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干_av天堂_天天啪_噜鲁色 色去去 干干爱 爱操操 啪啪日日,四虎影库,哥哥去,狠狠干

首页  »  淫妻交换  »  淫母之公安女局长李美玉
淫母之公安女局长李美玉

XX市公安局,在门口写着“副局长办公室”的屋里,发生着令人意想不到的淫乱画面:一个看上去不到20岁的少年,坐在副局长办公桌前的大椅子上;一位风韵的美妇穿着凌乱不堪的警服,掀到腰间的警裙加挂在脚踝的内裤,光着屁股正骑在这位少年的大鸡巴上。
  “骚妈妈,爽麽?每次在办公室干你,我都能射好多。你舒服麽?”
  少年拍着美妇的肥臀,淫笑着问道。
  “乖儿子,太爽了!太爽了!我生你下来……就是为了操我的。要把我操死了,我下辈子还要让你操。”
  美妇强烈的喘息着呻吟道。
  这两个人竟然是母子,天哪!只见少年的鸡巴正不断地在美妇的浪穴里进进出出……似乎美妇是主导者,正是她拱着臀一下一下的把浪穴往少年的鸡巴上压去。
  就在淫乱继续进行的时候,电话响了,美妇放慢了抽插的速度,少年也停止了调侃。
  “嗯,我是李局……嗯嗯,我知道,你这样……”
  就在母亲接电话的时候,少年的思绪回到了半年前,或许他那个时候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能拥有今天这般的性福生活。
  我叫张虎,我的妈妈是XX市的公安局副局长,叫李美玉,今年38岁,她21岁的时候生了我。爸爸也是一名警察,不过在我10岁那年的一次任务中牺牲了。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妈妈在本身就很有能力的前提下,就在35岁那年当了最年轻的副局长。
  母亲是个美人胚子,当年的警花,现在我也依然觉得她是最美丽的人,皮肤白皙,165的身高,最重要的是有一对大咪咪啊!
  妈妈在工作时是个很有能力、很强势的人,对我还好,算是呢,比较严厉。
  重视我学习,平常又经常满足我一些当孩子的愿望想法。
  她一直就是我的意淫对象,我从14岁开始手淫,由於自身条件出色,15岁那年就开发了两个处女同学。不过我最喜欢熟女,可惜的是我纵横情场的这三年,干过最大的不过是同学的姐姐,才22岁。所以我一直有个愿望就是要干到母亲的熟穴,占有母亲成熟而迷人的肉体。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着,我占有母亲的慾望也越来越强烈起来。
  这天是周末,母亲准备带我去买几套衣服,因为过几天就是我的生日。母亲现在的工作嘛,因为主要分管了通讯这块,虽然不像原先那麽忙,也有一些时间陪我,但说不定啥时候就有任务就得走了,所以每年她都会选在一个有空的周末帮我庆生。
  母亲今天穿的便装是一套休闲西装,彻彻底底的穿出了女强人的气场。小西装内,衬衫扣得很严实,只能看到脖子一块白皙的皮肤。下半身则诱人多了,紧绷绷的西装裤包裹着大大的肥臀,让人血脉贲张。
  今天是周末,上商场购物的人很多,我们也加入了公车站的挤车大军。妈妈是个公私分明的人,平常不会动用警局的车辆,家里虽然也有条件买车,但用处不大,也没太计较这个。
  车来了,我们根本不需要用力就被人群挤上了车辆。载了满满一车人後,像沙丁鱼罐头一般的车辆,晃晃悠悠的启动了……
  我和母亲并排站着,前後都挤了不少人,“人好多啊,妈妈。其实我也不缺什麽,周末你可以好好在家里休息的啊!”
  我和妈妈聊了起来。
  “呵呵,没事,妈妈也不累,我的小宝贝生日可是大事哦!”
  妈妈笑着说。
  就这样,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看着前後那拥挤的人群,我灵机一动,我正巧看过许多公车痴汉类的小说,这麽好的机会,侵犯一下美母为什麽不尝试一下呢?於是我带着兴奋加紧张的心情,心跳都加速了好多,观察观察周围的环境,这一看,不得了。
  一个猥琐的哥们正拿他的下体,若有若无地蹭着母亲的美臀,因为动作还不大,母亲可能有感觉,但如此拥挤的有摇晃的车辆上也没往那想。这标准的痴汉动作我不知道在岛国的爱情动作片里看过多少回了。
  这一发现,顿时让我有些尴尬,自己的计划是没戏了,接下先看看情况吧!
  随着汽车的一个大晃动,那家伙的鸡巴瞬间就贴在了母亲的美臀上,挤着母亲的美臀,车子平稳了也没有分开。
  这个时候母亲肯定是感觉到了,那家伙的肉棒在刚才磨蹭的时候就已经勃起了,这下母亲要是不知道那是什麽才怪勒!但让我诧异的是母亲并没有反抗,将他制服,而是皱着眉头往前躲闪,勉强的前移了一小步。擦,这不科学啊!
  母亲费力躲闪着身後让她讨厌的东西,余光还瞧了瞧我,“儿子啊,上周你班主任说你数学成绩有些退步哦,你要注意了,虽然妈妈知道你很聪明。”
  母亲依然在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我聊着。
  “放心吧,妈。那次考试是有一点小意外,不过我会继续努力的。”
  我突然明白了,敢情母亲是怕让我发现,所以她才没反抗啊!
  那位猥琐哥虽然不明白为什麽,但眼前的美妇人没有剧烈反抗,他是求之不得的,於是又用力挺了挺腰,将鸡巴深深的挤在母亲的美臀上,沿着臀缝开始缓慢地摩擦起来。
  看到这香艳的场景,我不禁血脉贲张。内心十分纠结,又想欣赏,又因为自己梦寐以求的肥臀被别人侵犯而感到愤怒。
  那个猥琐的汉子似乎越来越进入状态,摩擦的力度和频率也越来越快起来,但终归是在车上,动作始终有所控制,并没有很张扬。而母亲紧皱着眉,一副非常厌恶、非常痛苦的模样。
  我看不下去了,转身就准备挤开那个家伙,阻止他对母亲的骚扰。刚转到一半,正侧身对着母亲时,自然下垂的手指碰到了一个手感极好的东西。我转头一看,原来刚站在我身後的是一位小美女,年纪大概和我差不多大小,因为她穿着高跟鞋,身高也差不多。明明是一个学生的发型和脸蛋,打扮得却和社会人士一般,紧身小T恤加一件极短的热裤,刚刚我碰到的就是热裤和大腿交接的地方。
  就是这个发现,让我停止了阻止那猥琐汉子的脚步。我的手微微一翘便碰到了那姑娘热裤包着的下体,绿色的布质热裤此时的手感竟然是如此美妙。
  在我若有若无的触碰下,这姑娘只是转头朝向汽车行驶的方向,并没有任何动作。靠,这是慾求不满列车麽?都是不抵抗的。我满心欢喜,手指贴住了这姑娘包着热裤的蜜穴部位,微微的有些热气传出。我兴奋得手指都有些颤抖了,用手指刮了刮姑娘光滑的大腿,确定她是有感觉没反应之後,便意犹未尽的抬起手指,用指背在浪穴位置摩擦起来。
  这时候我看到那猥琐大叔将手放进自己的口袋,隔着口袋的裤子悄悄的抚摸着母亲的美臀。母亲皱着眉挣扎、幽怨的表情,实在让人慾火焚身。高手啊,这个猥琐哥。
  我身边的小姑娘在我的摩擦下像极了一个苛求性爱的骚货,挺起腰似乎要把蜜穴都交付予我。这种情况我自然不会放过,手指一用力,那滋味,彷佛要陷入了阴唇的包围中去。正当我指淫这位小姑娘的时候,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正要穿过腋下去感受一下这位小姑娘不大却十分坚挺的胸部。
  “儿子,下车了。”
  母亲的话突然把我叫醒,把我从慾海中拉了回来。
  “不是还有一站麽?”
  我显得有些意犹未尽。
  显然母亲已经不堪骚扰了:“人太多了,我有些晕车,先下吧!”
  就这样我们提前下了车,在各怀心思的情况下,匆匆购物结束便打车回家去了。
  回到家以後,我对母亲的慾望更加一发不可收拾起来,回到房间打开电脑,订购了一套我已经研究很久的偷拍设备。对於这玩意,在母亲这个刑侦通讯高手的潜移默化下,我一点也不陌生。
  设备到了後,寻找了一个母亲比较忙的时间段,我在母亲的卧室和卫生间安置了它,接下来的工作就是等待着母亲这个羔羊入网了。但是我感觉还是不会有什麽收获,顶多看看母亲的胴体,缓解一下慾望而已。
  没想到的是,意料之外的情况发生在我安装偷窥设备的一个月以後。这个时候暑假已经开始了半个月了,在我偷窥了母亲胴体一段时间後,不但没有缓解慾望,反而对偷窥失去了兴趣,天天慾火焚身,苦於没机会干美母,天天都去外面找同学女友泄火。
  今天炮友大姨妈来了,无法泄慾,我正准备偷窥一下母亲的胴体,撸一发泄火。没想到的是,此时的母亲正躺在床上,张开双腿,一只手的手指在蜜穴中奋力搅动着,一只手则忘情地揉捏着美乳。
  这一发现让我眼睛都直了,这……这……母亲她竟然……
  “天赐良机啊,天赐良机。”
  我喃喃自语道。看着母亲丰腴的胴体、泛滥的蜜穴、在她揉搓下不断变形的美乳,我心中的慾火依然瞬间达到了顶点。
  母亲的呻吟还在继续,我迅速思考着对策,有这个把柄在手,自然要胁母亲是没问题了,但如何才能顺利拥有她呢?
  太过激动的我其实忽略了很多东西,母亲为何会突然自慰?她不是那样的人啊!这麽多年来也很少如此。事实上的原因,是我彻底征服完她才知晓的。
  原因是近期母亲正参与捣毁一个淫秽集团的任务,负责刑侦通讯的她,不仅监听了其中许多淫秽的对话,以及对方对乱伦话题的锺爱,更有缴获大量淫秽的乱伦题材的剧本、杂志、小说以及影像制品,这深深的刺激到了母亲。母亲心里原本就只有我一个男人,加上那次公车事件为导火索诱发出母亲对性爱的渴望,所以才出现了画面里母亲因无法控制慾望,淫荡的自慰画面了。
  当时的我精虫上脑,并没有想那麽多,唯一的念头就是尽快操上母亲。
  那夜无眠,想了一夜也没想出什麽两全其美的办法,天亮以後实在无法忍受了。我起床的时候,母亲已经出门了,今天她不用上班,估计是去给我买菜了。
  我实在很想干母亲,又怕拿出视频要胁以後母子反目。她要麽让我操,恨我一辈子;要麽选择死。这都是我不愿意看到的。
  於是,我想了一个逼不得已的办法:我将大量的母子乱伦资料放在家里,同时拿出之前准备好的假鸡巴,还有母亲的那段影像,以及许多张我的裸照和大鸡巴的特写,并留下了一张纸条:“妈妈,你的一切我都知道了。我爱你,非常爱你,爱到无时无刻都想拥有你,但你是我心目中的女神,我又不忍亵渎你。当我看到你自慰时,知道你是需要的,我能帮助你,但传统的你一定无法马上接受我的爱,所以我决定让你自己冷静思考一段时间,你会发现这是很正常、很普遍的社会现象。如果你答应接受我的话,就用手机拍摄一张你穿着警服的真空照发给我,我马上就回来呵护你,妈妈。”
  落款是“爱你的儿子”接下来,我就离开家了,迎接我的是渡日如年的等待。第十一天,彷佛都过去了十年那麽久,我已经无法忍受了。我的手机都是关机的,为了避免母亲想劝说我回去。得晾着她,让她无法分散注意力,让她感受寂寞,让她在淫秽的环境下发情。
  今天我打开手机,没想到,收到的不在是前几天的劝说短信,而是一张母亲穿着警服的真空照!我瞬间蹦了三米高,母亲是不会骗我的,她不会用谎言来达成让我回去的目的,肯定是饥渴了,加上实在思儿心切的无奈之举。若是再等两天,输的肯定是我,我也已经快坚持不住了。
  我迅速回了一条短信:“我的骚母亲,穿着你上班时的打扮在家等我。”
  话说母亲穿着制服的时候让我兴奋。
  母亲的回覆很简单:“嗯。”
  看完,我就如火箭般往家里赶了回去。
  打开家门,母亲正站在客厅直愣愣的看着我,眼里有不舍、有些许慾望,更多的是思念。我顾不了那麽多了,趁母亲着十几天精神疲劳,得尽快拿下她,否则她恢复理智了,我之前的努力与辛苦就全都白费了。
  我奔过去,紧紧地抱住了她,不由分说的对着她热吻起来,母亲似乎有些不习惯,在做着挣扎。我的舌头正在努力地侵犯她的领土,已经感受到母亲唾液的香甜了,我更加卖力地亲吻起来。母亲在无尽的害羞和与伦理的斗争下,终於慢慢地开始回应起我来,她的香舌迅速就被我掌握,两人就如同久别的恋人一般忘情地激吻着。
  母亲在久旷的寂寞下,也越来越动情,喘息声逐渐的大了起来,我的手也慢慢地攀上了梦寐已久的乳峰。
  “别……虎儿,我们去卧室吧!”
  母亲还是有些害羞,无法在客厅做出一些迷乱的事情来。
  “遵命!”
  说完,我便将母亲拦腰抱起,朝卧室走去。
  一到卧室还没将母亲放下,我就对着她的香唇狂吻了起来。到了卧室後,母亲似乎更加放得开了,马上就积极的回应我。
  我不断地品味着母亲的香舌,将母亲轻轻放在床上,摸索着母亲的美乳,母亲的喘息声也愈发强烈。刹那间,有了一种在梦境般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我忘情地吮吸着母亲的香唇,似乎要将母亲的唾液全部舔食。手生疏的开始解母亲警服上的扣子,可是越急越乱,母亲轻轻一笑,分开了激吻:“傻孩子,这麽猴急。”
  说完推开了我的手,自己慢慢地解开警服,接着是贴身衬衫。我突然有了一种要狂奔鼻血的冲动,想了一辈子,只在监控视频中见过的美乳现在真实的出现在我眼前,要我如何能淡定?
  “能不急吗?儿子现在就要吃了你这个骚妈妈。”
  说完,我就不顾一切的朝母亲朴了过去,母亲倒在床上发出了诱人的娇喘声。
  我野蛮的撕开了母亲的胸罩,双手大力地揉捏的母亲的乳房,嘴巴忘我地含住了母亲的奶头,“哦……死孩子……轻点……哦……痛!”
  母亲呻吟道。
  听到母亲迷人的呻吟声,我更加不能自己,不断地感受着乳房传来的美妙感觉,舌头来回拨弄着已经慢慢勃起的乳头,同时调戏着母亲:“妈,你的奶头真香啊!真好吃。妈,怎麽样,你的乳头给孩子吃得舒服麽?”
  我不断用淫语刺激着母亲,母亲明显更加兴奋了,无法答话,发出了更重的呻吟声。我的舌头依然在不断地吮吸着着迷人的乳头,乳房也被我揉捏成各种各样诱人的形状。
  我不断地亲吻着母亲的上半身,从白皙的脖颈到诱人三角地带上的小肚脐都沾满了我的唾液,母亲也动情亢奋起来,身体不自主地扭动着。
  我突然停了下来,将母亲的身体翻转过来,拉起她的屁股使她半跪在床上,母亲这时候已经失去了大部份抵抗能力了,任由我摆弄着她。
  我掀起母亲的警裙,终於能窥探母亲最神秘的地方了,我激动地看着母亲由黑丝袜和黑色内裤包裹着的肥臀和略微隆起的私处,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忘情地拍了母亲的大屁股一下,手指便一下就找到了母亲的阴户玩弄起来。
  我不紧不慢的按着、拨弄着,不一会就能感觉到里面的热气和若有若无的湿意了。
  “啊……别打妈妈,啊……啊……你这坏孩子……”
  母亲的撒娇彷佛催化剂一般,我如同饿虎一般撕烂了母亲的丝袜,一头就扎进了母亲的胯下。先嗅了嗅母亲私处特有的糜烂气息,然後拨开了母亲的内裤,“啊~~”母亲娇羞的叫了一声,便紧紧地夹住了双腿。
  这时候我哪还会和母亲客气啊!不紧不慢地拍打着母亲的艳臀:“我的骚妈妈,夹紧双腿干嘛啊?快打开让你的乖儿子操吧!”
  一边说着,一边不停地刺激着母亲的菊花蕾。
  肛门大概是母亲的禁地,只见母亲咬牙呻吟了一会,抽搐了几下,便控制不住的打开了双腿。这个时候我拨开的内裤下,母亲那被淫水沾湿的阴毛一闪一闪的,美丽极了;肉穴因为刚才的刺激已经打开了一些,彷佛在迎接我的到来。
  我伸手轻轻的一触,母亲猛地抖了一下,母亲的浪穴已经泛滥成灾了。我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我的好妈妈,这是什麽啊?哈哈!”
  母亲被我羞辱得满脸通红的低下了头,说不出话来。
  “哎,真没想到啊,堂堂的公安局副局长发起浪来,淫水一点不比妓女少,你是不是经常参加扫黄任务偷看嫖客的肉棒啊?”
  “臭儿子,别……别说了。再欺负妈妈,妈妈不理你了。”
  妈妈欲拒还迎的模样实在忍人喜欢。
  我也忍不住了,对着母亲满是淫水的浪穴就舔弄了起来。我不断地用舌头拨弄着阴唇,探访着这几年都没有别人来过的地方,“啊……啊……不要啊……儿子……不要……脏啊!啊……啊……”
  母亲明显被刺激得不行,说话都伴随着呻吟声断断续续起来。
  随着我舌头的不断深入,母亲的呻吟也愈发大声,她已经完全失去思考能力了,只是不停地配合着我提臀。但是真正的刺激还在後面,我突然改变目标,舌头滑了出来,重重的一下舔在了阴蒂上,“啊……”
  母亲被刺激得直哆嗦。
  我今天的目的就是要征服她,一只手轻轻拨开阴唇将阴蒂彻底裸露出来,用舌尖不断地刺激它;一只手轻轻的刮弄着臀肉,沿着臀缝慢慢地寻找到了肛门。
  我将手指在蜜穴中搅了搅,湿润了之後,对着肛门缓缓地抽插起来。
  许久没受到异性爱抚的母亲哪能受得了这种刺激,没几分钟就缴械投降了,“啊……儿子,儿子……妈妈受不了了!啊……啊……啊……你哪里学来的这些臭东西……整死妈妈了啊!啊~~去了……啊……要去了!啊啊……”
  母亲在强烈的刺激下,屄里涌出许多爱液,语无伦次的高潮了。
  这个时候我已经激动得不行了,加上母亲淫水的刺激,早就一柱擎天了。我站起身,躺在床上抚弄着母亲的阴毛,笑着对她说道:“妈妈,儿子好涨啊!帮我脱了裤子看看吧,要受不了了哦……”
  说着,将母亲推到了我的胯下。
  母亲趴在我高涨的鸡巴旁边,隔着内裤剧烈的喘息着,“快啊!妈妈,一会儿子该憋出病了。”
  见母亲还没动手,我催促道。
  母亲将手轻轻的按在鸡巴上,我故意一使劲,鸡巴抖了一下。母亲调皮的打了它一下:“调皮,还敢吓我。”
  羞涩的说完,便将脸对着鸡巴磨蹭起来。
  我低头看着风骚表情的母亲,实在难以忍受,一把脱下裤子,顶着鸡巴就往母亲的嘴里送,母亲顿时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我按着母亲的头轻轻的抽动起来,可能是太突然了,母亲的牙齿刮到了好几回,要不是禁忌的快感支撑着我,这剩下的就只有难受了。
  於是我放开母亲的头,挑逗道:“妈妈,孩儿留给你的那些书你没学习啊?留下的宝贝你没用吗?快把真本事拿出来让儿子看看,看你能不能评上骚妈妈的称号哦!”
  母亲显然也是慾火焚身了,不管我的刺激,竟真的对着我的鸡巴细心的舔吸起来,看起来她真的是有在书中学到此类技巧哦!
  只见她小心翼翼的将包皮彻底翻开,将涨大的龟头完全裸露出来,然後伸出美妙的舌尖,一丝不苟的在龟头上舔吸起来。双手不断地挑逗着睾丸,时而刺激刺激肛门。
  “怎麽样,儿子的鸡巴好吃吧?加油哦,妈妈。”
  母亲盘起的头发此时已经有些凌乱,我捋一捋她的秀发,挑逗的对她说道,母亲这时候也只有茫然的点点头了。
  不一会母亲就将鸡巴往上按住,来回舔弄着整根鸡巴,还会将睾丸吸入嘴中按摩,这滋味真是只有天上有啊!
  在母亲双手快速撸动着鸡巴、不断舔弄吮吸龟头的时候,我马上就来到了临界点,几乎要失守了,於是急忙将母亲拉起来推到床上平躺着,站起身,用大鸡巴对着她说道:“荡妇,快用双手把你的大腿掰开,儿子要操你了。快点!”
  母亲这时候哪还顾及到伦理,憋红着脸便将大腿张得开开的,我马上将鸡巴挤开阴唇,缓缓的插了进去。同时耳边传来一句母亲哀怨而悠长的呻吟,母亲已经太久没有享受到这种美妙的滋味,完全无法自控了。
  我强忍着冲动,知道第一次就要让她放下所有的尊严以後才会顺利。於是我缓缓的抽插了几下便慢慢地停了下来,母亲正陶醉其中,突然快感消失了,睁开眼迷茫的望着我。
  我微微一笑:“妈妈,舒服麽?”
  母亲顿时害羞到极点,捂着脸,点点头不说话。
  “哈哈!那你是不是还想要舒服啊?要你宝贝儿子的大鸡巴插你啊?”
  母亲又是点点头。
  “李美玉,你真是个骚货啊,竟然求着儿子插。”
  我继续用言语刺激她,要她放下所有的尊严:“屁股往上挺,扭动起来,把大爷扭爽了,大爷就插你。”
  母亲似乎忍不住了,双手放开脸颊,抓紧床单就开始扭动起来,场面别提有多淫荡了。我顿时受不了这个刺激,忍不住了,提枪狠狠地操起了母亲,就见鸡巴一下一下撞进母亲的阴户里,湿润的阴道在鸡巴的摩擦下不时地发出“啪叽、啪叽”的水声,淫荡至极。
  我时而狠狠撞击,时而九浅一深,时而左右搅拌,母亲被我插得花心乱颤,语无伦次起来:“啊……啊……乖儿子……哦……好儿子……哦……猛男……干死我了……哦……好久没这麽舒服了……哦……哦……要死了……儿子……妈妈都给你了……哦……一切……一切都给你了……要来……要来了……”
  听到母亲的淫语,我再也无法忍受了,已经到了喷射的边缘,“骚货,叫老公,快,叫老公就让你更爽。”
  我架起母亲的脚,重重的拍了一下母亲的屁股,狠狠地说道。
  “啊……老公……好老公,奴家要啊……奴家要啊……”
  此时的母亲已经彻底沦陷,无论什麽都抛开不管了。
  於是我趴了下来,使出吃奶的劲猛烈抽插,用极快的频率在母亲的浪穴中驰骋着……母亲的浪穴突然夹紧,臀部也有规律的一下一下朝上拱来,我知道她已经到了。
  “啊~~去了……老公……啊~~受不了啦……啊~~”随着母亲的淫语入耳,加上母亲高潮时给鸡巴带来的暖流,我也瞬间被快感淹没,把全部精液狠狠地射进了母亲的蜜穴里。
  我回味着刚才那无语伦比的快感,趴在母亲的乳房上,将身心彻底的放松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