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干_av天堂_天天啪_噜鲁色 色去去 干干爱 爱操操 啪啪日日,四虎影库,哥哥去,狠狠干

首页  »  另类小说  »  【正义的白栗栗与抖M的黑栗栗】(1:那个可恶的变态女)【作者:


喜欢的话,请点击 →_→ 谢谢支持!


作者:黑白包子
字数:12230


            (一)那个可恶的变态女

  白栗栗夹紧酸痛的双腿,尽力不让下体黏糊糊的液体漏出来。虽然如此,白
色的黏稠液体仍然流下了她的双腿,一滴一滴洒在她走过的路面上。

  她只穿了一件衬衫,下身都光溜溜的,佈满红印的屁股下半部分暴露在衬衫
下摆之下。假如角度适当,可以清晰地看到红通通的小穴和溢出的精液和淫液混
合物。她用书包挡在自己的前面,但是却遮不住自己的屁股。

  为了防止被人发现,她选了平常不常走的偏僻的小路。小路上灯泡昏暗,白
栗栗希望这样就可以躲开他人的视线。假若是平常,她一定不会选择这样偏僻的
道路回家,因为偏僻就意味着危险。

  但是事到如今,「危险」一词对白栗栗而言有些无所谓了,她只希望自己不
被陌生人看见一丝不挂的下身。下体内又黏又痛,满是男生们射入的精液,走起
路来格外地难受。

  小路的前面传来交谈声,白栗栗浑身一抖。

  声音越来越近,她最不想看到的情况发生了。她四下张望,想找个地方躲起
来。但是前方小路的拐角处两个男人谈笑着走来,已经被发现了!

  躲起来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尽量护住裸露的部位。白栗栗强忍着害怕,用书
包护着自己的下体,尽量靠近路旁的墙面,低着头装作若无其事的走过去。身体
止不住地发抖,结果阴道不由自主地收缩,把存在阴道内的精液更多地挤了出来。

  两个男人越走越近,看起来是加班到深夜的上班族,冒着一股浓郁的酒气。

  「真的假的?」矮个子的男人问,「淫魔?是禁欲过度发狂的变态吧。」

  「不是有报道吗?夜晚回家的女子遭到袭击侵犯。」另一个人说,「新闻只
说了一部分!那个被侵犯的女的可是不明原因地昏迷了一个星期,醒来之后什么
都不记得了……」

  「就是普通的犯罪吧。」

  「这只是其中一例!还有好多类似的事件都没有报道。还有的受害人可是没
命了,最近不是还有些失踪案吗?都是有联系的。绝对是『淫魔』,不是什么人
类,是魔鬼一类的东西,侵犯了人类之后吸取生命力……」

  「哈哈哈,你也信这种都市怪谈?」

  两个男人有声有笑地向白栗栗走近,然后齐刷刷地看了过来。几近深夜,仍
滞留在街上的学生的确很不平常,更别说是白栗栗了。虽然只是高中生,但是白
栗栗的身体发育得极好,学生穿的校服衬衫对她而言紧绷绷的,凸起的胸部就算
是在白天也引人注目。

  矮个子男人压低声说话,但是在寂静的夜里,白栗栗听得一清二楚:「怎么
这么晚还有学生的?」

  「学习压力太紧张了吧,听说有的学校强制高中生晚自习到很晚。」

  「不会是援交——」

  「小声点!别被别人听见了。」

  白栗栗涨红了脸。援交这种事以前她想都不会想,但是对现在的她而言,援
交可能还是个比较好的形容词。白栗栗尽力用书包护着自己裸露的下体,装作毫
无异状地从男人身边走过。

  如果男人们这时候转身,就能直接看见她的屁股。白栗栗只能希望自己足够
幸运。

  「真的有援交妹吗?」

  「有的哦!」矮个子低低地笑,「隔壁那个高中就有!网上不是传过那种视
频吗?」

  「什么视频啊?」

  「校园暴露视频啊,」矮个子明显很瞭解这方面的事,「应该是那个学校的
女学生,什么都不穿地在校园里自拍。」

  白栗栗的脑袋发起烧来。

  「真的吗?现在的高中生……」

  「不过也可能是假的,那个女的奶子不像个高中女生,有——」矮个子男人
说,「就有刚才走过的那个女生那么大。」

  「诶,你看地上这些黏糊糊的东西是什么——」

  「是刚才那个女生的?……」

  白栗栗一惊,一转头,正好和两个男人的目光对上。两个男人先是愣了一会,
然后目光下移,目不转睛地盯着白栗栗。白栗栗正好站在一盏路灯的光柱之下,
全身都被一览无遗:覆盖满精痕的大腿,一丝不挂的留着红印的屁股,屁股间闪
闪发亮的液体,再往上是被汗水和其他液体浸湿、紧紧贴在身上的衬衫,以及胸
口被衣物紧紧包裹的双乳,还有她羞红了的脸。

  白栗栗夹紧双腿,恨不得找个洞躲起来。她清晰地听得空气中吞嚥唾沫的声
音。

  「同学——」

  白栗栗转身,迈开两条长腿,上气不接下气地狂奔,把两个目瞪口呆的上班
族丢在原地,也不管迎面撞上其他路人的可能性。大腿上凝结的精液和其他体液
被晚秋的夜风吹拂,下体凉飕飕的。

  她一直跑,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跑得肺都烧了起来,一直到跑不动了,才停
下来。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一盏路灯都没有了。

  她蹲在路旁的灌木丛边,躲藏在路灯照不到的角落里,紧紧抱着自己的书包。

  她一摸自己的下体,嘶地发出呻吟,眼泪流了出来。过度的抽插让阴部极其
敏感,碰一下都会让她咬紧牙关。虽然光线太暗,看不见自己的下体究竟是什么
模样,但她知道一定是惨不忍睹。

  精液还是源源不断地流出来。自己到底被射了多少进去啊?男生们也太可恶
了……她轻轻压了压小腹,一大股白液又涌了出来。

  蹲在原地,自己身上的汗臭和精臭顿时清晰可辨。但是累得不行的白栗栗只
能原地休息,大口喘气恢复体力。闻到已经不再陌生的精味,记忆一下子翻滚而
上,像是深喉时的呕吐感。

  黑栗栗——那个可恶的变态女,都是她害的!她咬牙切齿地想。

  在一星期内,从一个高中女生,变成了保护城市的「恶魔猎人」,成为色情
网站上着名的重口主播,乃至于班级的公共宠物,整个城市的焦点——都是这个
女人的错!究竟是什么让事情急转直下、演变至此?

  事情都是从一星期前的那个晚上开始的——

                ※※※

  ——那天晚上,白栗栗和周墨绫一起回家。她们两个刚刚看完电影,刚刚走
下公交车,正朝着家的方向前进。

  「拍得真是够烂的,早知道不去看了。」白栗栗撇嘴说。

  「我觉得还可以吧,」绫绫说,「最后很感动呢,我都快哭了。」

  「完全就是滥情,那个女主角。居然这样还能够原谅他?是我就狠狠地踢他
一脚,叫他滚蛋。」

  「你总是太极端啦,白栗栗。」绫绫笑着说,「不要总想着暴力,要温柔一
点哦,栗栗,要不找不到男朋友的。」

  「你不也没有吗?」

  绫绫耳朵根红了:「那只是暂时!我……我可有目标了哦!」

  「肯定是个除了帅一无是处的傻瓜。」

  「不许你这么说!」

  「哼,反正到时候我会给你把关的。我识别渣男的眼光本市第一!」白栗栗
扭过头去,没有看绫绫的表情。

  两人的家在同一栋公寓里,就在楼上楼下。从记事时起,周墨绫和白栗栗就
是好朋友了。白栗栗的父母常年不在家,就经常到周墨绫家蹭饭。

  从小学一直到高中,两人都在同样的学校上学,虽然班级不一样,但是仍然
关系很好。绫绫性格很温柔,所以小学的时候总是被男生欺负,这个时候总是白
栗栗出手,把欺负她的男生狠狠地收拾一顿。白栗栗发育得早,从小学到初中都
比班上所在男生高,而且她打起架来一点也不心软。

  「为什么你总是这么暴力呢?」绫绫曾经问她。

  白栗栗骄傲地说:「因为绫绫太弱了,如果我不暴力,怎么能保护得了你?」

  两人沿着河堤前进。夏天还没有结束,夜晚的凉风从河面吹来,格外舒服。

  绫绫的白色连衣裙在风中飘动,勾勒出她曼妙的肢体。白栗栗有些嫉妒地看
着绫绫的身体,很羨慕她的身高和骨肉均停的身材——而自己的一对弹力十足的
胸部则讨厌极了,运动的时候不方便不说,还经常遭男生开色情玩笑。

  就在这时,从河岸方向的黑暗中,突然闪出一个人影来。人影跌跌撞撞地跑
到她们俩面前,吓得绫绫低声惊叫起来。

  「……救……救命!」那是一个身着西装的男人,但是雪白的内衬上吸满了
暗红色的血迹,领带歪到了一边,一脸惊恐之色,「快来人……」

  绫绫被吓得不轻,但是还是镇定下来问:「怎么回事?您受伤了吗?」

  「我……我没事,是我的……我的……」男人似乎吓得大惊失色,上句不接
下句,他指着河岸的方向,「受伤了……出了很多血……救命!」

  「是谁受伤了?怎么回事?」绫绫焦急地问。

  男子指着河岸的方向,弯下腰大口喘气。

  「我们去看看吧!」绫绫对白栗栗说,拉着她的手向前跑去。

  「唔……哦!」白栗栗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看到西装男胸口那一大片血迹,
明白事态紧急,来不及细想,和绫绫一起跑去。

  跑下河堤的台阶,河岸的方向一片黑暗。本来市政府说要安装景观灯,但是
不知怎么的不了了之了。两人向前跑了一段路,就不得不停了下来。

  「在哪?」白栗栗四下张望,但河面的方向一片黑暗,几乎什么都看不见。

  突然,一只手从背后啪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另外几只手抓住了自己的双臂,
白栗栗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动弹不得了。恐惧一下子攥住了她的心。

  「唔唔唔——」

  她朝绫绫的方向望去,只见绫绫也被几个蒙面人个抓住了手脚。

  「别出声,」脖子上传来冰凉彻骨的触感,「否则小心你的小命!」

  白栗栗恐惧得不敢发出声音,冰凉的触感很明显来自刀刃,她感觉到刀刃已
经压到自己的脖颈里了,几乎能感觉到刺痛,如果轻轻一动,大概就能划开动脉。

  绫绫低低地啜泣着。一个男人擒住她弱不禁风的身子,像是随时能把她折断。

  那个求救的西装男从河堤上走下来,一脸轻松的样子。这个骗子!白栗栗恨
恨地想,自己居然没有提高警惕……她几乎不敢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西装男从一个箱子里拿出绳子,不紧不慢地捆在绫绫的身上。绫绫止不住地
啜泣:「求求你……」

  西装男手指按唇,做了个收声的动作:「小姐不要反抗哦,要不大家都很麻
烦。」他把绫绫的双臂反折,用绳子捆在了背上。绫绫因为捆得太紧而叫了起来,
但是嘴里立刻被塞了一团布。

  西装男又提着另一根绳子走了过来,看了看白栗栗,然后开始用绳子捆她。

  双手被拉到背后横向交叠,用绳子捆上,然后把绳子从腋下穿过,一圈缠在
乳房下方,一圈缠在乳房上方,打结。

  因为双臂被后面的人抓住,白栗栗不得不挺胸抬头,原本就饱满的胸部此刻
更是挺了起来,成为了绝好的下手目标。白栗栗的胸部被绳子缠了之后愈加挺立,
简直像是两个肉球一般鼓出来。西装男一边捆一边肆意揉捏着白栗栗的双乳:
「有料啊,大君一定会很开心的。」

  「住手,你这个禽兽——」白栗栗咬着牙说,突然感觉下体被狠狠一锤,痛
得弯下腰来,「咳咿啊——」

  是身后紧抓自己的男人用膝盖撞了自己的下体。白栗栗满脸都是泪水,腹中
一阵反胃。紧接着就被布团塞住了嘴。

  两人被套上头套,推进麵包车里,向不知什么地方驶去。一路的颠簸晃得白
栗栗直恶心,下体被踢的阵痛仍然隐隐传来。全身被绑得死死的,一路上男人们
肆无忌惮地摸着她的身体,她只能尽力向后躲避,但是根本就是徒劳。

  不知多久,车停了。男人们暴力地把两人扯下车,然后走了一段路上。深夜,
透过头套,白栗栗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听见耳边有海水浪潮的声音。是在港口吗?

  当头套被拉下来的时候,一大股汗臭冲入她的鼻腔。

  她发现自己已经被丢在一间昏暗的房间的地板上了。空气中尽是浑浊的烟味、
没丢弃的外卖味和男性特有的体味。白栗栗坐在车上颠簸了一路,又被蒙眼拉着
走了一路,现在T 恤都湿透了,内衣黏糊糊地粘在身上,极其难受。

  「大君什么时候来?」一个较肥的男人问,他一脸凶狠的肥肉,简直像头牛
一般壮。

  「打电话了,明天上午十点钟。」西装男回答,他脱下衣服,随手丢在沙发
上。然后坐下来,开始喝一罐啤酒。

  「那不是还有一晚上的时间?要不……」

  「随便吧,反正大君也没这方面的要求。」西装男靠在椅背上喝酒。

  「嘿嘿,好的,就算是给大君送货抽的手续费嘛。」肥男走到自己的身后,
蹲了下去。白栗栗听到了绫绫惊恐的呜咽声,她突然明白了肥男要做什么。

  「这不是很可爱嘛。」肥男抱着绫绫走到沙发前,把她丢上去,然后开始脱
皮带。绫绫惊恐地扭动着自己的身体,马尾辫都挣散了,连衣裙被拉到了腰间,
露出了白色的内裤,玲珑有致的胸部随着她的呼吸剧烈地起伏,和衣料勾勒出的
细腰形成诱惑的鲜明对比。

  肥男脱下裤子。从白栗栗的这一侧,只能看到他那即将压上绫绫身体的肥大
屁股,而绫绫不过像是一只可怜的小动物。绫绫的尖叫闷在嗓子里,双手被捆住,
脚则被肥男抓住,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逃脱魔爪。

  绫绫——绫绫要被侵犯了。白栗栗逐渐弄清了这个事实。自己的儿时好友,
青梅竹马,就要被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给侵犯了。这就是血淋淋的事实。而她,
这个一直自以为是绫绫的保护者的人,却躺在这里无能为力。

  不是说要一直保护她吗?

  肥男扯下了绫绫的内裤,绫绫像条案板上的鱼,前后疯狂地跳动,但是终究
是避不开男人的手。她的下体光溜溜的,一丝毛都没有,还是一条紧紧的缝。白
栗栗的胸口内像是堵了一大块黑色的云,死死地压着她的呼吸。

  不是说你是她的守护者吗?

  男人的屁股挡住了白栗栗的视线,她现在只能看见绫绫的脸。惊恐的眼神,
红肿的眼眶,止不住的泪水,这是白栗栗平生最讨厌的表情。小学每次绫绫被欺
负的时候,都是这样。一看到绫绫的哭脸,白栗栗总是会气得马上去找干坏事的
男生,毫不留情地让他付出代价。有时候做得太过分,老师就会罚她罚站或是写
检讨。但是下次绫绫再被欺负,她依旧如此。

  可是现在,面对真正的侵害者,她不过是个毫无反抗之力的女孩。

  肥男的身子压了上去,像是要把身下的女孩压碎。

  不行——不可以——

  白栗栗使尽全力吐出了嘴里的布团,大喊一声:「住手!」

  肥男被她的一声大叫吓了一大跳,猛地转过身,那条黑色的毛茸茸的东西在
下体悬着,白栗栗简直想立刻扭过头去。

  「叫什么叫!吓了老子一跳!」肥男气愤地走过来,给了她一耳光,提着白
栗栗的头发把她拉起来。头皮剧痛的白栗栗挣扎着站起来。

  「不要动她……」白栗栗被扇了一掌,右脸火辣辣地痛,但还是咬着牙说话。

  「不动她,嚯!你说不干就不干啊?老子硬着呢,正要泻火!」肥男愤怒地
说。

  白栗栗忍耐着头发被拉起的痛苦,尽力站稳:「不要动她……对……对我……」

  她的声音低下去。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让你不要动她!要动就对我下手!」白栗栗几乎是用哭腔喊出的这句话。

  她低下头,不敢看肥男的眼睛,更不敢看绫绫的眼睛。

  肥男一下子愣住了,但很快笑起来:「哦,舍身救友,逞英雄是吧?有意思,」

  他用力把她摔到地上,「行,那先帮我口!」

  白栗栗的头撞到了地面,一阵头晕,但是还是用力跪坐起来。

  口……口就是口交吧?白栗栗也是懂一点这些事情,男生们经常开这种色情
玩笑。肥男坐在沙发上,两腿打开,面对自己,手抱着绫绫的身体,在她身上乱
摸。

  白栗栗跪在水泥地上,用膝盖一步一步地挪过去。她抬起头,肥男正盯着她,
绫绫也看着她,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白栗栗看着肥男的下体,那根东西从阴毛之间向上耸然挺立,黑色的表皮上
佈满青色的血管,简直有些恐怖。肥男的肚腩和大腿的脂肪堆在一起,紧紧挤着
那根东西。

  要把那个……吃下去吗?白栗栗一阵恶心,刚刚还有些晕车,现在更严重了。

  「给我口啊,贱人。」肥男说。

  白栗栗克制住恶心,上前一步。都是为了保护绫绫,都是为了保护绫绫……

  她想着。眼睛尽力向上看肥男的肚腩,不去看那根东西。一大股从未闻过的
腥臭味涌入她的鼻腔,那是肥男没有清洁的阳具的臭味,白栗栗忍耐着呕吐感,
张开嘴。

  绫绫发出惊恐的呜呜声,似乎是想阻止她这么做。

  白栗栗的舌头首先接触到那根东西,像是触电一样,她明白自己「碰到了」。

  她难受地闭上眼睛,用嘴巴包裹起那个东西来。

  就在她打算进一步深入时,自己的头发突然被扯,嘴巴离开了。

  「这样真是太敷衍啦,」肥男说,「不要闭上眼睛。」

  白栗栗只好睁开眼。

  「就这么扑上来口也太没礼貌了,先打个招呼吧?」

  「打……打招呼?」

  「对,说你要干什么啊?」

  「我……我要……」白栗栗搜寻着词语,突然明白肥男要自己做什么。

  「快点说,要不我直接上你朋友咯。」

  「不行!」白栗栗惊呼,「我……我……」

  「说啊!」

  「我来给您口……」

  「『口』也太粗鲁了,说明白点自己要做什么啊,小婊子。」

  白栗栗屈辱地咬着自己的下唇。她明白自己必须这么做,为了自己的朋友:
「我……我要舔您的……」

  「什么?」

  「我要舔你的阴茎!」

  「哈哈哈,这不是不错嘛!」肥男哈哈大笑,「不过『阴茎』也太学术了,
说『肉棒』,不要『你』,要『您』。」

  白栗栗闭上眼睛,又不甘地睁开:「我要……舔您的肉棒……」

  「看着我的眼睛!」

  「我要舔您的肉棒!」白栗栗抬起头看着肥男的脸,屈辱地大喊出来。

  「好!」肥男本来拉住她的头发的手突然向下,用力按下白栗栗的头,白栗
栗还没反应过来,整根一掌长的肉棒便冲破嘴唇的防禦,塞进了自己的口中。

  「唔唔唔——」

  肉棒比想象中还要粗,腥臭的味道直从口腔冲入鼻腔中。肥男两只手都抓在
她的头上,控制着她,上下抽送起来。

  白栗栗觉得下巴快要脱臼了,每次肥男把自己的头按到底,肉棒就会一直捅
到喉咙深处,刺激得她只想呕吐。肥男茂盛的阴毛扎在自己的脸上,时不时钻进
鼻孔和眼睛里。

  每次拉起来的一瞬间,白栗栗都要深吸一口气,否则就要窒息。肥男毫无克
制地使用着自己的嘴巴服务自己的阳具,简直把白栗栗当成了玩具。自己的脸一
次次地撞击肥男的肚皮,从嘴里拉出的唾液从鼻子上拉出一条长长的细丝,黏连
在肥男的阴毛上。

  「唔唔唔——唔——」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白栗栗只是不停地上上下下吞吐着腥臭的阳具。

  她感觉肥男的阳具变得更硬了,肥男喘息重了起来。肥男控制她头部的手越
来越快,然后猛地用力按到最深。

  白栗栗猜阳具已经捅到了食道里,否则不会有那么强的呕吐感。假如从外面
观察,随着肥男的抽插,她雪白纤细的脖颈前方不断地浮现阳具凸起的轮廓。要
不是她凭着惊人的意志力忍耐,早就开始呕吐了。

  一瞬间,大股大股炽热而腥臭的液体喷入了她的喉管之中,白栗栗只能尽力
吞嚥着,把这些腥臭的精液都吞到自己的肚子里去。但是量实在太大,一部分液
体冲入了气管内。白栗栗忍不住咳嗽起来,精液便不受控制地从鼻孔中出喷了出
来。

  「要死了」是白栗栗脑中唯一的念头。鼻腔完全被涌出的精液堵住了,嘴巴
里还塞着粗大的肉棒。肥男仍然按着她的头。眼眶里泪水失控地流出,视野渐渐
模糊。

  肥男最终抽出了阳具。白栗栗猛地吸一口气,趴在地上剧烈地咳嗽,混合着
难以抑制的乾呕。

  「干得还不错嘛。」肥男懒洋洋地说,「你很有深喉的潜质哦,小婊子,第
一次就能够吞那么深,射进去的都吃得很乾净嘛,哈哈哈!」

  「咳咳咳咳咳……咳咳……」白栗栗不停地咳嗽,想要把腹中吞下的恶心液
体吐出来,但是只是不住地乾呕,什么也吐不出来。

  「那么就要上了!」肥男站起来,把还没恢复的白栗栗翻过去,背部朝天,
让她臀部高高撅起。

  「咳咳……你……你要……做什么……」白栗栗尽力扭头,发现肥男的阳具
射了一发后,不仅没有软下去,反而更硬了。

  「操你啊,婊子。前戏做完了不就上本番了嘛。」肥男粗暴地扯下白栗栗的
牛仔短裤,然后是薄薄的内裤。

  「不要……不要……」白栗栗哭喊起来。

  「怎么?要不我去上你女友?」

  白栗栗抑住眼泪和软弱,低下头,牙齿咬紧了下唇。她决定承受自己的命运。

  「对嘛,乖一点,不痛的哦。」肥男淫笑着,阳具靠在白栗栗的下体,然后
用力一刺。

  「咿——呀啊——」

  贯穿全身的剧痛让白栗栗痛苦地嘶喊起来,感觉整个下体都被贯穿了,这不
是她想象的第一次。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像是兽类的交合,自己简直被像个玩
具一样对待。

  肥男残忍地开始加速,在她狭隘紧涩的阴道内抽插。白栗栗的下唇咬得出了
血,呼吸急促,破处的疼痛让她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白栗栗的头突然被拉起来,另一个一直没说话的瘦高男人不知什么时候走过
来,脱下了裤子,露出一根奇长无比的阳具。他默不作声地把阳具顶在白栗栗的
嘴上。

  「这个……我刚刚才……」白栗栗忍住下体的疼痛,求饶道。那根阳具虽没
有那么粗,但看起来比肥男的还要长。

  瘦高男不说话,盯着她可怜的眼神,然后拿起一个奇怪的皮套。皮套像是个
口罩,但是在口罩的中心打了个洞,安装着一个直径三指宽的金属圆环。他弯下
腰,捏着白栗栗的下颚,强力将其扳开,把皮套的圆环卡在了她的嘴里,阻止其
闭合。

  皮套绑带在后脑勺处扣紧。

  「咿……啊……咿……(嘴巴……下颚好痛苦……)」白栗栗被强制张开嘴
巴,唾沫色气地从滴下。

  瘦高男把自己坚挺的阳具对准白栗栗大开的嘴巴,一把将塞到了最深处。

  「唔唔唔——」

  「这个口环还蛮有意思啊,」肥男笑着说,「像烧烤一样被双插啦,可不是
每个女孩的第一次都是3p哦,好好享受吧。」

  前后两人在前后两个洞里快速抽插起来。下体撕裂的剧痛、喉咙呕吐的难受
混合着,冲击着白栗栗的神经。肥男的肉棒像一桿枪似的,不断地刺击着毫无润
滑的下体。而瘦高男的阳具则冷酷地侵犯着自己的喉部,每次都直接捅到食道深
处。双手捆在背上,只有膝盖和小腿压在地面上,瘦弱、未经开发的少女身体被
两个强壮的男人不停地前后冲击着。

  下体的剧痛自不必说,但是瘦高男的口交折磨终於让白栗栗到了忍耐的极限。

  每次食道被异物塞入,呕吐感就加深一分,加之胃液上冲灌入空气、空气不
足造成的窒息感,胃部早已是翻江倒海的白栗栗终於压制不住,幼弱的身子一阵
抽搐,把腹部的内容给吐了出来。

  「唔唔唔……呜呜呜呜……」

  呕吐物冲到嘴部没有出路,一部分溢出嘴角,另一部分只好上行,然后从她
的鼻腔沖了出来。

  「她吐了哦。」肥男有些厌恶地说,「像你那么玩她受不了的啦。」

  瘦高男没有在意,继续冲击着白栗栗的喉咙。白栗栗不停地嚥下涌上的胃液,
否则就可能无法呼吸。她的脸上满是泪水、唾液和胃液混合而成的粘液,粘液向
下流淌,流入她的乳沟间。她恶狠狠地抬起眼睛,盯着瘦高男。

  「够变态的,这小婊子,居然吐了?要不给她试试新玩具好了。」

  肥男一边冲撞着白栗栗的臀肉,一边用手拿起了串东西,在白栗栗的眼前挥
了挥。那串东西有三十cm长,由一串直径逐渐增加的橡胶球连接而成,最小的只
有一指宽,最粗宽达三指,「这个东西,接下来要插进你可爱的屁屁里。你这样
的变态女一定会喜欢的吧。」

  她睁大眼睛,好一会才弄清楚肥男的意思。

  「唔唔唔——唔唔唔——(屁股?那里不行……)」

  白栗栗感觉肥男的手掰开自己的臀瓣,用什么东西涂抹着自己的肛门,大概
是小穴溢出的血液,紧接着硬邦邦的东西就毫不留情地开始侵入自己的肛门。

  「咿咿咿唔唔唔——(不可以……那里……好痛……)唔唔唔!」

  珠串一开始还有些难以移动,肥男就来回抽送,让白栗栗的肠液进行润滑。

  然后越插越深,一开始只是一指宽的小珠子,很快就变成了两指宽,然后继
续深入。珠串前前后后地刺激着白栗栗的肠壁,伴随着肥男阳具的刺激,白栗栗
感觉下体开始发热,大脑逐渐变得一片空白。

  「唔唔唔……呜呜……呜(这是……什么感觉……变得奇怪了……)」

  白栗栗身体紧绷,下体的疼痛化作难以想象的热感沖上脊柱。前所未有的刺
激冲击着她第一次的身体,头脑一片空白,只是不停地夹紧浑身的每一块肌肉,
抽搐不止。她的眼睛向上,露出大片的眼白,浑身剧烈颤抖着,下体流出黄色的
液体。

  「尿了!真的是恶心……」肥男恶心地大喊。

  「唔唔唔——唔——(这个感觉……怎么回事……像要死掉一样……)」白
栗栗难以理解自己身体的反应,明明是痛苦的经历,现在却让她感受到难以忍受
的快感。肛穴和小穴不受控制地收缩着,贪婪地想和侵入身体的异物结合得更加
紧密,而尿意却泄洪般无法遏制。

  「这小妞去了……」肥男看着白栗栗失身的双眼,加快了冲击的速度。

  白栗栗还没有从高潮中恢复,身体仍然震颤不止。突然发现嘴里和下身的阳
具都变得更硬了。

  「唔唔唔……唔(不能——不能射在里面……)!」

  她惊恐地感受到前后两个男人的肉体都开始更快地撞击自己。肥男重重地喘
息着,然后猛地把肛门珠串按到最深处,又刷地一声抽出来。

  「呜呜呜呜呜呜!!!」

  白栗栗脑海一片空白,她又去了。伴随着少女的悲鸣,两个男人向她体内射
入了大量的精液。白栗栗毫无保留地承受着这一切,无论是肉棒、肛门珠串还是
精液,她都吃到了自己的身体里,像是没有自由意志的玩具。

  男人们拔出阳具,失去了支撑物的白栗栗啪地一声摔倒在自己的体液和呕吐
物里,舌头吐在闭不上的嘴外,仍然抽搐不止。第一次就经历了强力的三穴进攻,
她感觉自己已经失去身体的控制权了。

  突然,身后一声巨响,传来一阵痛苦的叫声。筋疲力竭的白栗栗使劲扭头,
只见肥男捂着头痛苦地嘶吼,绫绫满脸泪水地提着一个沾着血迹的台灯,她不知
什么时候挣脱了束缚。

  「快走!」绫绫拉起白栗栗的身子,扯下口环,跌跌撞撞地朝门外跑去。

  门外是一条长走廊,两人使尽全力地朝尽头跑去——

  ——可是尽头却是一扇封闭的铁门。

  白栗栗刚刚经历一场轮奸,脚下发软,无力地跪倒地上。绫绫寻找着门锁,
却怎么也打不开,只好绝望地晃动着铁门。她哭着说:「栗栗,对不起……我…
…」

  白栗栗挤出一个虚弱的笑容:「等会他们来了,你不要出声,都……交给我。」

  「为什么……」

  肥男的身躯出现在走廊的另一端,他慢慢地踏着沉重的脚步走来。

  「对不起……」白栗栗挣扎着站起身,「请不要伤害……」

  肥男的气氛有些不对劲,不再说话,也不再羞辱她。他的身躯缓缓靠近,似
乎全然不受方才被头部一击的疼痛影响。一股阴影般的气氛却缠绕在他的身旁,
像是空气都变得凝重而邪恶。

  他走到白栗栗面前三步远的位置站定。

  「如果,如果你们要做的话……」白栗栗忍着害怕说下去。

  肥男突然动了,他像一头牛一样猛冲过来,口中发出非人的嚎叫,浑身的肥
肉上绽起青筋,在被撞击的前一瞬间,白栗栗看到他的眼睛——非人的眼睛,没
有瞳孔,只有灰色的眼白。

  如同发狂的雄兽。

  「呃——」白栗栗只来得及挤出一声歎息,她纸一样的身子飞到铁门上,铁
门一声巨响,向后破开。肥男顶着白栗栗冲出门口,狠狠地撞击在地面上。

  骨头大概碎了吧,全身的疼痛中,白栗栗只能得出这个结论。她从模糊的视
野中推断肥男掐着自己的脖子,把自己举了起来。

  「呃……咳……」白栗栗的口中发出不成片段的声响,殷红的血液喷在空气
中。

  肥男与其说是人类,不如说是一头暴怒的野兽。刚才无尽的性欲此刻化作了
疯狂的暴力。

  ——谁来救救我。白栗栗觉得自己的脖子快挤扁了。

  ——如果死了,绫绫也会死。

  ——死前还想着别人的事情啊,你可真是个老好人,白栗栗。

  ——我说过……我的诺言。

  ——你自己要没命了,还说这种话。

  ——是谁,谁在说话?

  ——当然是你自言自语啦,临死前的自言自语。

  ——你是谁?

  ——哦?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声音越来越清晰,明明像是脑内的自言自语,却明显不是自己的所思所想,
像是……

  ——另一个自己。

  ——你是谁——我快死了,我不能死,快点……

  ——想要我救你吗?

  ——快……快点……不管你是谁……

  ——你一直以来都忽视我的存在,独佔这个身体哦,现在又来求我帮忙吗?

  ——不管你是谁,救救我……救救绫绫。

  ——那你以后,也得把身体分给我用哦,这么色气的身体,却从来不好好利
用,急死我了。

  ——求求你……帮帮我……

  ——好啦好啦,当然会帮你。

  「我们毕竟……异心同体嘛。」少女睁开眼睛,她的脸已经憋成了青紫色,
但是却说出了话。她露出一个欣喜的笑容,「真的……真的能够控制了……」

  像是奇迹一般,或者,不如就称之为奇迹——垂死的少女赤裸的双腿从两侧
分别抬起,两只小腿钩在死死扼住自己咽喉的男人双臂上:「虽然刚才弄得我很
爽,但是抱歉了呢,肥肥先生……」

  男人的双手竟然渐渐被从少女的脖颈上拉开,他仍死死地抓着栗栗的脖子,
指甲拉出鲜红的血痕,少女闭上眼睛,竟然娇喘起来,一脸享受的表情。

  肥男的手离开脖子的一瞬间,少女双足按在男人肩膀上借力,高高跃起,以
不可思议的惯性在空中旋转一周,仿佛全然不受刚才肥男汽车般冲撞的影响。落
下时,少女的双腿缠在肥男的脖子上,死死钳住。虽然双臂仍然被死死捆在背后,
但是现在的形势已经完全逆转。肥男嘶吼起来,肌肉暴涨的双手向上乱抓,但每
次都被灵活地避开。

  「肥佬又狂化了,真是麻烦,把货给打死了可怎么交差——」西装男和瘦高
男慢步走出扭曲的大门,惊讶地看着眼前的情景,「——怎么回事?」

  「我在服务哦~ 」少女挺起傲人的双乳,在肥男的头上魅惑地积压,「你们
也想一起来吗?」

  瘦高男没说话,径直沖了过来,手持一根钢管,猛地一挥,少女向后曲身,
避开了这一击。肥男痛苦地抓着她的双腿,但是怎么也掰不开那看似瘦弱的少女
下肢。

  「到——我——了——」少女用力一压双腿,颈动脉受迫,肥男浑身瘫软,
刚才还疯牛般的身躯山一般地倒了下去。少女落到地面,避开一击钢管,一脚上
踢,毫不顾忌裸露的阴户,正中瘦高男的面部。

  「第二个——」少女华丽地转身,面对西装男。

  西装男抱着绫绫,手中是一把闪闪发亮的小刀,说:「不想她死,就给我退
后!」

  少女迈开两条长腿,缓缓地向前逼近。

  「我是认真的!」西装男大吼,「给我停下来!」

  「你怎么知道,」少女弯下腰,伸长脖颈看着西装男,眼中闪过恶作剧的光,
「我一定会救她呢?」

  西装男脸上闪过一丝不安:「你刚才……还不是为她……」

  「那是刚才哦,现在的我不是刚才的我,一个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不知道吗?」

  「栗栗……」绫绫轻轻地叫道。

  西装男面部扭曲,缓缓按下刀子——

  就在这一瞬间,少女的手动了。一直以来被绑在背后的右手子弹一样向前刺
出,直接抓在刀刃之上,然后右腿一个膝撞,踢在西装男的下体上。

  「啊噢噢噢——」西装男弯下腰去。

  「骗你的。」少女笑道。

  少女向前曲身冲刺,肩膀猛地一锤,西装男闷哼一声,腹部挨了一下。

  少女右手握拳:「最后赠送,因为你欺骗了我们善良的周墨绫和白栗栗——」

  她一拳打在西装男的脸上,血液像是灌满了水的气球一样飞溅而出。西装男
毫无意识地一头撞在地上,彻底晕了过去。

  「结束~ 」少女站在三个男人不省人事的身体前。刚才的轮奸和肥男的冲击
似乎全无影响,而那场打斗对她而言也不过是一场普通的运动。她下身一丝不挂,
套着一件髒兮兮的T 恤,浑身淤青,掌心流着血,黑色的长发在海风中飘扬,面
部的轮廓像刀锋一样。

  「栗栗……哇呜——白栗栗——」绫绫终於忍不住,恐惧、喜悦和惊奇混合
在一起,泪水夺眶而出,张开双臂朝少女跑去,却被灵活地避开,扑了个空。她
惊讶地看着一反常态的挚友。

  「是栗栗没错,但是不是白栗栗哦,」少女挤挤眼睛,挺起傲人的胸部,
「是终於翻身做主人的『黑栗栗』!」


喜欢的话,请点击 →_→ 谢谢支持!



[ 本帖最后由 heart76 于 2018-9-19 08:35 编辑 ]感觉很不错的文章,期待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