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干_av天堂_天天啪_噜鲁色 色去去 干干爱 爱操操 啪啪日日,四虎影库,哥哥去,狠狠干

首页  »  强奸系列  »  强上了独居的翠翠
碧浪湾离市区不远,但环境很清静,对着一望无际的海洋,是酷爱大自然的人所喜住的安乐居!

  沙滩上两旁都是依山而筑的中等与高尚住宅区,蓝小亭这小妮子就独自租住了一所年代较为久远的旧宅,但它的外型颇为雅致美观!

  思想新潮的翠翠竟看中了这种旧筑小园,果然有一份独特气质啊!

  嘿!我就要在这清幽又富诗意的地方,尽量再奸这小淫娃!

  她住在最高的一层,这里当然没有高尚住宅的电闸、电子保安系统和保安人员啊!

  有的就只是一个年纪老迈的看更员,似乎老掉了牙啦!嘿!护花无力啊!

  这处平日下午时份,连人影也没有一个,人声杳然,只有雀叫蝉鸣罢了!

  我不难就从一堵只有五尺高全无阻碍作用的石砖围墙翻过身来,然后沿水渠轻易地爬上五楼!

  那些玻璃窗闩得不好,窗花大得可以过人!

  我一钻身已步入她的闺房啦,好了!我先她一步返回来!

  我的神机妙算是这样的:

  翠翠被我在洗手间强奸了后,心情坏透了,还有什么情绪教书?

  当然会向校方请假回家痛哭!

  哈!哈!这就正中下怀了!

  我一边看着时间,心想也差不多时候了,我改换上一身紧靠的黑衣,套上黑色的魔鬼面罩!

  对着镜子瞧了一瞧自己的坏模样,嘿!她岂能认出我就是她的学生Tom?

  这妮子很富文艺气息,厅里放的都是莫奈的复制名画,远距离观赏就可以看见这些点彩所形成的独特光景!

  书桌面的壁版上贴满了一笺又一笺的刚古布纹纸,不同色素的纸上,只见都是一首复一首是女性独有的轻柔婉约笔触所写成的新诗!

  还是用醮墨水的古钢笔所写成的哩!

  看不出啊!整个环境一看而知是女孩子的家!

  三时多了,大门外响起沉重的脚步声,我的计算没错,猎物再度投向我的狼抱了!

  翠翠满面倦容的走了进来,砰的一声关了门后,便扑向睡房内的大床上痛哭着!

  由于她刚从炽热的炎夏环境下走进屋来,而又没有开了冷气,此刻她的低背装上冰肌香汗淋漓,凝珠滴滴,就好像朝霞金露一样,令人垂涎!

  披肩微乱的秀发沾着汗水形成一缕缕黏着颈部,又一撮撮的系着玉肩!

  正是:黑发零落飘玉肌,泣诉断肠。

  真个是十分诱惑动人的场面!

  无情的我当然不懂诗情,不解温柔!

  我不懂,还要破坏!

  我要划破这处安宁的气氛,使哀怨的弥蔓剧变成一片暴戾的笼罩!

  嘿!我无声地早已站立在她的背后,鸡巴全硬!

  我不禁发出嘿嘿的、极之无耻又猥亵又至极的淫笑声!

  她!惊觉!陌生人!转身!怆惶!

  无奈地接受重蹈的恐怖经历!

  「嘿!婊子!怎么一回来就哭成泪人啊!还有好戏在后头嘛!

  唧!唧!看你,还是这么美!这么荡!」

  我轻浮地吟吟笑说。

  「你……你……你……」

  翠翠卧在床中满面惊讶地说。

  「你你你什么?哈!哈!那么快就认不出我来吗?刚给白衣面人奸污啦!

  现在是黑衣面奸魔上场唷,嘿!嘿!方才只是强奸的热身前奏,现在才是正点子的开始!哈!哈!哈!哈!」

  「又……是……你……这禽兽!」翠翠由惊生怒向我骂着!

  「唧!唧!很凶!恨死我吗?有本事就一雪贞操之仇啊,哈!哈!」我无视她的存在般,仰着头自顾大笑!

  我中午时在洗手间强暴她的时候,实在太易将她制服了,所以这刻丝毫警戒之心也没有!

  怎知她趁我仰笑之际,竟突然发难,从床头迅速拿起玻璃灯就向我的头部勐掷过来!

  天!这么近的距离!就算给我一早作好准备,也是一半机会能够避开!

  何妨是这样子的突袭?

  我已是敏捷非常的了,见黑影疾飞迅至,临急稍一偏头,僻过面目的正击,但额角却给灯的铁座撞过砰然正着!

  当下铁灯落地粉碎!翠翠尖叫,还有我的惨唿!

  我当下眼前金星直冒,只懂以手按头搓揉着!

  翠翠就趁这个时候,死命地夺门而出,大声唿救!

  我强忍额上苦头,即来一个一百八十度旋转身体,当下竟站不稳来,卒然仆跌,我这就将势就势顺势而下,在落地的一刹间,正好捉着翠翠的足踝!

  这下给我好运地一捉得手,还会轻易地放过她吗?

  此时头上虽仍震震传来剧动的感觉,但若给这婊子逃去,我就必死无疑了!

  当下强忍裂痛,振奋大喝一声,使出全身最大的力道,用握着她脚腕的右手勐然朝自身一拉,「臭婊!想逃?没这么易!」「呀……」她挣扎地喊叫着!

  我将她硬生生的拖回睡房内,稍一回神,痛楚微减,即跃弹半身,一拳就朝翠翠的胃窝间狠狠打下,并附上惊天狂喝:「死吧!臭!」「哇……」翠翠接着我的喝声之后惨叫起来!

  我慢慢地扶着墙壁站直身子,冷冷的看着她。

  「操妈的!死臭!反抗?」

  我看着她痛苦地揽着肚子像发癫似的曲孪着,仍未消却我心头之恨!

  「大被同眠罢!臭婊!」我立即走到木床侧用劲双手一番,整张床连被就朝躺着无助的她如落幕一压!

  「呀……」我只能听到一下床下蒙胧的惨号!

  我满意极了,施施然将床扳回原状!那贱人像软泥瘫痪在地上,只懂大口大口地喘息唿吸着!

  「还可以反抗吗?起来呀!吃奶力也使出嘛!这么快就玩完吗?

  不想报仇吗?以后没机会哩!」

  我说着跪在地上,执起她的烂发,向她面目一喷:「呸!看你这烂臭货!还反不反抗?答我!」

  手上再一拉,使她的面庞对着我魔鬼面罩内的怒目!

  翠翠虚弱地断续地说:「不……不反……抗……了!」「不反抗了吗?好!臭婊!听着,我现在给你五分钟逃跑机会!

  走不了的!我就先奸后杀!哈!哈!

  走呀!敢不敢啊!

  五分钟足够跑到有人的地方啦?跑呀!淫娃!」我当然是说着玩她的,她只要微微一动,我就将她再度百般折磨,不得好死!

  她也不顺我的话,完全没有逃跑的冲动!

  「嘿!嘿!你知道逃不过我的奸掌吧!哈!哈!哈!

  废话不讲喔!来吧!嘻!嘻!」

  我嘻笑未完,双手滑向她的双肩,像第一次施暴时一样,将她长袖连身裙的阔领口两边又扯落至半臂之下,哗!这次是正面的,立时迎面是整个白透泛红的胸脯,两个圆大而乳头挺的乳房!

  「妈的!」我看得口也发干了!

  我随即跨过她的腰,低头啜着她淡淡粉红的蓓蕾,双手抚摸着她的纤纤娇躯!

  「啊……」我用舌舔着她的泌汗乳沟,舐着略咸的味道,更使我的欲念暴长!

  「嘿!翠翠你太美啦,若不是你喜欢反抗的话,真舍不得摧残你啊!」我又吻着她叫人想入非非的小嘴,将舌头强行直闯她的小小口腔内,她紧合双眼,如昏睡、若死人,他妈的!一点反应也没有吗?

  这淫娃竟不愿和我展开舌剑唇枪的激烈大战!

  我当下愤然仰头,一巴掌掴下她的脸上:「贱人!温柔点对你,你就不识抬举!不舌玩吗?」

  又是一掌!

  「臭婊!舌不舌玩!」

  再一掴掌!

  「我……肯……啦!」

  她抵受不了我的虐打,勉强应允着。

  「哈!哈!我改变主意,我要口交!嘻!嘻!嘻!」我卑鄙的性虐之计就是这样:打得她死去活来,顺从后干更差劣的事!

  掏出红涨的大丑鸡巴,先将肉棒贴着她的粉靥磨着:「哈!哈!这招是玉面镬,慢煎红肠!嘻!嘻!够贱吧!哈!哈!」

  「我用龟头吻吻你的水汪美眸好吗?哈!哈!」我尽量欺负她!

  「张开你的臭口!含着!哈!哈!」我瞪着她命令道。

  「不……我……不……要……」她摇着头。

  「嘻!嘻!我偏要!你不服从吗?」

  啪的一响!不服?再一重响!不服?痛唿与狂响!

  服了!

  「嘻!嘻!张大嘴巴吧!来啦……美人含,太爽啦!」翠翠被我打得满红的脸,与我的大鸡巴一样的红,我畅快地放进又热又湿的红肉瓮中,我红着脸来动!

  「吮!死了吗?是不是要点反应!」我扯着她的头移动着!

  「啊……呀……一下一下的吸吮……哈!哈!……啊……」「很好味吧!……啜紧些……臭……烂婊……呀……」我要她和我口交若十余分钟,强奸美媚女教师实在使我亢奋到极点,还要是春风两度!我忍不住了!

  「啊……射精……啊呀!啊呀!啊呀!吞呀!

  好教师唷,我的甜心翠翠!我现在报答你的教恩呀!

  嘻!嘻!给你吃过桃李满门啊!

  啊呀!啊呀!啊呀!哈……」我将精液全喷在她的口腔中!

  「嘿!嘿!满泻啊!嘿!嘿!喝过美味的东西,再来就是苦茶啦!」我略微先低下身道:

  「嘻!嘻!广东人有话一啖砂糖一啖屎呀,你也一尝个中滋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