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干_av天堂_天天啪_噜鲁色 色去去 干干爱 爱操操 啪啪日日,四虎影库,哥哥去,狠狠干

首页  »  另类小说  »  【人妻奴隶拍卖会】(完)【作者;普普之人】


喜欢的话,请点击 →_→ 谢谢支持!


作者;普普之人
字数:11457


  闹哄哄的一个会场里,这里挤了不少人,老老少少都有的,一个个的坐位慢
慢的参加的人们给填满了,会场随着时间的到来也渐渐安静下来,大家都在等着
这个活动的开始。

  首先走上台的是这个村的村长朝田一郎先生,他穿着一身轻便的POLO衫,
看似一派轻松,手握麦克风的他,开始进行麦克风的测试工作,而大家都知道
「活动」

  即将展开了,台下的人们都磨拳擦掌准备着,很多人都是捧着现金来到现场
了,入宝山岂能空手而回呢?「好的……测试!现在麦克风测试……好的,我们
活动即将要开始了,请大家安静」

  村长一郎先生在说这句话的同时,整个会场里早已经鸦雀无声了,而台下的
人每一双眼睛都在看着一郎先生。

  「好的……那么我们这个活动马上开始,我们先请第一位被拍卖的奴隶人妻,
西田由理沙小姐,拍卖价格100万日币起,日期:3个星期,任你使用,让我
们请由理沙小姐」

  一郎先生说完台下已经满堂的掌声了。

  「大家好,我是住在雷门町麵包店转角的由理沙,大家好,台下的每个人我
都认识,我老公西田大中先生是这里的邮差」

  由理沙小姐满脸通红的在台上讲着,因为她此时站在台上是一件衣服都不能
穿的,脖子上鲜红色的项圈,项圈上还挂上了一个木头制的号码牌,而由理沙的
号码是1号,这些饰品是这场拍卖会「活动」

  奴隶身份的重要象徵。

  「哇~~~加油加油」

  会场另一头是邮差单位的参加拍卖人员,大家都是西田先生的同事,当然了,
西田先生本人也已经到了,他害羞的低着头向大家鞠躬着回礼着。

  「欢迎西田先生第三次参加这个拍卖会,上次西田先生也赚了不少呢,听说
去年全家还到台湾去玩呢,真是令人羨慕哦」

  村长一郎先生拿着麦克风向大家笑着说着,语毕后,全场哄堂大笑了,也响
起了很多的掌声。

  「大家要多捧场哦」

  台上的由理沙向大家热情的说着。

  「好的,那么开始起标,起标价是100万,每次金额为5万以上,那么…


  现在开始!「

  一郎先生手拿拍卖鎚,在台上大力的敲下挂在空中的一个锣,锣声响彻整个
会场,也在瞬间炒热了气芬。

  台下的手此起彼落的举着,一郎兴奋的在台上叫卖着,台上的由理沙每当有
人举牌出价,便鞠一次躬。

  「205万一次……两次……没有了吗?……

  205万三次!!成交,恭喜西田邮务局技正横田技正获得了由理沙3个星
期的使用权「

  身兼拍卖会主持人的村长一郎先生用力的敲下了拍卖鎚,结束了第一位人妻
拍卖,也展开了这个村里,最受人期待的活动,那就是人妻奴隶拍卖,在这场拍
卖会中被拍卖的「商品」

  也就是人妻奴隶们,都不是永久被拍卖的,而是暂时的,所以很受到大家的
欢迎,人妻奴隶们也很开心可以替家里赚取一些收入。

  横田先生高兴的拿起狗绳,缓步的走向台去,在村长一郎先生的见证之下,
将狗绳系在了由理沙太太的项圈上,系上后,由理沙象徵性的趴在了地上,让横
田先生牵着爬行离开舞台。

  而这是这个拍卖会的传统,得标者手拿狗绳上台,象徵他是主人也是奴隶人
妻所有权人的身份,而人妻奴隶们必须只戴着项圈站在台上,接受大家的竞标。

  「横田先生,我老婆由理沙,就拜託您照顾了」

  满脸眼泪的西田先生握住横田的双手,因为横田是西田的上司,这么给自己
的部下打气支持,让西田很感动,也决心要更努力的工作,好回报上司的支持。

  「由理沙,到了技正的家里,要好好服侍横田主人哦……」

  西田也看着由理沙讲着,因为接下来得相隔3个星期才能见面了,不过也没
啥好感伤的,因为西田已经订好下个月在地中海的邮轮渡假,这笔钱刚好可以用
来支付这笔费用了,算是西门家的三次蜜月吧。

  有趣的是,横田技正的妻子香苗也曾经被西田先生竞标标走,那次可欢乐了,
香苗爱好露出早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了,西田当然没有放过那个机会,在那三个星
期内,无论是公园还是公厕,都有香苗露出的踪影。

  上次与上上次由理沙的拍卖价格都在一百五十万以上,而这次更是冲上二百
万,从此西田在邮务局会更有地位了,妻子被拍卖的价格将成为丈夫社会地位高
地重要因素,也是能否得到晋升机会的重要参考,所以妻子们都很心甘情愿的登
上台去,成为被拍卖的商品。

  「好了,我们来准备拍卖会人妻的第二位,水泽家的真奈,请上台吧」

  一郎先生大力的对麦克风放送着。

  「大家好,我是水泽家的真奈,这是我第二次参加拍卖会了,请大家多多支
持」

  真奈有些害羞的在台上大声说着,而真奈脖子上项圈的木牌,写的是2号。

  「哦哦哦~真奈小姐,这次的期限一样是3个星期,然后何不说说你最爱的
方式与体位呢,这可以当做拍卖会的参考哦」

  一郎先生在一旁高调的喊着。

  「啊……真是太害羞了啦,各位,我最喜欢母狗式的体位,屁眼也可以用哦,
各位主人肉棒的精子也请一滴不剩的让我吞下去哦,最近喜欢欢被虐,请大家用
力的虐待我哦」

  真奈小姐刚刚说完,整个会场的男人几乎都要爆动了,而一郎也有些心理准
备,真奈可能将要把气氛炒到最高点了。

  「水泽先生,你有这样的妻子真是令人羨慕啊」

  一郎先生在台上用麦克风对着台下的水泽先生说着,而水泽先生害羞的挥了
挥手。

  水泽先生是镇上银行的副分行长,虽说是个小银行的分行,但也是个大主管
了,在这村子里也是有一定的社会地位的,水泽先生妻子的美貌,是大家都知道
的,早就有些名气,这次更是拍卖会中的亮点之一。

  「好的,水泽真奈,起标价为150万,请……大家开始出价」

  一郎此话刚刚说完,台下参与竞标的男人们几乎有一半以上都举手了,竞标
金额直接跨过200万,才不过五分钟,已经超过250万,金额之高让一郎惊
讶不已,虽说真奈的身体自己早已经尝过了,但还是很惊讶她受欢迎的程度,而
上次的拍卖会,真奈就是由一郎自己标走的,得标金额是280万。

  台下真奈的丈夫水泽已经笑的合不拢嘴了,但他的笑容并没有维持的太久,
因为去年得罪的成田工务店社长,积极竞标的态度,让水泽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好的~275万一次!275万两次……没吗?确定没有吗?275万三
次!!成交了!!恭喜成田工务店社长成田先生得标了」,工务店成田社长去年
标输给一郎,今年怎么可能放弃这个机会呢?这次势在必得的样子倒是让一郎村
长觉得有趣了。

  「好的,恭喜成田先生了」

  一郎村长手拿麦克风向台下的男人们喊着,而成田先生也手拿狗绳,缓步的
走向台上。

  但台下的水泽先生是满脸尴尬。

  「好的成田先生,有什么话要说吗?」

  一郎村长为成田先生,手拿麦克风,就像是记者一样的访问着成田先生。

  「水泽先生,失礼了哦,你的妻子让我标走了,我去年跟你们银行贷款,跟
你恳求了多次,竟然被你拒绝了,还好今年赚了大钱,水泽先生你的妻子就让我
出出气吧」

  成田社长得意的将手上的狗绳系在了真奈小姐的项圈上,真奈是一脸惊恐的
看着台下的丈夫,而台下真奈的丈夫水泽先生当然一句话也说不出口了。

  想不到去年一个错误的决策,非但没让银行赚到钱,还得罪了成田社长,如
今妻子又被她给标走了,尴尬的水泽先生只能握拳隐忍了,一旁水泽先生的银行
上司前田分行长怒气沖沖的看着水泽这个笨蛋下属,因为成田社长的公司不仅缴
回了原本的欠款,还把主要的往来银行换成了敌对的银行,让前田分行长少了一
个大客户。

  这次的竞标充满了尴尬与无奈,加上水泽先生已经提前离场,当然也就没有
上一位竞标活动人妻的感动了,至於真奈呢?成田工务店中早已经订制好各式的
刑具与木牢,准备给这位银行人妻子一个「快乐」

  的三星期,而延长一星期的使用金50万也已经准备好了。

  如果得标者想要再延长使用期限,被竞标者的丈夫也不能拒绝,但延长次数
只能一次,然后延长申请的得标者必须再支付一笔使用金。

  成田工务店的成田社长,准备好了木桩,一个类似十字架的木桩,真奈双手
被固定在十字架上,木桩满重的,真奈只能拖着慢步行走,双脚也被锁上的罪人
才会用的脚镣,成田社长牵着狗绳,在大街上慢步拉着真奈走着,一旁工务店的
年轻师傅则是在旁边保护着,街上的人们越来越多了,大家都看着这位刚刚被竞
标标走的银行副行长夫人,在街上游街示众。

  真奈拖着沉重的木桩接受着街上两旁人们的耻笑,但双腿早已经被自己的体
液给弄的湿透了,与其说是耻笑,倒不如说是享受吧,而在工务店中的是很多的
木枷、脚枷等等木刑具,一想到这里,成田社长就微微的笑了,脑子里正有一大
堆玩弄真奈的变态方式等着真奈呢。

  被架在木桩上的真奈,一路被抬到了公园,成田社长用鄙视的眼神看着真奈,
他慢慢接近着,身上传来一股汗味,真奈觉得有些恶心,但自己就被架在木桩上,
一旁围绕着工务店的木工师傅们,大家都是性致高昂的看着沦为待宰羔羊的银行
副分行长夫人。

  真奈被从木桩上解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木枷,一个让自己双腿张开的木枷,
阴户在男人们面前展露无遗,羞涩不已的真奈看着周围男人们的视奸,更是起了
很大的生理反应,一直被当成掌上明珠的真奈,风风光光的嫁给前途一片光明的
银行行员,从未有过这样的经验,兴奋的刺激感远高於道德羞耻感,尤其是当成
田社长的肉棒插入时,一股刺激的快感让真奈在公园里大声的叫了出来,成田社
长兴奋的扭动着自己的腰,控制的抽插的速度,享受着征服感,真奈的嘴巴也被
插入了木工师傅的肉棒,双手被木枷栓住的真奈,只能接受着这样的玩弄,被当
成性奴隶或是性玩具般,真奈很清楚知道现在自己的角色,一来是成田社长报复
丈夫的对象,二来是成田工务店的公众性玩具,由一个高贵的银行副行长夫人,
沦落为木工工务店的性玩具,或许有天还会变成街边卖淫的娼妓吗?一想到这里,
真奈的淫叫声更加大声了,看着男人的肉棒在自己下体与口中抽插,下体的快感
与口中的腥臭味,让高贵的真奈更加享受了,被玩弄、被凌辱,让真奈一发不可
收拾的成为下贱的母狗了,这个夜晚,真奈应该是不用睡了,而公园上空的月色
很明亮,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了,至於愤而离场的真奈丈夫呢?就在公园另一端
的大树后方偷偷的看着自己的妻子,正被男人们轮流奸淫着,自己只能在树后偷
偷的自亵。

  「好的~真是令人惊讶的竞标啊……那我们继续请被拍卖的人妻们上台吧」

  村长兼拍卖会主持人的一郎先生手拿麦克风继续主持着这场「活动」。

  「欢迎,西田町拉森超市的老闆娘,仲村菜菜子上台!」

  一郎先生大声的叫喊着。

  台下的人们目光再次聚焦在台上了,仲村菜菜子所开的拉森超市是镇上很重
要的商店之一,属於第二代的菜菜子与丈夫继承了这家店,而菜菜子是从遥远的
东京都嫁过来的,特殊的东京都市人的身份特别受人注目,而且菜菜子还是嫁来
第五年而已,就已经参加过拍卖会3次了,这次是第4次了,而这4次所参加的
拍卖会,成功的让超市渡过经营危机。

  「像大家说一下喜好吧,虽然大家都知道了……」

  村长一郎笑着说着,而台下大家都已经笑成一片了。

  「唉呀~村长,人家喜欢的是从后面来啊~你不是最知道了吗?」

  菜菜子害羞的回答着。

  「你上次在我家明明是要大家轮流上……怎么变成从后面来了」

  一旁的村长一郎先生尴尬的回答着,而台下已经哄堂大笑了。

  「希望标走我的主人,可以提供我被轮奸的机会,我最喜欢了,不然你以为
我老公开超市要干嘛?」

  菜菜子说完,台下又是一遍大笑,大家都笑的人仰马翻的,台下的超市老闆
仲村先生则是一脸尴尬的遮住自己的脸。

  「好的,现在开始竞标第3号,仲村菜菜子的所有权,起标价180万,请
出价!」

  一郎先生语毕,台下好几十名买主都纷纷举手,最后是藤吉制造所的社长藤
吉纯一郎以220万得标,而菜菜子在台上则是显得很兴奋,因为藤吉制造所有
将近50名员工,这可让菜菜子乐坏了。

  「恭喜藤吉社长得标……」

  一郎村长在台上大声的说着「这是我准备要来犒赏员工的,50名员工,人
人有份」

  藤吉社长话刚说完,后方的一群员工大家都乐翻了,竟然有这么好的事,拉
森超市老闆娘的美色是大家都知道的,没想到现在有机会亲身体验了,50名员
工,这可让菜菜子陷入疯狂了,在台上就已经双脚脚软的坐下,右手已经忍不住
在台上自慰起来,台下的男人们个个看的目瞪口呆的,后悔刚刚没有跟着出价,
这个癡女玩起来一定特别有劲的。

  彷彿提前收到新年礼物的菜菜子,高兴的与台下的丈夫挥挥手,接着看着手
握狗绳的藤吉社长,一边在地上爬行着,而社长牵着菜菜子并没有牵上他的私家
车,而是牵上了员工专用的公司车,看来,在车上就会有一翻混战了。

  「啊啊啊~~太舒服了,快,下一个快补上」

  菜菜子瘫软在椅子上,看着下一个人是副社长,他提着他的肉棒往前走着,
菜菜子呼吸了一大口气后,看着副社长的肉棒插入了自己的肉穴中,肉穴整个被
撑开来,被塞的满满的,而屁眼也缓缓流出上一个男子的体液,菜菜子根本不认
识这些人到底是谁,万一要是怀孕,也不会知道是谁的孩子的。

  随着公司员工专用车的前进,这辆巴士,缓缓的往公司的方向开车,而车上
的员工们个个性致渤渤的精神可好着呢。

  终於到了公司,菜菜子被员工们牵到休息区,而这个休息区也养了一只狗,
菜菜子就被锁在狗屋的旁边与狗一起生活,这里更是员工们可以「使用」

  菜菜子的地方,休息区里第一次聚集了这么多人,大家都提着自己的肉棒准
备好好舒服一下。

  会场里的拍卖活动依旧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出来拍卖的人妻也越来越年轻了,
台下的男人们也越来越期待了。

  而接下来要上台的是村长一郎的太太,由纪,这是一郎娶的第三任妻子了,
由不得你说,这村长的妻子一任漂亮过一任,羨煞不少村民,加上这几年举行拍
卖会有很多的「盈余」

  除了建设了村子里的很多设施之外,也肥了村长自己。

  由纪的年纪很轻,才不过25岁,大学毕业后到村子里来村办公室工作,后
来就与村长结婚了,成了村长夫人,一郎大概也是觉得要「回馈村民」

  吧,这是他第二次将妻子推上拍卖会舞台,台下男人们个个吞了口口水,准
备要努力竞标,这村长夫人可不是盖的。

  「起标价250万!」

  一郎村长缓缓的说出这个金额,台下男人们个个你看我看你的,这是拍卖会
从举办以来最高起标价了,但还是很吸引人的。

  「280万……290万……300万……305万……」

  竞标声此起彼落,各种手势与叫喊着,让大家彷彿来到鱼市场教卖一样,一
郎得意的看着自己的妻子由纪,自豪的可以拍出史上最高价。

  「340万一次……340万两次……340万三次……

  恭喜三木钢铁厂社长三木阳一得标「

  一郎村长在台上卖力的敲下拍卖鎚,成功的将自己的妻子由纪已史上最高开
标价拍出。

  「由纪,有你舒服的了,三木社长有很多不鏽钢制的铁笼、刑具,你最喜欢
的」

  一郎对着在台上的妻子由纪喊着,而由纪也靦腆的笑了。

  三木社长与一郎是多年的好友,多次去过三木家的一郎,对於三木社长贩卖
的铁笼一直都很感兴趣,也曾经订制过一个,只是前任妻子不喜欢,也就没在用
了,没想到新任妻子由纪是很喜欢的,对三木家的产品也不陌生,这下可以好好
玩三个星期了。

  由纪看着自己的双脚被锁上了沉重的脚镣,这是重刑犯才会锁上的重型脚镣,
一般人根本连看都没看过,更何况是锁在脚上了,而这对三木社长来说这根本是
司空见惯了,沉重的脚镣被串起了沉重的铁炼,手镣也锁在由纪的双手上,不鏽
钢制的项圈,也锁在由纪的脖子上,这金属的东西虽然冰冷,但比起麻绳更加有
拘束感,也更加无情,由纪最爱这样的感觉,刚被锁上后的由纪,心中就有了新
的想法。

  「三木社长……」

  戴着手铐脚镣的由纪对着三木先生深情的喊着「怎么啦?由纪?」

  三木社长亲切的回答问道,就像在关心自己的妻子一般的询问着「我想……

  我想……成为三木社长的奴隶,一直这样被锁起来……锁多久都没有关系的,
我喜欢这种感觉……「

  由纪有些害羞的回答着。

  「你已经是了啊!你已经是我的奴隶了……」

  三木社长温柔的对由纪说着。

  「不……我指的是……我指的是永远……一辈子的」

  由纪脸红的说着。

  「这……」

  三木社长惊讶的看着由纪,吃惊的听着她说出的每一句话。

  因为三木社长很清楚的知道由纪在说的是什么,是「人妻奴隶买断权」,这
得由奴隶人妻主动提起,拥有真正主权的丈夫也就是村长一郎当然也有权利拒绝
的,不过依三木社长的财力,是很难不打动一郎村长的心。

  「一亿!!!」

  一郎手拿着电话惊讶的喊出这个金额,旁边的人都被一郎的激动给吓坏了。

  「好!我知道了,今天收到五千万订金后,离婚协议书立刻送到三木社长家,
由纪就是你的了,尾款五千晚要在登记离婚确认前收到,这样可以吗?」

  一郎稍微冷静下来后对着话筒说着,说完后一郎点点头的把电话挂上,在窗
户边点上了一根烟,看着窗外的风景久久不动,因为从此刻起,自己将永远失去
由纪这个妻子了。

  「由纪……你是我的了……」

  三木社长对着由纪说着。

  「老公……我是你的了……」

  由纪跪在地上对着三木社长说着。

  「来,我送你个礼物,你会爱上的哦……快跟我来看看你的礼物」

  三木拉着由纪锁上手镣的说牵着她一边走一边说着。

  「是什么呢?好期待呢……」

  由纪只能小步小步的走着,毕竟双脚被锁上了重刑犯的脚镣,是走不快的,
但由纪喜欢这样的禁锢,这样的拘束她反而很有安全感。

  「就是这个……」

  三木指着放在房间里的不鏽钢铁笼说着「哇,这是给我的吗?」

  由纪兴奋的看着至不怎么大的铁笼,全新的,闪闪发亮着,整个铁笼透露出
冰冷的触感,由纪的下体已经湿了,光看到笼子就会湿的体质让由纪兴奋不已。

  「你将被囚禁在这里,喜欢吗?你是我的终身监禁的囚犯,而且不得假释」

  三木社长对着由纪温柔的说着「嗯嗯,很喜欢,谢谢老公」

  由纪拖着她脚上的脚镣往狗笼里走着,三木亲切的关上铁笼的铁门。

  「喀!!」

  铁笼的小门被锁上了锁头,而钥匙被放入了三木社长的口袋里。

  从此刻起,由纪不在是人妻,她只是三木家的一头母狗而已,母狗被关在铁
笼中有什么好惊讶的呢?看着笼子外的世界,由纪一点也不怀念过去当人的感觉,
被囚禁在笼子里对她来说就是一种幸福。

  说起人妻由纪,她大概从国中开始吧,就喜欢把自己关在房间内,用父亲的
领带绑住自己的双脚或双手,感受那种被紧缚的感觉,但懵懵懂懂的她还不知道
那是一种怎么样的意思,直到高中时,才透过网路知道了,进而找到了更多这方
面的姿势。

  最后确立了自己爱好的金属拘束这意的囚禁、禁锢的方式,她会享受着待在
笼子里的感觉,这种喜好是与生俱来的,不需要太多后天的发掘或训练。

  这就是这个村的传统拍卖会,源至江户时代流传之今的传统习俗,村民们大
都信守着这个传统制度,加上尤於拍卖会的成功,让这个小村子开始富裕起来了,
渐渐地村子里的大家大都不缺钱,而是将这个视为「祭典」

  般的活动。

  台下的男性们开始骚动了,因为这场拍卖会的压轴即将登场了,这次将要一
次拍卖两位人妻,特别引人注目的是,这两位人妻的关系,竟是亲姐妹,同样的
嫁作人妇后,首次登上拍卖会,得标的人将可以一次就得到姐妹一起侍奉,这是
男人们的心愿啊。

  「起标价……500万,期限一样为三个星期……拍卖会现在开始……」

  一郎手拿着麦克风往台下喊道,台下的人几乎全部都举起手来抢标着,陷入
一片疯狂了。

  亚理沙与真实,这对亲姐妹早已经是村内的风云人物了,除了天生丽质之外,
更是高学历,是村内首位出国留学归国的姐妹,如今已经成了人妇,更各自养了
两名女儿,也是如花似玉般的尤物。

  台下的竞标举牌竟然没有停过,高门槛的500万早已经被甩在后头,直上
3000万了,也难怪这次如此的踊跃了,毕竟标中一次就可以拥有亲姐妹的权
力,更可以完成姐妹丼的人生目标。

  「3150万一次……还有吗?……3150万两次……

  真的没有了吗?「

  一郎在台上卖力的喊着,看来此次姐妹们将或落在她手上?「3150万三
次……

  恭喜成交,恭喜浅野夫人标得亚理沙与真实这对姐妹人妻了,恭喜「

  一郎在台上看着浅野夫人一边叫喊着。

  浅野夫人,在村子内早已经是人尽皆知的贵族后代,祖上曾经是这里的领主,
在四代之前,这里的土地几乎都是浅野家的,现在也仍是村内最大的地主,一郎
心知肚明,依浅野夫人的财力就是把今天所有拍卖会的人妻奴隶尽数拍得,也是
易如反掌,但浅野夫人看重的是人妻奴隶的品质,也更是因为这对姐妹人妻拥有
的高学历吸引了浅野夫人,她喜欢这种拥有高学历的人,让这样的人来做下贱的
事,那就更有趣了。

  付完款项后,而且是现金一次付清,亚理沙与真实这对姐妹被接到了村内商
店街的一头,这是一间画廊,是村内唯一一家画廊,这家画廊收藏的名作更是远
胜帝国首都任何一家画廊数倍,所以更是全国知名,对艺术稍有喜好与研究的几
乎都知道这间画廊的存在,更远胜帝都内的艺术中心。

  几名工匠忙着工作着,这对姐妹,被「安装」

  在画廊的室内门厅的入口,双手被高高吊起固定,双手握着隔热效果极佳的
灯座,下体被安装了强力的震动器,全身上下都被用木乃伊般的包裹着,只剩下
鼻子与胸部。

  这就是浅野夫人一直以来很希望安装的「人型艺术灯座」

  就装在自己开设画廊的门厅入口,装的位置亦不高,来往的访客都可以任意
的抚摸这些人型灯具的任何地方,但不建议摸灯泡,因为会烫伤的。

  被包住了眼睛的亚理沙与真实姐妹,被任意的抚摸自己身体的任一个部位,
她们不会知道是谁摸的,只能任由他们玩弄,一个小时下来双脚早已经无力,只
能依靠着木架上的皮革带子束缚而不倒下,高学历的姐妹人妻,如今只是画廊的
两盏灯……这是她们现在所意想不到的。

  而就在得标后的今晚,两亿元的现金已经被送到亚理沙与真实丈夫的家里,
村内的户政事务所更是接到通知需要加班,连夜完成了离婚与买断的手续,亚理
沙与真实也从今天开始,永远的成为画廊的「灯座」

  了。

  「看来还需要一盏水晶吊灯呢……」

  浅野夫人站在门厅里落莫的看着上方的位置,喃喃自语的说着。

  浅野夫人一边看着自己拥有的画廊,满意的点点了头,随着她的脚步往里面
走,画廊的右侧有一盏立灯,这个立灯同样是个「人型立灯」,她本名叫雪莉,
英国剑桥大学归国后担任教师,后来出现在拍卖会场上,当然立刻成为浅野夫人
的目标,而与村长一郎交好的浅野夫人,总是能得到第一手的消息,然后锁定目
标,下手竞标,当然这份交情是有代价的,回扣总少不了一郎那一份,对於一郎
的贪财,浅野夫人相当清楚,偏偏自己有的就是钱,当然投其所好,各取所需了。

  「唉呀~浅野夫人真是大手笔,今天果然在拍卖会上大展光芒啊」

  一郎手拿着清酒酒瓶,替浅野夫人斟酒,浅野夫人当然也很知趣的拿起小酒
杯接受一郎的倒酒,两人坐在这间传统的日式私人餐厅中,今晚的餐厅客人只有
这两人,其余的客人也没办法进场了,餐厅老闆大木先生早已经习惯,总在拍卖
会后,村长都会包下餐厅与浅野夫人一同用餐,而今天怪异的是,包下餐厅的是
浅野夫人,并非村长一郎先生。

  「夫人今天……竟然抢先我一步订下餐厅,不知道有什么事,不妨直说吧」

  一郎爽快的个性总是能得到浅野夫人的喜欢。

  「嗯嗯,村长果然直率,下次的拍卖会,是在两个星期后,对吧……」

  浅野夫人问着「是啊!没错,这是第二轮的拍卖会,为了维持拍卖会的高水
准与品质,这不就是当初你与我扩大拍卖会的结论吗?」

  村长拿起小酒杯将热清酒一饮而尽后的说着。

  「我想参加下次的拍卖会……」

  浅野夫人拿起了清酒的酒瓶,替一郎斟一边斟酒一边说着。

  「这有什么问题的,你不是每次都参加吗?就为了这事儿?」

  一郎笑的接受浅野夫人的斟酒。

  「以……奴隶人妻拍卖品的身份参加」

  浅野夫人拿起了酒杯喝着小酒后一边说着。

  「什么!?」

  一郎惊讶的表情可让浅野夫人笑破了口,就像是看到鬼魂般的样子。

  「你没听错,是以奴隶人妻拍卖品的身份参加」

  浅野夫人一边说道一边点起了凉烟抽着,嘴巴里还吐着白烟。

  「但……拍卖品的身份需要是人妻的身份……这……」

  一郎有些为难的说着,毕竟浅野夫人是单身的状况。

  「这就是我今晚找你的原因啊,替我摆平这条规定,你想……你想得到我吧?」

  浅野夫人对着一郎村长说着。

  「这……夫人……」

  一朗反而害羞的低下头来喝着酒了。

  「摆平了,竞标金由我来帮你出」

  浅野夫人认真的说道。

  「夫人你……」

  一郎有点开心的说道「如何?交易成立?一言为定」

  浅野夫人一边说着「好……我知道了!我来处理」

  一郎开心的说道。

  其实村内的大家们对浅野夫人是陌生的,她到底结婚了没,没人知晓,也就
浅野家的人知道,一郎知道这样,不过十五年前浅野夫人的确有个丈夫,只是已
经死去,这项过往,大家也不太清楚,这也是一郎敢答应的原因。

  一心想得到浅野夫人的村长一郎,积极的处理起两个星期后拍卖会的事情,
中间也不断跟夫人这边推敲当天可能发生的状况,最终终於迎来了这一天。

  浅野夫人排在第七位,也就是最后一位,一郎提出了一亿准备金的要求,浅
野夫人也爽快的答应了,一亿现金很快的就在前一天汇入了一郎的帐户中。

  「各位,今天最后一位被拍卖的人妻奴隶……请上台……她是浅野雪舞,也
就是浅野夫人……,起标价5000万」

  主持人一夫,也就是副村长在台上叫喊着。

  「7000万……7500万……9000万!好的现在来到了9000万
……

  9500万……1亿……还有吗?还有吗?

  1亿一次……1亿2次……1亿3次……

  成交了!恭喜我们的村长一郎得标了「

  副村长在台上叫喊着,惊讶的看着一郎,因为他也不知道村长一郎竟然这么
富有,能有1亿的现金,真是太惊人了。

  浅野夫人戴上了项圈,现在她的身份只是一郎的人妻奴隶,一郎走上台去,
手拿着狗绳,往项圈上一扣,拉住了夫人的脖子,她现在只能趴下用爬行的姿态
来走下台去了,一郎得意的看着众人羨慕他的神情,一边紧紧的拉着狗绳不放。

  在众人的观注下,高贵的浅野夫人此时成了为期三个星期的人妻奴隶,可以
任由一郎玩弄与凌晨,要她做什么都没有权力拒绝了。

  浅野夫人下台后,在台后签下了同意书,也正式展开人妻奴隶的身份,跟着
一郎的脚步,回到了一郎的住所,一郎从三木社长那边订购了两组手铐与脚镣,
现在都已经锁在浅野夫人的身上了,唯一的钥匙,就在一郎手上。

  「我终於得到你了啊……雪舞……」

  一郎得意的对着浅野夫人说着「你看看吧,你签的同意书……」

  一郎将同意书的影本丢在浅野的面前。

  「这……一郎……跟我们说的不一样……你骗我……」

  浅野夫人生气的看着这份同意书一边说着,因为上面写着「人妻奴隶买断/
卖断同意书,同意价金金额为1亿元」。

  「这可是你自己签的……你签的时候不看清楚吗?」

  一郎对着浅野夫人说着「你……可恶……你夺走了我的一切……」

  浅野夫人脚软的趴在榻榻米上一边说着,看着手上与脚上的手铐与脚镣,当
初只是想体验看看的浅野,如今成了真正的人妻奴隶,而且还失去了所有的权力,
那些土地、画廊、人型灯都归入一郎的名下了,村里的户政、地政事务所连夜加
班完成了过继的手续。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一郎对着浅野夫人说着「你……没错但……」

  浅野夫人话还没说完,一郎的肉棒已经在自己的以前了,她认命的长开嘴巴
将肉棒含入口中的吸允着。

  「肉棒……好臭……我竟然含在嘴巴里……这就是身为人妻奴隶后的我吗?」

  一边吸允着肉棒的浅野夫人,一边为村长口交一边想着,眼角的眼泪已经流
了下来,因为她知道一切都回不去了。

  「不错不错」

  一郎穿着刚刚订制的西服,站在画廊的门厅入口说着,旁边是浅野家的管家,
如今是一郎的贴身管家东村先生。

  「这盏水晶吊灯可是按老爷的吩咐打造的,老爷可还满意?」

  东村在一旁看着头上的这盏水晶吊灯一边说着。

  「嗯嗯不错不错~所有的水晶都用施华洛式的?加上这……夫人,简直完美」

  一郎一边看着水晶吊灯一边说着,而水晶吊灯上是张开双腿的浅野夫人,阴
户被张的很开,两侧阴唇被镶上了不鏽钢环,再用金炼拉开,鼻子也被穿上了鼻
环后再串上了水晶铁炼,乳头也镶上了乳环,再串上水晶铁炼,整座「人型水晶
吊灯」

  共用了一万颗水晶打造而成的,而前主人浅野夫人,也成了这座画廊中的一
部份了。

  「东村,下一场人妻奴隶拍卖会是在明天啊……?」

  一郎对着东村问着「是的老爷……」

  东村管家回答着「替我打个电话给新任村长,所有的将要拍卖的人妻奴隶的
资料都传过来……」

  一郎抽着雪迦一边说着。

  「是的,我立刻联络」

  东村管家回答着「真是期待啊……人妻奴隶拍卖会」

  一郎得意的边说边看着已经成为水晶吊灯的浅野雪舞。

  终。

  注:此篇不会有下集或续文,但或许会有不同型态的类似文。


喜欢的话,请点击 →_→ 谢谢支持!

内容很好!如果不是人妻就好了……只能说各有所好吧……内容很好,如果能有续集就更好了……只能说有些遗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