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干_av天堂_天天啪_噜鲁色 色去去 干干爱 爱操操 啪啪日日,四虎影库,哥哥去,狠狠干

首页  »  另类小说  »  【我和我的男人】(28-29)【作者:神秘海峰】


喜欢的话,请点击 →_→ 谢谢支持!


作者:神秘海峰
字数:13193


   第二十八部:我的新男人(序)

  「我近期想回趟家」我端着一盆水果做成的沙拉,坐在沙发上。男人搜索着
电视栏目。

  「怎么了?想回就回去吧。有什么事吗?」

  「我觉得我应该回去和我妈说一下我的情况」我用叉子插着水果,装作漫不
经心地说着。其实我心里还是很忐忑的。我的情况一直没和我妈说过,前两天我
试探着大概说了一下情况。谁知道我妈妈说她其实很早就有这种思想准备。只不
过没想到这一天真的来了。

  我妈说怀我的时候,因为在我之前已经有过一次流产,所以为了保胎的缘故,
打了很多黄体酮。当时医疗水平有限,只是知道黄体酮可以保胎,但没想到很强
的雌激素会影响胎儿。在我生下来的青春期时段做了一次体检。那个时候我的雌
激素数值居然高达27. 而同时期的女孩雌激素高的是28,低的只有12. 也就是说
从一出生开始,在我的身体里本身就是蕴涵着一个小姑娘。只不过我生理上是男
性。也能勃起,也能射精。

  「回去吧,订好票了吗?」男人依旧在漫不经心的看着电视。

  「还没呢,我在计划把手头的事处理一下。现在接的工作有些事情需要处理。
让自己放松一下」我放下果盘,伸了一下懒腰。

  「过两天我们出去泡温泉吧。丰也过去」

  「行吧,咱们三个人」我敷衍着回答。为什么突然想去泡温泉呢?还有丰也
一起去。

  「正约呢,我们想人多点能热闹」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我告诉你,我只跟你和丰一起做过上次的
事。我可不是公共厕所。」

  「你猜得挺准哈,不过你放心,没你想的那样」男人看没什么好节目,打开
DVD ,电视里出现我浪荡的样子。「让那么多人玩你,我可不愿意。上次是我欠
他的情,早还清了。」男人看着电视,把我的头按在他的胯下。「别那么激动,
来吧。给老公含着。」

  「你是牲口啊,早上才做现在就还要。还软着呢……」我被他按着头,嘴里
疲软的鸡巴迅速变的强硬起来。

  「这不是硬了么,啊~~真是越来越熟练了」男人享受着,嘟囔着「还不是
因为你」我拍了一下男人的大腿,以示抗议。但更像是撒娇。

  「你把毛刮了吧。」我舔着男人的鸡巴抬眼看着他。他正满眼欲火的看着我。

  「干嘛刮了?你是看那些片子发骚了吧。哈哈~~」男人一挺腰把那根讨厌
的玩意捅进我的嘴里。

     ————————————分割线——————————

  过了一个星期,我都安顿的差不多了。也买了火车票准备回家。一想到回家
我心里就像五味杂陈一样。虽然话说明白了,但结果如何不得而知。再加上家的
感觉很久没有享受到了,也隐隐的有着一丝期盼。

  「明天周末,我们一起去温泉放松一下。也算给你送行。」男人晚上回来后
跟我说道。

  「好啊,我这次回家多待些时候,你自己去找别的姑娘吧。」我不知道为什
么窜出这么一句话。说的时候男人的眼睛里闪出有点不自然的光。

  「噢,约好了~~」我看见了一闪而过的光,却也无所谓。只要不太过我都
能忍受。既然只能在床上充当女人,就不能太挑男人。「几个人?」

  「4 个人」

  「噢,,,群p 呀,我一个对你们三个。你真够敢玩的呀。就你和丰两个热
就够我受的了。我可不去。」

  「没有,只有我和丰,还有一个是女的。」

  「女的?你俩疯了」

  「各睡各屋,玩的时候一起,睡的时候分开」

  「呸,你俩能这么老实?」

  「什么老实不老实的,既然出来玩,就放开些。」

  「这是实话,各睡各屋也就是真的在睡觉的时候。就你俩,都是那种鸡巴硬
了必须找个洞的人……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女人倒也挺敢玩的,够疯的」

  「当然疯了,你可不知道……」男人说到这突然停住了「哟~~都吃到嘴里
了呀,滋味怎么样?也是够浪的货吧?」我嗤之以鼻的讥讽道「那有什么,你就
是个屁股,人家好歹还有个前面水多的能用呢。」

  我蹭一下子蹿了起来,朝男人狠狠踹了一脚「屁股怎么了?你也没少用啊!
没让你爽是怎么着?」

  「哈哈,吃醋了,换换口味嘛,你也是男人还不了解?」

  「去死」我啪的打了他胳膊一下。眼圈有点发红,「哪个男人能让你这么折
腾……你还好意思。就你昨晚上那点破玩意都没清洗干净,今早上感觉还有呢。」

  「那让你泡温泉的时候当回男人」

  「啊?什么意思?干你屁股还是丰啊?不会是那个女的吧?」

  「到时候再说」

  「到时你想玩接火车吧?淫棍!看毛片看多了吧。小心阳痿!」

  「我操,你咒我。」男人一把公主抱的把我抱起来,「让你看看你男人是不
是不行了」

  「放我下来,留点气力吧,别明天没力气了,不仅在丰面前丢人,在那姑娘
面前也抬不起头来了」我我在男人怀里撒娇的说。对付男人其实很好办,就是男
人那里的自尊心最重要。站在他自尊心的立场他就非常受用。果然,男人听到这
话点了点头。

  「说的对,明天让你看看你男人的真正实力!看你这么乖的份上,明天一定
好好奖励你。」

  「呸,你别折磨我就好了」

     ————————————分割线——————————

  第二天集合的时候,我看见了丰带着另一个姑娘。姑娘很漂亮,成熟丰满的
身体,适中的个头更显得一种风韵。年纪似乎在30岁上下,眼睛很灵动,眉角尖
带着一股风情。一看就是经过不少男人了。但是胸前鼓鼓的似乎很坚挺,走两步
一颤一颤。但丝毫没有下垂的样子。我心想估计是胸罩托的比较厉害。

  姑娘看见我,意味深长的微笑着点了一下头。我也回了一个礼貌的致意。我
今天全部的女装打扮。突然有种对比的想法。可能女孩子在一起都会有这种互相
对比,争奇斗艳的想法吧。我由于吃药的原因,现在我的腰和胯部都已经显出线
条了。尤其是穿上女式的收腰小T 恤和牛仔热裤。我自信下半身是不输给她的。
而且我个子比她高,更显得我腿比她的长。胸部肯定是不如她了。但是我现在也
是有了基本的胸部造型,再加上我在胸衣里放了衬垫。脸上画了淡妆。上半身应
该可以打平了吧。

  姑娘把双肩包一放,跟丰说「看不出来呀,挺不错的。差点我还以为跟我一
样呢。」

  丰和男人哈哈的笑着。

  听姑娘接着说:「没少让你们调教吧,就你俩这流氓变态的。是不是玩的特
满足?」我脸一红,低头钻进车里。丰和男人打着哈哈的拉她一起上了车。

  一上车,姑娘对我说:「别怕他俩,外强中干的,等我帮你报仇,看我不把
他俩整的站不起来的。」

  男人说:「哟,你今天看来有备而来啊。别一会你腿都合不上哈。到时候站
不起来的可就不是我们了。」

  「就你那玩意,别到时候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软塌塌了。丰,你说是不是啊?」

  丰正在开着车,搭话道:「今天咱们是晋级赛还是混合赛战?」

  「呸,就你最流氓了,还混合赛呢。」姑娘说完瞅着我跟前面的两个男人说:
「那我边上这小美人是算你们那边的还是算我这边的呀。咱们可提前说好啊,省
的到时候你俩耍赖。哈哈哈」

  「我观战,看你怎么给我报仇。」我也不能示弱,顺着姑娘刚才的话说。

  「哈哈,我估计他俩不会放过你的。行啦,不斗嘴了,起得太早,我先睡会。」
姑娘说完往椅子上一歪,闭上了眼睛。

  「对,养精蓄锐。」男人也搭话「就拿我当司机啊。」丰不干了,在车里喊
道。

  「哎呀,一会半道我替你。」男人甩了一句后就不说话了。

  我旁边的姑娘已经睡着了,甚至发出了轻微细小的鼾声。我看见丰的眼睛从
后视镜里狠狠的看着我,似乎想把我吃了一样。我心想估计也是憋了很长时间呢。
我用手指了指我的肚子,丰明白什么意思,把后视镜放下放了放。我看不见他的
眼睛,但是看反光的角度应该能看见我下腹和大腿之间的距离。我解开热裤的口
子,把腿叉开,把鸡巴露了出来,开始表演手淫。而我这个角度我相信丰能清晰
看见我的举动。

  我玩弄了一会我的鸡巴,已经硬了,而且流出了前列腺液。我把流出的液体
用手指粘了起来,把热裤扣系上,把沾在手指的黏液一下子抹到丰的脸上。同时
说:「好好开车,注意安全。」然后嘎嘎的笑了起来。姑娘和男人都被我吵醒了,
迷糊的问「怎么了?到哪了?」

  丰说:「前面风景不错,休息一下。你们谁去方便?」

  男人嘟囔着:「懒驴上磨屎尿多,我不去。」姑娘也说:「你们去吧,我刚
睡着,再睡会。」

  丰把车停下后,回头问我:「你不去?」

  我笑着说「不去,你去吧。赶紧排干净回来。」丰气哼哼地用手指点了点我,
下车了。

     ————————————分割线——————————

  温泉酒店环境还是可以的,一大片场地有住宿区、温泉区、采摘区、主题体
验区、游乐园区,还有刚建好待开放的湖心岛展馆区。

  我们住的房间是两间近邻的房间,一间是大床房,一间是标准间,都是大落
地窗面对湖心岛的一片水域,以及邻近的小桥和湖畔堤岸小路。优美而又幽静。

  房间内部有一个足够几个人一起洗的室内温泉浴池。有一个落地玻璃门,打
开玻璃门是一个开阔的阳台,和隔壁房间的阳台用石砖砌的隔断阻隔着,隔断高
度和一个人的标准身高一致。如果踩着椅子是可以看见那边阳台的。当然,如果
想要过去的话也可以翻过去。

  「房间不错,风景挺好的」我和姑娘站在落地窗前。丰和男人各自收拾着行
李。

  「为什么要两间?不怕晚上要浪费一间吧?」姑娘晒笑着。

  「怎么可能?睡还是要睡舒服一些的嘛。否则四个人太挤了。」男人回答
「他们不是怕挤,是怕有些脏东西在床上,睡的不舒服。哈哈」我调笑道。「还
没问呢,你什么名字?」我看着姑娘。阳光下姑娘的脸庞显得细腻而又精致。真
是个漂亮的美人坯子。

  「你叫我菲就行了。」菲捏了一下我的脸。「真嫩。哈哈」

  「你怎么也这么色?」我晃了一下手,没打到她。

  「房间怎么分啊?」菲冲着男人们问道。

  「听你的呗」

  「我俩这间,你俩去那间吧」菲故意说。

  果不其然,男人们都炸了窝了。表示不能接受这样的安排。

  「那好吧」菲嗫斜着看了一眼我,然后拿起双肩包,「我去那边,你们谁愿
意过来就过来。话说前面哈,现在中午先休息一下,不做运动。累死了。」

  「丰,你过去吧。」男人说着。

  「你就别和我客气了,这么长时间跟嫂子热乎还没够呐,我跟嫂子一间吧。
给你个新鲜的。」丰一把把男人推了出去。

  「知道他是你嫂子还这么多想法。」

  「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咱俩这次出来钱可是我出的。你让嫂子伺
候我舒坦舒坦吧。小菲不是更好么,能三通呢。去吧。」说完,丰啪的关上门,
就把男人关在门外。

  屋里就剩下我和丰了,我突然觉得很尴尬。坐在床边打开电视,搜索着不同
的电视栏目。丰过来一把把我搂在怀里,咬着我的耳朵说:「小骚货,小嫂子。
车上看把你浪的。现在怎么了?跟我玩上矜持了。再装,我拿大鸡巴捅死你!」

  「别闹了,瞧你刚才说的,他会怎么想?」我扭着身体,但压根挣脱不开。
其实我也没想挣脱开他的怀抱。

  「呦呵,还贞节上了。你以为他真的拿你当回事。他快把你玩腻了,你知道
吗?」

  「你拿我当回事了?你的意思你还没把我玩腻?」

  「哈」丰松开我,往床上一躺。「我把你当成我的外室,你知道么?」

  「没明白」

  「这有什么不明白的,我有老婆,现在快要给我生孩子了。家里红旗倒不了
了,外头的彩旗需要你帮我扛起来呀」

  「去死吧,你们男人真没一个好东西」

  「我说的是真的,一想到有人和我分享你,我就憋得慌。」

  「那你是还没过够瘾呢」

  我刚说完这句话,一下子被丰拉倒在床上,丰一起身呀在我的身上,和我面
对面。我感觉他眼里喷着一种不容置疑的霸气。一字一顿的对着我说「我说的是
真的。」他的呼吸甚至能打到我的脸上。我心里荡起一股柔软心绪。但脸上却依
然冷冰冰,无不敢直视他,侧着脸望着窗外似乎在自言自语的说道:「那你组织
这次出来是为什么?还不是……」

  「你知道什么?我不组织这次活动,我能和你这么长时间单独在一起吗?」

  「你又不是没去找过我,我也不是没出来陪你开过房。」我嗔怪道「我不想
偷偷摸摸的,而且我知道,你这次说是回家看看,回不回来可不一定啊」丰的脸
贴着我的脸颊开始骚扰活动「那你想怎么样?」我痒的缩着脖子回答「我养你吧」

  「噗,你养我?少个字吧?应该是」包养「吧。那他怎么办?」我心里五味
杂陈。既希望有人能爱我,哪怕是丰说的包养呢。但总觉得一迈出这步,就等于
「卖」了。

  「他不会闲着的。你以为他就你一个?」

  「那倒不是,只是有些话挑明了总觉得不对了。」

  「我给你看看这个。」丰说着拿出手机。

  我还没接过手机,就听见手机里面传来阵阵音声浪语。

  「你看干得欢吧。」丰嘲讽的对我说。「那段时间你想想他的情况,是不是
不怎么碰你了?」

  我看着手机里的画面,一个略显单薄的身子,被压在沙发上,胸部还没我的
大。一看就是一个年纪不大正在发育的身体。清秀的脸庞显露出与年龄不相符的
媚态。我的男人正跪在女孩的两腿间奋力的捅着。

  「这小姑娘看起来不大呀?」我看着手机里的画面,眼神始终没有离开小姑
娘的身体。心想这么年轻就出来混了?

  「这当初可是个处女,才17岁。」

  「啊?这么小你们也下的了手?」

  「给她破处的可不是我,是他。自从得了这么一个小处女,可稀罕呢。给这
处儿哄的对你这男人俯首帖耳的。你看被他调教的什么姿势都会了。」

  果然,画面里小姑娘已经骑在男人的身上,前后左右的摆动着胯部。还把腿
张得大大的,让男人欣赏被鸡巴插着她稚嫩的阴道的情景。画面里传来男人的声
音:「技术有进步啊。」小姑娘的媚声发出的更加诱人了。

  「小浪货,17岁就知道讨好男人了。」我忿忿的说「这还不算什么,你看看
这个。」男人又换了一个视频。

  这个视频更过分,是另外一个姑娘。和那个姑娘比起来这个可以说是发育得
很成熟。小肩膀,但是不干瘦,胸很丰满。而且皮肤很润滑,腰部和臀部的曲线
也很好。但是和成熟的身体相比,脸庞透着青涩的感觉。

  「这个多大?」

  「这个是上一个的校友,不是一个专业。」

  「都是学生?哪个学校的?」

  「XXX 艺术学校,上一个是跳舞的,这个是学器乐的,应该是琵琶。」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看着这个肉欲横流的画面。我必须承认,
女人身上有点肉,被操的时候视觉感觉会更诱人,感觉也更棒。

  「这个以前初中的时候就交过男朋友,不过只交过一个。拉拉手亲亲嘴。后
来考入艺校的时候被她那个男朋友给干了。操,这个不是处真是可惜。发育多好。」

  「你拍的吧?」我把手机甩给丰。

  「不看了,这么精彩的内容。」

  「有什么可精彩的,还不是那点姿势。我又不是不知道。」

  「那可不是,你什么都知道。」

  「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因为我觉得他不会珍惜你的,迟早会抛弃你。这俩姑娘可都是鲜嫩多汁的
时候。更何况他还是那个处女的第一个男人。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现在他又勾搭
上她们学表演的一个校友。就是还没得手。你嘛,迟早的事。可我不一样,我知
道你只身在外,你孤单而且心里寂寞。你需要人疼你。而且我觉得你是我想要的
那种。我曾经就幻想过拥有一个你这样的……」丰说着一只手从后边搂了过来,
放到我的胸上开始放肆的揉捏,另一只手放在我的大腿间找寻着我下边的那根和
他一样的鸡巴。

  「我还是那句话,你也是还没玩腻呢……」我不能不承认丰的话语真是深入
我的内心。我是很寂寞,心里寂寞。所以我需要做爱来找寻「爱」的感觉。同时
让孤独感和寂寞感消失。它就像一个恶性循环,内心越寂寞越需要男人来「爱我」,
不管男人需要什么,只要能发出「爱我」的信号,我都会热烈的回应。当男人离
开我的时候或者我感觉男人内心冷落我的时候,我就更渴望扭转这种念头,会加
倍用身体当武器和阵地去坚守我自认为属于我的领地。陷入到「渴望被爱-激烈
做爱-寂寞的失落-更强烈的被爱-更激烈的做爱-更寂寞的失落,直到沦落为
男人的性玩物」的过程。

  现在丰的话触动了我的内心最后一层窗户纸,我扭过身体,热烈的回应他。

  「干我,我要你……我要你干我。」我的嘴和丰的嘴贴在了一起。他的舌头
灵活的伸了进来,肆虐的侵犯我。他的舌头好厚啊,可是真的很灵活。这是经过
多少女人训练出来的?肯定不是他媳妇一个人的功劳。我感受着他对我上下其手
的侵犯。在亲吻的间隙发出沉重的呼吸更显得我们像两只发情的野兽。

  当我俩正缠绵的衣衫不整的时候,丰突然停了下来。我抱着他的头喘着气说:
「怎么了?」他脸上泛起一阵坏笑。我以为他又想到什么什么坏主意。脸红的想
该如何应对,丰突然站起了身对我说:「听见了吗?」

  我奇怪的凝起心神,果然听见断断续续的声音。鬼都知道那是什么声音。叫
得那叫一个勾魂。

  丰打开洗手间的门,朝我招了招手。我跟进去,声音更加清晰。

  「他俩?」

  「当然,除了他还有谁?这女孩声音好听吧?」

  「哈,真是骚货,不是说不运动嘛」

  「她能闲着,你男人也不能闲着呀。」

  「他才不是我男人」我哼了说。

  丰把我按倒洗手间的洗漱台上。拔掉我的短裤,把润滑液足足的挤了一手,
一边抹在在的鸡巴上,一边捅进我的肛门里。「来,咱们不能示弱。」

  「听你的」一种示威似的感觉油然而生。配合着丰的手扭动我的屁股,让润
滑液更加充足的润滑。

  「来了!」丰做好准备工作,擦了擦手,扶着硬挺的鸡巴,一下子捅进我的
肛门里。

   第二十九部:我可以男女通吃

  做爱不论男女,两情相悦是最舒服的。女性角色(当然指代我自己或其他女
人吧)会更加打开自己的内心与身体,就像我现在一样。

  我窝在洗手池的台面上,一条丰满的大腿被丰抄在臂弯里,另一条腿我自己
把控着,尽量张开。由于被干的是肛门的位置,所以基本上我是半躺在洗手台上。

  镜前灯开着,暖暖的灯光洒在我的身上散发出一种媚态的光芒。我很喜欢暖
色光,因为这种光带有感性的色彩,肉欲的挑逗,性感的刺激。

  我的眼神迷离的看着丰,他的眼里散发着兽欲。盯着我的眼睛,我感到他眼
里除了兽欲还有一种成就感,一种占有了别人所没有的物品所焕发出的男人的虚
荣的成就感的光芒。

  丰的手抚摸着我的脸,让我感到一种情感的灌输。似乎我就是他的战利品、
附属物,他就是我的拥有者、我的主宰。而我的主宰正在享受他的权利,享受我
的身体带来的愉悦,享受我紧致的肛门所带来的快感。他的手顺着我的脸滑向我
的嘴唇,在我的嘴唇上停了下来,我默契的张开嘴,他的手伸了进去,手指在我
的舌头上揉来揉去。好变态的样子,似乎A 片里的女主角才会这样。但是我不知
道为什么,我会那么顺从的取悦丰,为了让他高兴,而他高兴我就高兴。

  我的表现似乎让丰发现了新的兴奋点。他的鸡巴直挺挺的捅进我的肛门里不
再抽动。使劲的向前顶着。一只手本来扶着我的腿,现在直接把我的腿抬到他的
肩膀上,空闲下来的手伸到我的胸前,粗暴地宣示主权,粗报到粗糙的手大把大
把的揉着、搓着我的乳房。感受着我由于增大而开始具有良好手感的乳房。

  「轻点……你今天怎么这么粗暴……啊……啊……干嘛这么使劲……」我一
只胳膊扶着他的肩头,另一只手在他耳朵和发际处轻抚。

  「因为我想把你操射了。」丰喘着粗气,但手劲和在我身体里的那根圆柱体
没有任何疲劳的感觉。

  「我现在不用射也可以很舒服。」我放任他对我的粗暴。我很喜欢,甚至享
受。

  「也就是说,只要被操就可以。」

  「嗯……讨厌,说得这么直白。」

  「那就是前列腺高潮吧?」

  「笨蛋,别停……」我感觉快感从腰部开始弥漫全身。而他的大手对我胸部
的侵犯又提升了快感的到来。「我快来了……你真是个好男人。」我闭起眼睛,
头脑感觉缺氧的状态,如在云里雾里一样。

  「我知道,你下边出来了。」丰一边说,一边加快下边冲击的速度,同时力
度也逐步上升。我睁开眼,果然如此。在我没有任何外部刺激的情况下,我的鸡
巴开始流出了液体,随着他的冲击我的鸡巴一甩一甩,液体也顺着甩来甩去的弧
线,在我的腹部留下运动的痕迹。

  我无意识的大叫起来:「讨厌~~啊~~啊~~」

  「对,叫起来,让他们听听。」丰的男性荷尔蒙开始膨胀起来。

  男人就是这样,在床上能展露雄风的时候是他们的自尊心最膨胀的时候。我
记得有个西方的知识分子说过,男人只喜欢世界上的两种物质,一个是权力,一
个是阴道。现在我觉得应该还有第三种物质,就是像我这样的TS的屁股。因为它
不仅可以给男人以身体的快感,还能让男人发现改变人体体质,挖掘人体秘密的
能力。这个能力远比在女人身体上获得的尊严更能得到满足。因为他的能力可以
把一个需要阴道性交才能的高潮的体质直接变成被他操也能高潮的体质。这一点
是多么的不寻常啊。这也就是现在为什么那么多的男人开始不惜重金去找TS或直
接找男同0 的原因吧。这是男人认识自己,验证自己的必由之路!

  「干死我吧~~你舒服吗?你的鸡巴太硬了,我快受不了了」男人被操开了,
比女人更浪。我现在只求快点达到高潮,浪荡的样子暴露无遗。

  「你妈的,这么骚,我的鸡巴爽吧,老子上大学时可是我班里的鸡巴最大的。

  妈的,啊~~我操死你~~「

  丰更加用力的操我,我也叫声更加淫荡,也说不好是为了和隔壁比一比的心
理,还是就为了大喊出来释放自己。

  「啊~~亲哥哥,你日死我吧,快射吧,我受不了了」

  「你妈的荡妇,我日死你,好舒服,夹得我好舒服~~」

  丰的床上功夫真的不错,他能掌握住我的心理,他突然停了下来,缓慢的喘
着粗气,然后继续操我,但是这次先是将鸡巴全部插入,我刚感到充实的时候,
他又全部拔出来,我又感到特别的空虚,好想让他再次插入。他用他的大圆龟头,
在我的洞口处不停地挑逗着,却迟迟不肯进入,用舌尖在我的耳朵上舔着,吹着
热气,轻轻地用耳语说:「想不想要,嗯~~」

  「嗯,想要~~」

  「想要什么,告诉我,说点老公高兴的,老公就给你,没事的,不用不好意
思,宝贝,伺候男人的婊子都会做这件事的~~」

  在丰的诱惑下,我无比兴奋,只想让他的鸡巴再次进入。我不顾廉耻的说:
「老公,好老公,把你的大鸡巴给我吧,操我吧~~快点进来。」

  「好的,告诉老公,插你哪里?」丰继续用他的龟头在我的洞口处摩擦。又
调戏一样用手指把我已经坚挺的鸡巴拉起来,一松手「啪」的一声,我的鸡巴又
弹了回来打在我的下腹。鸡巴的前列腺液分泌出来,「看,它也很想要啊,快说,
插你哪里?」

  「老公,不要再折磨我,插我的屁股,求你了~~」

  我兴奋地叫着,感觉肛门内一阵阵的酸胀,丰将我翻过去,「来,让我从后
面操你」。

  我撅起我的圆润白皙的屁股,双手扶着浴室的水盆台,「啪」,丰用手狠狠
地打了一下我的屁股。声音很大,但其实不是很疼,但一种被蹂躏的快感更加让
我性起。我兴奋的几乎昏厥过去,丰又用手指插进我的肛门里,「小婊子,屁眼
这么爽啊~~」

  「老公,给我啊~~」,我浑身颤抖着,肛门内壁处像有无数的蜜蜂在萦绕
飞舞,他的双手抓着我的腰,「你妈的贱逼~~」他用力的扇了几下我的屁股,
我突然一股剧痛,丰在我兴奋的时候,再次将他的大鸡巴一下子插入到我的菊花
里。

  「啊,老公,轻点儿,我快受不了了,你快射吧,你不是让我当你的情妇吗?

  操死我,射到我的里面,情妇给你生个儿子啊~~「

  「好,老公来了,老公给你,」丰连续操了十几下,「啊、啊、啊,我给你,
我射到你的逼里,给我生个大胖儿子。啊~~」我感到丰的鸡巴不断在我的菊花
里一下一下的膨胀,他射了。连续发射了八、九股。而我整个下半身全部感觉痉
挛一样,不受我的控制。一阵阵的颤栗,丰一边捧着我的屁股,一边「啊~~啊~~」

  的感受我由于颤栗而不停收缩的肛门带给他鸡巴上的快感。

  「这次真是做的酣畅淋漓。」丰满意的拍拍我得屁股,拔出插在我屁股里的
鸡巴,我意识全无,等缓过来的时候已经无力的跪在了浴室的地上了。这是一次
真正的高潮,就是所谓的前列腺高潮吧。

  普及一下哈:前列腺高潮完全不同于阴茎射精高潮,阴茎高潮过于单一,呈
带状辐射,覆盖部位小,持续时间短,而前列腺高潮呈面状辐射,覆盖腰部以下
几乎整个下体,一直延伸到膝盖,特别是盆骨前面部位及大腿内侧,给人一种完
全虚无飘空的感觉。

  前列腺高潮来临时,腰部以下几乎完全麻木,全身呈完全放松状态,不用出
任何力气,高潮就如海浪般一波接着一波缓缓袭来,整个阴部好像要被撕裂一样,
好像飘浮于空中,并完全虚脱,失去重力,人体的每一根神经被完全释放出来,
不会被任何杂念所左右。

  前列腺高潮可导致阴茎勃起,但不会射精,会阴部位如被引进了一股圆柱形
的气流,阴部随着气流在旋转、平移、远离、又拉近,这种迷人的快感持续时间
超过十分钟,你会因为快感的太强烈而忍不住大声呻吟,甚至会大笑。阴茎射精
高潮之后会给人一种完全满足的感觉,人会非常疲惫。但前列腺快感之后,人不
会获得满足,而是给人一种非常贪婪的欲望,你会渴望这种高潮一直延续下去。

  前列腺高潮刚来临时,前列腺和肛门都会快速剧烈地收缩、颤抖,就如冬天
打冷颤一样,这种收缩运动大概只有几秒钟,收缩过后就是强烈的高潮到来,你
会开始变得麻木不仁,欲生欲死。可以这样说,体会过前列腺高潮的人,对其它
任何快感都不屑一顾了,你会因为这种高潮的体会而无法解脱,无法释怀,彻彻
底底的上瘾。你可以不用想任何事情,就静静地躺着,尽情地享受这种快感所带
来的虚无缥缈的美妙感觉。而且医学上也说了,前列腺按摩不会影响性取向。

  是不是有人很想尝试一下呀。

  我整个人都昏睡了一下午。直到丰叫我起床说去餐厅吃饭。

  我和丰来到餐厅的时候,我的男人和那个姑娘已经在餐厅取餐了。

  「看你睡眼惺忪的,中午热身太累了吧?动静不小啊!」姑娘讪笑的对我打
着哈哈。

  「你叫的也挺欢啊」我一点不吃亏的回击过去。同时看着我的男人「比跟我
一起的时候过瘾吧?」

  男人一撇嘴,没接话。丰过去俩人开始低语。

  「他俩聊什么呢?」我悄悄的问姑娘「他俩能聊什么正经事,俩流氓。」姑
娘头也没抬的回复。

  哦,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姑娘突然问我,「中午你俩,啊,你下边真的硬起来
了?」

  「什么?」我猛然有点恍惚。什么跟什么啊。没头没脑来这么一句。

  「没事,中午过瘾了吧?」姑娘挑逗的眼神瞄了我一眼。

  「你中午没吃饱吗?哈哈,小荡妇。」我反问道。话说的这种,我感觉我俩
之间的尴尬没有了。

  「他说你做的时候下边特别硬,还流水呢。」姑娘神秘的对我说「你做的时
候下边是干的啊?」我嘴上也不能饶了她「别装傻,咱俩说的不是一个地方。真
的假的?哈~~」姑娘用手指顶了一下我的肋下。

  「别闹,痒~~」我一扭腰躲开「就你这小样,我见犹怜啊。真不知道老天
爷怎么生的你。」姑娘在我的屁股上掐了一下。

  「去,去,去。大庭广众的注意影响。当心我喊非礼了。」我笑着打开她的
手「哈,小嗓子也不错啊。估计叫的时候更勾人」她依旧嘴里不饶人「你一定是
中午没吃饱,看你那饥渴的样子。老聊这种话题,解渴啊。」我立马回击「哈哈,
出来玩吗,干嘛那么拘谨。」

  「那也分一下场合好吧,这么多人,不怕别人怎么看你」我心说真是个浪货。

  「谁认识谁呀,哈哈。他们肯定觉得咱俩是好闺蜜呢。」

  「哈,是好闺蜜。晚上咱俩同床共枕呀。」

  「好啊,不带着俩流氓。」我和姑娘打着哈哈,端着盘子来到餐桌。

  丰和男人已经取好餐正在吃了。

  「看你俩聊的还挺开心」丰哈哈着「哟,你拿多少生蚝啊,看样子体能亏了
不少啊。」姑娘依旧疯疯癫癫的说笑着。

  「你还没完了?」我掐了姑娘胳膊一下。

  「晚上咱们去泡温泉吧。那边有露天的。」男人咽了一口肉说「好呀,好呀」

  姑娘接着说「那咱们就一起去泡温泉。」

  「去公共温泉区吗?」我心虚了「哎呀,对呀。」姑娘坏坏的看着我。「你
跟我一起?还是跟他们一起?哈哈~~」

  「我回房间睡觉……」我恨恨地说「别呀,你跟我走吧。要不这俩还不在淋
浴间就开始骚扰你。就你这姿色,就算这俩人老实,还不让别的男人吃豆腐啊。」

  姑娘话对着我说,但是眼神却看着丰和男人。透着一股狡猾而有意味深长的
感觉丰和男人对视了一眼,没有说话。

  「你看,关键时候,男人就是不负责任。」姑娘拉着我说。「走,跟我走吧。」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胡乱吃了两口,任由姑娘拉着我,离开了餐厅。

  「我可以吗?」

  「怎么不可以,说实话,就你这小身条,好多女的也不如你呀。怕什么?」

  「我还从来没进过女浴室呢……」

  「心虚啦?是不是怕下边露馅啊?哈哈哈」

  「瞧你说的,我总觉得心虚」

  「没事,怕什么,没准还有色女把你吃了呢?哈哈哈」

  「你说你自己吧。色女!」

  我们说笑着,回到了房间。

  「我先帮你看看衣服。」姑娘不顾我的反对,抢先进了我的房间。我带的衣
服不多,基本上是女装。但是多是情趣内衣,正常的内衣都是偏保守型的。姑娘
看了看拿起一件情趣内衣。

  「这个好厉害啊~~你穿吗?」

  「别瞎逗了,你还不知道这些衣服是做什么的?帮我看看正常的吧」

  「正常的比较保守,不过还好。这样遮盖面会大一些。问题不大。这个吧感
觉好,下边还带个小裙子样式,即使勃起了也看不出来,哈哈哈。穿上感觉像处
女一样保守。哈哈~~」

  「菲姐,别逗我了。」

  「唉?你们房间清理了?」

  「没有啊,你看这些也没人来收拾啊。怎么了?」

  「垃圾桶里没有套啊~~」

  「你怎么那么浪啊,怎么随时都想这些事?」

  「我就问问呗,扔外边了?」

  「嗯……」

  「不会没用吧」

  「嗯……」

  「真的?」姑娘睁大眼睛。「你让他直接射里面了?」

  「嗯……」

  「哇塞,你俩玩的真开~~就算不会出事也真够大胆的。」

  「他不愿意,还特霸道。我也习惯了」我低声喃喃地说,第一次和异性聊这
种话题,我不知道应该讲还是不应该讲。是不是连个女性之间会聊起这种话题呢?

  「哈,明白。男人都喜欢直接射里面,没几个愿意带套的。那你怎么清理啊?」

  「自己排出来啊。」

  「嗯,哼哼,跟这俩人在一起,也真够你受的了。我跟你说,你要女人就要
自己心疼自己,男人指望不上。尤其是这俩花花公子型的」。

  「你很了解他俩吗?」

  「炮友而已,不过时间长了也了解不少」

  「丰是做什么的?」

  姑娘看我一眼,没再继续说。一拍我的屁股。「赶紧换上衣服,咱们去泡温
泉。」

  正说着,丰和男人也回来了。我们收拾一下准备去泡温泉。

  「咱俩走这个口,你俩那边去吧。」走到温泉门口,姑娘一把把我拉进女性
入口。这是我第一次进入女性更衣室,一进去我都不敢抬眼看,姑娘拉着我小声
说:「你越紧张越容易露馅。你放心吧,你抬眼看看,其实你比这里有些女人还
漂亮,她们还要嫉妒你呢。」听了姑娘的话,我壮起胆子抬起头,貌似若无其事
的开始更衣。同时借机好好看看女人更衣的样子。别说,还真是春色满人间。不
过真正的女性感觉肉比较多。而我自我感觉肉还是比真女人紧实一些。像是经常
健身的女性。我小心翼翼的换好衣服,看见姑娘正盯着我。

  「菲姐,看什么呢?」

  「你的胸部的型的不错,做过吗?」

  「没有,我吃药的,那个」

  「那你那里还能……」

  「嗯,可以,但是我也不清楚,可能每个人效果不一样吧」我现在虽然可以
大大方方的回答她,但是依然很紧张的看看其他人,放佛别人会听见并且发现一
样。

  「走吧,我们先去淋浴一下」

  我和姑娘来到淋浴间,淋浴间一间间的隔断,但是比较偏,并且部分带有磨
砂玻璃门。我们走过淋浴间的时候,很多隔断都有人,带磨砂门的也能隐约看见
有人在淋浴。白花花的肉体,丰乳肥臀的。看我的心里怪怪的。姑娘把我带到最
里面一间。

  「这间里外边比较远,放心冲一下,不会有人发现的」

  「好」我刚要关上门,姑娘一下子闪了进来。「一起冲吧」

  「哈哈,你不嫌挤呀」

  「没事,怕什么。我主要想看看你呀,哈哈」

  「我就知道你不怀好意,还说他们俩呢,你就对我居心不良。」

  「哎呀,好妹妹,我不是没什么见识嘛」姑娘一边说一边把手伸到我的下体,
轻轻的揉了起来。

  「你更讨厌。」我感觉脸上发烧,烫。

  「还谁讨厌?」姑娘调戏我。

  「没谁,就你一个。」姑娘的手法真好,更何况她抚摸的时候把身体紧紧的
贴着我。我也下意识的抱着她的肩膀,借着她凑上来的时候,低下头。我俩开始
舌吻了起来。

  在我的记忆里,我和前女朋友亲吻过,但那个时候都是青涩稚嫩的时候,心
理满足远大于技巧。后来和楠在一起,她的嘴唇很软,温润。但是菲的感觉是很
霸道,舌头在我的嘴里来回的搅拌,似乎我就是她的所属物品,她在通过舌头向
我诠释主权所在。

  趁着中间喘气的机会,我气喘吁吁的说「差点憋死我,你怎么比男人还霸道?」

  「哈哈,小骚货,别转移话题,你不是很舒服吗?」说着菲加重了揉捏我鸡
巴的手劲,我感觉我下边硬了。

  「你硬了呢,我尝尝」趁我没反应过来,菲蹲了下来,熟练的掏出我的鸡巴,
一口就叼住了开始吸允起来。

  「嗯~~」我紧张的看着隔断的门,放佛随时就能打开一样。但是下体的刺
激让我大脑开始混沌。

  「好硬呢,让我下边也尝尝吧~~」菲站了起来,自己转过身子,扶着我硬
挺的鸡巴,撅着屁股一下子套了上去。

  「啊~~」我下意识的发出呻吟后马上捂上了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
菲很熟练的扭动着屁股。看来这个姿势她没少玩,很熟练。

  「想射吗?没事,反正我是安全期,又是在浴室,射进来好清理。」菲小声
的说着,但是加快了屁股的扭动,我感觉我的鸡巴在她的阴道内四处撞击着。真
的很舒服~~


喜欢的话,请点击 →_→ 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