在美妇的私处上,痛得美妇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若不是有刑架绑着,公爵夫人都要疼得在地上打滚了。幸好此时瘦高个手上的皮鞭可是特殊处理过的,虽然抽起人来已经格外的疼,但至少不会留下什么疤痕。现在各地叛军四起,久而久之,叛军各部都有人员互相流通,比起早起来说,此时的叛军不论是军事实力、补给方面乃至对待俘虏方面,都更有手段,此时的叛军,居然渐渐开始向贵族学习,也不知这是喜还是悲。瘦高个耍的一手好鞭子,他是马夫出生,若是鞭子使得不好,就得挨苦头吃,结果没想到,瘦高个此时这首鞭子功夫,居然用到了这么一个身份高贵的公爵夫人手上。

  瘦高个这马鞭鞭鞭都抽到贵夫人的私处上,这一鞭鞭抽的,不仅是在身体上折磨着贵夫人,在心理上更是一点一点的摧毁着贵夫人的心防。这一鞭鞭抽在自己的胯下,不仅又痛又刺,而且周围那些低贱的赛赫人和女奴们还对自己指指点点,这让莫丽娜不由痛苦的哀嚎起来。莫丽娜痛苦的摇着头,眼泪不停的溢出,莫丽娜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落到如今这地步,这些该死的贱民,居然用了如此卑劣的手段对待自己!莫丽娜感觉自己的胯下都被鞭子抽烂了,自己最娇嫩的小穴被鞭子一下一下的抽着,这鞭子不知是什么材质制作的,抽在自己身上,不仅一阵麻辣,甚至还有倒刺一般,好似要勾起自己的肉一般。而就在这时,莫丽娜不禁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只见瘦高个突然一阵快鞭,鞭子在贵夫人的私处哗哗作响,而随之,只见鞭尾犹如毒蛇一般,突然抽开贵夫人那娇嫩的两瓣阴唇,直抽到贵夫人的私处里头。虽说贵妇的胯下保守折磨,但至今为止,贵妇的小穴内可还是没遭到侵犯,这突然起来的重击,一下子就让莫丽娜崩溃了。只见公爵夫人一声惨叫,接着居然发出「呃。呃。呃」的哭惨声,双目不由圆瞪,而这时瘦高个仍没有停手,又是几鞭子抽来,这抽的公爵夫人完全崩溃。莫丽娜只感到自己的下身内部如遭电击,整个人都失去了控制,贵妇一般发出哀嚎声,整个人都瘫软下来,双脚不自觉的颤抖起来,下身居然再次失禁出来,淅沥沥的流出股股尿液,而此时贵妇的俏脸更是挤成一团,双眸已经完全没了神采,时不时的还翻着白眼,嘴角更是流出了口水。

  「嘘!这臭婊子怎么了!」几个赛赫人看到贵妇人这副模样,不由议论起来。

  「好了!」力诺看到贵妇人这副模样,也知道这美妇已经撑不住了,不由让瘦高个停下了手。瘦高个这才停下了鞭子。一旁的几个赛赫人忙上前将贵妇人给松绑下来。

  可莫丽娜此时已经浑身不受控制,绳子这一解,莫丽娜便整个人瘫软下来,还在地上不停的抽搐。

  「哗!」一盆凉水倒在了美妇的头上,让莫丽娜这才清醒了点。被一盆冷水浇醒,莫丽娜摇了摇头,才回过神来。可此时,莫丽娜早就没了刚才的飞扬跋扈,不由嘤嘤嘤的哭出声来。

  「尊敬的公爵夫人。」力诺蹲了下来,笑盈盈得盯着贵妇人的脸。虽说言语还是一样,但此时赛赫人可没了最初的那份恭敬。而听到赛赫人的话,公爵夫人的眼神也不由有些畏缩。莫丽娜这一生尊荣处优,哪受过这等痛楚,此时贵妇人还沉浸在痛苦中,看到这罪魁祸首,不由有些畏惧。看到贵妇人眼里的畏惧,力诺不由哈哈大笑起来。为了欺骗这傲慢的贵妇人,自己可是装了不少孙子,哼哼!

  现在这贱人可落到了自己的手里!

  力诺蹲在公爵夫人的面前,饶有兴趣的上下打量着贵妇人。虽说大厅内的女奴们可都是贵族背景,而那阿妮塔更是这贵妇人的女儿。但一番比较下来,不得不说,公爵夫人不仅生得美艳,那肥硕的奶子,圆翘的美臀可不是小女生比得了的,更别说贵妇那股雍容华贵的气质,更是其他小贵族拍马也赶不上的。赛赫人一把抓住贵妇人的乳头,接着便有指尖捻住,用指甲一下一下的轻轻刮着。对于赛赫人此时这无理的举动,莫丽娜可没了刚才的傲气,公爵夫人一边哀求的望着赛赫人,一边小心翼翼的往后挪着身子,生怕再次惹怒了对方。

  「看看!真不要脸!挺着奶子跟主子摸呢!呸,还是个大公夫人呢!要是兰斯大公知道了,会不会气死过去!」

  「你不知道啊?这贱人可不知道给兰斯大公带了多少顶绿帽子呢!兰斯城堡的马夫都换了五六个了,可都是给她榨干的!」「真是下贱,居然还敢勾引主人!主人就是太仁慈了,像这种贱货,就应该丢出去,给狗肏呢!」

  几个女奴在那嘀嘀咕咕的,不得不说。这些原本的贵妇人,自从被赛赫人俘虏凌辱后,反而比赛赫人更加憎恨这些新被俘虏的贵妇,这些话如针一般,一针一针的刺到莫丽娜的心里。

  听到这些女奴泼脏水的秽言,莫丽娜不由俏脸胀红,躲避的动作也大了些。

  美妇这一躲,力诺手上的动作可加大了起来。赛赫人两指紧紧捏住公爵夫人的乳头,双指这一用力,让莫丽娜不由自主的惨叫起来。「让你动了吗!」力诺阴阴笑着,盯着美妇的俏脸。看到赛赫人这一副威胁的模样,莫丽娜这才回过神来,此时自己可是砧板上的鱼了,哪还有反抗的余地,不由僵直了身子,一动也不敢动。能这么快就将这贵妇人训得如此服服帖帖,力诺也是心情大好,手上的动作也更不留情。力诺抓着公爵夫人的乳头,有指甲有意的刮了刮。那参差不齐的指甲刮在美妇那娇嫩的乳头上,让莫丽娜觉得一阵刺痛,而且更让人发狂的是这种另类的折磨,不仅是肉体,还有心灵上的折磨,周围一群贱民的讥笑声,还有那些以前围着自己打转的下层贵族妇女的落井下石,嘈杂声在美妇的耳畔不停打转,让美妇一刻都静不下来。这多重的打击下,让莫丽娜几近发疯,不得发出压抑的闷哼。而力诺的动作幅度也越来越大,塞赫人掐住公爵夫人的乳头,开始往外缓缓拔去。

  「啊!」感受到塞赫人的动作,莫丽娜不由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叫。塞赫人揉捏着贵妇人的乳头,一边往外拔去。这动作虽算不上粗鲁,但也绝不温柔。而感到自己娇嫩的乳头被往外拔去,莫丽娜不得不支起身子,朝着塞赫人的方向靠去。

  「看看!看看!那婊子朝大人贴过去了!」

  「啧,我早就看出来了!这就是个贱货!当初在公爵府那模样,就是装出来的!」

  比起塞赫人,那群被俘虏的女奴们的话语更加刺人,说的莫丽娜面红耳赤。

  而就在贵妇犹豫的时候,力诺的手上动作可不停。塞赫人猛地将美妇娇嫩的乳头往外一扯,一股强烈的撕扯感让毫无防备的贵妇发出一声惨叫,紧接着,贵妇挣扎着要往前窜去。不过这时,力诺哪还会留情,塞赫人阴笑着,一手挡在美妇的胸前,另只手的动作可没半丝犹豫,只见随着力诺的动作,美妇的乳头被狠狠往外扯出,乳根被长长拉出,一下子就拉出了几公分长。这一番蛮力拉扯,公爵夫人哪还受得了。莫丽娜不由手舞足蹈的挣扎起来,一边发出一阵哀嚎「不要,不要,要断了!要断了!」听到公爵夫人的哀求声,周围的塞赫人都哄堂大笑起来,几个女奴更是笑得花枝招展。

  「呦呦呦,我没听错吧,公爵夫人在求饶呀!」「她敢不求饶嘛,你看看,她那贱奶子,都快要给扯断了。」周围的叽叽喳喳声让力诺也兴致大增,塞赫人饶有兴趣的将贵妇人的乳头拉到最长,接着,猛地一松。乳头倒弹回去。贵妇人的乳头本就被拉到了极限,这猛的一松,乳头倒弹回去,「叭」的一下打得美妇的乳肉是一阵摇晃,而贵妇人更是被打得两眼一瞪,半天喘不过气来。而塞赫人则好像找到了玩具,则抓起贵妇人的另一个奶头。

  眼看塞赫人抓住自己另一个奶头,刚受尽苦头的贵妇人哪还坐得住。莫丽娜此时可完全顾不得什么贵妇人的风度仪态了,不由急促的惊叫出来「不!不要!」贵妇人捂着自己的胸,就要往后爬去,但这时早就玩上瘾的力诺又哪会轻易放贵妇人离去,力诺一把将贵妇人另一边的乳头也抓在手里,接着两只手居然同时朝两边扯去。塞赫人这两边同时一扯,还想逃脱的美妇可完全失了办法,不由惨叫一声,愣在原地。看着贵妇人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力诺哈哈大笑起来,手上的动作也不停,只见塞赫人又是将美妇的乳头往外扯去,接着一松。两颗娇嫩的乳头就如同两颗炮弹一般,再次狠狠地打在贵妇人的乳肉上。

  「啊!」这两个乳房同时遭受重击,让美妇不由发出一声惨叫。这变着花样的折磨让莫丽娜可是完全没了傲气,看着力诺的眼神如同看见了魔鬼,不由低着头不敢正视。而一边的力诺则心情大好,哈哈大笑起来。

  「你,你,你们俩过来。」看着贵妇人一副垂头暗泣的模样,力诺可没打算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对方,指着后面两个一直看贵妇笑话的女奴上前来。

  这俩女奴原本一个是诺基男爵的夫人,一个则是哈萨摩子爵的侄女,都不过是堪堪能进入贵族宴席的角色,除了那些不入流的勋爵和爵士,她们也没什么地位。而这男爵和子爵的封地,也不过都在兰斯行省和马赛行省的边缘,可以说说贫瘠、无关紧要的地方,在叛军最早从马赛行省攻入兰斯行省时,就已经被叛军占领了。而对于莫丽娜公爵夫人来说,这俩女奴可一点印象都没,实在是因为凭借她们的身份,根本和自己搭不上话。而对于这俩女奴来说,莫丽娜夫人的身份可是格外的响。莫说在兰斯行省,就是在全帝国,莫丽娜夫人可都是贵族全顶尖的女眷。身世高贵、容貌美艳,气质尊荣、而一双子女更是出众,简直是所以女人羡慕的对象,可是没想到,就这么一个集万众瞩目为一身的贵妇人,如今却落到了卑贱的塞赫人奴隶手里,而且此时比自己还不堪,这让俩女奴不仅感到格外解气。

  「莫丽娜夫人。」俩女奴笑嘻嘻的向公爵夫人行了个贵族礼。诺基男爵夫人和哈萨摩小姐被俘虏也有一段时间了,作为兰斯行省最早被俘虏的贵族女眷,这两位可以说是见证了叛军女奴营的成立,而被俘虏那么久之后,俩女奴也知道自己再也没有恢复身份的一天了,只能依附这些塞赫人,做个听话的女奴,日子才会好过一些。所以慢慢的,俩人就成了塞赫人的帮手,后面不少新俘虏的贵族女眷都受到了这二人的欺辱。

  诺基夫人和哈萨摩小姐可谓是女奴营的二霸,这俩人笑吟吟的走上前去,那些塞赫人都笑哈哈的看着好戏,不得不说,比起己方这些刚翻身的大老粗来说,这俩女奴折磨起自己人的手段可繁杂有趣的多,而且这俩女奴也乖巧懂事,不哭不闹,这一来,在女奴营地位更是水涨船高,一般的塞赫人也不会随意欺辱她们了。

  俩女奴笑嘻嘻的对着贵妇人行了个贵族礼,这让公爵夫人不由松了口气。不得不说,这一串的打击,早就让一直养尊处优的贵妇人遭受不了,此时莫丽娜夫人哪还有原先的傲气,只有低头哭泣的心了。而见到这俩人对自己行了个贵族礼,早就吃不消塞赫人那群野蛮举动的贵妇人好似终于找到了同伴,不由差点激动的再次流出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