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干_av天堂_天天啪_噜鲁色 色去去 干干爱 爱操操 啪啪日日,四虎影库,哥哥去,狠狠干

首页  »  武侠玄幻  »  【逆伦皇者】(183~185) 【作者:希尔洛斯】
【逆伦皇者】(183~185)


作者:希尔洛斯
字数:10810

*************************************

  唐玉琳:37岁,大晋当今皇后,唐玉仙的亲妹妹,庞骏的亲姨娘,冷艳美熟妇,
在宫中与世无争,却稳稳地坐着皇后的宝座,一直被南湘舞视为眼中钉,被南菲菲以
及其母秦氏陷害与庞骏发生关系,在秦氏母女与威胁与庞骏的劝说下,答应庞骏密谋
逃离宫廷,获得自由。

*************************************

             第183章大意失陷

  在二月二十四日天蒙蒙亮的时候,参加皇狩的队伍,便浩浩荡荡离开了天京,
朝着目标地曲阳山皇家猎场而去,庞骏远在辽东,并没有往天京而去,而是直接
前往曲阳山,与皇狩队伍汇合。

  在太监的引导下,庞骏来到一处行宫,再一次看到了天子杨绍。

  「臣,刘骏,参见陛下。」

  「起来吧。」

  「谢陛下。」庞骏起来后,抬头看向了杨绍所在的位置,心中不免有些惊讶,
在他的印象中,杨绍才四十余岁,上一次面圣的时候,他的气色健康,神采飞扬,
可此时的杨绍,虽然不能说面容枯槁,但绝对算不上精神奕奕,眉宇之间更是带
着一丝虚浮,显然是酒色过度所导致的。

  接着他又看到了在杨绍的身边,倚着一位娇小可人的美少女,冰肌玉骨,俏
脸上的肌肤晶莹剔透,既有艳丽娇羞的粉红,又有天然的纯真,还有掩饰不住的
万种风情,她用好奇的目光看着庞骏,水灵灵的美眸一眨一眨的,庞骏知道,此
人估计就是杨绍的外甥女兼新的宠妃,南充仪南菲菲了。

  此时杨绍笑着对南菲菲说道:「爱妃,此人便是名满天下的刘骏,怎么样?」

  南菲菲娇笑一声说道:「嘻嘻,陛下挑选的股肱之臣都是一表人才,这位刘
大人更是个中翘楚。」说完,她还向庞骏眨了眨妩媚的眼睛,暗送秋波。

  通过情报还有韦望舒带给他的信息分析,这位年纪比杨月大不了多少的小南
妃娘娘,可不像是杨月那般的天真烂漫,很有可能是个心狠手辣的主,看起来纯
情可爱,实际上,不声不响就得到了天子所有的宠爱,就连那个流产掉的孩子,
很有可能,也与她有关系。

  于是,他定了定神说道:「陛下与娘娘谬赞了,刘骏只是奉天子之命,行分
内之事。」

  「你啊,总是那么谨小慎微,」杨绍笑着说道,接着他对南菲菲说,「爱妃,
朕和刘卿还有一些国事要谈,你先回去休息,晚一点的时候,朕再去找你。」

  「是,陛下。」南菲菲说完,便乖巧地离开了房间。

  南菲菲离开后,杨绍看着庞骏许久,才悠悠地说道:「看你的样子,事情应
该是成功了吧,说说吧,你是怎么做到的?她还好吗?」

  庞骏理了理思路便说道:「臣是这样想的,东瀛人都以为臣会在辽东动手,
所以在辽东的每个晚上,都布置了陷阱,臣当然不会明知故犯,所以只在他们落
脚燕州的第一个晚上,去佯装行动,打草惊蛇,实际上,臣一直打算都是在东瀛
本土动手,这样,就算东瀛人想发作,也师出无名。」

  杨绍点点头,继续问道:「那在东瀛又是如何动手的呢?东瀛虽然比不上我
大晋,但是他们的国都,肯定是高手如云,那你行动起来,不是更难吗?」

  庞骏摇摇头回答:「看起来,东瀛的国都的确是高手如云,但实际上,他们
需要顾及的东西,也更多,让臣有声东击西的可能性也更多,陛下还记得那本供
奉在皇觉寺的《楞伽经》吗?」

  「记得,那又如何?」杨绍不解地问道。

  「那本《楞伽经》,天下只有五本,都是珍贵无比的孤本,在我大晋也称得
上是重宝,那何况在东瀛呢?正好,他们供奉此书的金阁寺主持以及一帮得道高
僧,都去参加东瀛皇太子婚礼的庆典,守卫空虚,让臣轻易地得手了,更重要的
是,他们的金阁寺离皇太子的府邸不远,臣得手后再放了一把火,就把几位高手
都引到金阁寺了。」庞骏此时说出《楞伽经》,是韦望舒给他出的主意,与其遮
遮掩掩,不如大大方方,杨绍在东瀛必定有线眼,《楞伽经》的事情很可能会知
道,问话很可是只是试探。

  「嗯,不错,可是东瀛人还有很多的高手,你又是怎么处理的呢?」

  「前面就算臣闹得再大,也只是预热,因为臣的目标,还是人,所以他们只
要守住皇太子的府邸,臣就无计可施,所以,臣直接向他们的皇太子动手,」庞
骏停了一下,继续说道,「东瀛皇太子婚礼,仪式冗长繁重,时间长了,难免人
有三急,因为在场的还有东瀛王,那个时候东瀛的高手不一定会一直跟随,而可
能只有侍卫作为守卫,臣只要在他必经之路处隐藏守着,必有收获,一旦皇太子
失踪,那可就不是金阁寺大火经书失窃可比拟的了,当然,这些事情不是微臣一
人能做得完,在一年之前,臣在松州救过一批武林人士,他们为了还这个人情,
也愿意来帮臣做一切的准备。」庞骏说道。

  「好,有勇有谋,朕没看错人,哈哈哈哈,东瀛人这一手,让朕还有整个朝
廷,都恶心了许久,现在总算是狠狠地出了一口气,他们就算想兴师问罪,也没
有证据,干得漂亮,」杨绍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庞骏身边拍拍他的肩膀,低声
说道:「月儿是朕从小看着长大的,以后,朕就把她交给你照顾了,你必须好好
待她,不然朕和魏王饶不了你。」

  庞骏连忙说道:「微臣一直视公主为珍宝,请陛下放心,臣这一生,都会好
好守护公主,让她幸福快乐。」

  「好,好,哦对了,你说你在东瀛声东击西的时候,不是说偷出一本《楞伽
经》嘛?现在那经书如何了?」

  面对杨绍突然提出疑问,庞骏早有应对:「回陛下,这《楞伽经》臣一直带
在身上,本次前来,就是要献给陛下。」说完,他便从怀里拿出一本《楞伽经》,
正是他从东瀛偷回来的那本,只不过隐藏在上面的武功心法早已经被他抄录下来。

  「好啊,当年这五本《楞伽经》,是我大晋佛教至宝,其中这本就被东瀛人
夺去,现在回归我大晋了,也是可喜可贺啊,哈哈哈哈,」杨绍一边笑着一边对
庞骏说道,「爱卿啊,你这又是立了大功啊,朕都不知道怎么赏你了。」

  「这都是臣的分内之事,陛下的好意,臣心领了。」庞骏谦虚地回应道。

  杨绍摇摇手:「不行不行,朕不止是赏你这些,更重要的是,月儿,让月儿
整个小女娃承受这样的事情,朕心怀愧疚啊。」

  庞骏这才醒悟过来,自己虽然已经是长宁侯,可这不过是个四品县侯,比杨
月那公主之尊,还差远了,杨绍是想提高自己的身份,配得上杨月的公主之尊,
哪怕现在杨月不能再出现在世人面前。

  「唔,这样吧,这几天,你在狩猎场上表现得好一点,朕再给你的侯爵之位,
升一级,三品府侯,看起来也好看一点。」

  「谢陛下恩典。」庞骏连忙拜谢道。

  「好好干,朕看好你,视你为大晋未来的国之柱石,好了好了,今天就到这,
退下吧。」

  庞骏这才离开了杨绍的行宫。

  不过他离开行宫没多久,庞骏就被李常罗截住了,说是魏王要见自己,庞骏
便跟着李常罗去见魏王杨桐。

  见到魏王杨桐的时候,庞骏被他眼前的模样所震惊:如果说天子杨绍那只是
气色虚浮,那么魏王就的的确确是苍老了许多,明明是只有四十岁的杨桐,此时
却已经是满头灰白,活像一位年过五旬的老者,看来杨月的离开以及唐玉仙的身
体让他大受打击。

  杨桐看到庞骏,愁云惨淡的脸上还是露出了一丝笑容,他也没管其他人,连
忙走上来抓住庞骏,在他身边紧张兮兮地低声问道:「怎么样?子业,月儿,月
儿她怎么样了?她现在在哪里?」

  看着杨桐此时的样子,谁都会觉得,这哪里是雍容华贵,权倾朝野的一国亲
王,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普通的无助的对女儿忧心忡忡的父亲,这让庞骏心中不禁
唏嘘不已,他对杨桐说道:「回魏王殿下,邀月公主,此时在松州,过得很好,
很快乐,就是有些想家了。」

  「呼……」听到庞骏短短的一句话,杨桐便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竟然当着庞
骏的面,流出了泪水,喃喃地说道:「太好了,太好了,月儿没事,没事就好。」

  那气色,感觉就是忽如一夜春风来,仿佛年轻了几岁,让庞骏深深地感觉到,
他是发自内心地爱着自己的家人孩子。

  接着,庞骏又有些喏喏地说道:「魏……魏王殿下,还有……月儿……月儿
有,有了身孕了。」庞骏离开的时候,刚好知道,杨月已经怀孕了。

  杨桐听到庞骏的第二句话,生生地止住了眼泪,死死地盯着庞骏说道:「什
么?你再说一遍?」

  这时庞骏完全就像一个第一次上门见老丈人的女婿一样,又重复了一边刚才
的话:「月儿有了身孕了,是,是属下的,属下的孩子,殿下放心,月儿好好的,
一直都有人照顾着。」

  杨桐眯着眼盯着庞骏许久,突然大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他拍着有些懵逼的庞骏的肩膀笑着说道,「你小子可以啊,我们杨家的宝
贝疙瘩,捧着怕摔了,含着怕化了,你倒好,才从东瀛回来没多久,就让我家月
儿乖乖给你生小孩!我们家月儿,也长大了,也开始要相夫教子了,本王这个当
爹的,也老怀大慰了。」

  庞骏有些目瞪口呆,他想不到杨桐竟然没有暴怒,而是十分高兴,然后他又
听杨桐说道:「你别以为本王不知道,自家的女儿,在外人面前知书达理,实际
上是什么跳脱性子,现在她终于能安定下来了,本王这个当爹的能不高兴吗?自
从月儿离开之后,王妃伤心过度,身体变得不太好,这次皇狩,她也没有参加,
而是呆在京城中带着孩子休养,如果她知道月儿的情况,肯定会很开心,这样吧,
等此次皇狩完毕之后,你跟本王回一趟京城,见一见王妃,亲口告诉她月儿的情
况,她一向很看好你跟月儿,相信她会因此好起来的。」

  知道唐玉仙此时的情况,庞骏有些担心,不过杨桐说了皇狩之后邀请他一同
回到京城,他也放下心来。

  得知杨月的消息后,杨桐说自己很久都没有如此高兴过了,硬是拉着庞骏留
下来用餐,翁婿二人又喝了几坛酒,这酒席才散去,庞骏才离开杨桐的住所前往
自己所属的住处。

  夜深人静,庞骏走在回去的路上,忽然感到有一丝的不对劲,一阵劲风从他
身后激射过来,他本想躲开,刚刚在杨桐那喝了不少的酒,身体并没有像往常一
样得心应手,他奋力躲避,最后还是被不知名的东西打中了左臂,正想看清后方
偷袭的来人,却突然闻到一股香风,然后听到一句:「还不错嘛,喝了那么多酒
还能躲,不过还是太慢了。」接着脖子上一痛,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第184章大晋皇后

  不知道过来多久,庞骏才幽幽醒过来,他发现自己并没有受到束缚,回想起
自己晕倒之前的一切,便非常警惕地鲤鱼打挺一般坐了起来,右手往旁边一方,
却碰到一个软绵绵的东西,转过头一看,却让他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只见躺在他身边的是一位绝美冷艳的成熟妇人,似嫡仙般风姿卓越倾国倾城,
现却似误落凡尘沾染了丝丝尘缘的仙子般,令男子遽然失了魂魄,她身着金色纱
衣,里面的丝绸白袍若隐若现,腰间用一条集萃山淡蓝软纱轻轻挽住,略施脂粉,
一头乌黑的发丝翩垂芊细腰间,头绾风流别致飞云髻,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紫
水晶缺月木兰簪,项上挂着圈玲珑剔透璎珞串,雅致的玉颜上画着清淡的梅花妆,
原本艳丽的脸蛋上显现出了丝丝妩媚,勾魂慑魄,这个女人庞骏见过一面,正是
庞骏的亲姨娘,大晋当今的皇后——唐玉琳!

  此时的唐玉琳,也从昏迷之中苏醒过来,她缓慢地睁开了自己的星眸,却发
现有一个陌生的男子坐在身边而这个男子却不是自己的丈夫杨绍,而是一个似曾
相识的少年,她大吃一惊,皱着秀眉厉声问道:「你是谁,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知道我是谁吗?!」

  庞骏苦笑道:「皇后娘娘,臣,刘骏,看来我们,都成了别人阴谋的牺牲品
了。」

  「刘骏?」唐玉琳此时突然想起来,那个在三年前千秋宴上大放异彩的少年
郎,「你说我们都被算计了?是谁?」

  「不知道,」庞骏摇摇头说道,正想说些什么,突然,他脸色一变,身体剧
烈动弹,嘴里却是发出一阵一阵低沉的嘶吼声:「走!」

  「你怎么了?」唐玉琳不知道庞骏为什么突然变了一副模样,她有些不解地
问道。

  「不要碰我,快走,有多远跑多远!被人算计了,还有什么好事吗?」庞骏
鼻孔喷出来的热气的温度炽热了不少,手紧紧的抓着床板,显然已经是快到了失
去理智的边缘。

  此时唐玉琳也明白了,庞骏这是中了春药的迹象,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正打
算下床离开,却发现自己身子一软,四肢无力,根本动弹不得,她皱着眉摇摇头
说道:「本宫动不了了,唉,既然我们是被算计了的,对方怎么可能让我们轻易
离开。」

  「嗬……嗬……那……那你……你尽量……尽量躲开……或者……或者藏到衣柜里
面……我怕……我怕我伤害……伤害到你……」庞骏扭过头不去看唐玉琳,喘着气说
道,他此时已经知道自己中的是什么类型的春药了,这种春药内力是无法逼出来
的,只能通过交合发泄,但是他不想伤害唐玉琳。

  唐玉琳听了,只好奋力移动自己的身躯,往另一边移动,她下了床,却站不
起来,只好四肢着地,慢慢地爬向衣柜。

  「啊!」现在庞骏能够抑制住自己躁动的欲望,其实已经算是很不容易的事
情了,此时却听到唐玉琳的惊叫声,他不自觉地转过头去看,这一看,就出大事
了。

  只见唐玉琳四肢着地爬行在地毯上,丰满肥硕的大屁股高高翘起,这本已经
是极度诱惑的场景了,再加上刚才她不小心碰到桌子,打翻了桌子上的杯子,里
面的酒都倒了下来,淋在了她的肥臀上,沾湿的金色纱衣紧紧地贴在了她的硕臀
上,那肥美的肉蚌显露出来,让天下的男人都会为之而疯狂。

  「我……我不行了……啊!!!」庞骏本就是喜好美色,此时中了淫毒,又被
唐玉琳的姿势所诱惑,便再也忍不了了,疯狂地撕扯自己的衣物,冲向了唐玉琳。

  「啊……不要……不能这样……刘骏你……啊……」房间中响起了衣服的撕裂之
声,接着唐玉琳感到自己的下体一凉,发现庞骏已经跪在了自己的身后并且把自
己的衣裙撕开,一片耀眼的雪白完全暴露在他的眼前。

  庞骏看着唐玉琳,两瓣雪白丰满的香臀之间,一道深深的臀沟,惹人眼球,
甚是惊心动魄,他将两片肉臀用力分开,露出里面深藏着的菊花蕾,嫩红色的美
丽菊花蕾,紧紧闭合着,因害羞而不停的抽搐着,菊蕾下方,稀松的阴毛掩盖不
住密处,饶是唐玉琳已经年近四旬,可她那饱满的阴户,鲜嫩的肉缝,却一一在
否认着这些事实。

  「呜……不要看……不要啊……呜……不要……呜……呜……」唐玉琳虽然平时
吃斋念佛,早已经心如止水,但是现在面对此情此景,她也不过是一个弱女子,
也只能求饶。

  已经欲火攻心的庞骏,并没有理会唐玉琳的求饶,而是更加激发了他的兽性,
他「啪啪」地打了美妇人的大屁股两巴掌,激起了一波臀浪,咽了一下口水,露
出一副淫邪的笑容,用手握住肉棒,顶在唐玉琳的花瓣上,向前挺进,巨大的龟
头推开柔软的肉门进入里面,一下子就抵到最深处。

  「啊……好痛……不要……」庞骏的肉棒粗壮巨大,而唐玉琳则是蓬门长久未
迎客,突然的刺激与巨大的痛楚使她的身体不由得紧缩,但庞骏不理会她的样子,
马上用猛烈的速度抽动起来,美妇人臀部想向后躲避,但背后没有依靠,只好咬
着牙接受着身上男人一波波用力的抽插。

  即使唐玉琳平时再如何心如止水,毕竟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久旱逢甘霖,
身体的反应无法背叛,在适应了庞骏的奸淫后,花径中不断沁出滑腻的玉液,滋
润着二人的交合之处。

  「哦……用力……再用力……呜……太重了……轻点……再轻啊……呜呜……太重
了……顶到心窝了……「唐玉琳那种带点磁性的淫荡浪语声,极有感染力,令人听
了热血沸腾,尤其是庞骏看她那冷艳清丽的外貌,却想不出她怎会叫出这么娇滴
滴的,嗲声嗲气的声音,让人听了骨头都酥软了,于是变本加厉,胯下的抽插动
作更加凌厉与疯狂。

  美艳熟妇纵情淫荡地前后扭晃肥圆臀迎合着,美艳胴体不停前后摆动,使得
两颗丰硕的乳房虽然被衣物所包裹着,但是依然前后晃动着甚为壮观,庞骏左手
伸前捏揉着她晃动不已的乳房,右手抚摸着她白晰细嫩、柔软有肉的肥臀,向前
用力挺刺着,她则竭力往后扭摆迎合。

  唐玉琳的蜜穴久未使用,阴道如处女般窄小,庞骏感觉太美了,肉棒被窄小
的阴道紧紧地包住,不仅紧凑,而且又温暖柔软,抽插得很舒服,龙头顶着美妇
人的花心,狠狠地研磨着,淫水流了出来,在沾湿了地毯,庞骏不停地用力奸淫,
唐玉琳拚命地配合,进入了快乐的境界,她已经忘记了自己贵为大晋国母的尊严。

  「哦……你好棒……本宫……本宫……的小穴快受不了了……快被你顶穿了……
本宫……妾身美死了……美透了……怎么……怎么会这样美啊……好深啊……本宫的
……花心快被顶穿了……喔……唔……「这一下下的天堂和地狱间的起伏,使唐玉
琳完全失去了矜持和灵智,疯狂地迎合着庞骏那愈来愈强力的奸淫,无限的奔流
在大晋皇后的周身,使她的雪白肌肤泛着艳丽夺目的酡红,这美景一寸未失地映
入了庞骏的眼里,令他更兴奋地进出着自己的亲姨娘,大晋朝的皇后殿下那泛滥
的幽径。

  唐玉琳那细密娇嫩的蜜穴,在庞骏的疯狂攻击下,彷佛要被撕裂般的疼痛,
夹杂着被虐待的快感,小穴的充实感,在她的娇嫩小穴里进出着,正如久旱逢甘
霖,她很快的便攀上顶峰,爱液随着庞骏肉棒的冲刺而飞溅开来,大股大股的淫
液喷洒在庞骏的龙头上。

  然而庞骏并没有因为胯下美妇人的泄身而放过她,而是把她翻来过来,把她
的两条玉腿分开扛在肩膀之上,坚硬的肉棒又一次进入她那温柔的洞穴中,继续
抽插起来,还把她身前的衣物都解开,一边奸淫着她的肉体,一边把玩着那对柔
软硕大的奶子。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在唐玉琳第四次泄身之后,庞骏胯下的巨龙,灼热大
量的阳精狂喷而出,注满了他亲姨娘那成熟高贵的蜜壶,灼热大量的阳精狂喷而
出,一阵阵的灼热阳精的冲击,一次又一次地把她带上高潮的颠峰,灵魂像是被
撕成了无数块,融入了火热的太阳,再无彼此之分。

  经过了绝顶高潮后,唐玉琳整个人完全瘫软下来,肌肤泛起玫瑰般的艳红,
温香软玉般的胴体紧密的和庞骏下体结合着,娇靥上红晕未退,一双紧闭的美目
不停颤动,而庞骏此时身上的淫毒荡然无存,他不急于拔出肉棒,而是轻柔地吻
着身下的唐玉琳,一方,双手在她柔软的白玉肉体上翻山越岭,尽情地揉捏爱抚,
另一方,运转补天神功,吸纳着她的元阴,天地交泰,阴阳双修。

  良久,唐玉琳微微地睁开的双眸,看着庞骏说道:「你这样做,对得起月儿
吗?」

  庞骏有些内疚地低下头,正想说些什么,然而此时却在门外传来「咯咯咯咯」
的娇笑声,让房中二人的脸色为之大变,他们此时才想起来,他们是被陷入了阴
谋之中。


             第185章威逼利诱

  伴随着女人的娇笑声,有两个女人推门而进,目光灼灼地看着仍在地毯上结
合着的二人,其中一人,正是今天才见过的,天子杨绍的宠妃,南菲菲,而另外
一人,庞骏并不认识,只见她看似端庄高贵,却又暗暗含着妖艳妩媚之色,丰胸
肥臀,蜂腰荷身,七分酷似南菲菲的娇靥如同是三月桃花,艳丽无匹,让人看都
不由觉得心一颤。

  只见这名身穿宫装的尤物美妇人,看着狼狈的二人,捂着小嘴娇笑道:「哟,
长宁侯爷,看来我们的皇后娘娘这副美艳绝伦的肉体让你欲罢不能啊,到现在还
舍不得把那肉柱拔出来。」

  唐玉琳和庞骏一听此话,才如梦方醒,庞骏连忙把肉棒从唐玉琳的蜜穴中拔
出,还发出一声淫荡的「啵」的声音,然后还把全身酥软的美妇人抱上床榻用被
子盖住,才转过身来,看着两女问道:「看来刘某与皇后娘娘是被二位算计了,
其中一位是南充仪娘娘,另一位,想必就是郎中大人的夫人吧?想不到南氏一族
里面,还有如此绝顶高手的存在。」

  庞骏现在感受到,眼前的这位美妇人拥有着极其恐怖的武功,别说自己身边
还有一个全身赤裸手无缚鸡之力的唐玉琳,就算自己轻装上阵去面对她与她一对
一战斗,也赢不了,所以哪怕他现在已经完全恢复过来,也并没有打算暴起发难。

  「咯咯咯咯,妾身秦氏,见过长宁侯。」美妇人装模作样地向庞骏行礼,然
后目光灼灼地看着全身赤裸的庞骏说道,「长宁侯果然是人中龙凤,对皇后娘娘
大肆挞伐近半个时辰,依然雄风不减,让妾身与菲儿母女二人都怦然心动呢。」

  「少说废话了,南夫人,今天栽在夫人的手上,是刘某自己大意了,」庞骏
此时已经冷静下来,他看出来,二人之中以秦氏为首,于是便向秦氏问道,「夫
人今晚费尽心思设这么一个局,而不立刻举发,而且到现在也没看见贵妃娘娘,
想必是有事需要刘某去做的,对吧?」

  秦氏妩媚一笑道:「长宁侯果然是聪明人,跟聪明人打交道就是轻松,妾身
的确有些许事情需要长宁侯帮忙呢,不过请长宁侯放心,长宁侯毕竟是我们看中
的人,事成之后,不但不会灭你的口,还会给你一笔丰厚的报酬,不知长宁侯意
下如何?」

  庞骏眯着眼问道:「不知南夫人需要刘某做什么事情,还有夫人所说的报酬
又是什么?」

  「咯咯咯咯,长宁侯莫急,等时机成熟了,自然会通知你,至于报酬嘛,」

  她瞟了一眼庞骏身后的盖着被子的唐玉琳说道,「那位大晋当今皇后作为事
成之后的酬劳,你觉得怎么样?如果长宁侯不满意,妾身再到京城把她姐姐魏王
妃唐玉仙也抓来,一并送给长宁侯怎么样?」

  唐玉琳听到这话,怒斥道:「你休想,本宫乃是大晋的皇后,宁死也不会让
你们这帮人得逞!」

  这时在一旁的南菲菲说道:「皇后姐姐刚才那个娇媚的销魂模样,妹妹现在
还历历在目呢,如此销魂蚀骨的滋味难道姐姐舍得放弃?哎哟,看得妹妹刚才下
面的水都不停在流,多么想进来帮姐姐分担一把呢。」

  「南菲菲你无耻!哼,南湘舞自作聪明,本打算为自己添加后宫的筹码,结
果却是引狼入室,被反咬一口,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唐玉琳冷笑道。

  庞骏并没有理会南菲菲与唐玉琳,而是继续问道:「那如果刘某不从呢?」

  「那就不要怪妾身无情了,菲儿。」秦氏向南菲菲吩咐道。

  听到秦氏的话后,南菲菲转身出了门,从门外提着一个人进房间,这位小南
妃,也是懂得武功之人,而唐玉琳看到此人后脸色微变地说道:「他是陛下的心
腹太监之一,安德!」

  「是啊,刚才安公公可是在外面,把皇后娘娘与长宁侯之间的柔情蜜意都尽
收眼底了,咯咯咯咯,如果妾身把安公公放回去了,你猜他会跟陛下说什么呢?」

  秦氏看着庞骏与唐玉琳说道。

  面对秦氏的威胁,庞骏并没有犹豫,马上说道:「好吧,我答应你的条件,
但是你怎么保证,我能够安然无恙?我凭什么来相信你们。」

  「你没有选择的余地,不是吗?你只能相信妾身。」秦氏并不理会庞骏的疑
问,斩钉截铁地说道。

  庞骏盯着秦氏片刻,最后还是软下来了,问道:「罢了,你要怎么办?」

  秦氏想了想,说道:「今天晚上就先到这里吧,今晚长宁侯你还能继续享用
你的酬劳,明天一早,皇后娘娘就去菲儿那里,长宁侯可以自由活动但是不能离
开曲阳山,等到傍晚时分,妾身就会给长宁侯任务,到时候侯爷只要完成任务,
美人双手奉上,还有安德的人头。」

  庞骏点点头,没有说话,秦氏便带着南菲菲离开了房间。

  「啪」,庞骏刚转过头,唐玉琳一巴掌就打在了他的脸上,冷冷地看着他说
道:「你知道你自己是在做什么吗?」

  庞骏怅然地说道:「我当然知道,但是,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大不了一死罢了,她们二人的行为,明显就是心怀不轨,难道你要为虎作
伥?你别忘了,你是月儿的什么人!」唐玉琳冷然道。

  「我没忘,死而已,我不怕,但是我死了之后呢?我的姬妾儿女,还有月儿,
和我跟月儿那尚未出生的孩子怎么办?!」庞骏怒道。

  「月儿有身孕了?你?」唐玉琳意外地看着庞骏。

  庞骏点点头道:「嗯,月儿已经有两个多月的身孕了,是我跟她的孩子。」

  这时唐玉琳听到这个消息,也沉默了,庞骏见状抓住她的玉手说道:「我没
办法选择,之前也是我的错,是我伤害了你,你能给我一个机会补救吗?」

  「补救?你打算怎么补救?本宫可是大晋的皇后!本宫可是月儿的姨娘!像
你此等色胆包天之徒,月儿真是看错你了!」唐玉琳又激动了起来。

  「月儿的姨娘又如何?我的姬妾当中,母女关系的还少吗?大晋的皇后又如
何?你呆在宫中犹如笼中之鸟,现在还有把柄掌握在南菲菲的手上,你犹如一个
活傀儡,你今后的一生,都要被她拉进后宫争斗的深渊当中,为她做挡箭牌,一
个不小心就会成为被她抛弃的棋子!就算陛下赐你三尺白绫,让你一死了之,但
是死得不明不白,你甘心吗?你只是心如死水,并不是浑浑噩噩,不是吗?」庞
骏字字千钧,狠狠地砸在了唐玉琳的心坎上。

  这番话让唐玉琳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她低下臻首,回想起这二十年来的一
幕幕,思索了许久,抬起头来目光灼灼地看着庞骏问道:「如果你我真的离开了,
我会如何?身为大晋的皇后,如若消失了,陛下会怎么做?我能逃到哪里去?」

  庞骏毫不迟疑地说道:「跟月儿一样,去松州,隐姓埋名,那里既是天涯海
角,也是世外桃源,那里位置特殊,可以说被我一手掌握,就算是朝廷最优秀的
密探或者神衣卫,也逃不出我的掌控,你去到那里,舍去了荣华富贵,天下尊荣
的身份,获得的,是自由,而且,我必定会好好待你,如何?」

  唐玉琳冷笑一声:「哼,再说吧,本宫乏了,你想办法,带本宫回行宫休息
吧。」

  庞骏点点头不做声,便与唐玉琳穿戴好衣物,离开了此处房间,他一手搂着
皇后娘娘的腰肢,一路上飞檐走壁,在房屋顶,在树林间穿梭,让从未经历过这
种事情的唐玉琳有了异样的感觉,看着天上那月光,她从来没有感到如此舒适而
畅快,也是上一次有这样的感觉时,便是出嫁之前了吧,她不禁说了一句:「原
来从这里看到的月亮,是如此美丽。」

  庞骏听到她的话语,温柔地对她说道:「只要有机会,我也会陪你到各种地
方看月亮。」

  唐玉琳听后把臻首偏过一边,默不作声,庞骏也没有在意,继续搂着她赶路。

  约莫两刻钟后,二人终于来到了皇后休息的院落中,庞骏才恋恋不舍地松开
了唐玉琳,对她说道:「今天晚上,刘骏冒犯了,不过请您放心,我一定会救你
出去的,等我。」

  唐玉琳看着眼前清秀的少年,仿佛似曾相识的感觉,她好像在哪里见过,可
惜总是想不起来,也不知道怎么回应,只好点点头,「嗯」地回答了一声,看着
庞骏转身离去的身影,知道消失才回到自己的房间去。

  第二天一早,庞骏又在皇室营地中再次见到了唐玉琳,此时她与南菲菲站立
在一处,一如既往地高贵冷艳,仿佛与昨晚那个在自己胯下婉转承欢,饱受浇灌
的美妇人不是同一个人,只能在眉目间不自觉露出的一丝丝春情中看出半点端倪。

  吃过早饭后,庞骏还有秦毅等认识的一行人便自离了猎宫,前往猎场,年轻
一辈的王公贵族、世家子弟,皆倾向于与自己的小伙伴结伴狩猎,而不是跟随天
子的大队伍。

  直至傍晚,一切依旧风平浪静,正当庞骏在疑惑到底秦氏那葫芦里到底卖的
是什么药的时候,突然一名贵族子弟走到庞骏身边,往他的手上塞了一张纸条,
庞骏一看纸条内容,瞳孔不禁收缩:放火烧山,想办法拖住尽量多的近卫军!

  庞骏把纸条收入,看着远处的天子营地,喃喃地说了一句:「风,起了。」南氏欲对皇帝制造危机?不知后文,庞骏又将如何洗脱自己与皇后的瓜葛这一把柄?大大思路清晰写的真好!要是取得江山再收皇后有点牵强,依照皇后的性格乱臣贼子肯定不会跟着的!那时再想双飞熟妇姐妹花就费事了哈哈!乱起大风来!一看就是要进入高潮争斗时刻了!俊哥点火是要放大呲花的节奏呀哈哈!小南贵妃和她妈妈看样是道皇的人呀!赵王这傻瓜还去抢功死都不知道咋死的让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