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干_av天堂_天天啪_噜鲁色 色去去 干干爱 爱操操 啪啪日日,四虎影库,哥哥去,狠狠干

首页  »  校园春色  »  男老师和妻子的完美性爱
十月一层秋雨一层凉,天空风轻云淡,原野一片丰收的景色。天很蓝,没有夏天那么沉闷,虽然气温还有些炎热,但人们还是感觉到了空气中那浓浓的秋意,城市中行走的人们没有了以往的急躁。

  我的名字叫方世严,26岁,说不上年不年轻,自我感觉就是要奔三的人。

  大学毕业后,通过自己的努力,进了市的第三中学工作,那是重点中学,竞争异常激烈,或许正是这样一个氛围环境,才使得我早早褪去了年轻人的那种毛躁和稚气。

  今天是周五,在完成了一天的工作后,又迎来了一个周末,现在才下午四点多,我早早就收拾好东西,和周围同事打了声招呼,离开学校,因为和妻子约好要回岳母家。

  我的妻子乔巧,今年25岁,拥有着少女的甜美和少妇的端庄,我们是通过一次聚会认识的,说起第一次见面,有什么能吸引到当时正值豆蔻年华的乔巧注意的话,大概就是我那还算稳重的言行举止吧。

  妻子原来上学时就是学霸级的存在,当年还跳过级,现已大学毕业工作三年,在本市某大型教育机构担当科研调研的工作。

  学校到我所在的住宅区不算很远,大概十多分钟的车程,这是我和妻子共筑的爱巢,虽然有着十五年的房贷要还,不过总算是在这寸土寸金的大都市中站住了脚跟。

  离开学校,不多一会我就回到家,开门进去,门口鞋架上放着一双黑色高跟鞋,我知道这时妻子也到家了。

  「老婆,我回来了!」换下鞋子,我懒散的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对着卧室喊道。

  「老公,你回来了,遇到服装店打折,就买了件衣服。」妻子献宝似的展现她的购物成果,这是一条黑色的紧身包臀连衣裙,领口是V字型的,虽然料子薄了些,不过却可以当打底衣物。

  可能是刚刚在服装店没有仔细试穿,现在妻子有点迫不及待的想换上新衣服,衣服刚换到一半,突然想到什么,探头出去看看屋外,说着:「妈呢,回来好像没见到的样子。」

  「妈刚刚接了一个电话,有事出去下。」我回答着。

  「恩!」应了声,妻子继续换着衣服,之前穿着的白色花边衬衫和包臀一步裙已经解下,身上只剩下白色的蕾丝内衣裤,一双半透明黑色丝袜紧紧包裹着雪白的大腿,丰满摇曳的玉体就这样展现在我眼前,虽然看过无数次,但对于我来说还是百看不厌。

  那没有一丝赘肉的腹部,圆润翘挺的臀部,白嫩的肌肤与黑色的裤袜,再加上饱满的乳房从胸罩上挤出来的乳肉,妻子的玉体透出一种无法抵挡的强烈刺激。

  可能是这个星期工作比较忙,我和妻子只做了一两次爱,现在妻子那撩人的姿势,搞得我的下体隐隐有抬头的趋势,就在我的恍惚之间,妻子已经穿上了她新买的V领包臀连衣裙。

  「老公,帮我拉下后面的拉链。」

  连衣裙是均码收腰修身型的,妻子费了点功夫才把她肥大的臀部套进裙里,臀部和胸部把连衣裙撑得比较紧,所以对她来说后面的拉链有点难拉起。

  妻子站在那里等待我帮忙,笔直的双腿间不留一丝缝隙,薄薄的半透明黑色丝袜透着雪白红润的肤色,散发出诱人的光彩,脚上还穿着十厘米高的酒红色尖头细跟高跟鞋,露出的脚背绷得紧紧的,妻子穿着高跟鞋的玉体因为臀部和胸部肥大的原因,展现出来完美傲人的S型曲线。

  我从床上起来,心情激荡的贴近妻子背后,在帮妻子拉拉链的同时,已经完全翘起的下体紧紧蹭着妻子那被衣物包裹住的肥臀。比起那时刚刚大学毕业的我们,在社会上工作这几年,妻子已经慢慢从青涩过渡到成熟,这不单单体现在言行举止,在着装打扮方面也越来越性感大方。

  「哎呀,死样,现在还是在妈家里呢。」妻子已经注意到我的异样。

  妻子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就提醒了我,现在还是在岳母家里,一种别样的情绪和刺激感马上传遍我全身,下体变得更加坚硬。

  「老婆,你看妈都不在家里,我们快点就行了。」说着,我已经按耐不住,右手滑过妻子丰腴的腰身,摸着大腿上薄薄的丝袜,左手很自然的攀上了妻子的胸部,轻轻的搓揉起来,我的嘴唇也没闲着,靠着洁白丝滑的脖子,吸着妻子的耳垂。

  耳垂、乳房和大腿三个敏感部分同时受到刺激,妻子发出越来越重的呼吸声,身子像是触电一般轻轻地颤动着,我知道这是妻子同意了。

  我渐渐加重了攻势,用拇指和食指轻轻的捏揉着妻子的乳头,妻子的乳头在我的捏揉下慢慢挺起变硬,右手这边也没闲着,撩起了只盖到大腿中部的紧身裙 ,伸手摸到了薄薄的裤袜和蕾丝内裤,因为得到妻子的默许,手指很轻易的伸入到隔着裤袜和内裤的肉缝里。

  妻子这时候可能还有点放不开,身子有点绷紧,随着我右手手指的不断深入,柔软的肉壁轻易被我的手指撑开,妻子绷紧的身子渐渐放松了下来,嘴里含糊不清地发出「…呼…呜…嗯嗯…」的声音。

  我的手指不断在妻子的下面搅动着,同时妻子的双腿也微微分开,扭动起臀部来,使我的手指更深入一些,一阵阵急促的喘息声,带着迷乱的气息,我知道这时候妻子已经动情了。

  我拉开自己的拉链,拉着妻子的手,让她伸进来安抚下我已经坚硬的肉棒,妻子知趣的握住我滚烫的肉棒,拉了出来,手前后地撸动着,妻子柔软的桥体更紧密的靠在我身上,眼睛闭着,嘴巴轻微张开,嘴唇已经湿润,鼻子发出着诱人的喘息声,看得我一阵热血澎湃。

  随着妻子回过头来,我向着她娇嫩的小嘴吻了下去,妻子紧闭媚目,粉脸绯红,上身撒娇似的扭动,我的舌头和妻子的香舌缠绕在一起,相互吸取着醉人的液体,我闻着妻子身上独有的体香和嘴上的芳香,欲火更加高涨。

  妻子转过身来,双手用力的紧紧抱住我,那香舌不断往我嘴里面挤,搅动着的唾液从她嘴角流了出来。

  我搂着妻子的细腰,随着紧身连衣裙拉链的响声,背后的衣物慢慢打开,妻子调整了下身体,连衣裙的肩带就从肩膀上滑落,露出了雪白圆弧的肩膀和凹陷的锁骨。

  脱掉了紧身连衣裙,白色的蕾丝胸罩也被我轻易的解开,我把嘴唇转到了妻子雪白的脖子和肥大的乳房上,肥美的乳房在我嘴下不断变形拉长,当衔着的乳头被我深深的吸入,妻子嘴里断断续续的并发出娇羞无比的呻吟声。

  在我的示意下,妻子抬起了那条充满肉感和诱惑的白大腿,内裤和丝袜从一侧脱落,而刚脱下的内裤和丝袜则如同花环一样箍在大腿处,隆起的下体如同神秘的丘陵,在散乱的丛林中展现出美丽的身影,已经湿润的肉缝仿佛散发出醉人的芬芳,脚上踩着高跟鞋让她肢体挺拔,腿型更加匀称修长。

  我顺速脱下了裤子,露出坚挺得几乎要喷火的肉棒,一只手握住肉棒调整着方向插入妻子的身体,连绵重迭的穴肉瞬间包裹住我的下体,紧凑一点不松弛,温暖滑润,像小嘴一样吸允着我的肉棒。哼…啊…好深…啊嗯……啊嗯……啊嗯…」妻子敏感的身体一波一波接受着我的冲击,胸前两只肥乳非常有弹性的抖动着,看着肥白的乳球,我忍不住伸出手,一手一只抓住乳房,如同面团般随意我拿捏。

  「噢噢……舒服……好棒啊……老公。」

  此时妻子摇晃着满头长发,提起腰肢前后摆动,尽情享受着这最原始的快感,我也忘情的冲刺,用硕大的肉棒刺进妻子体内,在狠狠拔出,如同一波波浪潮逐渐将妻子推向快乐的巅峰。

  突然我感觉到妻子下体成成叠叠的穴肉不断收缩蠕动,爱液如潮涌出,而妻子的双腿也开到最大,腰部用力挺起。

  我知道妻子要高潮了,配合着妻子的节奏,我狂插乱顶着,下体直抵花心,无限的快感排山倒海而来。

  「好……好……我来了……唔……唔……!」

  妻子甜美的声音宣泄而出,粉臂玉腿紧紧的缠绕到我身上,全身一阵痉挛般的抽搐,下体流出大片爱液,我也感觉到忍耐已久的快感要破体而出。

  由于没带有保险套,在高潮来临时我就想着抽出体外,没想到妻子的双腿紧紧夹住了我,使我一时间无法抽出。

  终于下体的美妙让我头脑一片空白,已经来不及顾忌这么多,浓郁的精液直射入了妻子体内,因为量比较多,一股一股的,很多精液顺着阴道口流了出来,和妻子的爱液连成一片。

  大概是在岳母家的缘故,有着一种很新鲜的刺激感,使我特别的生猛。

  「你个坏蛋,今天怎么这么厉害啊!」高潮过后的妻子无比满足地躺在我怀里娇声道。

  「大概是这个星期做得少,憋的吧。」我怎么好意思说因为这是在岳母家,赶紧掩饰道。

  看着外面天色还早,我和妻子都感觉有点困了,就这样相拥着沉沉睡去,门外面传来一些响动,这时的我们一点都没有注意到。

  不知睡了多久,我被妻子摇醒,一看手机,已经下午六点多钟,看样子妻子已经醒来多时。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