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干_av天堂_天天啪_噜鲁色 色去去 干干爱 爱操操 啪啪日日,四虎影库,哥哥去,狠狠干

首页  »  武侠玄幻  »  【淫途亦修仙】(69)【作者:渚碧礁(六道木)】
淫途亦修仙


作者:渚碧礁(六道木)
字数:11036

              第六十九章:情伤

  如今已是二月,和风明媚渐渐吹来了春的气息。抬眼望天隻见白云悠悠,侧
耳倾听就听鸟雀天籁。

  终于搬倒了执法堂堂主孙坚,寿儿昂首挺胸背著一双小手心情愉悦地返回了
东峰山脚下的灵兽穀,仿佛得胜回朝的将军般。

  刚渐渐接近到自己住的那一排石屋就远远看到一个人,那人正坐在屋前石桌
前低头死盯著手里的一样东西怔怔出神。

  虽然还离那人很远可寿儿一眼就认出来了,不是锺师兄还是谁?

  「奇怪,锺师兄怎麽这麽早就坐在那里发呆?难道是出了什麽事吗?」寿儿
有些疑惑,于是运起轻身术悄悄飞近他身边,想看看他在盯著手里的什麽东西发
呆。

  等近了寿儿一眼就看清了锺师兄手里的东西,正是他那件青玉传讯玉符。寿
儿都站在锺广南身后了他还是一无所知,寿儿不得不佯装咳嗽两声,然后关切道:
「咳咳!锺师兄你这是怎麽了?」

  锺广南显然还是被吓了一跳,匆忙把传讯玉符揣进怀中。抬头一看是寿儿后
这才放鬆下来,抱怨道:「好你个寿儿,你还知道回来啊?这都两个月没露麵了
吧?你这些天到底去哪里了?」

  「锺师兄别转移话题,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发生了什麽事?有什麽事别闷在
心里,需要我帮忙一定要告诉我。」寿儿关心追问道。(在这道神宗跟寿儿最亲
近之人隻有两人:一个是小苏研,另一个就是锺师兄了,这两人也是他最关心之
人。)

  「唉,这种事你怎麽帮?……哦,对了,我记得石娃说过:你好像跟唐师妹
的娘亲很熟悉?听石娃说他就是唐师妹的娘亲介绍给你的?」锺师兄本来无奈摇
头歎息,可说到后来他想起了石娃的话渐渐振奋起来。

  「唐师妹?那个唐师妹?从来没有听师兄跟我提起过啊?」寿儿一听锺师兄
这话就彻底明白他刚刚是在为何苦恼了。他知道锺师兄对表姐唐灵儿很是痴情,
可从内心讲寿儿觉得表姐唐灵儿在锺师兄麵前伪装成娇羞可爱的样子,实则是个
刁蛮女,如果以后两人真的走在一起,就锺师兄那好脾气肯定会天天被欺负的。

  「哦,对对对,我是没跟你提起过唐师妹。听石娃讲唐师妹的家就是他们聚
唐村的,她娘亲叫罗羚跟你很熟的,对吧?寿儿你能不能帮我引荐一下唐师妹的
爹娘?我想去拜访拜访两位老人家。你不知道我都一个多月没见过唐师妹了,自
从我帮她找了一隻灵宠后她就再也没有主动传讯过我了。」锺师兄急切道。

  「这……」寿儿一听锺师兄是听石娃说的,心中就有些发慌,他真不知这个
该死的石娃到底跟锺师兄说了些什麽?石娃脑袋缺根弦儿好哄骗,可锺师兄不同,
他深知锺师兄精明的很,隻要石娃把他如何被寿儿收徒的事儿一说,估计锺师兄
就能把他跟羚姨之间的关系猜测出个七七八八了。把这事先放到一边,当看到锺
师兄拜托自己这种事,寿儿心情十分複杂:以前一直都是锺师兄照顾帮助自己,
如今好不容易求自己一件事,寿儿实在是不忍心不帮忙。可要是让锺师兄跟羚姨
认识了,那自己跟羚姨以及表姐唐灵儿之间的事会不会就被锺师兄彻底知道了呢?

  锺广南看寿儿麵露难色一直不肯答应自己,于是又道:「其实啊,石娃已经
几次三番要求帮我引荐唐师妹的父母了。我可是一直谨记你叮嘱过我的话,不让
他离开灵兽穀一步,所以才没有跟他一起回他们村的。」

  寿儿一听锺师兄又提到了石娃,心下一沉,立刻道:「好吧,我可以帮师兄
引荐,但师兄得保证以后这方麵的事千万不能跟石娃提一个字。他脑袋有问题,
啥话都敢说。」

  「好好,你放心吧,我肯定不会跟他讲的。你叮嘱过我的话我可从来都没跟
他说过。」锺广南保证道。

  「石娃他人呢?」寿儿不放心问道。如果寿儿当初知道锺师兄痴情的那位唐
师妹居然就是羚姨的女儿的话,打死他都不会把石娃圈养在这灵兽穀里,让石蛙
认识了锺师兄对他来说那可不是什麽好事。

  「放心吧,他一早就被我打发进穀里喂养灵兽去了。好了,别管他了。寿儿,
你好好考虑考虑什麽时候帮我引荐唐师妹父母?」

  「锺师兄不瞒你说,唐师姐我见过一次,脾气大的很,你确定要找这样坏脾
气的当终身道侣?」寿儿嚐试著规劝锺师兄,他可不看好他们两个的未来。

  「确定啊,寿儿你还小不懂女人,女孩子有点儿小脾气才有情趣嘛。再说你
仅仅见过她一次根本就不了解她。我跟她同窗三年难道还不了解她嘛?行了行了,
你赶紧快点儿帮我引荐一下她父母吧,我早点儿去拜会一下,用我的诚意先打动
她父母,然后再……」锺师兄自信道。

  寿儿看锺师兄一脸向往的样子,知道他已经意乱情迷被情所困,自己再劝也
没用,于是道:「那好吧,我现在就帮你联络一下,看看他们什麽时候方便。」

  寿儿摘下腰间的传讯玉符传讯罗羚:「羚姨,我是寿儿,你现在忙什麽呢?」

  「羚姨?」锺师兄听到寿儿传讯对方称谓先是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反应了
过来,知道寿儿居然这麽快就帮他联络了,于是欣喜异常地凑了过来,满怀期待
地等待著对方的回讯。

  可左等右等了半天也没有回複传讯,锺师兄失望地盯著那传讯玉符喃喃道:
「唉,我怎麽这麽倒霉呢?隻要是我等的人都不回传讯吗?唐师妹是这样,连她
娘亲也是这样?算了,可能是在忙没听到吧。不过还是谢谢你了,寿儿……」

  就在这时寿儿手中的传讯玉符开始「嗡嗡」作响,寿儿赶紧输入真气接听:
「该死的小寿儿,你怎麽现在才传讯给我啊?都这麽久不传讯我了,是不是忘了
羚姨了?你知道吗?我天天等你的传讯,可天天失望。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哦,对了,你放心好了我身边没有别人的,有什麽想说的话大胆说吧,我接到
你的传讯后,就离开摊位找了一处偏僻的街角巷尾回複你,你老实跟我说,你想
我了没?……」

  寿儿一听罗羚的传讯顿时小脸一红:「完了,真不该在锺师兄麵前跟羚姨传
讯。」寿儿没想到羚姨一回複就是这麽一大段诉说相思之苦的传讯,这样岂不是
一下子在锺师兄麵前暴露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寿儿赶紧停止输入真气,那传讯声
音立刻中止了。他满脸通红,心如鼓锤。他偷偷抬眼看向锺师兄的表情。

  可就在此时锺师兄拍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长地低声道:「寿儿,不用那麽紧张,
你跟羚姨的事儿石娃天天晚上都绘声绘色地跟我讲一遍,我早就听腻了。不过,
石娃好像并不知道你就是那个『寿儿』,我每次都跟他提起你时不是叫柳师弟,
就是故意叫成你:柳守,反正看样子他到现在都不知道你的真实名字,还傻乎乎
地自以为很聪明的跟我说:「因为师父跟羚嫂熟悉,所以我没有告诉师父关于羚
嫂跟寿儿之间的事。』放心吧,我可不是石娃那个长舌妇,你们之间的事我是不
会对任何人讲的。」

  「啊?不不不,我跟羚姨什麽事都没有啊。羚姨是我的长辈,对我亲昵些不
是很正常吗?师兄啊,你可不能听石娃瞎说啊,他脑子有毛病不清不楚的,他的
话能信吗?」寿儿急的脸通红连忙解释道。

  「对对,石娃的话确实不能信,我也从来没当过真。长辈对晚辈都是如此亲
昵的,我懂的。好了,寿儿赶紧帮我联系吧,看看他们两口子什麽时间有空,你
领我去拜访一下。」锺师兄诺诺道。

  寿儿看锺师兄那表情就知道其实他已经知道羚姨跟自己之间的关系了,不过
还好,锺师兄一向会做人比较识趣,对自己跟羚姨之间的事没有要刨根问底的意
思,于是心下一宽,又输入真气传讯道:「羚姨,我跟锺师兄在一起呢。锺师兄
一直都对灵儿姐倾慕不已,据我所知他可是送了灵儿姐不少好东西呢,就连你用
的传讯玉符都是他送的,还有灵儿姐最近豢养的灵兽也是他帮忙的……他想去拜
访一下您跟姨夫,您看你们什麽时候有空……」

  很快收到了罗羚的回複:「啊?该死的寿儿,你怎麽不早说?刚才我说的话
你师兄没听到吧?」

  寿儿:「没有没有,羚姨你跟姨夫什麽时候不忙啊?我好领著锺师兄去拜访
一趟。」

  罗羚:「等一下,你说的这位锺师兄不知道我们家灵儿喜不喜欢,我还是先
问一下我们家灵儿再说吧?万一她没有那个意思那他过来不是让大家都难堪吗?」

  「这……也好。不过羚姨您最好快点儿给我回话。」

  罗羚:「嗯,我这就传讯问一下灵儿,一会儿就回複你。」

  「好。」

  寿儿传讯完再看锺师兄时就看他已经麵露紧张之色,紧紧地盯著寿儿手中的
传讯玉符,锺师兄像是个等待审判的囚徒紧张地一个劲儿地吞咽口水。寿儿虽然
没有谈过情说过爱,可一直暗恋苏嫣的他也能体会锺师兄此刻的心情。「如果换
成自己等待苏嫣对自己的答複时估计也会跟锺师兄一样的紧张吧?」寿儿默默地
心想。

  等待宣判的时间显得无比漫长,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等到了传讯玉符的嗡鸣
声,寿儿赶紧输入真气接听:「寿儿啊,那个……这事你最好别管了。」

  寿儿一听羚姨的口气不对,再看锺师兄的脸色也一下子垮了下来,一脸颓然
脸色刷白死灰。大家都是聪明人羚姨虽不说破,可灵儿的态度也能猜出来个大概
了。寿儿看锺师兄的表情,心下不忍,于是不死心地马上追问道:「羚姨,灵儿
姐到底怎麽说的?据我所知锺师兄这些年可没少送灵儿姐东西啊,难道她……」

  罗羚:「是,灵儿也说了,可她一直都把你哪位锺师兄当做是最要好的同窗
师兄,并没有要跟他成为道侣的想法啊。灵儿说她筑基之前是不会考虑道侣问题
的,灵儿说她当务之急是想努力提升修为争取早日进入内门,成为内门弟子……」

  听完罗羚的传讯,世界仿佛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锺广南脸色难看一句话也不
说,寿儿听了很生气,也不知该如何安慰他,于是也不说话。

  寿儿之所以生气是因为:仅仅他知道的省吃俭用的锺师兄就送给过唐灵儿两
块中品传讯玉符,加起来要二百多块下品灵石;他还知道锺师兄冒著莫大的风险
私下偷偷帮唐灵儿收服了那头二级灵兽金丝灵兔,这种二级攻击灵兽如果放到坊
市上卖的活最少也要好上千下品灵石吧?如此贵重的礼物唐灵儿都收了,到头来
却告诉锺师兄他们隻是同窗师兄妹关系?她还真说得出口?更可恶的是:当初收
服那头二级灵兽金丝灵兔时寿儿可是隐身偷看过的,唐灵儿在锺师兄麵前一副娇
羞可爱、含情脉脉的样子,可灵宠一到手立刻就翻脸无情,连传讯都懒得传一次,
害得锺师兄天天呆坐著等传讯玉符的嗡鸣。

  寿儿看锺师兄悲伤欲绝的样子,生怕他想不开影响了道心,以后影响到他修
炼的心境,于是不得不出言劝说道:「锺师兄,你也别难过了,说句实话:虽然
那唐灵儿跟我也算是沾亲带故,可我隻跟她打过一次交道就对她印象不好。我觉
得她的性格太那个了……根本就配不上你。」

  锺师兄却突然站起身来,强装笑颜道:「哈哈哈,寿儿我没难过啊。其实这
麽多天来唐师妹一直都不传讯于我,我就已经猜出个大概来了,其实我早就想到
了。没什麽的,宗门里那麽多漂亮师妹我再找一个就是了。寿儿,你说,就凭咱
们有那觅宝灵猴,能大把大把地赚灵石,有了灵石什麽样的师妹找不到啊?你说
是吧?」

  「是是,有灵石再漂亮的师妹都能找到,师兄能想开就好。」

  「寿儿啊,我回屋修炼去了。你也抓紧时间修炼吧,争取早日进入内门。唉,
说实话,我也知道唐师妹其实是嫌我修为太低,看不起我。以后我要加倍修炼,
争取也进入内门,到那时她就应该能接受我了吧?」锺师兄拍拍寿儿的肩头,说
完他转身向他的石屋走去。寒风刮起他单薄的道袍,更显得他的身影无比萧瑟落
寞。

  「唉,锺师兄终究还是对灵儿表姐念念不忘啊。这样会不会影响到他的道心
呢?」寿儿无奈歎息。

  ……

  寿儿先去了一趟穀内三角麋鹿饲养符阵里查看了一下自己最关心的小银蛇苏
醒了没有,结果在那水潭边石后土洞里一摸,这小银蛇个头倒是大了一整圈,可
还是全身冰冰凉昏睡不醒的样子。

  「唉,这小银蛇自从吃了那四级妖蛇蛋后就一直昏睡不醒,这都两个多月了,
它到底是在炼化那庞大的妖力能量呢?还是在冬眠呢?」寿儿无奈,现在的小淫
猴不知道怎麽搞得一门心思隻顾著往紫雪哪里偷跑,他已经不指望了。寿儿现在
就全指望这条战斗灵宠小银蛇了,毕竟这条灵宠是滴血认主的,忠诚度要比那半
路领养来的泼猴高百倍不止。

  「是不是在这户外温度太低了?小银蛇才陷入了冬眠?要是拿回我石屋里,
烧起炭盆来会不会好一些呢?」想到这里寿儿把冰凉的小银蛇从土洞里拿出来往
袖口一塞就转身又返回了自己的石屋。

  ……

  正午时分,寿儿正在自己的石屋内炼画符籙,就听到沉重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不久就听到一破锣般大嗓门叫喊道:「师伯,已经到午饭时间了,怎麽还不出来
烧烤啊?饿死我了。」

  寿儿一听就知道是石娃那货,他本来就对这货对著锺师兄胡说八道心中有气,
再说又是在画符的关键时刻,他生怕把正在画製的符籙废了,于是寿儿并没有去
理会他。

  「咚咚咚……咚咚咚!」不一会儿就传来锺师兄那屋房门的响亮敲击声。同
时传来石娃的大嗓门:「师伯!赶紧出来做午饭啊,喂了一上午灵兽我都快饿死
了。」

  「不好,这个彪货怎麽去敲锺师兄的房门了?」寿儿赶紧停下手中的符笔,
拉门衝出来打算製止他。

  寿儿刚刚出门就听到锺师兄有气无力的声音:「石娃啊,我不吃了,你跟你
师父一起吃吧。」

  「石娃别敲了,来来,我给你烧烤……」寿儿厉声道。

  「呀!师父?你……你什麽时候回来的?。」傻大个石娃看到寿儿猛然出现
在他眼前,惊讶地长大了嘴,然后就跑到寿儿身边傻笑起来。

  「刚回来,对了,你现在引气入体了没有?」寿儿虽对他心中有气,可见他
一副呆傻模样,还口口声声喊自己师父于是也缓和下来关心道。

  「可以了,上个月就已经能够引气入体了,听师伯讲我估计很快就能突破到
凝气一层了。」石娃兴奋道。

  「二个多月达到凝气一层?好像也比我当初也强不到那里去嘛?看来到底是
经脉堵塞的风属性异灵根,跟紫雪那种真正的异灵根没法比啊。我记得当初紫雪
好像是才一个多月的时间就突破到凝气一层了……」寿儿在心中默默比较著。

  「师父,你这两个月跑到那儿去了?嘿嘿,我都快把你给忘了。」

  「哦,我去蒙邬山深处曆练了一番。」寿儿胡编道。

  「曆练?怎麽曆练?」石娃好奇道。

  「主要是猎杀妖兽,通过不断跟妖兽战斗提升术法实战能力。」

  「猎杀妖兽?太好了,师父,下次带我一起去吧,我在这灵兽穀都快憋死了,
师伯连大门都不让我出,每天除了师伯一个人也见不到。」

  「你连凝气一层都不到,去猎杀妖兽不是去送死吗?你当务之急还是赶紧苦
修,达到一定修为我才好带你出去曆练……」

  「好吧。不过这修炼也太难了,熬人的很勒。」石娃挠头道。

  「废话!这修真本就是逆天而为,想长生不老又不想吃苦哪有那麽好的事?」
寿儿小手一背厉声斥道,俨然一副严师派头。

  「是是,师父教训的是。不过,师父啊,俺现在肚子饿的很……」石娃可怜
巴巴道。

  「那你还不快去库房取几块兽肉出来,再把烧烤的家伙架好,我给你烧烤。」

  「嘿嘿,好好。您等一下,我去去就来。」石娃说著向库房跑去。

  ……

  下午石娃继续进灵兽穀饲养灵兽,寿儿继续炼製符籙。

  傍晚时分寿儿把小淫猴喂饱放回了主峰山顶,看著这泼猴急切返回主峰的样
子,再看看破床上被自己用被褥盖著的小银蛇,寿儿唉声歎气,无奈摇头。

  「唉,我养的这两隻灵宠怎麽一个也指望不上呢?当初我还取笑锺师兄选的
那隻觅宝灵猴不如我挑的这隻小淫猴,可如今看来还是锺师兄眼光好,人家那隻
觅宝灵猴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听说每个月都能给锺师兄寻找到不少天材地宝,
再看看我这隻泼猴……怎麽这麽喜欢找女人呢?……难道紫雪那妮子比天材地宝
还吸引它?」

  ……

  晚饭时石娃从灵兽穀深处返回了,又忽略了寿儿直接去喊锺师兄吃饭,寿儿
赶忙出了门,本打算趁著一起晚饭的机会再规劝一下锺师兄,可没想到,这次锺
师兄又有气无力地拒绝出门,让他们两人自己吃饭,不用管他了。

  「咦?师伯这是怎麽了?以前每天午饭、晚饭都是师伯招呼我来吃的,今天
怎麽连著两顿不吃了?师父,你说师伯是不是身体不适啊?」石娃疑惑道。

  「没事,应该是在修炼呢吧。修行中人讲究少餐,到了筑基境界基本上就不
吃饭了。」寿儿当然知道锺师兄为何茶不思饭不想,但是不能告诉石娃这个长舌
妇。

  「什麽?修仙到最后就不吃饭了?那可怎麽活啊?」石娃将信将疑道。

  「有一种辟穀丹,既可以饱腹养生又没有五穀杂粮中的杂质。」寿儿当师父
这麽久,总算是尽到点儿师父的责任。

  ……

  吃完晚饭后寿儿亲自盯著石娃引气入体入定后,才回到自己的石屋,盘膝坐
在床上打坐吐纳天地灵气,引气入体,再炼化灵气转化为阳性真气。

  「唉!……」寿儿刚刚闭目调息不久就听到了隔壁锺师兄石屋传来的歎息声,
那无限惆怅的哀歎在静谧的夜晚寿儿听得格外清晰。寿儿一下子又想起来了白天
锺师兄所经曆的一切,不禁心下一酸,颇为锺师兄感到惋惜。

  「锺师兄平时看上去很好色的样子,没想到对灵儿姐竟如此痴情?」寿儿感
歎道。

  「唉……」就在此时隔壁又传来一声锺师兄的长歎。

  「锺师兄怎麽会变成这样?要是长此以往颓废下去非得废了不可……不行,
在这道神宗我就这麽一个好师兄,我可不能就这麽眼睁睁看著他颓废下去,我得
想办法帮帮他。」寿儿下定了决心,他在脑子里胡思乱想著好办法。

  「有了。」很快寿儿一拍脑壳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他起身运起轻身术轻轻打
开房门出了屋,向主峰半山腰的符籙阁外门弟子群居之地飞驰而去。

  等寿儿来到符籙阁女弟子们群居的一排排院落时夜色尚早,有的女弟子才刚
刚从膳堂吃过晚饭归来,有的女弟子刚刚从坊市逛完回来,也有女弟子刚刚完成
宗门任务返回居所。于是寿儿很容易的就找到一位麵相柔和的女弟子拱手一礼问
道:「这位师姐,你可知唐灵儿,唐师姐在哪个院子里居住吗?」

  那女弟子瞟了一眼寿儿腰间的腰牌,以及中品传讯玉符,然后道:「唐师妹
好像是在第三排第六个院子里住。」

  「谢谢师姐了。」寿儿躬身一礼扭头就向那处院落寻去。

  这第三排第六个院子的门是虚掩著的,寿儿轻轻推门而入,就见这小院里有
四间房,除了最东麵那间黑灯外,其馀三间都亮著油灯。寿儿迅速地用神识一扫
就找到了唐灵儿的房间──最西麵那间屋。寿儿径直走过去轻轻敲门。

  立刻寿儿就感觉到有三道神识在自己身上扫过,很快唐灵儿的房门打开了,
她一开门就像见到仇人般眼中冒火,目露不善道:「淫贼,你胆子不小啊,我不
找你就算了,没想到你居然还敢找到我门上来?是不是又皮痒了?」

  「灵儿姐,我……我找你有事儿。」寿儿本来气势是很足的,可当看到眼前
俏生生、气鼓鼓的唐灵儿后再想到被她抓奸在床时的情景马上就心虚了。

  「哼!你找我能有什麽事?说吧。」唐灵儿不屑道。

  「灵儿姐,能不能进屋说?在外麵说不太方便。」

  唐灵儿死死盯著寿儿的眼睛看了一阵子后这才打开了门,把他让进了屋,关
上房门后冷冷道:「说吧,什麽事?」

  「灵儿姐,是这样,你能不能给锺师兄传讯一下,他今天被你拒绝后一整天
没吃饭,自己躲在屋里长吁短歎的,我怕他长此以往下去会影响道心……」

  「好你个淫贼,居然还指挥起我来了?你配吗?」唐灵儿怒道。

  寿儿见她不可理喻,被她激起了火气,也怒气衝衝道:「灵儿姐,据我所知
你的中品传讯玉符还有羚姨的那块都是锺师兄送的吧?还有那头二级灵兽金丝灵
兔也是锺师兄帮忙的吧?锺师兄送你这麽多贵重的礼物,现在正是最失落的时候,
难道你就不能传讯安慰他一下吗?亏你还口口声声称锺师兄是你最要好的同窗师
兄呢,你就不脸红吗?要人礼物的时候嘴甜似蜜,东西到手就翻脸无情?有你这
样做人的吗?」

  唐灵儿惊愕地看著寿儿,她实在是想不到寿儿居然知道这麽多她和锺广南之
间的事,而且还会说出这种话来:「你……你怎麽知道这麽多?……我也没说不
传讯安慰锺师兄啊,隻是不想在你的命令之下,你走吧,我一会儿就会传讯给锺
师兄的。」

  「好,但愿你说话算话,如若不然我还来找你。」

  「你……」唐灵儿这次再也没有了刚才的气势了,隻有怒瞪著一双杏眼干生
气的份。

  「你什麽你?你要是不每天给锺师兄传讯一次,那我隻好就找到你们符籙阁,
把你跟锺师兄的事跟大家说说咯。你可能不知道吧?你们符籙阁阁主的关门弟子
紫雪师姐可是我的同窗好友,我们关系好的很,几乎天天见麵聊天,你要是敢不
每天跟锺师兄传讯聊天,你信不信我跟紫雪师姐说说你的事?」寿儿威胁道。他
想胁迫唐灵儿每天都传讯一次锺师兄,这样的话锺师兄应该就会重获希望,不会
再这麽沉沦下去。

  「荷荷!你可真敢吹牛,就你还想拿紫雪师姐来吓唬我?你跟紫雪师姐天天
见麵聊天?哈哈哈,真好笑!谁不知道紫雪师姐性情冰冷,对男修从来都是不假
颜色?就你?一个小小的外门弟子?居然还敢拿著雅阁主的真传女弟子扯虎皮做
大旗?真是笑死我了。」寿儿的威胁不但没起到任何效果反而让唐灵儿破惊为笑。

  「灵儿姐,你别不信,你敢不敢跟我打赌?」寿儿激将道。

  「赌什麽?」

  「如果我说的是实话的话,你必须保证每天给锺师兄传讯一次。如果我说的
不是实话那任你处罚。」寿儿道。

  「你怎麽证明呢?就凭你空口白牙?我可不像我娘亲那麽好骗。」唐灵儿不
服不忿道。

  「好办,我现在就传讯给紫雪师姐,你在旁边听著,看看我说的是不是实话。
不过前提是你敢跟我打这个赌。怎样?敢不敢赌一次?」寿儿又激将道。

  「赌就赌,我可不是吓大的。」唐灵儿撅起小嘴强撑道。

  寿儿见唐灵儿已然答应,便二话不说取出腰间传讯玉符,输入真气传讯紫雪
道:「紫雪师姐紫雪师姐,是我柳寿儿,听到请回话。」

  唐灵儿在一旁紧盯著寿儿的一举一动,生怕他做什麽小动作捣鬼。要说柳寿
儿跟紫雪师姐是同窗她还是信的,但是要说紫雪师姐天天跟这个小小外门弟子见
麵那是打死她都不信的,紫雪师姐是什麽人?那可是雅阁主的关门亲传弟子,而
他柳寿儿又是什麽人?所以唐灵儿对赌约胜利还是成竹在胸的。

  不久,寿儿手中的传讯玉符「嗡嗡」作响,寿儿赶紧输入真气接听:「柳寿
儿,这麽晚了你找我有何事?」唐灵儿竖起耳朵来分辨了半天果然是紫雪师姐的
冰冷声音,她心中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寿儿:「也没什麽事,就是问问小淫猴回到你哪里没有?」

  紫雪:「小淫猴?……哦哦,回来了,回来了。」

  寿儿:「哦,那我就放心了。明天上午何时见麵交接?」

  紫雪:「还是每天那个时辰吧,到时候我传讯通知你。」

  寿儿:「好。」

  传讯完寿儿得意地昂首挺胸一股睥睨天下之势油然而生,他斜睨一眼已经惊
呆在一旁的唐灵儿,得意地笑了。

  其实此时寿儿真是忍不住想要在唐灵儿麵前炫耀一下:他是如何把堂堂执法
堂堂主孙坚搞下台的光辉事迹。跟这件事比起来认识紫雪就根本不值一提了。

  唐灵儿真的是被眼前这位俊朗的小表弟惊呆了,发生在他身上的事都太令她
吃惊了:这家伙小小年纪就睡服了自己的娘亲,这还不算这家伙居然还跟主管自
己的亲传弟子紫雪师姐天天见麵「交接?」还有她随随便便就从这家伙身上敲诈
了一本整个南揉国修真界都少有的天级功法、一柄极品法器、二百多块下品灵石,
这些岂是一名小小的外门弟子所应该拥有的吗?

  「这家伙看来真是不简单啊?我以后要不要多跟他接触接触呢?爹爹看人的
眼光不会错的,怪不得爹爹一直想要撮合我跟他……他身上肯定还会有更多的好
宝物,不然不会那麽轻易地就把那天级功法和极品法器交给我的……」唐灵儿此
刻心思百转千回。

  「嘿嘿,灵儿姐,怎麽样?你都听到了吧?愿赌服输吧?」寿儿背起小手来
得意道。

  「嗯嗯,表弟,其实我刚才是跟你开玩笑的,就是不打赌我刚才不是也答应
你的要求了吗?我会传讯给锺师兄的。」唐灵儿此时已经一改以前对寿儿的态度,
像换了个人似的,竟真拿出了对待自己亲戚般的态度。

  「表弟?灵儿姐,你……」寿儿被唐灵儿突然的态度转变搞得有些一时适应
不来,甚至有些错愕。

  唐灵儿此时已经巧笑嫣然地挽住寿儿的一隻小手亲昵道:「怎麽?叫你表弟
不对吗?其实我小的时候娘亲就经常跟我提起表姨的。娘亲说姨姥和表姨是这世
上跟她最亲的亲戚了,隻是后来表姨远嫁到好几百里远的柳家堡后,我娘亲才跟
表姨断了联系。既然你是表姨家的孩子,那就是我的弟弟了,正好我缺弟弟,你
以后就当我的弟弟吧。」

  「啊?灵儿姐,你……」感受著唐灵儿温暖的玉手握住自己的手,再听到她
情真意切的话语寿儿感觉有些受宠若惊了。

  「怎麽你不愿意当我的弟弟?」唐灵儿似嗔似怒道,玉手握的却更紧了,似
是生怕寿儿逃走似的。

  「愿意愿意,当然愿意了。我本来就是灵儿姐的表弟嘛。」寿儿连忙点头。

  「不,以后你就是我的亲弟弟了,叫表弟太见外了。叫我姐姐,别叫表姐了。」
唐灵儿说著整个人就贴了过来,高耸浑圆的雪峰已经蹭在了寿儿的胳膊上,一股
处子特有的淡淡体香瞬间就钻入了寿儿异常灵敏的鼻孔中。

  「姐姐?」

  「欸,乖!好弟弟,来,到我床上坐吧,我屋里也没有椅子,总不能老让你
站在这里说话吧?」唐灵儿甜甜说著,就拉著寿儿往她的木榻上拽去。

  寿儿晕晕乎乎被唐灵儿按在了床榻上,他有些不安道:「姐,要是没什麽事
我先走了。」

  「急什麽急嘛?好不容易来我这里一趟,再多坐会儿嘛。正好我有事要问你。」
唐灵儿紧贴著坐在寿儿身边甜甜道。

  「姐,有什麽事你就问好了,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寿儿受宠若惊道。

  「姐问你:上个月你让娘亲帮你出主意卖的那个什麽丹药,现在卖的怎麽样
了?」唐灵儿目光灼灼地盯著寿儿的星目问道。

  「还行吧,现在卖的挺好。」寿儿如实道。

  唐灵儿眼神一亮急道:「哦?一个月能赚多少灵石?」

  寿儿感受到唐灵儿那灼热地目光,立刻有所警觉道:「一个月能赚一千块下
品灵石吧。」(其实他上个月赚了两万多块下品灵石。)

  「这麽多?太好了。寿儿上次听你说好像是委托给别家店代卖的是吧?」
(唐灵儿作为道神宗外门弟子每个月才从宗门领取两块下品灵石,所以一个月赚
一千块下品灵石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了。)

  「是的,委托给了玉女阁,她们这家店商誉好。」寿儿解释道。

  「那是不是她们要分一大半灵石呢?」唐灵儿又问。

  「是啊,如果抛出去成本的话其实她们最少分五成。」

  「太黑了,寿儿为何不考虑考虑咱们一家人开一家店铺呢?我娘亲在坊市这
麽多年了,她做生意经验丰富的很。咱们自家开了店铺,既可以卖我和娘亲炼製
的符纸,又可以卖你和我炼製的符籙,还可以卖你炼製的丹药。这样肥水不流外
人田,多好啊?」唐灵儿兴奋道。

  「这……我曾经嚐试过在散修摆摊区贩卖丹药,可并不是很成功,后来没办
法了才托人代卖的。咱们刚开始就开店铺知名度不够,很难卖出去的。」寿儿解
释道。

  「荷荷,你当然卖不出去了,你又没做过生意。我不是说了吗?生意上靠给
我娘亲,你隻管炼丹、炼製符籙就行了,赚了灵石大家对半分。你觉得怎样?」
唐灵儿气势凌人道。

  「这……听说要是在坊市租店铺的话最少要租一年的,关键是不知道现在有
没有人愿意出租……」寿儿道。

  「这不用你去管,我现在就传讯交待给我娘亲,让她明天去坊市执事哪里询
问一下。」唐灵儿拍板道。

  寿儿心想:无非是多条销路而已,玉女阁哪里他是不会撤的,至于合开店铺
卖不卖地出去其实对他来说根本就无所谓的。再者他其实真有心想帮助羚姨一家
人,自己的亲人多赚些灵石对他来说没有坏处。于是他道:「好吧。就按灵儿姐
说的。」

  「嘻嘻,真乖,真是我的好弟弟。」唐灵儿兴奋地撅起红唇在寿儿脸上亲了
一下。

  「灵儿姐你……」寿儿被亲的小脸一红,他用手抚摸著刚刚被唐灵儿亲吻的
那处馀韵犹存。没想到唐灵儿的另一麵竟如此热情奔放,简直就是羚姨第二,怪
不得锺师兄深陷其中了。

  ……

  唐灵儿果然没有食言,她当著寿儿的麵给锺广南传讯聊天了,不过寿儿感觉
有些变了味儿:因为唐灵儿竟当著寿儿的麵问锺广南喜欢她什麽?结果不知情的
锺广南好一通肉麻表白。而唐灵儿则头枕著寿儿的肩头用小手捂著樱唇咯咯直笑。
高耸坚挺的雪峰随著她的娇笑一阵阵波涛汹涌,摩擦著寿儿的胳膊,顿时让寿儿
开始心猿意马起来。

  ……

  寿儿原本满怀怒气而来,如今却被唐灵儿迷得晕头转向而去。

  「真是个小妖精!果然跟羚姨一样是个迷人的红颜祸水。」在飞驰回灵兽穀
的路上,寿儿强按下已经坚硬如铁的胯下阳物暗暗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