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干_av天堂_天天啪_噜鲁色 色去去 干干爱 爱操操 啪啪日日,四虎影库,哥哥去,狠狠干

首页  »  强奸系列  »  我还是处女,求你放过我吧

那个时候,吴义龙和她都还是Y大外语系的学生。

吴义龙是个典型的纨绔子弟,玩弄女人对他而言与其说是发洩兽欲的手段,不如说是他唯一乐于从事的职业。

而偏偏上苍也给了他得天独厚的身体和家境。

由于唐吟雪明星般的外貌和气质,很快便成爲了吴义龙猎豔的目标。

唐吟雪自然看不上吴义龙这种轻浮子弟。

然而吴义龙并不像她的其他追求者那样容易灰心。

终于,临近毕业前不久,在一个暴雨如注的夏夜,独自撑着伞走回宿舍的唐吟雪在经过校园里外一片小树林时,眼前突然跳出一个黑影。

这黑影如同野兽般对唐吟雪展开攻击,唐吟雪还没来得及做任何抵抗,便被压倒在泥水横流的冰冷地面上。

那黑影随后把她拖入了小树林内。

她想呼叫,但嘴巴却被人从背后死死地堵住,发不出任何声音。

那个黑影身手很是矫健,几秒锺便把她的短裙和裤袜撕得稀烂。

她修长莹白的双腿被雨水冲刷着,浓烈的寒意让她瑟瑟发抖。

那黑影把喷着热气的嘴唇贴近她的耳朵,低声威胁说:“现在你喊也没用了。你大概不愿大家都看到你一丝不挂的样子吧?”

尽管他刻意压低了声音,唐吟雪还是立刻知道了他是谁。

“吴义龙同学,我答应做你女朋友……求你放我回去好吗?”

唐吟雪用颤抖的声音哀求。

吴义龙嘿嘿地笑了两声,说道:“你就别做梦了。我想要的女人,还没有得不到的!”

说罢,便强力分开唐吟雪的双腿,伸出中指粗暴地刺入了她的蜜穴之内。

吴义龙粗糙的手指在她阴道内不停地抠弄,阴道没有得到润滑,粗粝的指节与蜜肉相摩擦,带来阵阵令人晕眩的鑽心痛楚。

唐吟雪拼命晃动着臀部躲避,但这对吴义龙而言无疑更像是一种诱惑。

天空中雷声隐隐,暴雨鞭打着她扭动的身体。

唐吟雪却感到全身像着了火一样。

一边以手指凌虐着自己觊觎了许久的美女,吴义龙一边把大手伸进唐吟雪的上衣之内,大力揉搓着她从未有男人染指过的纯洁胸部。

她柔软腻滑的酥胸被毫不客气地搓捏成各种形状,敏感的乳尖在强烈的摩擦下,竟不顾主人的意志变得充血挺立。

不知何时,唐雪音成熟的身体内部开始涌出火一样的奇异快感。

她的呼吸也渐渐的变得粗重,隻是让人分不清是恐惧的喘息,还是难以抑制的快感呻吟。

吴义龙的手指持续探索着美穴内更深的地方,当他的指肚触碰到唐吟雪深邃紧緻的处女美穴中米粒般的一点凸起时,唐吟雪的身子突然剧烈地颤抖了一下。

吴义龙会心一笑,对这一点展开反複的蹂躏。

唐吟雪顿时觉得大脑中火花四溅,一阵强烈的酥麻感从小穴直冲脑际,小穴内的蜜肉也随之一阵蠕动。

唐吟雪勉力夹紧双腿,想抵抗这怪异的快感。

却隻是更加夹紧了蜜穴内男人侵犯的手指。

虽然意志还是在坚守,但肉体渐渐变得亢奋。

很快,吴义龙的手指便被不断渗出的玉女蜜液所打湿。

“已经湿了喔。哼,平时装的那么清纯,被我手指玩弄几下就有了快感。看来也不过是个骚货。”

吴义龙把上身的重量压在唐吟雪的背上,以秽亵的话语侮辱着身下战栗不已的美女。

求你饶了我吧……我,我还是个处女……”

明知徒劳,唐吟雪还是含着泪光哀告道。

“哈哈,那就让我成爲你的第一个男人吧。”

吴义龙嘿嘿笑道。

说罢,吴义龙将唐吟雪的雪臀抬得更高一些,使她的花穴完全暴露在淋漓的雨水中,接着腰身一沉,已经迫不及待的硕大阳物便插入了唐吟雪至爲隐秘的美穴。

唐吟雪的蜜穴紧緻异常,在这么一种刺激的情境下强暴一个窥伺了许久的绝色美女,吴义龙玩弄女人的经验虽然丰富,也要屏住呼吸,小心忍耐着才不至于“丢盔卸甲”。

他巨大的龟头深入到约一寸的地方时,被一层柔软而坚韧的薄膜阻挡住了去路。

吴义龙心中大喜,暗自赞道:“没想到这小妮子还真的是个原装货,我今晚可有的乐了。”

他把已经插入美女体内的阳具暂时又抽离出来,将硕大的龟头抵在唐吟雪蜜汁流溢的花蕊上,淫邪地磨蹭着,蓄势爲最后的攻击做准备。

感觉到已经进入阴道的“祸根”

又缓缓退了出去,唐吟雪侥幸地推测,莫非是这流氓发觉我是个处女,突然良心发现了?然而残酷的现实立刻粉碎了她的幻想。

片刻的静默的之后,吴义龙牙关一咬,勐地向前挺动腰身,他怒不可遏的阳具便如钢釺一般,深深地刺入了美少女冰清玉洁、未经人事的蜜道之内,一举突破了少女的贞膜。

“啊……”

唐吟雪不由得发出一声悲切的哀鸣,但狂暴的大雨中这声音显得那么孱弱。

破身的剧痛加上被凌辱的羞耻让她感到天昏地暗,彷佛地狱的大门已经朝自己敞开。

然而更令她羞愤欲死的是,从未有过性交经验的她,在男子阳具一次次的暴烈鞭挞下,身体居然渐渐起了反应。

被强悍的雄性征服和支配,大概是深埋在每个女性心底最深处的欲望。

虽然她的理智仍在抗拒,但压抑在潜意识中的本能已经悄然做出了另一种选择。

唐吟雪感到自己的小穴越来越湿,越来越热。

最初破身的疼痛逐渐减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被占有,被充实的渴望。

男根的每次插入,都带来不可思议的畅美之感,那感觉如此强烈,她紧紧咬住嘴唇才能避免自己发出愉悦的呻吟。

她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明明是在被侵犯,却爲何还会有如此强烈的快感?她一向最爲珍视和骄傲的无暇胴体,居然被一个自己痛恨的男人如此作践凌辱。

她本来要保留到新婚之夜的玉女童贞,居然被这样无情夺取。

她悲哀地想,从今以后,她的身体再也不属于自己了。

她也将再也不会是个清纯如水的好女孩。

事到如今,她唯一的盼望就是这一切赶快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