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干_av天堂_天天啪_噜鲁色 色去去 干干爱 爱操操 啪啪日日,四虎影库,哥哥去,狠狠干

首页  »  武侠玄幻  »  D圣女道
水景色都被夺去了锐气。

  如此神仙眷侣,天作之和,正饶有兴致的欣赏这霜叶红于二月花的妖娆枫叶,感受它那不属于人间,带有点点哀愁的美丽。

  当两位携手走过一家简陋的酒家时,那男子突然似有感悟,一双明眸向酒家望去,一位男装青衣长衫打扮的仙女姐姐正浅笑莹莹的看着他。

  清澈的眸子闪动着深不可测的智能和光芒,像每刻都在向你倾诉着某种难以言喻的玄机。

  定眸一撇,脑际立时轰然一震。他从未见过这么风华绝代,容姿优雅至无以复加的清逸美女。即使他身旁的女子亦不如。最令人动容是她在那种婷婷,身长玉立,弱质纤纤中透出无比坚强的气质。

  那男子定下心来,对着身旁的女子柔声道「乖徒儿,为师有事,你在这儿稍等片刻。」

  那女子也注意到了仙女姐姐,感叹着仙女姐姐的绝世容姿。嗯了一声,走到一旁,自顾自的欣赏起摆摊的小玩意起来。

  男子大步走进酒家之中,豪不客气的坐到了神仙姐姐的对面。

  「敢问这位仙子,是否是灵心仙门的冰卿月斋主法驾亲临。」冰卿月温柔娴雅的声音响起:「早知瞒不过你的了。」转而又低声沉语道:

  「林玄奕道友说笑了,如今灵心仙门已被泯灭。仙子之名,早就跟着烟消云散了,只能在这尘世中惨淡一生。」

  林玄奕默默的注视着冰仙子那淡然使人心醉的俏脸,良久才平静道:「冰仙子在,则灵心仙门亦在。相信冰仙子心中亦有计较,否则也不会找上我这个愚人吧。」

  冰卿月听完嫣然一笑,容颜比那春天盛开的鲜花还娇艳万分,亦使那片天地美景黯然失色。

  「如果林道友是愚人的话,那这世间芸芸众生又将如何呢。能够毅然决然地放下自己的剑道重铸,然后又从五百年大梦轮回中惊醒,这份天赋和道心世间真是世间罕无啊。」接着话锋又一转:「如果林道友不是人中龙凤的话,想必兰仙子也不会这么不顾一切的爱上你吧。」

  林玄奕一阵哑然,他也没想到一向冰冷玉洁的仙子也会说出如此俏皮的话。

  老脸一红,顿生尴尬之情。

  冰卿月心中也产生一点涟漪。想不到自从遇上那个小坏蛋后,竟然会动了凡心,所以才忍不住打趣林玄奕,这在以前是难以想象的。

  何为道,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不改,周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谁之子,象帝之先;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

  何为成道,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湛兮似或存。吾不知谁之子,象帝之先。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抟之不得名曰微。此三者不可致诘,故混而为一。其上不皦,其下不昧,绳绳不可名,复归於无物。是谓无状之状,无物之象,是谓惚恍。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後。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能知古始,是谓道纪。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复。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是谓复命;复命曰常,知常曰明。不知常,妄作凶。知常容,容乃公,公乃全,全乃天,天乃道,道乃久,没身不殆。

  我无法理解,也无法想像这道法的含义。现为今之计,只有一遍一遍的默念,使其了然如心。

  离这千里之外的古老县城,烟云绕绕,在神洲东土一座名山的山脚下,青翠荫饶,溪水恒流一重山,两重山。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菊花开,菊花残。塞雁高飞人未还,一帘风月闲……粉墙黑瓦的房舍,与黄绿相间的阡陌田园综合组成的景物,仿似一幅延绵不断的山水书卷。县城入口处有两行庞然古枫耸立着,际此深秋时节,红叶似火,环荫山村,令人更是目眩神迷,沉醉不已。

  这儿炊烟冉冉,一片祥和,道魔大战的余波还没波及这儿,熙熙攘攘的游客络绎不绝。

  在游山玩水的人群中,一对夫妇最为显眼。

  那男子一袭白衣古静如素,那张年轻的少年脸庞清秀如同少女,手指也比一般人来的纤细修长。一柄古朴长剑锈迹斑斑,毫无灵气。但当有剑道高手细细打量,便有冲天剑意四起,直击心神。

  在那男子身后小鸟依人的女子,一身黑白的单衣尤显古意,仿佛山水之间一道难以捉摸的窈窕写意。她清丽的容颜,高高盘起的秀发,斜插的木簪,一丝不苟的黑白剑装裹着她傲然挺拔的身材,仿佛她就是一柄鼎力林间的剑,所有的山想到这里,冰卿月一时霞生双颊,但又悄然散去,神色恢复了平静。

  但林玄奕注意到了仙子的娇姿,拍手道:「不知是哪位儿郎夺走了仙子的芳心,真让这世上的芸芸众生伤心。」

  冰卿月终于道心失守,一向清澈的眼神竟变得朦胧如薄云后的迷月,以前所未有的柔情说:「我一直以为自已已经断绝了七情六欲,可一心侍奉仙道。哪知思绪来时却不堪一击啊。只是如今道消魔长,儿女情长只能放在一边。」冰仙子随后又用喃喃低语的声音轻吟:「要是二十年后还能侥幸苟活,就在那随便找个埋骨地了却余生吧。」林玄奕没有接冰仙子的话,而是细细品味杯中苦茶,一份思绪早就在九霄辰云之外。

  许久,林玄奕收回那思绪,放下茶杯,眼中光芒闪动,注视了冰仙子好一会后,才正色道:「魔尊真有这么厉害吗?」

  仙子嘴角飘出一丝苦涩得教人心碎的笑容,如若不闻地道:「魔尊已有成仙之力,现在只差成仙契机。」

  随即思绪又转到和魔尊对决的那一刻。她的剑心凝聚会意,万法际会道一,夺天地之造化,攫取宇宙之精华,可开天辟地。但魔尊自成道法,主宰天地,只一拳,就让她被这片天地剥离,使她身受重伤,剑心破碎。

  林玄奕也被苦涩气氛感染了,喃喃道:「我是比不过他的,看来只能提前找个养老所躲起来,安度余生了。」

  冰仙子一片清宁恬静:「没用的,二十年成仙契机开启时,无论林道友身处何地,只要感悟到一丝仙缘,都将加入这场升仙游戏。要么立地成仙,否则就会成为升仙路上的献祭品。」

  「真的这样不堪,难道不会是那位蛮神大人算错,要知道蛮神连他们本族的诅咒都解不了,又何况成仙这事呢。」林玄奕问道。

  冰仙子没有立刻回答,她的那双欺霜赛雪,羊脂白玉般的纤手则为林玄奕递上那本超越世人智慧的紫霄太清剑典。

  林玄奕深吸一口气,修长的手指按住的剑典的一角,却没有立即掀开拜读。

  百年前,他曾是痴迷剑道的梦剑仙,听闻灵心仙门的太清剑典道义无双,于是决定摸上仙门,妄图窥看一下这仙门至宝。途中经历种种不为人道的艰辛和磨难,也认识了他的宝贝呆徒儿。只是最后一无所获。但就在他失望而归时,灵心仙门的前任斋主也在像这样的小酒家等他,为他递上太清剑典。

  他当时欣喜若狂,准备翻开剑典的时候,却被剑典带来的无上剑道所伤。这也是他痛定思痛,重铸剑道的开始。

  百年之后,他已经有足够道心来翻阅这太清剑典,但他却止于此。

  林玄奕天人交战,剑意控制不住的四溢。一时间,天地变幻莫测,风云雷电将起,一时间路上游人纷纷去找个遮风挡雨的地方。

  冰仙子眼中神光一闪,挥挥玉手,天地云淡风轻,使得来回躲避的游人不明所以。在路边的小摊上买下香囊把玩的兰仙子则回身举步,恰似柳摇花笑润初妍。

  林玄弈终究没有掀开看一眼,而是把这本集天地精华的太清剑典递还给了冰卿月。「剑典上所载法玄奥无比,但可惜,与林某无缘。」冰仙子笑意盎然,没有收回剑典,而是芊芊玉手掀开了剑典。剑典只是一张张白纸,在林玄弈错愕的眼神中,剑典却飞灰湮灭,化为一阵阵青烟。

  「恭喜林道友以修成自己的道,不以万法动,不以万道灭,天地只于一真心。

  真不愧是先师挑选出来的护道者。『』林玄弈不明所以,正欲开口。冰卿月玉指一伸,打断了他的发言,静如止水道:「那位蛮神大人曾经有个机会来解除他们的诅咒,但蛮神大人却用这个机会来推算仙道,而且先师和那位魔尊都曾推算过,得出和蛮神大人一样的结论。」「这么说,二十年后成仙路开启是真的了?」林玄弈豪饮一杯苦茶,然后静下心来正色道。

  冰卿月俯身上前,为他满上茶水。然后舒适地挨在椅背处,好整以暇地道:

  「这必然是真的,不然那位小魔尊风小龙这么积极的撺掇他师傅对正道出手。魔尊一旦仙去,风小龙必然会被清算。他只能提前清除日后对他的威胁。」这里冰卿月又想到风小龙对她那毫不掩饰的集聚情欲的眼神,想到以后自己将身无褴褛,赤身裸体的展现在他面前,任他凌辱调教。想到这儿不经地长叹一声。

  林玄弈不尤好奇着冰仙子的心事。冰仙子再次生出红霞,内心激荡不已。只能默运玄功,回复了她那不染一丝俗尘的雅淡神情,秀目闪动着前所未见的神采,正声道:「我会为林道友谋得二十年时光,正道之命,全系林道友之一手。」冰仙子的言语似乎像诀别的嘱托,林玄弈也大概猜的到冰仙子如何为他争取二十年时光,柔声问道:「正道就这么重要吗?」默然片晌后,冰仙子玉容回复了止水般的安详,淡淡道:「这是修行必然的路,是我等的命,亦是我等的道。时之命也,天之运也。除了能成仙的逍遥宇内,即使是魔尊,也需在这凡尘遵循自已的路。」

  林玄弈沉默不语,他也想到自己的路,想到自己的命,无论自己的剑道如何凌厉,都斩不断,躲不了。看来,只有无忧无虑的仙才可以,这也是成仙多寂寥,但世人却纷纷修行的缘由。不光是长生,更是明晓一切,万法万意无法加诸仙身。

  冰仙子缓缓移步前前,来到他左侧处,幽幽一叹道:「林道友,先师有遗言给你,唯有极于情,故能极于剑。通晓此意,就有击败魔尊,匡扶正道的可能。」接着冰仙子丝质青衣银芒烁闪,玉容辉映着圣洁的光彩,与这俗世再无半点关系,脚下玉莲升起,「林道友,就此别过。二十年后的小魔尊宫再见。」仙子一去渺无踪,只余天地空留痕。

  河汉湛秋碧,玉露暧瑶空。太清仙子,飘渺飞佩响玲珑。暂驭青鸾紫凤,来玩十洲三岛,旌旆卷芙蓉。身在大江表,名系绛霄宫。

  兰仙子悠悠的走了进来,看见林玄弈还默默痴痴坐在那。不尤取笑道:「想不到师傅这么受人欢迎,连冰仙子都过来找你。」不过再见林玄弈还在那沉默不语,有点生气说:「想什么想,人家都走远了,你不去追吗?」

  林玄弈从沉思中惊醒,看到乖徒儿杏眉上挑的升起模样,心里一阵搞笑,安慰道:「怎么可能,冰仙子心系芸芸众生,怎么可能想我呢,刚才过来谈些正道的事。徒儿在这么瞎想,小心为师打你屁股。」想到被打屁股,兰仙子脸蛋羞的通红,玉臀也不尤自主的鸾动颤抖,甚至后庭感到一阵春水萦绕,给她湿润的感觉。这时娇体一软,依扶在林玄弈坚强的臂膀上。

  林玄弈轻轻的拍打兰仙子粉嫩的后背,思绪早已飘向远方。

  ……

  神洲极北疆域,荒寒之地,这里仿佛是仙弃的地方,一片修罗之象。这里常年冰雪连天,强大的寒气凌冽动天,肃杀一切,隔绝生机。拔地而起的山脉巍峨耸立,高山之间云遮雾绕,使得天地之间,日月霞光无法穿透这层层阻挠,给白雪皑皑的大地带来一丝温暖的天光。

  可在这廖无人烟的苦寒之地,还生活着一群勇士,就是蛮族,而群山之巅烟云绕绕的地方有座蛮神殿,是这些蛮族的朝拜圣地。

  蛮神殿,这里各种道纹衡锁,隔绝天地,可抵御一切外来的侵袭。也使蛮神殿四季如春,各种鲜花奇草盛开,经久也不凋零。

  蛮神殿圣女宫,一股山中清泉引入其中,在阵法的加持下,热气腾腾,烟云绕绕。这里的家具摆设都是集山石所作,却又巧夺天工。而山石上种种点缀显示圣女宫当家的心灵手巧。

  泉水汇聚的寒潭旁,有一异石雕琢的寒玉床,上面垂下万道帷幔轻纱,上面绣着各种仙界奇珍,还系着点点响玲,在暖风的轻扶下,发出阵阵悦耳的声音。

  青纱帐内,寒玉床上则躺着一位仙姿玉色,香艳夺目的绝代佳人。

  绝色佳人身披一袭淡黄色薄如蝉翼的透明轻纱,纱内空无一物,浑身玉肌雪肤、幽谷峰峦玲珑浮凸,盈盈仅堪一握、纤细如织的柳腰下芳草萋萋若隐若现,尤其是那细腻肌肤散发的诱人香气使人动心不已。

  只是那位佳人的玉脖上套着一个黑色的像着狗圈的东西,狗圈上还有一条铁链连着,直到寒玉床一旁的柱子固定好。使得本来有点仙气淼淼的形象变得迷乱无比。

  这时一位枯瘦老者前来,看到美人淡妆素裹,轻纱蔽体,峰峦幽谷若隐若现,再加上犹如贵妃出浴般娇慵诱人的绝世风姿,顿时血脉贲张,下面的小弟弟也硬了起来。

  老者哪能忍住,伸出干枯的魔手,微微颤颤的抚摸上美人的肌肤。但佳人似有感应,惊醒过来,一双凤眸冷漠的凝视着他。

  那老者被美人的那寒冷到心底的目光吓了一跳,把魔手施施然缩了回来。不过当看到狗链又色心四起,抓住狗链拉扯了几下。

  那美人的冷漠目光暗淡下去,这狗链不仅束缚她的一身玄功,更提醒着她为奴的痛苦。她低下头,羞愧道:「大长老找淫奴有何事?」大长老满意美人的臣服,随即露出他的那根硕大无比,青筋暴突的命根,发话道:「先让老夫爽一下在告诉你事情。」

  美女倾身向前,玉手一上一下握住大长老那粗壮的肉棒,轻轻的摸搓揉捏起来。接下来,又轻轻俯下头,伸出香艳的小舌头舔着大长老的龟头,给他带来一阵阵舒爽的感受。

  大长老看着美女的樱桃小口进进出出,肉棒传来的快感一波强比一波,心中不由感慨,真是浪荡淫娃啊。

  快感在也把持不住,大长老一把抓住美女的柔顺秀发,将肉棒一顶到底,一阵猛烈的爆发在美女的樱桃小口中激涌而来。美女不停的咳嗽,精液溢满她的小口并顺着她的口角流出,一阵淫糜之像。

  大长老看着美女近乎赤裸的娇躯,尤其是那雪白高耸的玉峰,和那玉峰上嫣红的双点,使得自己小肚子一热,刚软下去的小弟弟又硬起来。大长老赶忙定下心来宣布事宜。「圣女,老夫要带你去进行每月的早课了。」待到圣女梳洗干净,大长老解下狗链,圣女则跪在这琉璃路上,四肢并地,像个最低贱的母狗一样,被大长老带着往前。

  圣女心中一阵悲鸣,只能盼着蛮神所预言的那个人能过来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