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干_av天堂_天天啪_噜鲁色 色去去 干干爱 爱操操 啪啪日日,四虎影库,哥哥去,狠狠干

首页  »  激情小说  »  火车卧铺上的十几个小时
火车继续飞驰着。

  也不知道刚才经历了多久,外面还是黑的,离早晨开灯还有几个小时,距离火车到站还有十几个小时。


  他在卧铺上笑道:你说我,你看看你自己,屄里的精子都把我卧铺打湿了。

  我瞟了他一眼,嗔道:那还不是让你给射的。

他这时站起来,对我笑道:来,继续。说着,抱起我,把我放在小桌上,一手挽起我的一条大腿,夹在腰间,大鸡儿正好顶在我的小嫩屄上。
 他笑道:来,咱俩换个姿势,让我再好好地操操你的小嫩屄。

我笑着坐起来,叫道:你看你,把我的裙子都弄脏了。说着,从他的身上站起来,把裙子往上卷起来。


  我把头倚在车窗上,看着他的大鸡儿
  他笑着往前一挺腰,大鸡儿便缓缓插进我那黑黑的骚屄。由于他的鸡儿粗大,把我的两片大阴唇都带着翻了进去。

  我见了笑道:怎么比刚才更硬了。

  他笑道:还不是刚才被你的骚屄滋润的。说着将鸡儿又抽出只剩下龟头在我的屄里,对我道:舒服吗?

  我轻哼道:真的挺一般的。说着话,他猛地一挺屁股,粗大的鸡儿扑哧一声就齐根死死地插进我的屄里,我轻哼一声。他就前后抽动起鸡儿,操起我的屄来。

  由于刚才被他全部射在里面,他一抽动鸡儿,便发出叽咕叽咕的声音。

  我哼道:你这操屄声这么大,你就不怕隔壁车厢的乘务员听见。

  他笑道:看到你在这挨操谁还敢来?来了被我逮住一块操?

  我哼道:今天是我心情好,不然就你这个怂样。

  我们俩边说着话边操着屄,由于他是站着操屄,加上我的屄被操的向外翻出,鸡儿和阴道摩擦的很厉害,他的鸡儿下下都齐根捅在我的阴道深处。

  所以操了一会,我就觉得他的鸡儿越来越粗,我感觉他喘气声也越来越粗,我知道他快要射精了。

  我也不再说话,只是呼呼喘气,微微哼哼,他插进来的鸡儿被我的骚逼夹的更紧了。

  我被他这一顿狠操,屄里火热火热的,体液又流了一滩,再一次到了快感的边缘。

  他操着操着,我觉得他的鸡儿好烫好热,我忽地直起了上身,用两个胳膊支着小桌,把屁股很有节奏地向前乱耸,眼睛盯着他和我交合的地方。

  看着他的鸡儿在自己的屄里使劲地抽插,嘴里轻声嗷嗷着,气喘着道:哎哟。

  说着,我雪白滚圆的屁股又使劲向前耸了几下,两手使劲地抓着他的胳膊。他感觉我的骚逼猛地夹住了他的鸡儿,接着鸡儿一热,我的体液一股一股地从我们俩交合的深处涌了出来。

  他的鸡儿被我的体液一激,我顿时感觉到在我肚子里又粗大不少,也觉得一阵饱胀,他两手抱着我的小屁股,用鸡儿对着我的屄没命地使劲抽插起来。

  我在快感中又哼哼了两声。他操着操着,再也坚持不住,一阵快感从全身向鸡儿汇集,鸡儿不停地在我的阴道中一股一股的精液也射向我的阴道深处。

  一时间硬卧上春光无限,他和我紧紧地搂在一起,喘着粗气。他躺在卧铺上看着我笑道:你看我俩,都搞完了,还紧紧的抱在一起。

  我撇着嘴笑道:你先把鸡儿拔出来行不行。

  他则把屁股往后一耸,软绵绵的长长白白的一条像蛇一样的鸡儿从我的屄里退了出来。我的屄里立时流出白汤汤的精液,我起身拿手纸擦的时候,精液就流到了大腿上。

  收拾停当之后,我俩各自光着下身,坐在卧铺上,边喘着气边看着对方微笑着。

  不约而同地笑着,他说:你的屄操起来真爽。




  我心里很矛盾,我想要他联系方式,但是我始终没有开口。

  我们彼此都知道,到了站以后就彼此各奔东西再不联络。

  我心里想着,如果有缘,在这趟车上,早晚还会再见的。

  我想留下他的联系方式并不是他把我弄的有多舒服,或者他的鸡儿有多优秀,又或者这次偶然的出轨对我有多大的影响或者对我有多大的意义。

  毕竟在卧铺内我们都没有避孕措施,也许是借口吧,即使没有条件提供避孕套,或者我事后可以口服避孕药,又或者可以要求他体外。

  虽然我很少采取避孕措施,而且至今我也从未怀孕过。但是,这次的特殊性在于,我平时真的没有和这种没有任何联系的路人发生过关系。

  我就想留个万一,万一我怀孕了也好找他麻烦…由于还没到早晨开灯的时间,我们俩很默契的都光着身体在卧铺内活动,我们随意聊着不相干生活的话题,一起去厕所撒尿。

  如果他想要了,我会稍微拒绝的最终还是被他侵占。

  他的精液射在我的体内,我的身上,我的内裤上,我的丝袜裆部,我的高跟鞋内,我的文胸上,我的制服里面。

  没有让他射在会被别人看见的地方,身上带着黏黏凉凉的精液是很不舒服,但是问题不大,待会到站以后,我回家洗个澡就好了。

  一夜很平静,毕竟是淡季,中途停靠的小站点根本没有任何乘客上下车,很幸运,夜间也没有再有其他乘务员在卧铺内走来走去。

  早晨灯亮的时候,我们都没有怎么休息,我们都疲惫了一夜。我们各自穿戴好上衣,我下身没有再穿内裤和丝袜,他下身也没有再穿内裤。

  他拿着我被他射的都是精液的内裤和丝袜放在鼻子底下使劲的嗅了又嗅,最后他没跟我商量,也没经过我同意,擅自收进了他憋憋的斜挎包内。

  早晨的时候,列车长象征性的在各个车厢内走了一圈叫一叫即将到站的乘客起床。

  到站以前依然很平静,到终点站以前也再没有上下车的乘客和其他乘务员经过过。

  白天的时候,我们依然在卧铺内找机会继续交合,在小站停靠的时候,他会把我贴着窗户,上衣穿戴整齐,他站在我背后,从背后,我们下身交合在一起。

  到终点站我开门以前,他依依不舍的把射完精软绵绵的长长白白赖在我体内不舍得拔出来的鸡儿从我的屄里抽了出来。

  我拉下裙子,送走了唯一的一位乘客,到了终点站,我也就下班了,我可以直接回家休息了。

  出了站,我不知道是他在等我还是巧合,我们的目光又同时对视,他很有礼貌的过来和我打招呼并称要送我回家。

  我婉言拒绝,看着他依依不舍一步三回头的向500米外的公交车站走去。

  看着他熟练的向公交车站走去,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因为没有他联系方式而一直担心的心,居然松了口气。

  我不方便他送我回家,因为,即使老郭不在家,家里依然还有两个该死的小鬼在等着我下班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