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干_av天堂_天天啪_噜鲁色 色去去 干干爱 爱操操 啪啪日日,四虎影库,哥哥去,狠狠干

首页  »  强奸系列  »  【至卑微的人们】(6)【作者:莲心糖】
作者:莲心糖
字数:6802


            至卑微的人们(妈妈篇)

  ***********************************

  由于之前发的效果实在是不好,读者寥寥,有点受打击,但姑且努力写完吧,
至少做到有始有终,虽然之前还预计有岳母篇和几个番外篇。大概还需要一两章
的样子。由于隔了好几个月,各位可能需要找找之前的文章来了解前因后果了。

  ***********************************

                第六章

  终于,在那次家庭会议之后,我彻底了解了陈阳妈妈和小和的真正的「历史」。
由于经过了充足的准备,会议上妈妈的表现无疑是令人满意的,又低贱,又谦卑,
还尽量地实话实说,别出心裁。

  小和也是颇为洒脱大度,在妈妈磕过九十九个头便选择原谅了她,母女二人
简直亲如母女。妈妈本来提出自愿吃一天的屎来惩罚自己,但小和马上拒绝了,
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妈妈感激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连连放屁。

  只是,这场视听盛宴恐怕要以后再讲给大家,因为妈妈毕竟心虚,不敢直接
和盘托出,导致表演中颇有隐晦,以至于各位看官可能看不懂。

  因此,我现在在这里先把真实的故事讲给大家。

  最初,妈妈对小和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又经过了那次洗衣事件,小和终于忍
不住了,再加上小和本身的偏执和表态,她竟想到了一条极为暴力的路线。

  其实,小和的计划并不周全,以至于她后来也承认自己是「摸着石头过河」

  ,她还笑眯眯地问妈妈:「女儿,妈说得对吗?」

  妈妈当然不敢怠慢,认真地回答:「对着呢,小和妈妈绝对是女儿的总设计
师,女儿这么骚,妈妈不下力气调教哪里会知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嘛
……」小和高兴极了,拍着妈妈雪白的屁股大笑。

  现在大家是可以笑出来了,可是,那天小和可一点都不轻松,甚至可以说是
紧张至极,张皇失措。

  小和本来是用春药,然后录下来两个人同性恋的片段作为要挟的。没错,儿
媳妇对婆婆用春药,最低级,最容易被识破的方法。只能说那时小和的头脑并不
清醒。

  首先,妈妈并不是同性恋,更没有和儿媳妇发生肉体接触的意图。其次,就
算发生了关系又能怎样,两个人的事,大家都丢人,怎能以此做要挟?完全没谱
的事嘛。然后,春药这东西好不好使根本没有保证。其实,那些药本来就是我俩
买来增加情趣的,结果就是对小和完全不起作用。最后,妈妈气急败坏,报警了
怎么办,这里可不是日本A片,几张裸照就能让任何女人乖乖就范的。

  但小和还是做了,按她的话说,干点事总比等死强。

  那天,我上班之后,小和在妈妈的水里放了催情药。意外的是,可能是由于
妈妈常年没有性生活,那些药对竟然异常好用,服下不到十分钟便燥热难当。妈
妈自然不明所以,以为是天气的原因,只能冲凉解暑。

  妈妈在浴室里揉搓着自己,只觉得其他地方还好,只是胸部和小穴燥热异常,
奇痒难当。便越发用力地在那两个部分下功夫,心中暗想:难道是我太久没接触
异性,生理有需求了?哎,真没用,老了老了的,咋连廉耻心都没有?想到这,
妈妈心中羞愧,只得沉下心来,专心解暑。

  不成想,这下非但没有缓解,反而越来越痒,妈妈正暗中着急。

  这时只见浴帘外人影晃动,「嗖」地一声,浴帘被拉开了,只见得小和赤身
裸体地站在了妈妈面前。

  小和很小,哪里都小。妈妈身高一米六,小和一米五五;妈妈的罩杯是38
E,小和甚至连A都勉强;妈妈阴毛浓密,还少许连着大腿,小和则是一小撮;

  妈妈差不多115斤,小和最多不到90斤。后来,我甚至发现,小和连屁
眼都比妈妈的小,妈妈的屁眼鲜红,与周围的黑屁沟反差很大,给人感官较大,
小和则是浑然一体,只有一个小小的菊花洞。

  小和的胴体很美,但妈妈那时自然没心情欣赏。

  只见妈妈赶紧用双手挡住了自己的胸,忙退后了两步,睁大眼睛,似喷火一
般,倒竖娥眉,斥倒:「你干什么啊!神经病吗?没见我在洗澡啊,我告诉你,
我……我可什么都没做啊!」

  小和早已设置好了手机录像,本预想着妈妈欲火焚身,能主动相迎的。但现
实毕竟不是A片,妈妈还是做了正常人该有的举动。

  小和见事与愿违,不由得心中大是焦急,也明白此时绝不是慌忙的时候。奈
何小和虽然表面沉稳,内心狠毒,实际却是那种激情性人格,在慌忙时根本没什
么急智。

  小和只觉得头脑一热,膝盖一软,扑通地一下规则了妈妈膝前,一把抱住了
妈妈的大腿,口中硬硬地念到:「妈,女儿错了,女儿什么都没看见,也什么都
不知道,只求妈妈让女儿服侍洗澡,女儿别无所求!」

  妈妈当时是极度惊讶,一时性欲也被瞬间冲掉,自然不会听小和的胡说八道。
但见小和似乎有些冲动,不知是何用意,也不敢立时叫她滚蛋,便理了理情绪,
压低了声音说:「妈不用你服侍什么洗澡,你出去就好,不管你刚才想干啥,我
就当没发生,你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

  事已至此,小和的计划显然失败了,现实不是日本A片,妈妈也不是AV女
忧,小和的计划落空了,已经没有再纠缠的必要了。小和只觉得无比尴尬,满脸
通红,跪在地上不知所措。大概过了三十秒钟,在小和心中仿佛过了一年一样,
等她脑子稍微清醒了些,才开始慢慢地跪着向后退去,四脚着地,甚至不敢抬头。

  妈妈也是极为尴尬,整个过程没有说一句话。小和当时甚至忘了,手机还在
录像……

  多年以后,小和越来越喜欢提起这段故事,因为每次一说:「女儿,你还记
得那次妈给你下跪……」妈妈都会立即变成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仿佛随时都要
挨打一样。

  最后小和愈发起兴,甚至还提出了要剧情重演,妈妈当然执拗不过,只得硬
着头皮服从。小和还邀请我当观众。

  首先,妈妈在浴室假装洗澡。只见小和兴致勃勃地脱光了衣服,摆好了摄像
头,蹑手蹑脚地走进了浴室,「嗖」地一声拉开了浴帘。

  妈妈只得假装诧异,瞪大了双眼,但却怎么也不敢开口斥责小和。

  小和还兴致勃勃地等着妈妈说台词呢。

  只见妈妈沉吟片刻,喉咙似乎动了几下,但没出声,却直挺挺地跪了下去,
对着小和的脚不住地磕头。

  只听妈妈说道:「婆婆陈阳不知道小和大驾光临,罪该万死。婆婆天生体臭,
弄脏了女儿的瓷砖,弄臭了女儿的浴室,还污染了水源。还请女儿把婆婆陈阳当
成厕所,在婆婆身上拉屎撒年都可以,可千万别脏了女儿的脚,影响了女儿的心
情。」小和见妈妈这么卑贱,反而起了整蛊的心思。只听得小和微微一笑,用手
托起了妈妈的下巴,左右开弓就是四个清脆的嘴巴,声音很大。

  然后小和笑吟吟地说道:「谁让你自作聪明的?谁让你不按着剧本演的?女
儿是不是皮紧了,要不要妈妈把你的皮给扒了?」妈妈被打得满眼金星,见聪明
不成,赶紧慌忙地摇头,连话都不敢说。

  小和又说:「再来一遍,按着剧本!」妈妈只得听命。

  这次,妈妈依然假装洗澡。

  不同的是,小和进浴室前对我诡谲的一笑,似乎暗示着有好戏要上演。

  只见小和照旧脱光了衣服,走进浴室,「嗖」地一声拉开了浴帘。

  妈妈有了上次的教训,这次虽然胆怯,但不得不照着剧本来。只是妈妈在小
和面前早已没了任何脾气,早就比最乖的小狗还要听话,比最软弱的绵羊还要顺
从,哪里还敢真的动怒。

  妈妈赤裸着身体,面对着小和,努力地回忆着当年的模样,但却威风全无,
只得皱了皱眉头,短促且慌张地说:「你……你干什么!神……经病吗?没见我
在洗澡啊,我告诉你,我……我可什么都没做啊!」按照剧本,小和应该马上下
跪然后傻傻地赔礼道歉的,但小和心中已有整蛊妈妈的想法,自然不会照本宣科
了。

  只见小和装着弱弱地说道:「婆婆,您……您再说一遍?」

  妈妈以为是自己声音太小,小和没有听清楚,便清了清嗓子,提高了音量:
「你干什么!神经病吗?没见我洗澡啊,我告诉你,我可什么都没干啊!」

  话音未落,只见小和手起手落,「啪」地一声在妈妈脸上打了个耳光,然后,
小和冷冷地说道:「跪下。」

  妈妈这下可愣住了,挨了下打,还以为自己哪里演的不对,按说小和该跪下
的,但小和却让自己跪下。明明是小和说按剧本来的,怎么自己还挨打了?

  妈妈这么一愣神,竟连小和让她下跪的命令都没听到。

  小和见妈妈傻傻地不动,心里非常开心,暗想自己戏耍妈妈成功了,但脸上
却表现的更生气了。

  小和抬头看着比自己搞出一头的妈妈,妈妈美丽的胴体在微微地发抖,似乎
已经察觉了事情不大对劲。

  小和心里使着坏,嘴上憋着笑,眉头却拧得更紧了,依然冷冷地说道:「跪
下。」妈妈哪里还敢犹豫,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头也不敢抬一下,体似筛糠一样
抖个不停。

  小和「怒气」似乎更盛,竟转过头来对着我,非常委屈地说:「宁哥,这老
婊子我管不了了,你刚才看到了,我看了她一下洗澡,她竟然骂我是神经病!还
骂了两次!我让她跪下她都不听,宁哥,她这么欺负我,该怎么办?」我这才明
白小和的阴谋,原来是想借着妈妈的表演,好好整蛊妈妈一顿。平时妈妈畏畏缩
缩的,调教起来有些乏味了。

  我自然顺着小和:「你自己养的婊子,骚女儿不听话,怎么还来问我?要是
她敢这么跟我顶嘴,我就给她最严厉的处罚,至于怎么罚嘛,恩,我还没想好。」
惩罚人方面的想象力我确实不如小和。

  妈妈是何等聪明,听到这里当然明白了小和的诡计,奈何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以小和的脾气和兴致,极有可能打的自己皮开肉绽,对于将面临的惩罚,妈妈想
都不敢想。

  只听小和清了清嗓子:「陈阳啊陈阳,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我现在让你
吃屎你吃吗?」

  妈妈想都没想:「吃!」

  小和又说:「我现在让你被狗操你愿意吗?」

  妈妈依然立即回答:「愿意!」

  小和再问:「我现在打断你一条腿,一只胳膊,让你三年之内不能恢复,你
敢反抗吗?」

  妈妈依然没有犹豫:「不敢!」

  小和最后问:「那我录下你最淫贱的视频,发到网络上,让全世界人都认识
你。把你吃屎的视频刻成光盘,发给你所有的亲戚朋友,邻居学生,你反对吗?」

  只见妈妈浑身不住的颤抖,似乎在拼命地抗拒,也似乎在犹豫。大概过了十
秒钟,妈妈平静了下来,抬起头,看着小和:「女儿会因为这事身败名裂,永远
无法再见人,但女儿的一生早就交给了小和妈妈。妈妈要是这么做,女儿无话可
说,不反对。」

  小和叹了口气,说:「那当初我要服侍你洗澡,你怎么不同意呢?」

  妈妈心里就怕小和问这个,因为前面的问题都是假设,只有这个是实际发生
的。但妈妈毕竟聪明,思忖了十秒钟,声音弱弱的回答:「这几年来,女儿也在
思考这个问题,女儿当年怎么这么皮,不光是这事,还有后来一系列的事,怎么
就能发生呢?后来女儿想明白了。」

  小和显然来了兴致,说了声:「哦?」

  妈妈见事有转机,咽了下口水,接着说:「妈妈你说,女儿今年多大了?」

  小和不假思索:「45,怎么了?」

  妈妈说:「是啊,那事发生在三年前吧,三年前,女儿才42啊,妈妈您2
1岁。当时女儿我刚好比妈妈大一倍呢,真是巧呢,女儿我那时可是青春期呢,
女孩子青春期叛逆嘛,所以当时才不听话呢。」

  小和差点笑出声:「你个老骚货,人家18岁青春期,你42,你说说为啥,
说不清楚可不行哦。」

  妈妈自然想好了说辞:「妈妈你是知道的,女儿的奶子是又大又臭。奶子大
的女人,脑子都不好使的,胸大无脑嘛。女儿虽然已经长成了一个42岁的老骚
逼,但前24年都在长奶子,脑子是之后长的,也就是说,那年女儿心里年龄也
就18岁,才会跟妈妈对着干的。现在女儿过了青春期,自然不敢再忤逆妈妈了。」

  小和果然笑了,转过头来对我说:「宁哥,看来孩子当年不懂事是有原因的,
要不咱饶了她?」我当然是没意见的。只见妈妈也是一脸赔笑。

  小和对妈妈说:「好了,24年长了一对奶子也不容易,但也不能总拿出来
炫耀。下星期不许让我看到你的奶子,即使是洗澡的时候,听到了吗?我随时检
查。」

  「是!」妈妈如释重负的回答。

  接下来的一周,妈妈特意买了一把不掉色的圆珠笔,把自己的乳房全涂成了
黑色,这样即使是洗澡的时候也不会露出来了。为此,我们还开玩笑说妈妈是波
黑的。

  话又扯远了,言归正传。

  那天,小和跪着退出后,妈妈也顺利地洗完了澡,心想着这儿媳妇心里可能
变态,暂时还是少招惹得好,有时间再跟儿子好好谈谈。

  小和胆战心惊过后,才想起自己是录了像的,才小心翼翼地去浴室取回了手
机。

  下午,妈妈手机哔哔作响,接到了一段视频,妈妈点开一看,竟是今天上午
浴室发生的尴尬事件,当然是小和发过来的,妈妈看了不到五秒钟,便觉得怒不
可遏,本来自己没什么丢脸的地方,反而是小和洋相百出,但自己却有强烈的被
算计感,对小和的怒火腾地一下顶到了脑门,心想:这孩子想做什么,疯了吗。

  妈妈随即跑到了小和的房间外,一把推开了小和的房间门,见小和惶恐地站
在床边,妈妈指着小和,厉声问道:「这是……这是什么玩意?你……你这是什
么意思?」

  小和那时是心虚的,声音颤抖地回答:「婆……妈,没什么意思,我……我
想和你改善关系。」

  妈妈更加生气了:「这是什么改善关系?你算计我?你……你给我删了!我
告诉、你,这东西威胁不到我!」

  小和更心虚了:「妈,我没威胁你,我……我就求你一件事,你答应了我就
删了,不然,我可不听话。」

  妈妈暗想:小和身子瘦小,要是现在就动手,大概也能抢下来,但既然她提
了条件,不妨听听,要是真是冲着改善关系提的,倒是不妨先答应着,总比明面
上闹掰了强。于是,妈妈点了点头,示意小和说下去。

  小和见有转机,便试探这说:「妈,其实吧,这事简单,我就想让宁哥看看
咱俩能相处得好。你看,你经常批评我不会做饭,我就是想让您今天不要批评我,
然后多吃点饭,最好能吃完。」

  妈妈心想,这个好办,就是吃饭嘛,总不能下毒药毒死我吧,了不起今天就
多吃点,吃快点,也让她无话可说。

  便回答道:「没问题,但你可要遵守诺言,把视频删了。」妈妈那时如果不
答应小和,而是用蛮力把手机抢过来,这个故事就不会有了。妈妈那时无论如何
也不会预料到自己今后的命运,甚至连小和也没有预料到……

  附录:陈阳笔记(部分)

  妈妈的有些随笔的习惯,虽然被我们调教成了性奴隶,依然笔耕不辍。其中
不乏一些有趣的作品,我就随意挑几个,给大家看看。若是大家有兴趣,我每次
给大家抄录几个,还可以让妈妈亲自讲讲创作心得。

  2015年5 月1 日,晴初入澳洲,天朗气清,与儿子张宁游玩于悉尼,
心随情动,随做小诗一首:

  长空圆落日,踏花随彩蝶。

  远道不寂寥,竟尔忘时辰。

  2015年5 月13日,阴澳洲美景如画,令人痴醉。张宁颇为懂事,吾
甚欣慰。然儿媳小和不尽如人意,矮小瘦弱,不知中华文化。久居异国,难免性
格古怪,我心忧:

  一朝雨水打罗裳,瓜熟蒂落正堪赏。

  哪知恶虫终难弃,爱煞硕果欲摘难。

  2015年5 月30日,晴小和这女子果然难以相处,不知道张宁看上了
她什么,连个衣服都洗不好,内衣内裤竟和衬衫一起洗,懒得要命。若是放任他
俩这么胡闹,以后家里还不成了猪窝了。是可忍,孰不可忍,难道我陈阳就这样
放弃我的儿子吗?可怜天下父母心!

  春雨润小芽,混沌不知恩。

  看那反哺鸟,再看跪乳恩。

  ……

  ……

  2016年2 月14日,晴。今天我过生日,妈妈和爸爸给我买了个大蛋
糕,我开心极了。一会含含妈妈的脚指头,一会嗦嗦爸爸的大鸡巴,我还开心地
唱歌呢:

             《水调歌头·贱生》

  陈阳啥时生?撅腚问爸妈。

  我的臭腚菊花,啥时候开的?

  我想爸爸鸡巴,插进我的菊花。

  晃着大奶子,跳着母狗舞,像是在大便。

  大蛋糕,真好吃,摇屁股。

  我真高兴,像个傻逼转圈圈。

  恰似一页孤舟,随波不问东西,何惧天涯远。

  只愿此夜景,日月留心间。

  小和妈妈说我最后两句写得不好,打了我两个嘴巴。其实我是故意的,哈哈。

  2016年3 月15日,雨。今天我在外面散步,突然下雨了。我像一只
落水狗一样跑回来家里。小和妈妈严厉地批评了我,还罚我趴在院子里,扒开大
屁眼子接雨水,不接满一升不许回来。我像个傻逼一样地忙了十分钟,前前后后
地跑了五个来回,才接了20 毫升。

  小和妈妈宽宏大量,竟然饶过了我。

  我感激地作诗一首:女儿是个臭傻逼,淋完雨还笑嘻嘻。

  妈妈抬手俩嘴巴,接着三个罗圈踢。

  掰开屁眼接雨去!不满一升接着踢!

  我的屁眼不给力,只能一滴接一滴。

  平时放屁挺能耐,咋到用时掰不开?

  幸亏妈妈饶了我,回到屋里笑嘻嘻。

  妈妈读了这诗,还算满意,只是让我把自己用屁眼接的雨水喝了就去睡觉了。

  2016年5月1日。今天是劳动节,张宁爸爸今天又跟我做爱了,我的小
逼,屁眼子,和嘴都被插了呢!陈阳好幸福啊…… 爸爸么么哒!大屁眼子女儿
永远爱爸比!女儿给爸爸写诗:

  自古身心成一体,三洞岂可有不同。

  雄鹰俯身压小彘,无孔不入展威风。

  爸爸听了喜欢得不得了,还指导了我几个字。妈妈看爸爸这么喜欢,也跟着
开心,但有些看不懂,我就另写了一首:屁眼小嘴还有逼,单插一个不稀奇。

  爸爸鸡巴粗又硬,捅了我个一二一。

  小和妈妈大笑,我们三个在床上扭成一团。

[ 本帖最后由 龙葵 于 2018-10-23 09:06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