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干_av天堂_天天啪_噜鲁色 色去去 干干爱 爱操操 啪啪日日,四虎影库,哥哥去,狠狠干

首页  »  强奸系列  »  【药人】(一)【作者:z6496628】
 

2018年10月24日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字数:22294
                第一章

  1。铃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有些都市传说也许就真实发生在你我的身边。

  纪乐的母亲杨梅在刚生下纪乐没多久就和他的父亲纪金刚离婚了,自己没有
什么技能靠着收废品为生,虽然这份工作不是很体面,但是有街坊帮衬着,也有
着还不错的收入总算是把纪乐平平安安的养大成人了并且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
不过因为母亲的这份工作总让纪乐的同学们嘲弄他是个『垃圾仔』,虽然他自己
不喜欢这个称呼,但是为了让妈妈不会因此伤心难受,他自己默默的放在心里.
纪乐性格总是喜欢把事情藏在心里,比如他默默喜欢了同班的校花明月整整三年。

  明月的父母在当地开了个小厂子,家里条件不错,长相清秀可人,身材虽然
不是那种丰满的尤物,但是两条笔直纤细的美腿衬得整个人很是修长,性格也很
好,成绩也一直名列前茅,虽然她在学校里的追求者很多,但是高中时光她并没
有交男朋友,很巧合的她考上了离纪乐学校不远的另一所更好的金融类院校,得
知这件事的纪乐很是开心,回家的路上心里已经笑出了花,在自己平时不舍得吃
的一家店里买了些吃的就往家走。

  「可怜可怜我吧,我已经好几天没有吃饭了。」路边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太太
瘫坐在地上在向来往的人群乞讨,她面前的一个破碗里零星放了些一毛五毛的硬
币,平时可能纪乐也不太会给这种路边乞讨的人,毕竟他从小生活在市井里,这
里面门道他也知道一些,知道很多都是骗子,可是今天心情好,他拿出一张10
块的放在了碗中,跟那个老太太说:「这应该够你吃顿饱的了,你先去吃饭吧。」,
老太太感激的看着他忙道谢谢,拿起碗里的钱刚要起身却因为太过虚弱站不起来
了,纪乐看她不似装的,想了想,拿出一个汉堡递给了她,「你先吃这个垫一下
吧。」老太太拿过来狼吞虎嚥的吃了起来,纪乐怕她噎着,又递给她一瓶饮料,
不一会老太太就吃完了,她感激的看着纪乐,说:「小夥子,真是谢谢你,可能
没有你我今天就撑不过去了,我已经沦落至此也没什么感谢你的,这个铃铛是我
在路边捡到的,我看着做工还不错,就送给你吧。」纪乐本来不想要,但是这个
老太太非要给他,他最后就收下了,他把老太太扶起来后就往家走去,边走边端
详着这个铃铛,这个铃铛的做工用料真的不错,就是形状怪了些,一个把上拴着
两个铃铛,把和铃上都刻着奇怪的花纹,铃铛会动但是晃动起来没有铃铛的清脆
的铃声,只有闷闷的金属碰撞声,又看了一会他就把这个小玩意揣进了裤兜。回
到了家,妈妈没在家,桌上留了纸条说是姥姥家有点事今天不会回来了,桌上有
吃的,自己吃点吧之类的。然后纪乐吃饱喝足,玩了会游戏就睡了过去。

  大概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白天总想着明月,晚上就梦到了她,梦中的明月
穿着校服,站在教室里,教室中只有他们俩,明月看着纪乐,眼神迷离,「纪乐,
你喜欢我吗?你喜欢我吧,做我男朋友好不好?」没等自己回答,明月就抱住了
他,踮起脚尖亲吻上了他的唇,柔软的嘴唇让纪乐也回应着他的吻,灵巧小舌的
在纪乐网的口腔中游弋着,两人的喘息越来越重,身体也越来越热,明月的唇慢
慢离开纪乐的唇,深情的望着他,慢慢的蹲了下去,「纪乐,你喜欢我吧,你想
要我吗?你想要我吧。」,说着便把纪乐的裤子褪了下来,只剩内裤,「明月,
不要,我的有点小,我……」,明月食指笔在嘴上让纪乐不要说话,然后把纪乐
的内裤也脱了下来,其实纪乐一直因为自己的阴茎不够大而自卑,所以他一直不
敢像其他男生一样追求明月,但梦中的纪乐发现自己的那里居然不似现实中一样
短小,反而雄壮伟岸,「我没有见过其他人的,但是这都快赶上我小臂长了,你
还说小吗?」梦中的明月露出的惊讶的神色,接着眼神更加迷离动人了起来,她
双手握住了纪乐的肉棒,小嘴慢慢的靠近,纪乐感受到明月温暖的鼻息越来越粗
重,「啊……」,明月一口含住了纪乐的龟头,纪乐顿时感觉一阵暖流自下体传
遍整个身体,睁开眼发现教室里不知哪里来的雾气,迷雾中的明月的身形也模糊
了起来,雾气似乎也慢慢泛红,气温也越来越高,眼前的明月站了起来抱住了他,
「你喜欢我吧?你喜欢我吧。你会和我一直在一起吧。」说着梦中的明月化为一
团烈焰燃烧了起来,这突如起来的惊吓也让纪乐从梦中惊醒,醒来后他发现自己
留了好多汗,身体也非常热,他站起来去厨房拿水喝,回来的时候突如发现镜中
自己的内裤比平时要鼓胀了许多,他褪下内裤,发现自己的下体居然真的变大了,
他不敢相信,狠狠的抽了自己两巴掌,很疼,他知道这确实不是做梦,自己的下
体真的变大了,还没从这又惊奇又兴奋的情绪中缓过神来,纪乐脑袋一空,突然
晕了过去。

  2。大学第二天早上,纪乐被妈妈叫了起来,「你怎么睡在地上了,小乐?」

  「我也不知道,就迷迷糊糊的突如睡着了。」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去医院看看吧。」说着杨梅就要穿衣服带纪乐去
医院。

  「我没事,妈,我再休息休息就好了,我再去床上躺会吧。」纪乐没有感觉
哪里不舒服就拒绝了妈妈的提议. 「那不舒服就说,咱们再去医院看看。」

  「好的,妈,你先去忙吧。」说完两人就一个开工一个睡觉,往后的日子里
纪乐也没有发现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这个事也就放到了脑后。

  日子过的很快,转眼间就要开学了,纪乐告别了母亲,独自踏上了异乡的求
学之路,随着火车的一声轰鸣,家乡的小城景色变得越来越远,纪乐也第一次离
开了他的家乡,心中又兴奋又紧张。

  「可以帮我把行李放上面去吗?」纪乐的耳边传来了一声悦耳的询问,他他
转过头去,差点惊掉了下巴,问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明月。

  「明……明月?」纪乐由於太激动甚至都有点结巴了。

  「你,你是我们班的同学吧,我记得你好像叫纪乐(le)。」纪乐没想到
女神还记得他的名字,他平时在学校很闷,也不太和别人相处,几乎就快成了透
明人,虽然女神把他的名字念错了,但是他还是非常开心。

  「那个……念乐(yue),我叫纪乐,我先帮你拿上去吧。」说着纪乐一
把就把一个大行李箱举上了座位上的行李架上,自从上次晕倒,纪乐发现自己除
了下体变大外,身体素质也好了许多,搬完后两人坐了下来,明月坐在了纪乐的
对面,两人随便闲聊了几句,明月便睡了过去,此时的纪乐已经快抑制不住自己
内心的狂喜,不时偷偷的瞄着明月,明月真好看,此时脑中却突然浮现出上次梦
中的情景,让他的心脏怦怦的跳的更快了。

  几个小时之后,纪乐帮着把明月的行李提到站口,两人问了下目的地,发现
两人的学校真的很近,於是就一起打了一辆车前往学校,学校里的很近又是老同
学,明月主动问纪乐要了电话,互换了联系方式,好有个照应,纪乐把明月送到
了她的寝室楼下由於门卫大妈不让进,就这么回自己的学校报到去了,完成了繁
琐的入学手续等,纪乐终於开始了他的大学生涯。

  高中的时候老师们都说你们考上大学就自由了,可是事实上根本不是这样,
大学依然很忙,偶尔有几次去过明月的学校帮过她一些小忙外,纪乐基本都在自
己的学校瞎忙活,这天纪乐接到了明月的电话说陪她一起去买些她们学校学生会
用的东西,纪乐就开心的去了,到了明月学校的门口,他远远的看见明月和另外
一个男生走了过来,走近后,纪乐打量了一下这个男生,他高高瘦瘦的,长相也
很帅气,带了一副眼镜,显得有一股书卷气。

  「阿乐,这是曹书文,你可以叫他阿文,阿文是我们学生会主席,也是我的
男朋友,听说我隔壁学校有个关系不错的老同学,正好人手不太够就把你叫了出
来,直接介绍一下,阿文,这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阿乐,纪乐。」这番话仿佛
晴天霹雳直接劈在了纪乐的身上,但出於体面,他还是伸出了手去。

  「你好,我叫纪乐,是明月的高中同学. 」

  「你好,我叫曹书文,之前听月月提起过你,听名字我还以为是女生呢,没
想到是个男生。」说着他也伸出手握了上来,在握的时候暗暗的用了一下力。

  「我们走吧,早去早回,今天还有许多事情要做,白天学生会里还有很多事
情要处理,晚上我还要带月月去江边的公园逛逛呢。」

  「哎呀,你别什么都和阿乐说了,我们快走吧。」明月就像沉浸在恋爱中的
小女生一样,脸上泛出一丝丝红晕。

  折腾了大半天,总算把东西都买齐了,明月提议去一起吃个饭,可纪乐现在
只想逃离这个地方,告别了他们他一个人来到了旁边一所小公园的长椅上坐了下
来,一静下来,各种情绪就涌了上来,看着心中的女神成了别人的女朋友,心中
愤怒、不甘、失落、痛苦的情绪让他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流了下,他呆坐了一下
午,连下午的课都没有去上,快到晚上了,由於太过伤心再加上中午也没有吃饭,
他觉得很饿,就先去旁边的一家小餐馆去吃饭,这个小餐馆菜做的好吃,价格公
道,装修又比较符合年轻人的喜好很受附近学生的喜爱,很多学生都来这里吃饭,
他点了一个鱼香肉丝和两碗米饭就囫囵吃了起来,吃完饭突然肚子一阵便意,就
想先去上个厕所再走,这个餐馆一楼是厨房和大厅,二楼主要是包房和卫生间,
卫生间不分男女,是由三个小隔间组成,纪乐匆匆进去打开前两个门没打开,最
后一个厕所终於打开了,脱了裤子就拉了起来,最急的一波拉完,他隐约听见好
像有些细微的喘息声,不过过会就没有了,他怀疑是自己听错了,也没多想上的
差不多就擦好准备出去,他按了沖水马桶开门要走,突然听见两声低吟,心中突
然好奇,莫不是碰上在这里偷会的小情侣了吧,他假装原地走了几步又退回了厕
所里,悄悄的把门锁上。过了一小会,一个男声小声问道:「刺激吗?」

  「嗯~ 嗯~ 我受不了了,快用力插我几下。」似乎是刚才没敢发出声音只能
小动作运动,女生感觉不够强烈,在向男生索取。

  「LISA,你这小骚货这是让人受不了,每次都让人性奋. 」说着,只听
啪啪声大了起来,女生的喘息声也越来越强烈,还不时发出抑制不住的呻吟声,
只听「啪啪」声越来越快,呻吟声也越来越大,男生的喘息也粗重了起来。

  「LISA,我到了。」

  「我也到了,今天不安全,不要射在里面,啊~ 不要~ 不要射在里面,啊…

  …「」啊……「两人的声音同时不受控制的叫了出来,伴着强烈的喘息声片
刻后,女生说话了。

  「都叫你不要射在里面了,你还要射在里面,我不管,我回去还得吃药,这
次你得给我加钱. 」

  「行行行,这都不是问题,毕竟你让我这么舒服呢,我女朋友就跟个木头一
样,就是长得好看些,她可没你这么让人舒服,行了,咱们走吧。」

  「呐,阿文,我这周排满了,要约我得下周了,我也不想应付其他人,可是
你知道我的情况,我也没办法,不然龙哥他……」

  「知道了,我们走吧。」说完就听见淅淅索索穿衣服的声音,然后两人就出
去了。

  「阿文?」不知为何纪乐总觉得这个阿文就是明月的男朋友曹书文,但是他
没有看见正脸,也不能确定到底是不是他,过了几分钟纪乐也走了出去,走的时
候还在想,中间那个隔间的人真能拉,这么久一点动静都没有。回到寝室,白天
的打击还是让他不能平静下来,打了一夜的游戏发泄了一下,第二天也直接逃了
一天课没有去。往后的日子里,明月再也没有找过他,他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已
经是别人女友的明月,这仿佛一个刺深深的紮在他的心上,时光飞逝,一转眼一
个学期过去了,纪乐踏上了回乡的旅程,在走出校门上车的瞬间,他看见曹书文
和一个他不认识的女生从自己的学校里走了出来,他紧忙把这一幕拍了下来,车
开了,在往火车站的路上,纪乐一直犹豫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明月,想不出来个
所以然索性也就不想了,他到了车站上了车,放好行李刚准备小睡片刻,就听见
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阿乐?好巧啊,咱俩又是同一辆车。」还真是命运开的小玩笑,纪乐现在
觉得看见明月总有一丝丝尴尬。

  「呵呵,是好巧啊,明月,我先帮你把行李放好吧。」

  放好行李后两人又是坐在了面对面的位置,无语了好一会,纪乐首先说话了。

  「你这几个月还好吧,男朋友对你怎么样?」

  「他对我挺好的,就是学生会事情比较多,没有太多时间陪我。」明月得体
的回答道,可是纪乐总觉得她的眼角流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是什么呢?纪乐
在思考着。

  「好就好,可能他真的很忙吧。」纪乐又想起了刚才看见曹书文和另外一个
女生的事情,又纠结了起来,他刚要接着说点什么,明月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接
起了电话。

  「喂~ 阿文啊,我上车了,你放心吧。」说着她起身去列车之间的走廊去接
电话了,由於有些距离,纪乐听不见她在说些什么,只远远的看见她的表情渐渐
不好看起来,打了有三五分钟吧,明月就挂了电话,然后进了洗手间,又过了十
多分钟才回到座位,纪乐见她眼眶泛红,明显是哭过了,但是似乎又不好问她是
什么事情,只好默默的坐着。

  「阿乐,你喜欢我吗?你喜欢我吧。」这突如起来的提问,让纪乐突如不知
该如何回答。

  「我……明月,你为什么会这么问,我……」

  「我知道你喜欢我,很多人都喜欢我,可是为什么阿文他不再喜欢我了,我
真的很喜欢他,为了他我真的改变了很多,可是……」明月说着说着就好像又要
哭了起来,纪乐马上递上纸巾,「谢谢,是我没控制好情绪,一会下车你可以陪
我会儿么?我想先不回家里. 」

  纪乐也不知怎么办只好先答应了她,下了车两人先在车站不远的一家连锁宾
馆里给明月开了个房,接着两人在一家大排档里叫了些烤串啤酒什么的吃了起来。

  「阿乐,你知道么,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些路边摊,这是我第一次吃这些东西,
别说味道还不错,可能不那么追求一些东西反而会让大家都喜欢呢。」她边吃边
直接干了一杯啤酒,「我从小真的压力太大了,为了让父母放心,我必须要什么
都做到最好,我好累,我真的好累,可是没有人真的关心我,在乎我,我真的好
累,你说我如果不在了,会不会就不会那么累了?」听着这话可是把纪乐吓了一
跳。

  「你别胡思乱想,你可以做自己啊,你也已经成年了,未来的路可以自己做
选择了,而且……我真的很想关心你。」

  「做自己吗?你不是我,你不会知道我的压力的,陪我喝点吧。」说着两个
人就一杯一杯的喝了起来,虽然明月喝了不少但还尽量的保持住了理智,没有喝
的没有知觉,只是也开始神志不是很清楚了,纪乐把她送回了宾馆,刚把她送进
屋明月就「呕」的一下吐在了他的身上,明月连道「对不起」,纪乐把她扶到了
床上就问她借用了下厕所简单的洗了个澡,还有被吐的上衣洗了下,他穿着裤子
走了出来,明月看见他裸着上身,打趣道:「没想到你的身材还有点料嘛。」

  「我要回去了,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就给我打电话吧,反正假期没什么事,我
随叫随到。」纪乐见已经很晚了,感觉一直在这也不是很好,於是拿起外套就要
走。

  「今晚不要走好吗?」明月说着就抱住了纪乐,「你喜欢我吧?你喜欢我吧。

  纪乐,我真的很累,可以陪陪我吗?「

  「我……你不要这样,我是喜欢你,但是我希望是在你清醒的时候说这件事,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这样我觉得我在趁人之危。」

  「我很清醒,我只想有个人陪陪我,我真的很累。」说着明月转到了纪乐的
身前,一把抱住了他,纪乐也不知该怎么办,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好,明月看着
他局促的样子,「噗嗤」笑了出来,她看向纪乐的眼睛,踮起脚尖吻上了纪乐的
唇,纪乐是第一次和女生接吻,还是女方主动,少年热血也粗劣的回应着明月的
吻,双手也环在了明月的腰间,不由自主的在她的身上抚摸着,两人吻了好久才
慢慢分开,明月的右手忽的放在了纪乐的下体上,「深藏不露哦。」明月感受到
纪乐的尺寸颇为伟岸,脸上的绯红也越来越深,她慢慢蹲了下来脱下了纪乐的裤
子,一根巨物腾的弹了出来,差点抽在明月的脸上,明月一脸惊讶,本来以经做
好纪乐的阴茎很大的准备,但没想到有这么大,长度几乎快赶上明月的小臂那么
长了,粗度现在还没有完全勃起下也已经比拖布杆粗了两圈差不多,或许是从没
见过这么大的,一下叫了出来,「好大啊。」然后两手一前一后握住了这巨物,
小嘴吻了上去,这一吻可让纪乐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不自觉的「嘶~ 」了
一声,阴茎也因为充血粗了半分,明月伸出小舌舔舐起纪乐的龟头,这下更让纪
乐舒服到了九天之外,明月张开小嘴,勉强的把纪乐的这根巨物含进了里面,前
后的吞吐了起来,纪乐这个小处男第一次就这么刺激,下体不断的硬挺了起来,
在明月嘴中的部分也越来越粗大,口水伴着阴茎流出的液体混合这从明月的嘴边
流出,随着阴茎越来越挺立,明月不得不把这个巨大的肉棒吐了出来,她嘴角黏
黏的液体连着阴茎,眼中泛着泪水,让纪乐看着她格外的怜惜。

  「我想要。」明月在纪乐的耳边轻轻的说着,这句话仿佛有一种魔力一样,
纪乐就这么被她拉到了床边,明月环着纪乐的脖子慢慢的躺在床上,两人又是一
番湿湿嗒嗒的热吻,明月张开自己的腿,右手抓住纪乐的肉棒,抵在了自己的穴
口,上下滑动了几下,刚才本已经流了些淫液这会儿更加氾滥,湿的一塌糊涂,
她引导着纪乐阴茎一点点插入自己的阴道中,巨大的肉棒慢慢从穴口到阴道再到
子宫口一点点撑开了明月的小穴,两人同时发出舒服的声音。

  「阿乐,你好大啊,你慢慢抽出来些再插进来,记得要慢,你的真的太大了。」

  明月见纪乐明显没有什么经验,耐心的教导着他下一步动作。

  「月月,从没想过有一天我会和你做这种事情,你不会后悔吧。」

  「别说了,阿乐,你真的很好,我不后悔,快动几下,我好难受……啊~ 对,
就是这样……阿乐,你真棒,嗯~ ……嗯……你怎么这么棒……啊~ 啊~ 不行了,
我快不行了,阿乐,你慢点……」纪乐没有做过只知道埋头苦插,不自觉的就快
了起来,这可让明月受不了了,这么大的尺寸在里面活动,明月从来没有经历过,
不一会便全身颤抖第一次高潮了,她缓过神来让纪乐躺在床上,她蹲坐起来扶着
纪乐的阴茎对着穴口一点点的坐了下去,她以为这样能掌握主动不会被插得太深,
刚才也稍微适应了纪乐的尺寸,可是纪乐的阴茎顶进她的穴中便让她没了力气一
下坐了下去,这一坐直接让纪乐的阴茎直接就顶到了最深处,「啊~ ……」明月
不自主的大声叫了出来,她瘫坐在上面提不起力气,纪乐见她没了体力,一把把
她抱了起来,将她的两条美腿抗在了肩头,又继续插了起来,又感受到快感的明
月又活了过来,纪乐的肉棒不断的刺激着她,让她只能「啊~ 啊~ 哦~ 哦~ 」的
胡乱叫唤,纪乐也这个处男也不懂什么情趣,只能不断的在明月身上耕耘,纪乐
和明月中间又变化了几个姿势,插了好久,明月感觉她阴道中的肉棒越来越烫,
好像也变得越来越大。

  「月月,我觉得我好像快到了。」

  「啊~ 阿乐……给我,……射在里面……我……爱你……啊~ ………………」,
「啊…………我射了。」纪乐快速抽插几下,肉棒死死抵住子宫口,阳精一波接
一波的射入明月的体内,「月月,我也爱你。」射完后的纪乐伏在明月身上温柔
的说. 两人这一夜又做了两次,第二天明月说要回家,让纪乐也回家去了,说过
几天找他,可这一过就是一周多,这对刚刚体验过性爱快感的纪乐可是备受煎熬,
於是他决定主动找明月,看看她这些天做了什么事?为什么没有找自己?

  3。反转纪乐给明月打去电话,可是电话「嘟」了好久都没人接,他又打了
几个,还是没人接,就在他马上就要放弃继续打的时候电话被接了起来,电话里
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喂?你好,你找月月吗?她在洗澡……」还没等那边说完
纪乐立马放下了电话,「那个男人是谁?他为什么会和明月在一起?明月在有其
他男人的情况下洗澡?」纪乐心中不断的问自己这些问题,越想越觉得难受,自
己的女神为什么会和别的男人在一起,难道自己不过是她排解寂寞的一个道具吗?

  这时,纪乐的电话铃响了起来,他一看是明月打过来的,犹豫了一下还是接
了起来。

  「阿乐啊,刚才我在洗澡,他看你打了好几个寻思是急事,就先接了起来,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听了这个解释纪乐瞬间放心了下来,自己也在心里骂自己
怎么可以不相信自己的女神呢。

  「啊……啊……没什么,就是自从上次就没你的信了,想看看你在干什么. 」

  「也没在做什么,就家里很多事~ 嘛……」纪乐听她声音里嗲里嗲气的,心
里又高兴了起来,纯情少男的心思也是很容易波动。「我爸爸妈妈带我去串串门
什么的,再过几天就有时间……呃……了……到时候~ ,到时候找你。我……我
有点想你……想你了。」

  「月月,你身体不舒服么?怎么听着有点喘呢?」

  「啊……我没在干嘛,我在擦乳霜啦,动作有点彆扭,说话……就有点……

  有点……不顺畅啦。「明月解释道。

  「哦,原来如此,那你后天有空吗?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

  「哦……哦~ 好……好的……那就后天……后天联系,我~ ……我要先擦乳
霜啦~ 先挂了,到时候再联系. 」纪乐听着明月喘息又重了一分,可能真的是姿
势很不舒服吧。

  「好吧,那后天见。」

  「好的……BYEBYE。」说完明月就立刻挂断了电话。纪乐看联系上了
明月,也约好了后天的约会,他心里应该很开心才对,可是高兴中总觉得好像哪
里不太对劲。

  或许男人有的时候也有半分第六感吧,在电话的另一边,刚刚挂断电话的明
月正在被另一个男人从后面抽插着,终於不用压抑自己的声音让明月「啊……」

  的一声叫了出来,「死鬼,你好坏啊~ ,我在打电话呢……,你就这么……

  啊…

  …这么插了进来,被别人发现了怎么办?「

  「小骚货,刚才还叫我『爸爸』呢怎么这么快就叫我死鬼啦?你这么浪就该
让别人知道嘛,知道才有别的男人喂饱你啊……我都快被你榨干了。」

  「你胡说……我……我哪有……啊~ 榨干你,你明明……还很有力嘛,啊~
……快,快用力插,用力插我的小穴,……好……好舒服……你好厉害啊~.」

  「那我今天就算精尽人亡也要喂饱你这个小骚货。」说着男人就像电动打桩
机一样快速的坐着活塞运动,可能太过刺激,男人控制不住一声低吼就直接插到
最深射进了明月的子宫里. 明月瘫软的趴在床上,身体一耸一耸的颤抖着,半天
才缓过来,她今天已经和这个男人做了4次了,男人已经体力不支睡了过去,她
从床上下来,去厕所里洗了一下,然后穿上衣服迳自走了打了一辆车,十多分钟
后计程车停在了另一个宾馆的门口,明月走进宾馆进了电梯按下了通往7楼的按
钮,明月看着电梯里镜子里的自己,久久不能回过神来「叮」的一声,电梯门开
了,明月走出电梯,脸上换上了一种风情的面容,一直走到走廊的尽头,敲了敲
门,不一会门就打开了,一只结实的手将明月拉了进去,门啪的一声关上了。

  两天后,纪乐和明月约在了小城里的一幢有20层的高层商厦里的西餐店,
两人吃饱喝足,纪乐本来打算带她去一个他的『秘密基地』去看看,但是明月一
下就抱住了纪乐在他耳边对他说想要,这让之前仅有一次经验的纪乐完全控制不
住自己的欲望,急忙下去开了一间位於10楼的客房,两人一进房门就仿佛天雷
勾地火一般激烈的亲吻了起来,两个年轻的肉体在这一下午不断的交融,来自最
原始的欲望让他们一遍又一遍的做着最本能的运动,纪乐的精子也不断的注入进
明月的体内,直到两个人都沉沉的睡了过去,当纪乐醒来的时候,明月已经不在
屋子里了,他简单的沖洗了下,拨打了明月的电话,但是铃声在屋里响起,明月
并没有带电话,「他可能是饿了去弄些吃的去了吧。」纪乐这么想,他走到窗边,
望向窗外,莫名楼下站了好多的人,居然还有救护车和警车,他顺着人群目光的
方向看去,一个少女坐在了大厦的位於10楼的一块延展出去的平台边上,她手
里拿着一个扩音用的喇叭,就那么静静的坐着,仿佛在等待什么. 刚刚睡醒的纪
乐擦了擦眼睛,定睛望去,这一望让他顿时心中大骇,坐在那里的女生正是明月,
他急忙穿上裤子,衣服也没穿就向明月所在的方向跑去,在平台的外边还有很多
人聚在那里,有谈判的警员还有一些好像是看热闹的路人,不过平时一般看热闹
的人都是女人比较多,今天这里却都是男的,员警也没有驱赶他们,反而在组织
他们站好,这让纪乐心里很纳闷,但还是明月比较重要,他沖到前去,被员警拦
住了,在得知他认识那个坐在危险地方的那个女孩后,让他也和那帮『看热闹』
的人站在了一起,他也只好走了过去,这帮人窃窃私语,纪乐不知所以,但是他
心中只担心明月的安危。

  「你也认识MINA吗?」这时一个人拍了拍纪乐的肩膀对他说. 「MIN
A?是谁?」

  「就是外面那个啊,我刚刚接到电话她说让我来这个地方来找她,自从上次
和她做过后我可一直对她念念不忘,寻思过来还可以再来一次呢,谁知道是这么
个情况,真是倒楣透了,不过说实话她在床上是真的浪啊,上次她洗完澡给他的
小男友打电话,我就从后面摸上了他的骚B,没摸两下就全是水,我就直接进去
了,就一边做一边看她打着电话还不能发出浪叫,真的太刺激了。不过看这架势
咱们这帮人不会都是和她做过一夜夫妻的人吧。」这个男人的话仿佛五雷轰顶一
般,劈的纪乐仿佛失了魂魄,呆呆的站在那里,他心中的明月虽然和她男朋友有
过性经验,但是在纪乐看来,男女朋友之间有做爱也是正常事,虽然他很嫉妒,
但是也不是不能接受,毕竟当时自己并不算她的什么人,可是从这个男人嘴中说
出的明月,或者说是MINA,真的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校花女神吗?

  「喂喂。」一声喇叭声打断了纪乐的思绪,他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正是明月,
她从那里站了起来,面向窗户这边的人群,清了清嗓子,整理了一下头发,脸上
浮现出一种怪异的微笑,接着开口说:「你们都好吗?」她顿了一下,「在这1
0天和我发生关系的臭男人们。」,场面顿时尴尬了起来,毕竟这种情况在这里
的大概没有人经历过,「我今天把你们叫来呢,主要就是说一件事情。」明月又
顿了一下,继续吊着众人的胃口,「那就是,在我和你们每个人做爱的时候,你
们应该都记得是没有带安全套的吧。」场面越来越尴尬,纪乐的心里也越来越崩
溃,众人也面面相觑,不知道接下来她要说什么,「没有带套套是很危险的哦,
因为,我有了性病。」这句话可顿时炸开了锅,让这里的每个男人都恐慌了起来,
有咒骂的,有痛哭的,还有的已经呆在了那里,「我这个病啊,很难治的,是被
我男朋友传染的,既然男人对我这般,我也要报复男人,即使我死了,我也要让
别人生不如死,你们这些人,一个个人前道貌岸然,任何猥琐下流,那边那个穿
着白西装带眼睛的那个,你们看他文质彬彬的,他居然喜欢喝女人的尿液,别可
能只有下面那感染了,你怕是整个头都感染了吧,毕竟我那天我可是用我的下面
蹭遍了你整个脑袋啊;还有那边那个留着鬍子的大叔和那个看着还挺帅的小哥哥,
你们知道他们喜欢怎么做吗?他们是同性恋啊,他们一个人在下麵上着我,另一
个就在那个人后面捅着干着我的那个人的菊花,哈哈哈哈;还有那边那个看似很
健硕的猛男大哥,看着真的很威猛啊,可是他下面那里真的又细又小,我甚至差
点都不知道他进来了,如果不是他一直问我舒不舒服的话。」她停了下来,环视
着这群人,发现纪乐也站在里面,她的身形微微一颤,脸色明显僵了一下,但马
上又恢复了过来,「对於一个人,虽然我很愧疚,我知道他是真的喜欢我,但我
还是骗了他,最后我也只能和他说最后一句话了。」说着明月看着众人倒退了几
步,她把话筒扔在了一边,嘴吧翕动着说出了最后一句话就仰身跳了下去,时间
仿佛瞬间凝固了,纪乐知道她说的那个人是自己,也看到了她最后的唇语,那分
明是一句「对不起,我……」可是她人已经跳了下去,那没有读到的后半句,也
随着明月落入了这城市的夜色之中,「碰」的一声闷响,凝固的时间又恢复了过
来,这一响,震得在场的人都愣住了,员警们急忙的往楼下赶,这群男人有的呆
住了,有的还在咒骂着明月,有的忙去医院做检查,还有的人,仿佛心丢了一样,
他失去了他爱的第一个女人,楼下的警笛响了起来,在糙乱的人群中渐渐的远去。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