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干_av天堂_天天啪_噜鲁色 色去去 干干爱 爱操操 啪啪日日,四虎影库,哥哥去,狠狠干

首页  »  武侠玄幻  »  【淫途亦修仙】【73-74】【作者:六道木】
【淫途亦修仙】【73-74】【作者:六道木】

作者:六道木
排版:皓皓豪
字数:11055
「淫途亦修仙」(第七十三章讨债)

唉!找个相伴一生的双修道侣咋就这么难呢?“寿儿瘫软在破床上,目光呆
滞地盯着石屋房顶,心有不甘。

既然短期内道侣不好找,那就只好去寻找炉鼎了。炉鼎就不用在乎什么两情
相悦了,只要是能有利于提高修为,有利于采补增大丹田内的‘淫虚丹’就行了。
寿儿又开始躺在被窝里踅摸起合适的炉鼎来。

除了道侣之事其实还有件最紧要之事:如今已是二月初再过十天就是那丹师
商会在古剑门举行拍卖大会的时间了,能不能为家人购买到哪延寿二十五年的上
品益寿丹,就在此一举了。寿儿必须提前为此准备一下了,毕竟古剑门据此四五
百里路,要提前两天出发才能赶得上,如今寿儿靠那美颜回春丹攒够了那笔购买
上品益寿丹的巨款,他大可以放心大胆地走一趟古剑门参与拍卖大会了。

提起卖‘美颜回春丹’的灵石收入来,寿儿猛然想起自己还有两笔赊帐未收
:一是融妙法师赊的那两颗美颜回春丹,还有那田雨梦尚欠的三百块下品灵石。

“这融妙法师也太不像话了吧?这都过去一个多月了,欠我一千六百块下品
灵石居然提也不提了?”寿儿越想越气愤,想当初寿儿觉得融妙法师可信才赊给
她两枚美颜回春丹,可一个多月过去了这融妙法师连个传讯都不给他,寿儿越发
觉得自己是上当了。

从床上坐起身来,拿出传讯玉符找到融妙法师留给他的传讯气息,输入真气
传讯道:“融妙法师,我是柳儿,你最近可好?我赊给你的那两颗美颜回春丹效
果怎样?”

等了片刻就收到了融妙法师的传讯:“阿弥陀佛,罪过罪过,柳施主,实在
是对不住,那丹药效果很好,贫僧本打算最近就传讯与你的,可这一阵子贫僧一
直在全力恢复修为,根本就没办法飞驰一百多里去坊市,所以……”

“哦,原来如此,你要是来不了,那我去好了。你们的寺院在什么地方?”
寿儿可不会那么容易被人随意找个理由推诿。一千六百块下品灵石可不是小数目,
多筹备些灵石过几天参加那拍卖会也更加保险。

“这……也好。正好我师父说过几次想见你一面,以表谢意呢。那就有劳施
主了,我们慈济庵就在坊市以南一百多里的青茂山之上。”

“青茂山?好,我这就去一趟。”青茂山寿儿小时候就经常听爷爷提起过的,
爷爷说他年轻时就骑马去过的,爷爷之所以行善四乡就是读了那山上寺院里发放
的经书才懂得了:行善积德,得福报。行善事福佑子孙的理念。

考虑到往返一趟要二三百里距离,太消耗灵力,寿儿干脆去谷中三角麋鹿饲
养符阵内把三角麋鹿收入灵兽袋中,出了宗门往南又飞驰了十几里后进入崇山峻
岭,寿儿举目四望不见一个道神宗弟子这才敢把三角麋鹿唤出来,骑在它厚厚绒
毛的背上向着南方疾驰。

草木枯黄的山间小路上奔驰着一只体格异常高大雄健的麋鹿,它的背身上还
驮着一位穿青色道袍的俊朗少年,由于那麋鹿奔跑的速度太快以至于四蹄飞扬带
起了“呼呼”的风声,寒风潇潇,少年人的长发,道袍被吹起猎猎作响,愈发显
得英武神俊。

直到下午申时寿儿才来到了那高耸入云的青茂山下,他连忙躲入一山石后从
储物戒指中掏出人皮套装,易容成柳儿的样貌,又把三角麋鹿收入灵兽袋中,这
才昂首阔步寻找上山的道路。转到这青茂山正南面时就看到了一条弯弯曲曲上山
的石阶山路,而且那石阶上隐约还有不少凡间行人,但大多是下山来的。

“奇怪,怎么这青茂山下感觉不到丝毫灵气呢?还有这么多的俗世凡人?那
融妙法师平时可怎么修行?难道她们禅修不需要灵气修行?”寿儿疑惑不解,向
着那条山路走去。

等柳儿踏上了石阶山路才发现:下山来的行人大多是女子,三三两两作伴而
行,有老有少什么年纪都有:大姑娘小媳妇有之、半老徐娘有之、甚至还有两鬓
斑白的老妪。山下有一大片望不到边的平整场地栓停着各种各样的马车、骡子、
驴等待坐骑,看来这些妇人大多是坐着这些坐骑从远处赶来的。

柳儿在凡人面前自然是不能显露飞驰术法的,她只好也像普通凡人那般沿着
石梯一步步向着山上走去,只是步伐明显比普通凡人轻快了许多罢了。爬了一刻
时间终于看到了隐藏于半山腰的一大片庙宇。

时间已然不早,眼看着日头偏西,柳儿想赶在今晚返回道神宗,于是她加快
了脚步,又用了一刻多时间终于来到了庙宇近前,庙宇前的小广场上还有不少来
烧香拜佛的女人。柳儿抬头一看那院门横匾“慈济庵”,果然就是这里了。

柳儿走进大门,见宽敞的大院里也是挤满了等候着进宝殿来祈愿的妇人们,
抬头看那十几丈外大殿上的牌匾写着:盛雪菩萨宝殿。

“奇怪,这小小慈济庵怎么香火如此旺盛?这盛雪菩萨又是何方神圣?真的
能保佑众生吗?”寿儿修的是修真大道,对禅修那套一点儿都不了解。

看这么多的妇人如此虔诚,寿儿不禁有些好奇起来。好奇心之下寿儿也不免
想用心听听这些妇人们到底是为何前来?当然他并不会关心那些年老色衰的妇人
之间的对话,而是特意寻找着院子里最有姿色的年轻貌美女子间的对话,放开神
识仔细一扫就发现了院落一角一对儿姿色最佳的年轻靓丽女子:这一对女子显然
是作伴而来的,看上去都是二八芳华,一个高挽秀发虽愁容满面,依然难掩容仪
婉美。而另一位虽也面现愁色,可明显更俏皮活泼许多。于是寿儿偷偷挤过去侧
耳倾听两位佳人的对话:

“嫂子,别老是这么愁眉苦脸的了,听说这慈济庵的菩萨很灵验的,只要我
们虔诚祈福,菩萨就会显灵,就会保佑我大哥平安从战场归来的。”首先是那位
俏皮少女的声音被寿儿听入耳中。

“唉,但愿吧。只是你大哥已经一月有余未往家中寄书信了,我担心……”
那容仪婉美的女子不无担心道。

“哎呀,嫂子你不用那么担心了,我可是去镇上几乎每家都问过了,谁家最
近也没有收到过书信,咱们镇家家被征从军,既然家家都没收到书信,那就肯定
是军队禁止书信往来怕影响将士们的士气吧?”

“小茹,你说你哥都走了四个多月了,现在是不是已经到了戍北郡最前线了?
会不会已经跟北邙国的军队火拼上了?”

“大哥在信上不是说从军后先要在咱们益阳郡的军营里训练两个月才开拔去
戍北郡吗?这样算起来其实大哥他们动身去戍北郡也就才两个月而已……”

“大家和平相处不好吗?为何北邙国要无故犯边呢?害的多少和睦家庭都要
妻离子散……”那容仪婉美的女子幽怨道。

……

寿儿听了她们的对话不禁心头一紧:“难道我们益阳郡也开始大批征兵了吗?
当初爹爹跟我说时我还不以为然,没想到才一年时间不到就已经影响到我们益阳
郡了吗?我们家应该不会受影响吧?毕竟爹爹都已经三十六岁了,已经不是年轻
人了。但是二伯家的两位堂哥就不好说了……”

因为有此担心所以寿儿又多听了其他几位妇人之间的对话,果然都是来为自
己最近几个月从军的儿子、丈夫特地来寺庙烧香祈福的。

“看来这次益阳郡征兵不少啊,两位堂哥看来是很难幸免了,如果堂哥被征
兵那二伯、伯母该有多担心啊?”寿儿在心里想着,他本是来要账的,可没想到
居然无意间听到了这种消息。

“我赶紧要了融妙拖欠的灵石,然后传讯问问羚姨,难道她们村子里最近没
有官府之人去拉夫强征服兵役吗?”寿儿心中惶惶,有了定夺,在这人多眼杂的
院子里寿儿不便取出那传讯玉符与罗羚联络。

柳儿绕过众人焚香叩拜的大殿打算从后门绕到后院去找那融妙法师,却不想
有两名穿僧服戴僧帽小尼姑把守住后门,拦住了柳儿去路:“这位女施主,这后
院是我佛门清修重地,香客不得擅自入内。您要是找休息房舍,可去偏院,哪里
有供留宿香客住宿的客房,晚上还供给留宿香客斋饭。”

“我找融妙法师。我跟她约好了的。”柳儿连忙道。

“哦,你找融妙师姐?你稍等,我去通传一声。”一位约莫十七八岁的戴僧
帽小尼姑说了一声就急匆匆推开后院门进入了后院。

不到一炷香时间后院门就又打开了,这次出来的是一位三四十岁的戴僧帽手
捻佛珠的尼姑。

“柳施主,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看来你修为果然不错。”那尼姑手捻佛
珠开口道。

“你……你是融妙?你怎么还是这个样子?难道我那美颜回春丹没有效果?
不对啊,你明明告诉我说效果不错的啊?这是怎么回事?……”初次见融妙时她
头上长出了短发,而这次却戴了僧帽,再加上寿儿以为她会比上次见面时年轻许
多,所以猛一见面寿儿根本就没认出她来。

融妙看了一眼守在旁边的师妹,然后示意柳儿道:“柳施主,请随我来,进
来说话。”

寿儿知道融妙有些事不想让同门师妹知道,于是心领神会地跟着她进入了后
院。这后院果然比前院清净了许多,空落落的大院子四周盖了一圈简洁房屋。柳
儿跟着融妙沿着石子小路向院子深处走去,见四下安静无人,柳儿又忍不住好奇
道:“融妙法师,我那美颜回春丹怎么在你身上没有效果呢?”

融妙却说:“出了这院子再说,师妹们现在都在这院子房间里准备晚课。”

“哦。”柳儿应了一声,可心中不解:“难道融妙的卧房不是在这院子里?”

果然跟着融妙很快就来到这后院的后门处,融妙打开了后门引柳儿出了院子,
继续头前带路。

柳儿见出了后院就是一片山坡荒野,哪里有半间房屋?于是疑惑道:“融妙
法师,这是要去哪里?”

“后山,我们的修炼之地。师父她老人家一直想见你一面当面道谢呢。”

“原来如此,我就说嘛,这庵内毫无灵气你们平时不可能在此修炼的。”寿
儿释怀。

“我们禅修不同于你们修真之人,我们可不全靠灵气修炼。”

“哦?那你们靠什么修炼?”

“愿念,就是香客们祝福祈愿之愿念,我们收集起来吸收也可以增进修为。
呶,这是愿念珠,平时放在大殿香案上收集香客们祈愿的愿念……”融妙说着从
储物袋中取出一颗鹌鹑蛋大小的淡金色珠子出来。

柳儿用神识在那淡金色愿念珠上一扫,顿时就感觉整个神魂识海一阵暖意空
明,舒服极了。她不由赞叹道:“果然神奇。原来你们修建庙宇就是为了收集香
客们的愿念助你们修炼啊。”

“也不尽然,但的确也有此意。”融妙坦然道。

柳儿见越往后山走越发偏僻,便看着融妙依然未变的容颜道:“这次可以说
了吧?我那美颜回春丹怎么在你身上没有产生效果呢?”

“不不,你赊给贫僧的那两枚美颜回春丹并不是没有效果,而是贫僧都给师
父服下了。效果非常好,她老人家如今样貌竟像是只有三十多岁的样子。”

“什么?你竟然都给了你师父?那你怎么办?难道就不想恢复青春容颜了?”
寿儿内心惊愕,没想到这融妙竟然如此舍己为人?他没有师父,自然不懂得师徒
之间的情谊。不过在他看来就是嫡血至亲的亲人之间也不过如此了吧?心中不由
得对尊师重道的融妙敬佩了几分。

“不是还有你吗?等我那一天真老了,再找你服用那美颜回春丹也不迟啊?”
融妙平静道。

“那我现在就给你一颗好了。”柳儿说着就要去怀中取丹药。

“阿弥陀佛,柳施主,别,贫僧连那两颗丹药的灵石都还不够呢,怎么好再
赊你的美颜回春丹?”融妙低声念了一声佛号,双手合十面露尴尬之色。

“啊?还不够?怪不得你一直不敢传讯与我,原来灵石还没攒够啊。”柳儿
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这么大老远风尘仆仆地赶来就是来要账的,如今才被告知
灵石不够,任谁听了心里都不高兴。

“柳施主,别急嘛。如果不是我修为没有恢复不能远行的话,早就给你了。
你放心好了,既然你人都来了肯定不会让你空手而归的。贫僧现在身上就有一千
块下品灵石,剩下的不足部分,贫僧已经跟师父商量好了,用冰凌果补偿给你。”

“冰凌果?我要那东西有什么用?难道能提升修为?”柳儿不解。

“你要是急需灵石的话可以卖给丹药店铺啊,贫僧平时都是去坊市卖给他们
的,他们都抢着要呢,听说他们拿来炼制什么清心丹。每颗冰凌果能卖五十多块
下品灵石,我就按五十下品灵石一颗折抵给你好了。怎样?你考虑考虑,如果可
以,我现在就给你。”

“原来这冰凌果是拿来炼制清心丹的?”柳儿不禁眼珠子一转,心中有了主
意。正好她也想见识一下那冰凌果,于是道:“好吧。”

融妙从储物袋取出两个包裹递给柳儿,一大包是一千块下品灵石,一小包是
十几颗冰凌果。柳儿把那大包灵石收入储物戒指,然后打开那个绑紧的小包,顿
时一股异常冰寒之气夹带着浓郁的灵气就袭面而来,袋子里是一颗颗带着冰碴子
的雪白色灵果,约莫鸡蛋大小,一缕缕寒气与灵气参杂着从其上冒出。

“怎么多出两颗来?不是应该是十二颗吗?这怎么是十四颗?”六百块下品
灵石应该是十二颗冰凌果,柳儿一点算就知道多了两颗来。

“那是送你的,你当初搭救贫僧出淫窝,我就答应要送你一颗的,另外一颗
是师父答谢送你的。”融妙解释道。

“这……这怎么好意思呢?”柳儿刚想拿出那两颗冰凌果,忽的就感觉灵兽
袋中一直安静的小淫猴开始不停闹腾起来。他心知肯定是这泼猴闻到了灵果的气
息,既然连这觅宝灵猴都想要的灵果那就肯定是不会错了。她连忙用心神跟小淫
猴沟通,答应一会儿方便时再喂给它一颗这冰凌果,小淫猴这才又安稳下来。

两人又奔驰了一阵子终于来到了后山,这后山一片雾蒙蒙,云山雾绕什么也
看不清,融妙上前举起手中一块牌子,很快那雾气散开一条裂缝出来,原来这是
幻阵,是防备个别香客乱闯进入的。

柳儿紧跟着融妙进入,立刻被眼前的一切惊住:这是一大片的碧树银花世界,
一颗颗他从未见过的奇异树木上开满了雪白妖艳的花朵,有的树木上已经开始结
满了雪白色的小果实,那不就是冰凌果吗?原来这是一大片生长着冰凌果树的果
林。这里不仅灵气浓郁而且空气里还散发着花果香味。

柳儿嗅了嗅空气里清馨的灵气与花果香气赞叹道:“果然不愧是修炼圣地。”

灵兽袋中刚刚安静没多久的小淫猴又开始不停闹腾着要出来,寿儿当然不敢
把它放出来,生怕它把人家这一大片视若珍宝的果树都给糟蹋了。不得已只好从
储物戒指中取出一颗冰凌果扔进了灵兽袋中,果然那泼猴抱着吃得汁水横流,也
顾不得再跳脚了。

“怎么这么冷?”随着深入果林深处气温明显比外界要寒冷了许多,与此同
时灵气却也越发浓郁了许多。

“这里地下埋藏着师父从家乡带来的万年冰髓寒玉,不然这冰凌果是不会在
我们这里长出来的。其实就连这冰凌果的种子也是师父从她们家乡带来的。”融
妙解释道。

“万年冰髓寒玉?”寿儿只听这名字就知道是不可多得的奇珍异宝,他忽然
意识到刚才作为觅宝灵猴的小淫猴为何如此躁动了,肯定是发现了此宝,自己当
时竟误会是它嘴馋了。

“这种天材地宝怎么能随口说与外人呢?这融妙法师果然太过单纯了,怎么
一点儿防人之心都没有呢?怪不得会被那晓妮欺骗,失了处女之身不算还被她哥
哥采补了修为去。”寿儿跟在融妙身后不停摇头感叹。现如今他经历了被骗,被
敲诈之事已经渐渐开始认识到了修真界里的人心险恶。

想到人心险恶,寿儿猛然心头一紧:“自己这么傻乎乎地跟着融妙进了这结
界,她还有修为高深的师父,还有师姐、师妹,万一她们来个杀人夺宝……”

寿儿越想越心惊,于是急道:“融妙法师,尊师住处还不到吗?我突然想起
来我还有急事,想先回去了,还是下次再拜访令师吧?”

“到了,这就是了。”融妙指着前面一大片的冰凌果林道。

柳儿抬眼望去全是果树,再用神识一扫几十丈内也没有房屋、人迹,于是更
加惊疑不定起来。

“这里有个阵法,你随我的步伐,就可以进来了。”说着融妙向右前方走了
三步,再折向左前方走了六步,瞬间就消失了踪影。

寿儿生怕有诈,踟蹰不前,可又一想自己已然进了人家布下的阵法结界想独
自闯出去是根本不可能的,再者听闻修佛悟禅者都是心善之人,凭感觉这融妙也
是生性善良的尼姑,不然也不会被那晓妮骗了。想及此他不再多想,踩着融妙的
脚印步伐,向右前方走了三步,再折向左前方走了六步,顿时眼前一亮:就见一
大片的冰凌果林中突兀的出现了几间木屋,此时融妙正站在一间最大最高的木屋
门前含笑望着她。

寿儿猜想那间最高大的木屋应该就是融妙的师父居所了,于是连忙紧走几步
来到融妙身旁。

融妙伸手在木屋门上轻轻敲了三声,柔声道:“师父,柳施主请来了。”

“善哉善哉,快请进。”随着一声温婉柔和的声音那房门自动打开了。

寿儿连忙好奇地往屋内探头望去,就见屋内木地板蒲团上打坐着一位戴着米
黄僧帽,着米黄僧袍的柔美女人正手捻佛珠含笑望过来,这位融妙的师父看上去
三十多岁的样貌,慈眉善目,一眼望去就能体会到这是一位真正的得道高僧,寿
儿被她看一眼就感觉如沐春风般。

只是……细一端详这位柔美的尼姑怎么长得如此不同?她的两条柳眉居然是
浅浅的金黄色,长长的眼睫毛下一双眸子居然是湛蓝色的,犹如深邃的蓝宝石,
寿儿只直视一眼那迷人的眸子就被深深吸引住了,彷佛连灵魂都要被吸了进去。
还有她那高高的鼻梁,雪白的皮肤好像都不同于寿儿所见过的所有女人。

“天啊,这女人的眉毛怎么是金黄色的,还有那眼珠子怎么是蓝色的?怎么
跟我们长得如此不同?”这尼姑虽美,可寿儿心中更多的却是惊异。

那尼姑深邃的眸子似是洞穿了柳儿的心思,微笑道:“老尼妙空,是这慈济
庵的住持。施主莫要奇怪,老尼并非是你们这邙揉大陆之人,老尼来自一个遥远
的大陆——盛雪大陆!所以这外貌跟你们有些差异。”

“盛雪大陆?”寿儿猛然想起那个[ 蜃楼岛奇玩店] 的兰前辈似是跟他说起
过,可是真正的来自盛雪大陆的人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没想到竟然跟自己这方大
陆上的人长得如此不同?

看着柔美的妙空那浅浅的金黄色秀眉,寿儿忍不住好奇想到:“难道她头发
也是金黄色的?还有……她下身的毛毛难道也是这种浅浅的金黄色?”

想及此寿儿不由自主地盯向了妙空的下身羞处。他真的不敢想象如果女人下
身的芳草都是金黄色的那该是一种何等风情?金黄色的阴毛,粉红的阴唇花瓣这
色调搭配只是想想就令人兴奋异常啊。「淫途亦修仙」(第七十四章求援)

“难道盛雪大陆的女人都是这种金发碧眼的模样吗?一头飘逸的金色长发再
配上蓝宝石般的眼睛,还有高挑的凹凸身材,肤白高鼻……啧啧!如果跟这种女
人交欢双修该是何种滋味呢?”寿儿躲在融妙身后盯着妙空大师那淡金色的柳眉、
湛蓝的眸子胡思乱想着。

“柳施主,快进来坐啊,别老是站在门外面了。融妙,你快去给柳施主泡一
壶咱们特有的冰凌花茶。”妙空大师见柳儿一直呆站在门外发呆,于是邀请道。

“是,师父。”融妙赶紧进了木屋去隔壁房间泡茶去了。

寿儿不是不想坐进屋里去,可是他知道这妙空大师吃了两颗美颜回春丹,根
据自己的经验:如果自己坐近她三丈以内她必然会产生欲望,那样会不会太让妙
空前辈难堪了呢?于是他有些犹豫不定是不是该进屋坐在妙空大师身侧了。

“咦?柳施主你怎么还不进来?我这冰凌花茶都泡好了,你快来品尝一下吧。”
融妙已经泡好一壶茶,并搬了三张小桌子,先后斟了三杯茶放在桌上。

柳儿见不好再推脱,只好硬着头皮走进屋里,坐在妙空大师一侧的蒲团上端
起那杯花茶就喝了一口,顿时就感觉口舌生香,一股清凉清馨之感顿时传遍全身。

“真是怪了,这茶明明是烫的,可喝到肚中却一片清凉馥香。顿感大脑灵台
识海一片空灵,一切污浊杂念皆抛洒一空。”寿儿闭上双眼静静地享受着这难得
的心思空明。

寿儿忽然想起来这种感觉及其类似于吃了那清心丹后的感觉,看来坊市里那
些丹药商铺收购冰凌果炼制清心丹是真的了。喝了这冰凌花茶寿儿再也不用担心
妙空大师会因为坐在自己三丈以内而产生无法抑制的欲念了。

“这冰凌果一颗才五十块下品灵石,而且看样子要想压制那催情的神秘油脂
根本就用不了一整颗冰凌果,只要榨出几滴果汁来就完全可以压制那几滴神秘油
脂的催情效果了,而且这馥香的气味也提升不少丹药的口感。如果直接用这冰凌
果炼制‘美颜回春丹’的话,那成本就降低太多了,而且还口感好……”受这冰
凌花茶的启发,寿儿不得不闭眼静心琢磨起了自己的发财大业。

其实寿儿一直都觉得花一百块下品灵石买那中品清心丹来‘炼制’美颜回春
丹很不值,如今有了这如此便宜又神奇的冰凌果,他打算改造一下美颜回春丹的
‘丹方’:直接用冰凌果榨汁再搅拌入神秘油脂……

“柳施主,这冰凌花茶可合你的口味?”寿儿正想着自己的发财大计,却被
融妙打断了。

“哦,这灵茶太好喝了,不仅好喝竟然还能起到清心静灵的妙用。”柳儿知
道自己有些失态了,赶紧睁开眼赞叹道。

“那就好。融妙啊,去咱们库房给柳施主装一罐冰凌花茶送与她。”妙空大
师看柳儿十分陶醉于这冰凌花茶于是吩咐道。

“是,师父。”融妙应了一声就起身走出了屋去。

“前辈,这怎么好意思啊?”寿儿其实对这花茶倒是不太感兴趣,他现在的
心思全放在那冰凌果上了。

“区区灵茶何足挂齿?柳施主,那‘美颜回春丹’可是你炼制的?”妙空大
师问道。

“是。”柳儿硬着头皮答。

妙空大师目光如炬上下打量着柳儿,接着赞叹道:“真是想不到施主小小年
纪居然有如此高超的炼丹术,那美颜回春丹真是太奇妙了!没想到在这邙揉次等
大陆居然还能有如此神奇的丹药,这种丹药就是在我们盛雪大陆都闻所未闻啊。”

“次等大陆?”妙空大师的夸赞寿儿倒是没太当回事,可偏偏这刺耳的词语
让寿儿心中不忿。

“正是,看施主年纪还轻大概还不知道我们这方大世界其实有四块大陆吧?
这邙揉大陆其实是最小的一块大陆,灵气也最为稀薄,除了这邙揉大陆之外还有
广道大陆,盛雪大陆、妖玄大陆……”妙空手捻佛珠娓娓道来。

“前辈,这些小女都听说过。只是听说那盛雪大陆距此不知几万里,而且听
说相隔的大海深处海妖盛行,小女只是好奇前辈是如何远渡重洋而来的呢?”

“一百多年前老尼师徒三人乘坐师父的飞行法宝前来,师父她修为已趋化境,
那些海妖自是躲避远遁不敢招惹,所以我们师徒三人飞行一个多月后便来到了这
邙揉大陆……”

“一百多年前?”寿儿心中讶然,如此说来那眼前这位妙空大师岂不是最少
也要一百几十岁了?本来还对妙空有些异样想法的寿儿立刻心凉了大半截,一百
多岁的老女人就是现在外表再光鲜诱人他也提不起半点儿性趣来了。

“前辈,你们师徒三人不远万里来到我们次等大陆,难道是在盛雪大陆招惹
上了仇家?躲避灾祸才来的?”柳儿又问道。

妙空讶然一笑道:“当然不是,我们是受佛门委派,前来这邙揉大陆佛门荒
地为佛门广撒佛种,度化世人的。顺便为我们佛门寻找具备佛缘,有修佛顶级资
质的弟子的。”

寿儿毕竟只是个十六岁的少年,孩子心性之下出于对外面大世界的好奇,他
又问了妙空大师很多关于盛雪大陆的情况,这才知道原来那盛雪大陆盛行佛修,
听妙空大师讲整个大陆上皆是信奉佛家的善男信女,在那片大陆上没有尔虞我诈,
没有强取豪夺,更加没有战争,听妙空大师一讲寿儿觉得那块大陆简直就是人间
乐土。

……

寿儿从慈济庵往回赶时已是金乌西坠之时,晚霞映红了天际。坐在飞驰的三
角麋鹿背身上,猛然想起在寺院大院里听到的:那些妇女们谈论的有关北邙南揉
两国的战争消息,他掏出了传讯玉符,联络罗羚:“羚姨?在忙什么?有个事问
您一下。”

很快就收到了罗羚的回讯:“是寿儿啊?我跟你姨夫正打算收摊往家赶呢。
是不是合伙开店铺的事?”

寿儿:“不是,我想问一下:你们聚唐村最近几个月有没有官府之人去拉夫
强征兵役?”

“有啊,上个月官府就来人了,我们村被带走了不少人呢,只要是年满十八
以上四十岁以下的都要去服兵役,但一家最多出两人就可以了,再多符合要求的
男丁只要不想去的,官府也就不强求了。这种事跟咱们又没关系你怎么问起这种
事来了?”

“没关系?我是担心我家人也被强征兵役。对了,姨夫好像符合征兵条件吧?
难道他不用去服兵役吗?”

罗羚道:“你不用担心家人,因为官府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修仙家族是不用
服兵役的。你也不想想他们这些官府的凡人敢招惹咱们这些修仙之人吗?”

“哦,原来是这样,那我就放心了。”了却了一桩心事寿儿终于安心了。

寿儿刚想把传讯玉符挂回腰间,就听它又开始“嗡嗡”震动,又输入真气接
听:“小寿儿,你怎么也不来看羚姨了?都一个多月没见你了,羚姨有点儿想你
了。”

寿儿:“羚姨,我是怕灵儿姐她……她脾气大得很,她上次已经警告过我了,
要是再被她抓住……”

罗羚:“你想哪里去了?你这孩子,只是见个面聊聊天而已,又不是做那种
事,灵儿知道了也不能怎么样嘛。”

寿儿:“那好,明天我就去坊市看您一次。对了,店铺找到合适的了吗?”

罗羚:“已经找了一家生意不好有意出租的店铺,已经谈好了,只是他们非
要一次性交一年的租金,我们的灵石还差一些,我打算跟灵儿再去多接几个猎杀
妖兽的任务,把我们那份租金凑齐。”

寿儿:“哎呀,羚姨不用那么麻烦了,我先帮你们垫上,等以后你们再还我
不就行了嘛。”

罗羚:“你别管了寿儿,我们的灵石已经差不多了,灵儿又找她的同门师兄
借了二百块下品灵石,再加上我们已经有的三百多块,现在也就差几十块灵石了,
只要再接两个好的任务就应该凑够了。”

结束了与罗羚的传讯,可罗羚那句“灵儿又找她的同门师兄借了二百块下品
灵石”还是让寿儿不由想到了钟师兄。

“钟师兄不会这么傻又借给唐灵儿这么多灵石了吧?”寿儿在心中腹诽,唐
灵儿是什么人他现在算是看透了,她就是个过河拆桥的女子。

不放心,还是掏出传讯玉符,传讯给钟师兄:“钟师兄,是我。有事问你。”

没过多久就收到了钟广南的回讯:“寿儿啊,何事?”

“钟师兄,你哪位唐师妹是不是又从你哪里借灵石了?”

钟广南:“是啊,奇怪,你是怎么知道的?她还专门叮嘱我一定不要告诉你
呢。可你却已经知道了?看来是她自己说的吧?”

“哎呀,钟师兄,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你怎么又借给她了?你在她身上吃的
亏还少吗?”

钟广南:“什么吃亏不吃亏的?唉,寿儿你还小,还没有真正喜欢过一个女
人,所以你还不懂男女之间的那种情愫。等有朝一日你也有了心爱的女人,你就
明白我此时的所作所为了。”

“钟师兄,你……”

钟广南:“好了好了,寿儿,我知道你也是为我好。可我了解唐师妹,所以
你也就别试图劝我了。虽然我也知道她嫌我资质差修为低,有点看不起我。但无
论如何她遇到难处我总不能看着不管吧?只要是她的事我都会鼎力相助的……”

……

“唉!这个钟师兄简直是被唐灵儿迷了心窍了。明明知道唐灵儿心里根本就
没有他,还这样无谓付出,真是太傻了。”寿儿跟钟师兄传讯完就开始不停为他
摇头叹息。

夜色下柳寿儿骑坐在三角麋鹿背身上沿着山间小路飞速奔驰着,也不知过了
多久忽然腰间传讯玉符又开始“嗡嗡”作响,寿儿赶紧取下输入真气接听:“柳
寿儿,怎么这么晚了还不把小淫猴送来?”

一听就知道是紫雪的声音,听了她颐指气使的口气寿儿心里就有气:明明是
自己含辛茹苦养大的灵宠,怎么现在反倒是像她紫雪的灵宠似的?虽心中有气,
可紫雪他惹不起,只好表面上假装客气回讯道:“紫雪师姐,我出远门历练去了,
马上就回去了,只要一到宗门我就放小淫猴去找你。”

紫雪:“哦?你们灵兽谷很闲吗?你不在灵兽谷里喂养灵兽怎么还有时间出
去历练?”

“很忙,不过活人总不能让尿憋死吧?我们有办法的,我跟钟师兄轮换着喂
养灵兽的。”

“你的事我不关心,但是以后不许再这么晚送小淫猴了,你都领它整整一白
天了,能早点放它回来就早点儿。”紫雪淡淡道。

“不许?”寿儿听了心里气就不打一处来。明明是自己的灵宠,她凭什么命
令自己?真是太霸道了。

终于在亥时回到了道神宗,寿儿匆忙把小淫猴放出了灵兽袋,眼看着它头也
不回,带起一道淡蓝色身影就急纵向了主峰之巅。寿儿迷茫地望着小淫猴渐渐消
逝的那道小小蓝色身影口中喃喃:“真搞不懂紫雪那里有什么好去的?小淫猴怎
么天天像着了迷似的往她哪里跑。”

寿儿回到了灵兽谷,把三角麋鹿放回了它的饲养符阵里,自己则回到了自己
的石屋内。

夜色渐深,钟师兄和石娃都早已在各自的石屋内打坐入定了,而身具‘欲体
’的柳寿儿却脑袋里全是赤裸的罗羚、施镜花的诱人酮体,根本无法打坐入定,
今日只顾讨债去了,没顾上琢磨炉鼎之事,现如今只好独自忍受煎熬了。

不过寿儿很快就想起了妙空大师送给他的那一罐冰凌花茶。没有现成的茶壶,
不过没关系,随便在储物戒指中找了个盛丹药的大瓷瓶,加了水用火烧开再泡入
冰凌花茶。还没入口,那清凉花香就已经四溢,只一闻就顿感心神清灵。泯一口
顿时清凉之意遍彻四肢百骸,欲望、杂念尽除,一扬脖把整瓶茶水喝下,然后赶
紧一手握住一颗灵石开始打坐吐纳吸收起来,这次果然心平气静了,于是寿儿很
快就进入了心思空灵的入定修炼状态。

次日直到腰间传讯玉符‘嗡嗡’作响才把寿儿唤醒,他坐起身来见手中的两
块灵石早就已经被吸收一空,化为了齑粉。原来昨夜打坐修行到了不知不觉沉沉
睡去,看来这冰凌花茶的静心效果真是不错,寿儿还从未如此安心地睡眠过。

输入真气接听传讯玉符:“柳寿儿,来领小淫猴吧。今天之所以这么晚才给
你都是因为你昨晚送它太晚了。”

“晚?”寿儿闻言连忙起床推开石屋房门一看,白日已快到头顶,原来已经
快到午时了。

“哎呀,都这么晚了?今天可是跟羚姨约好去坊市看望她的。”想及此寿儿
赶紧一溜烟往主峰半山腰的符箓阁飞驰而去。

等从紫雪手里接过了睡得香甜的小淫猴把它收入灵兽袋中,柳寿儿就往坊市
急驰而去。“转眼已经一个多月没见过羚姨了,也不知她现在怎样了?说起来都
怪那个唐灵儿拆散……”渐近佳人情更怯,寿儿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见罗羚一面了。

等到了坊市散修摆摊区,远远向罗羚夫妇所在的那个摊位望去,却只见表姨
夫唐忠一个人在哪里正跟旁边一位摊主聊天聊得神采飞扬,却是不见朝思暮想的
罗羚身影。

“咦?羚姨呢?怎么不在?难道真的和灵儿姐去接猎杀妖兽的任务去了?”
看到罗羚不在,寿儿这才想起昨天傍晚时罗羚跟他说起过:为了尽快攒够租商铺
的灵石打算去坊市公告任务处接取任务的计划。

寿儿取出传讯玉符本打算传讯问问罗羚,可一想到唐灵儿可能就在她身边,
那样岂不是又被唐灵儿抓到他的把柄?犹豫再三还是放弃了联络。他也飞驰到了
坊市西头那处任务发布之地,可仔仔细细在人群中找寻了半天也没有看到罗羚母
女的身影,看来是早就接了任务出发了。

“都怪我今天起床太晚了,都快午饭时间了,要是再早来一个多时辰也许能
碰到她们。”寿儿摇头自责。

满怀期待而来失落而归,寿儿低着头闷闷不乐地又慢悠悠往回走。头脑里回
想起了跟罗羚从相遇第一次交易到第一次跟罗羚去那个山洞猎杀风刃鼠,再到第
一次得到罗羚的身子,再到后来两人双修缠绵,难分难舍的一幕幕情景不停地在
他脑袋里回想着,越回想就越想念已经一个多月未曾谋面的俏罗羚。寿儿也搞不
懂自己为什么会如此想念罗羚,他好像不仅仅是把罗玲当做是自己的双修炉鼎,
更多的时候他把她当成了自己的情人?还是亲人?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坊市距离道神宗十里左右,寿儿就这么不急不缓地边想着心事边慢慢踱步而
回。就这样慢慢走着也不知过了多久腰间传讯玉符突然震动起来,寿儿这才从回
忆中醒过神儿来。

刚一输入真气就传来钟广南急促的声音:“寿儿,你在哪里?快过来救急。
我们在宗门东北方向四十多里的三松山。”

“怎么回事?”寿儿被钟广南这没头没脑的求助传讯搞得摸不着头脑。

“你先赶紧往这里赶,我简单跟你说一下:半个多时辰前我接到唐师妹的求
助传讯,说是她们母女在坊市接了个猎杀妖兽的高悬赏任务,结果她们二人赶到
三松山后她娘亲发觉那名发布任务的低阶女散修眼神有异,于是她担心被算计,
就拒绝了再跟对方深入山谷的要求,可不想对方很快就传讯她哥哥要截住了唐师
妹母女的退路,唐师妹这才心知上当,急传讯我去帮忙。我出发时本想叫上你的,
可你当时不在屋中,我又急着赶去,又一想我们三个人外加一只二级攻击灵兽金
丝灵兔怎么也能应付的了,就自己先出发过来了。可到了这里看到了那名男修才
知道低估了对方,那名男修的修为很高,我估计最少也是凝气七层以上,我们现
在三人一兽斗他一人都很被动,幸亏唐师妹娘亲的中阶冰盾符很好用……”

“等等,钟师兄,那名男修是不是满脸被妖兽咬伤的疤痕?”寿儿听钟师兄
一描述,就想到了一对儿惯犯兄妹:晓妮兄妹。

“正是,寿儿你别问那么多了,快快来,我们越来越吃力了……金丝灵兔已
经被他打伤了。”

“钟师兄,你们一定要小心,她们兄妹还会投掷一种让修士浑身无力的迷雾
球,千万不要吸入那粉色迷雾……”寿儿一边提起本源真气催动御风术往东北方
向飞驰,一边提醒道。

“在我赶来之前,那名该死的低阶女修已经投掷过那迷雾球了,不过还好唐
师妹的娘亲有所防备,早早开启了灵气护罩,所以她们二人并没有吸入多少,要
不然我们早就被他们擒住了。寿儿,你快点儿来吧。我们不知道还能不能坚持到
你来……啊!……卑鄙的贱女人敢偷袭我……”传讯到最后传来钟广南的一声惨
呼。

“钟师兄!”寿儿的心猛然一沉,疾呼一声,传讯玉符对面已经没有了丝毫
动静。寿儿拼了命地用本源真气催动御风术,他是吃过晓妮兄妹的亏的,他最了
解这两人的手段。一旦灵儿姐、羚姨落入那名毁容男修手里……寿儿不敢再往下
想了。

万万没想到这对儿作恶多端的兄妹一个多月后居然又把魔爪伸向了自己最在
乎的羚姨母女。

“羚姨,灵儿姐,钟师兄你们一定要多坚持一会儿,一定要等我……”寿儿
眼睛充血不顾一切地用本源真气催动御风术……作者是要写长篇的节奏啊。期待期待。有点流水账和拖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