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干_av天堂_天天啪_噜鲁色 色去去 干干爱 爱操操 啪啪日日,四虎影库,哥哥去,狠狠干

首页  »  强奸系列  »  【我和我的母亲】(寄印传奇改写)(13)【作者:hollowforest】
 我不知道别人的生活是什么样的,但至少在我看来,如果没有发自内心地恸
哭过一场,人是无法成长的。不过自从那一天晚上之后,在往后的日子里我就没
有再哭过了,那么是否着我就此不再成长过?

  我突然想起了李志的那首梵高先生「谁的父亲死了/ 请你告诉我如何悲伤/
谁的爱人走了/ 请你告诉我如何遗忘」。

  我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那会我正迷恋地抚摸着母亲的每一寸肌肤,一种巨
大的莫名的的情绪就像是某种超出理解的事物一般降临到我的身上,我的眼泪止
不住地掉下来,我松开了母亲的身体,啷当后退,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板上,抱
着脚头埋在膝盖上就恸哭了起来。

  那一刻我感觉到我的母亲死去了,眼前这个毫无遮拦裸露着肉体像牲畜一样
被栓在这里,毫无廉耻地配合着别人淫弄的,是一个占据了我母亲躯体的污秽幽
灵。我的母亲不是这样的。

  父亲在很早的时候就死去了,我不知道父爱是什么,我是他的独子,而他的
眼里似乎从来只有他自己,我不明白学校为什么一定要安排「我的父亲」这样的
作文题目,但我每次都是在写说明文,说他的相貌,他的职业,他的………没有
故事。而如今连母亲也死去了,我突然间觉得自己变成了孤儿。

  看着母亲蹲在地上,逼穴还在往下滴着我射进去的精液,我突然明白了姨父
和我说的那句话:这个世界有很多世界,你找不到门,它们就不欢迎你。一旦你
进去了,就不容易出来了。姨父给我开的门,我进去了,现在发现,我真的出不
来了。

  我的鸡巴又硬了起来,抓住母亲头套上皮环,将她鼻子下面的那块皮口罩撕
开,有些发白的嘴唇衔着一个乒乓球大小的橡胶球,母亲的口水从橡胶球上的空
洞流出,她的下巴早已经湿漉漉的。

  我将橡胶球摘下来,那熟悉的声音颤抖着,问了一句:「你是谁?永平呢?」

  永平。我将龟头递到她的鼻孔前,她明显想要躲开,但她头套被我用手拉住。
我沙哑着声音说道「好闻吗?」母亲迟疑了一下「好……好闻……」「你叫什么
名字?」

  好半晌「翠兰。」

  「翠兰?你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了吗?张凤兰。」我的胸腔起伏着,当那
三个字说出口时,让我感到了某种宣泄一般的畅快。

  「你……你是谁?陆永平在哪?」

  母亲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她蹲在地上,双手被拷在后面,像极了冬天落
水被捞上来的鹌鹑。她的求救对象居然是将她拉进深渊的姨父,哦,或许根本上
就是她自己跳进去的。

  「陆书记说你今晚属于我的。」我的鸡巴紧紧地怼在她的鼻孔上:「平时看
你挺正经的,没想到自己老公才坐牢没多久就耐不住寂寞出来卖逼了,不过你这
样的身材,再多一倍的价钱也值了。」

  「钱?不……我不是……,陆永平呢?陆永平呢?」

  她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我牢牢地抓住她脑袋上的皮带,她光凭一双腿完全
挣脱不了,没几下反而一屁股坐倒了在地上。

  「你找陆书记干啥,怕我一个人满足不了你啊?放心吧,我回去会帮你好好
宣扬让大伙照顾你的生意的。」

  「你到底想怎么样?」

  母亲突然叹了一声,那一声像是要把她体内存有的所有东西都呼出来。

  但我没有一丝愧疚和不忍。我知道,她已经被姨父驯养的服服帖帖了。我和
姨父、光头的体型相差那么明显,她很容易就能分辨出玩弄她身体的是另外一个
人,但她不但没有反抗挣扎,而是乖乖地选择了顺从配合——她已经习惯了被不
同的人操。

  一个月前在养猪场第一次窥见她和姨父偷欢,从他们之间的对话我知道,那
是因为家里面欠债母亲不得不做出的妥协和交易。那时候她的反抗还是很明显的,
姨父对她也没有太多强迫的意思。但时间才过去多久,半年没到,她就能轻易地
作践自己的尊严和肉体。

  我原以为她会哭着哀求我,但她居然没有。她的声音淡淡的,嘴角竟然牵起
了一点带有嘲讽意味的笑容。

  还在演!为什么你就不肯承认自己是个贱女人!

  「给我舔鸡巴,尝尝你自己那逼水的味道。」

  我把鸡巴怼到她的唇边,她张开嘴巴,那条红色的舌头从皓白的牙齿间探了
出来,然后舔弄起我的龟头起来。

  她才舔了两下,我就忍不住把鸡巴送进了她的嘴巴,由于动作太猛烈,我感
觉自己一下就顶到她的嗓子眼上,她喉管里挤出一声干呕的声音,脑袋想要后退,
但我扯得紧紧的,直接在她的嘴巴里抽送了起来。

  又是一个仿如梦境般的夜晚。

  牢房里的温度不断地上升着,氧气被急速地消耗掉,我喘着粗气,就像是快
要窒息死去的犯人一般,利用所剩不多的时间疯狂地发泄着自己的欲望。

  我又恍惚了起来,再一次把车子踩进了沟里,那刺骨寒冷的沟水让我一下子
就清醒了不少,我连泥浆也懒得拍,把车子从沟里拉出来往家里疾驰而去。

  我躺在床上,却根本睡不着,我一直侧着耳朵,等待那铁门打开的声音,并
且准备着随时进入「睡眠」。我想柯南道尔一般思索着一切的细节,但这一次我
是站在罪犯的那边,我想母亲一定会来查看我的,只有这样她才能安心。只有这
样我才能安心。

  然而,让我失望,或者说让我绝望的是,一直等到我真的睡着,墙上的挂钟
时针不知道指向2还是3还是4,反正我不记得了,一直等到我迷迷糊糊翻起床,
橘黄色的阳光已经铺满在我的床上。

  但我终究是等到了那一声开门声,我在院子里刷着牙,正想着要不要敲敲母
亲房间的门的时候,身后的铁门却吱呀一声打开了。穿着条纹体恤黑色运动裤的
母亲推着自行车走进来,她的裤腿和衣服都明显地看到了黄色泥土痕迹。

  「昨晚和你姨妈聊得太晚了,干脆就在那边过了一夜再回来了……」

  「你怎么了?」

  母亲自顾自地说着,她昨天自然披散的头发被发带绑了一个马尾,逃不过岁
月雕刻的面容此时看起来说不出的憔悴,徒然让人觉得苍老了几分。

  「哦,不小心摔了一跤,没什么事的……」

  「我是说你的眼睛……」

  那乌黑的眼袋、红红的眼眶和布满血丝的眼白。

  「哦,我说了,和你姨妈聊太晚了,昨晚都没怎么睡过……我去睡一会就好
了,中午我再起来给你做吃的。」

  母亲说着,走路都开始摇摆起来了,她脚步轻浮地往卧室里走去,母亲是最
爱干净的,但现在看样子连澡也不打算洗了。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我来到母亲的卧室门前,手试探性地推了一下,门并没
有锁。我又去到那个偷窥的孔洞那里,里面昏暗异常,但还是能依稀看到母亲睡
在床上。我深吸了口气,还是推门走了进去。

  母亲没有盖被子,她扒在床上,身上就穿着回来时的那套沾满了尘土的衣服,
可以猜测得到,她是倒头就睡下来了。我昨夜12点未到就被姨父从牢房里拉了
出来,看来在接下来一直到天明那段时间她也没怎么睡过,否则她不会如此疲倦。

  「妈……妈。妈!」

  音量提高着,但母亲没有一丝反应。我的胆子大了起来,一团被子正巧被她
压在腹部,有一定的位置供我操作,而她穿的运动裤橡筋并不太紧凑,我小心翼
翼的,将她的裤子腿到了大腿处,露出了她那肥硕的臀部——居然没穿内裤。

  今晚我在操她的肛菊时候,这两个肥臀还是洁白无暇的,此时我却看到两瓣
白嫩的臀峰上布满了七八条类死藤条抽打过的红色痕迹,甚至有一道抽破了皮,
结了几个细小的血痂。我伸手过去,将两瓣屁股分开,母亲的身体轻微动了一下,
我紧张地往她的脸看过去,那紧闭眼睛头发散乱的脸上只有嘴巴动了一下,很快
就静止了下来。

  母亲的肛蕾外翻着,一圈肿胀红肉肥嘟嘟肉呼呼地嘟着嘴,有种异样的美感,
我扒开母亲的裤子只是想印证一下自己的猜想,并没有多少欲望的成分在内,此
时却看得我口干舌燥,鸡巴不知道什么时候抬起头来,荷尔蒙催促着我把鸡巴塞
进这凄美的肛蕾中,进一步摧残它。

  我没有这么做,我把母亲的裤子又拉了回去,然后离开了这个房间。

  陈瑶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我愣了一下。

  窗帘还在摇摆着,一阵风从敞开的窗口吹进来,将一阵混杂着女人体香和沐
浴露的香气扑鼻而来,她拿着一条白毛巾在擦拭着头发,光洁的手臂下面仅仅围
了一条浴巾。

  我眨了眨眼,目光聚焦在她隆起的胸前,随后,又落在了她白皙修长的双腿
上。

  上面要是能穿一对黑色袜那该多好。

  毛巾很短,边缘几乎掩盖不住陈瑶的屁股,她扭动着半边屁股往梳妆台走去,
那臀肉轻轻颤动着,虽然和母亲比起来算不上丰满,但更为扎实,有弹性。

  「这家宾馆真的是你姨父的?」

  「嗯。」

  她一边照着镜子一边擦头,突然回过头来问了一句。她不知道自己因为这个
动作,裹住她身体的毛巾松动了一些,在小腹交错的两头散开了,我躺在床上,
能清晰地看到那开口处露出的黑色毛发,以及隐隐透出的肌肤颜色。

  「他的名声可不太好,我听说他是黑社会?」其实本地多数称之为流氓,那
时候香港的电影很流行,古惑仔什么的很受那些不知道天高地厚意气风发的青少
年欢迎,我自己也不例外,曾几何时,我也想过留一头郑伊健那样飘逸的发型。

  「或许是吧,我也不知道,他脑袋上没写。」

  「他是你姨父你也不知道啊,我看你这么说就肯定是。」她转了回去,黑森
林又换回了两个半月「我记得我妈妈以前貌似去托过他办事,好像是因为我父亲
的事,大致是没办成,母亲回来后就对他没几句好话了。」

  我的心一跳。她妈妈肯定被姨父上过了。姨父对待女人的态度无疑是冷漠无
情的,在他的眼中女人和商品差不多,但偏偏他对这类商品保持了浓厚的兴趣,
无论何时何地,他身边总是簇拥着女人。我身边的女人几乎都逃不过他的魔爪。

  幸好陈瑶并没有。

  「我下面现在还有点疼呢。你不是第一次吧?」

  「为什么这样问,你这样搞得你好像很有经验的样子。」

  她擦完了头发,背对着我就把浴巾解开了,露出了绸缎般光洁的背面,她拿
起放在椅子上的内衣穿了起来,虽然她背对着我,但还是从梳妆台的镜子反射中
看到那两对发育起来的馒头。

  「处女膜给你弄穿了你还要说这样酸溜溜的话。你自己表现得很熟练你自己
不知道嘛。」这就是我喜欢她的原因,她总是很直接,很淡然,即使是在讨论这
样的事「不过我不太在意这个,倒是你们男生好像很在乎自己的女朋友是不是处
的。」

  「为啥那么容易就给了我。」

  「想给就给呗,没有那么多理由啊。」她穿好了内衣,又往浴室走去:「不
过我还挺好奇那个女人是谁。」

  明明就是在意。

  「李若兰」

  「得了吧,随便拿个高年级的搪塞我。我说了,我不在意。我猜可能是韦杏
子,她是陈老师的女儿,我听说陈老师和你母亲的关系很好,你们两见面的机会
最多吧。」

  「她性格软弱得不行,我对那样的女孩没兴趣。」

  她从浴室走出来,眼上多了一副眼镜,她爬上了床在我身边躺下,那张干净
的脸凑了过来:「哦,你喜欢我是有征服感?」

  「有个屁的征服感。」

  我想起了那天,她靠在床头,自己掰开湿漉漉穴口,阴毛凌乱的逼穴口闪烁
着淫靡的水光。我握着她纤细的腰肢,将肉棒狠狠地捅了进去。在这之前,我已
经上过了4个女人,若兰姐、巧芸阿姨、还有姨妈和母亲这两姐妹。但她们都不
是处女,甚至除了若兰姐,其余三个都不知道被多少人插过了。尤其是母亲。我
第一次感受到那种阻拦的感觉,和突破后,她身体拱起喊出的那声包含着复杂情
绪的痛楚叫声。

  前所未有的紧凑,那湿润的壁肉包裹着我,收缩着,蠕动着。我的每次突进
都一插到底,她的阴道很浅,我甚至觉得自己的龟头撞击到了她的子宫颈,以至
于她每挨一下操就抖动一下。

  在我的撞击下,她的乳房来回甩动,娇小的身躯颤抖着,像羔羊一般发出悲
鸣。

  最后我的鸡巴抖动着,大股大股的精液喷射出来。软绵绵的肉棒一离开女儿
的穴口,白浊的精液就混着一些破处的血丝从一时间合不拢的逼穴内涌出。我把
她仰放在床上,她的身体在轻微地颤抖着,时不时抽搐一下。

  直到将鸡巴拔出来擦拭着上面粘着的血迹时,我才醒起自己忘记戴避孕套了。

  「你好像对这样的事看得很开。」

  我抽出一根烟,才发现刚刚想下去买火机的没去成,只得有把烟塞回盒子。
陈瑶松开了嘴巴,在我胯间抬起头来「既然迟早都要发生的,迟一点早一点也没
啥分别啊。按照生理结构来说,女人的逼就是挨操的。宿舍里那两个,关灯后偷
偷摸摸躲在被窝里自己弄,想喊也喊不出来,我看着就难受了。」

  我哑口无言。

  「我见过我妈做过,而且不是跟我爸。」她突然曝出这么一句,她眨着眼睛
看着我,风吹动着她额前垂下的发丝,像杨柳一样摆动着:「你好像不是很惊讶。」
「惊讶。你怎么看到的。」

  我其实想说我也是。

  「我的房间和我妈的房间连着的,有个穿管道的窟窿,自从我爸被抓了后,
我就发现每个月总有一两天有个男的和我妈在房间里做。有一次还在我家里吃饭
呢。我妈说他是她以前的男友。」

  「你是怎么想的?」

  「我?我还能怎么想,我又管不了我妈。他们大人有他们大人自己的世界。」

  我突然感觉到有些不是滋味起来。

  「哎,我能求你件事吗?」

  「嗯?」

  「你姨父能量不是挺大的吗,你让他帮我妈找份工作,我爸得罪了人,现在
我妈干啥都被找麻烦。要是你姨父帮忙的话,别人肯定卖他面子。你和你姨父那
么亲,连这房间都能送给你,你跟他说他肯定会答应的。」

  你这是送羊入虎口啊。

  「我姑且帮你说说吧,我也不知道行不行。」

  「你肯定行的,我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

  「没那么惨吧。要真的是那样我养你。」

  「那我就指望你咯。」

  「林林,你还真的挺可以的嘛。之前那个叫什么来着,什么婕。才多久啊,
就换了个姑娘。不过说真心的,这个没那个,哦,邴婕,这个没那个邴婕那么漂
亮,倒是身材还凑活,不过气质看起来不错。」姨父在翻弄着一沓文件看着,不
是在纸上圈圈写写的,他一边唠叨着突然抬起头,一脸猥琐贱兮兮地问道:「那
天晚上弄得够爽快,够尽情了吧。你小子居然还会用心理战了,有长进。别看你
妈那么淡定的,她内心肯定吓坏了。」

  我真想给他鼻子来两拳。

  「我姐回去了吗?」

  「思敏啊,昨天就回去了。」

  「不是说回来一个礼拜吗?怎么三天就走了。」

  姨父低着的头又抬了起来,他斜着眼看着我:「怎么?你不会是在打我女儿
的主意吧?」他看到我脸色阴沉了起来,哈哈一笑:「原来是这么打算,但你知
道,我和她没几句话好说的,两个人相处得那么尴尬,她自己也不想待,我也眼
不见为净,就当生少了各女儿就是了。反正这女人最后不还是得送人的,还得贴
钱嘞。」

  「那你找我什么事。」

  姨父将钢笔套上笔盖,然后拿起那沓文件在桌子上敲了几下弄平整,锁进了
抽屉里。他笑眯眯地说道:「林林,得让你熟悉一下我们的业务了。放心,我一
下子不会交代太难得事情,我已经安排好了,下周六,你跟着光头跑一趟就行了,
他会告诉你该怎么做的。」

  「哦。」

  「你确定了?这可没有回头路可走,你要不要……」

  「少废话。」我不耐烦的打断了他。说起来也是奇怪,那会母亲被别人弄了
受得住,偏偏受不得一点儿轻视。「对了,我有件事想和你说下。」

  我把答应陈瑶的事情和姨父说了一下。

  「哦,原来你那小女友居然是方丽娜的女儿。这个方丽娜以前是戏剧团的团
长呢,你妈应该也认识她。人长得很俏,不过嫁错了人。她老公陈树还真是大傻
瓜,人家的既得利益嘛,也不妨碍他什么,偏偏咸吃萝卜淡操心要去动别人的香
馍馍,这可不是一两个人的事,里面的关系错综复杂的,你说能不弄他吗。当年
方丽娜来找我,你说我能帮这个忙吗?不值当啊,别说你脱衣服,她就是整个卖
给我我也不可能因为她得罪那么多人。」

  「不过现在是小事一桩了,她老公被设局弄了进去,没个十年八年出不来了。
要我说,无论好人坏人,不懂法可不行。毕竟这是个法治社会嘛,对吧?」这四
个字从姨父的嘴巴里说出来真是讽刺十足「你小女友的母亲虽然不是什么骚货,
但也不是那些保守的人,她很清楚自己身体的本钱,他老公能爬到那个位置也是
她运作得好,当年她求我我还没开口她衣服脱得那叫一个爽快。不过这种女人对
我来说是个麻烦,我当年没有上她。她现在走投无路了,你拿这个条件去和她谈
谈,嘿嘿,说不得你可以母女通吃啊。」

  「不过你经验尚浅,你和她谈很吃亏,等我安排一下,先敲打敲打她,到时
候我再让你和光头一切去谈,保管她服服帖帖的。」

  姨父一口气说了许多,我默默听着,也不发表意见。我虽然不喜欢他,但说
实在的,他的手段的确了得,我不服气也不行。

  姨父走到墙边的一个保险柜,扭扭按按打开了门,从里面掏出一盒磁带出来。

  「对了,这是这次任务的奖励。上次那盒看得很过瘾吧,哈哈哈哈——!」

  从姨父的房间出来,旁边的房间里隐约传出婴儿的啼哭声。姨父曾经和我说
过,这个宾馆上到经理下到服务员一共有5个女生是可以上的,都是他手里的
「姑娘」,只要不影响她们的工作,我是可以随时传唤。我曾叫过一个叫柳婷的
姑娘,但早几天我想找她的时候,经理说她回家结婚生孩子去了。此时听到那婴
儿的哭声,我想,姨父玩了那么多女人,我不信他没有想过在别的地方继续开枝
散叶,这房间里说不准就是一个。

  一周的时间过得飞快,这五天的时间几乎是在浑浑噩噩的状态下度过的,白
天的课根本就听不进去。晚上偶尔和陈瑶厮混一下,她学习很认真,晚上多数的
时候都是在学习。

  期间她催促了我一下她母亲工作的事,眉目间带有几分焦急,我问她怎么了,
她又说没什么事。姨父曾说过要先敲打敲打,我虽然不知道是个怎么敲打法,但
陈瑶的焦急肯定是因为这些。我按照姨父的吩咐,敷衍了一下她,说需要时间疏
通关系。

  在校园里遇到母亲,几乎都是一些千篇一律的话,什么寄宿习不习惯啊,学
习怎么样啊之类的。

  我留意到,母亲较以往瘦削了少许,眉目间虽然少了以往因为父亲坐牢那一
系列的事情而产生的郁结之气,但并没有就此恢复以往般容光焕发的状态,反而
常年挂着一对小眼袋,眼眶轻微地下陷着,以前看起来活力十足虽然年近四十仍
然洋溢着生命的活力,如今居然有风中蒲柳般柔弱的姿态来。

  期间倒是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那就是女教师厕所偷窥事件了。

  在与受害者的丈夫同场竞技两圈后,嫌犯王伟超终被擒获于新宿舍楼的被窝
里。据说当时他脚上的力鞋都没来得及脱下来。

  这种事除非现场擒获,否则撂谁那里也不会承认的。王伟超自然是矢口否认,
他辩称自己因为心情不好在校园里散步,突然冲出一个人来,他吓得就逃了起来。
而受害者丈夫说从厕所一直追着,犯人根本就没逃离过视线,他肯定就是王伟超。

  双方各执一言。到底是伟超的爹有能耐,也是因为伟超没有被现场抓住,最
后这件事只是记个小过结束了,理由居然是夜不归宿。

  对了,那个受害人就是母亲的好友陈老师。

  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这件事闹大了对自己脸面也不光彩,还是念在对方年少无
知,陈老师是持着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态度。半夜终于等到了更新,高兴,但是总是觉得少了一些刺激吧,一样能加一些丝袜的情节,陌生男人肏妈妈的情节这两天·一直等着楼主大大的高效更新·今天终于等着了·写的是真心的不错·人物丰满·情节剧情合理刺激·是最近乱伦区难得的一精品。谢谢大大的辛苦劳动·啥也不说·红心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