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干_av天堂_天天啪_噜鲁色 色去去 干干爱 爱操操 啪啪日日,四虎影库,哥哥去,狠狠干

首页  »  另类小说  »  【另类搏击俱乐部】(12-13)【作者:vivi22】


喜欢的话,请点击 →_→ 谢谢支持!



作者:vivi22
字数:10600


  第二场半决赛打响,娜塔莎与艾达展开对决。

  娜塔莎,俄罗斯,26岁,176cm,54kg,35E……

  艾达,美国,23岁,175cm,67kg,35E……

  娜塔莎还是风衣登场,脱下风衣后,又是亮绿色的比基尼;艾达也狂野起来,
直接穿着豹纹内衣亮相。

  根据娜塔莎两场比赛的情况,艾达的AI分析出娜塔莎的有效进攻集中在右
腿上,这次娜塔莎一出脚,艾达格挡的同时对着她的裆部就是一脚,两人双双到
底,但显然娜塔莎赔了。吴菲儿、玛丽与孟馨的呻吟声响起。

  接着,艾达如同娜塔莎那样乘胜追击,娜塔莎再次被踢翻在地,剧痛之下,
战斗民族的战斗意志展现威力,当艾达再次踢来,她硬接下这脚,并将其抓住,
同时扭动身体形成锁腿,强烈的疼痛瞬间超越艾达的承受极限,她大喊着着认输,
李瑶、立花澄子和莎拉则在电击中相继失禁。

  见艾达认输,娜塔莎起身去拿道具,见艾达躺着擂台上大口喘着粗气,她就
跨在对手上方,俯身将艾达翻过了,准备反铐双手,不想艾达只是诈降,她膝盖
发力,迅速摆动小腿,右脚脚后跟正中娜塔莎的阴部。

  「嗯~ 嗯~ 」坚硬的脚后跟砸在柔软的敏感部位,娜塔莎俊俏的脸庞扭曲着,
痛苦让她的呻吟都难以发出声来,艰苦的训练与危险的实战她都经历过不少,但
这次绝对是她人生中最为痛苦的一次,疼得她鼻涕眼泪都不受控制喷涌而出。

  此时艾达起身,对着双手捂着阴部的娜塔莎又是一脚,这一脚又踢在了她的
胸部,阴部的痛楚还未消散,胸部又遭重击,娜塔莎还没哼出声来,就在痛苦中
失禁了。

  「小母狗,你这是高潮了吗?」艾达戏谑着,她拿起了鞭子,此时的娜塔莎
只能护胸捂裆,任由鞭子在后背与臀部飞舞。

  艾达抽累了,见娜塔莎也不怎么反抗,她就捡起了手铐。而在手臂被拉到背
后铐起来的同时,娜塔莎紧咬牙关,青筋爬上了那张诱人的脸,她头部猛向后撞,
然后立刻转身,飞身对着艾达的小腹猛踹,接下来,她用最后的力气双腿锁住艾
达的脖子,片刻之后,艾达就不再挣扎了。娜塔莎却没有放过她的意思,依旧紧
锁双腿,此时经理关闭了边绳上的电流,两名黑衣人登台,但杀红了眼,还不肯
松腿,黑衣人掏出电击攻击,才让娜塔莎停下来。

  接下来娜塔莎用被反铐的双手铐住艾达,在她内衣里塞好跳蛋后,拿着按摩
棒直杵阴部。艾达尚未恢复神智,但生理反应还是有的,她高潮中失禁。娜塔莎
晋级决赛,黑衣人则忙着为艾达进行急救。

  一个小时候后,决赛开始了,白梦雪破损的春丽装被脱下,只穿红色蕾丝内
衣出战,娜塔莎则还是绿色比基尼。

  X- girl,国籍不明,24岁,172cm,48kg,34D……

  娜塔莎,俄罗斯,26岁,176cm,54kg,35E……

  决赛开打,娜塔莎还是先发制人,连续出脚攻击,白梦雪则苦苦招架,虽未
被占到太大便宜,但自己离边绳已近在咫尺,她没有退路了。

  刚才的苦战和连续进攻已消耗娜塔莎不少体力,眼看对手退到边绳旁,她急
于求成地再度出脚踹过来,但动作速率已慢了好多,白梦雪向旁边一闪同时下绊,
娜塔莎的腿就落在了边绳上。「啊……」白梦雪在一旁又踹了她一脚,这下她的
身体也撞到了边绳上,「啊……」娜塔莎的惨叫响彻全场,「啊~ 」「呜~ 」台
下的所有人都遭电击问候,她们的呻吟声与娜塔莎交相辉映。

  白梦雪趁机去拿来几副手铐,她去反铐娜塔莎手臂,娜塔莎则奋力挣扎,依
旧未能逃脱,白梦雪转身去铐娜塔莎的脚,在左脚踝被铐住的瞬间,娜塔莎右脚
猛的发力踹来,白梦雪毫无防备,踉跄几步,撞上边绳,「啊……」猛烈的电击
令她无法招架,倒在地上抽搐着。

  「啊~ 啊~ 」场上不管谁受到攻击,场下的14人都会遭到电击,擂台下呻
吟声不断,众人相继迷失在高潮之中。

  娜塔莎艰难地起身,对着白梦雪猛踢,白梦雪伸手格挡,娜塔莎左脚上的另
一半手铐就这么一甩,铐住了白梦雪的右手。娜塔莎很是恼火,再出右脚,而白
梦雪则赶紧挥动右手,拉动着娜塔莎的左脚,让她失去平衡倒地。而娜塔莎又怎
会罢休,倒在地上还连续出脚踹来,白梦雪难以招架,只能拼命护头。娜塔莎打
算锁她的头,白梦雪将全部的力量集中在右臂上,猛地伸向了边绳,手铐触及边
绳的瞬间,电流传遍两人的全身。「啊……」「啊……」剧烈的抽搐下,手铐离
开了边绳。

  「我不能输!」白梦雪提醒着自己,将颤抖的右手又伸向了边绳。「啊……」
「啊……」痛苦再度席卷两人,白梦雪已被汗水打湿,而娜塔莎则已经失禁,半
决赛的苦战消耗了俄罗斯特工大部分精力,连续电击下,她已无力支撑,当白梦
雪第三次试图接触边绳时,娜塔莎已无力挪动身体,只能拼命大喊:「不要!不
要!你赢了!你赢了!」

  白梦雪也已无力起身,她爬着去拿道具,将跳蛋塞进娜塔莎的比基尼,然后
铐成驷马,由于右手还铐在娜塔莎的左脚上,耗尽了最后力气的白梦想就瘫倒在
她旁边。

  刚才的苦战同样耗尽了娜塔莎的体力,跳蛋的刺激都变得低效,过了好一会
儿,她才开始呻吟。「啊~ 啊~ 啊」她终于盼来了高潮,但直到第3次高潮,她
的尿液才喷出,比赛终于结束了。

  「恭喜X- girl!成为我们的玫瑰女王!」经理解开了白梦雪右手的手
铐,将她拉起,「下面我们将向她颁发玫瑰女王的金手铐!」说罢,他用金色手
铐铐住白梦雪。

  「放开我!放开我!」白梦雪扭动身体挣扎着。

  经理俯身耳语:「要么好好看戏,要么上去表演!」白梦雪不再挣扎,看着
其他人脚部的束缚被去除,然后被一一放在边绳上,此时边绳的电流已被关闭。

  经理按下遥控器按钮,边绳重新通电。「啊~ 啊~ 啊!」「呜~ 呜~ 呜!」
呻吟声此起彼伏。经理则摆弄起开关来,15位女将则在片刻喘息后再遭电击,
苦不堪言,很快便是集体大失禁。

  接下来,擂台的对角线被挂上了布满绳结的麻绳,15位女将将分别走绳,
刚刚经历苦战的娜塔莎排名垫底,她又遭受了5分钟电刑的折磨。

  两小时,白梦雪被带到经理的办公室。

  「白警官,恭喜你!你的冠军真是实至名归,被你打败的四个人分别是前朝
鲜军人,日本警察,FBI特工和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特工。你的奖金换成人民币
已经有8位数了。」

  「我对钱没兴趣,你知道我要什么。」

  「别急,咱们慢慢聊。奖金嘛还是要给你的,你什么时候需要我们随时可以
兑现。我们旗下有几家彩票投注站,只要加点钱收中奖的彩票回来就好,到时候
你直接去彩票中心领钱,不用担心经济问题。」

  「线索呢?」

  「别急嘛,线索当然有。」说着,经理将一张照片扔在桌上,「就看你敢不
敢查了。」

  「刘局!」白梦雪一惊,照片上的人正是主管缉毒的市局副局长。

  「你们这个刘局呀,不简单!」经理轻抿了口茶水,「只爱财,不好色,不
然你早就进缉毒队了。」

  经理看了眼白梦雪,见白梦想毫无表情,他接着说:「别看你们缉毒队的那
点成绩,收拾的都是杂鱼,真正的大鱼就在你们刘局底下藏着呢。」

  「你说具体点。」

  「幕后boss是巍哥,这人为人低调,极少出面,都是他姘头莹姐出面。」
说着,经理拿出了莹姐的照片,是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这莹姐呢,自己有个广
告公司,剩下的,就要靠你的努力了。哦对了,她只是威哥的姘头之一,如果威
哥有事,肯定把事都推她身上。」

  「那刘局呢?」

  「乡下有豪宅,身家9位数,也可能到10位了,想抓他的尾巴,也不容易。」

  「就这点儿?」

  「废话!我要是什么证据都有,我的人直接拿着去举报,也能有不少奖金吧!」
经理又抿了口茶,「再说说决赛的。王叔,王达的父亲,天王集团老总,当年靠
走私文物发家,现在涉黑,听说最近也涉毒了,搭上了巍哥。另外,我要提醒你,
王叔知道你是抓了他儿子,早就憋着报复呢,他可是个老色鬼,落他手里可是要
吃苦的!」

  「另外,他也来过我们俱乐部,参加过1。0比赛的那些人,他都知道,最
好别让他知道你在查他。」

  「还有吗?」

  「还想知道更多,那就接着打比赛喽,打赢了就告诉你!」

  「你……」

  「另外提醒你一句,有刘局在,你们缉毒队每个人的资料可能都在巍哥手上,
所以,小心点吧!另外,给你的手环很重要,有定位,关键时刻可以救你。」

  回到缉毒队,很快就来了任务,要设卡拦截毒贩,白梦雪也有跟着去了一线。
白梦雪这组有两名老缉毒警,两名特警,两名交警,还有一只缉毒犬,她看到了
王叔旗下物流公司的货车,便执意要查,缉毒犬上了车,还真有收获,两名司机
再想狗急跳墙为时已晚,都被拿下。但想顺藤摸瓜则没那么容易,两名司机就是
自己硬扛。

  刘局表面上表扬了白梦雪,心中却大为不悦,巍哥的货被扫,他没法向财神
交代,于是,白梦雪的个人信息就送到了巍哥眼前,巍哥也立即采取了行动,安
排了杀手,结果,那天副队长开车送白梦雪回了家,副队长内急,白梦雪把钥匙
给他,自己去便利店取快递,等回到家中,副队长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最终因
失血过多而牺牲。这一事件极大地刺激了白梦雪,她联系了经理要打比赛换线索。

  随着白梦雪荣膺「玫瑰女王」,赛制又进行了升级到了3。0,任何人要连
赢三场才能获得挑战玫瑰女王的机会,赢下这场挑战,则可以再进行女王头衔争
夺战。眼下众人经历了苦战和折磨后都战意不足,唯有艾达有AI在手,信心满
满,她自然成了白梦雪的对手。

  经理要求白梦雪戴着金手铐出赛,而作为「玫瑰女王」的特权,她也可以给
对手增加道具,白梦雪选择了跳蛋。

  艾达,美国,23岁,175cm,67kg,35E……

  X- girl,国籍不明,24岁,172cm,48kg,34D……

  白梦雪散落长发,白色风衣下是紫色衬衣和黑色短裙,黑丝袜和黑色高跟鞋;
艾达则是一身啦啦队装扮,头发被梳成两条马尾辫,黄色的无袖露脐背心,黄色
短裙,白色运动鞋,随便一动就能看到里面的黑色内裤。

  看过艾达与娜塔莎的大战,白梦雪知道这姑娘下手很黑,很阴险,她必须分
外小心,而对手有跳蛋捣乱,白梦雪的策略是持久战。

  对于艾达来说,之前AI的分析结果是白梦雪攻击力强的招式都在腿上,现
在她也只能用腿进攻,让艾达更有把握,但跳蛋的骚扰令人心烦意乱,艾达需要
速战速决,她立刻展开攻势。

  没有双手格挡,又不敢轻易出脚,白梦雪只能频频后退,艾达的拳脚几次几
乎命中了她。

  为了迅速建立优势,艾达拿起了鞭子,这下白梦雪就更加被动了,胸前被鞭
子抽中,紫色衬衫瞬间裂开大口,露出里面的红色蕾丝内衣。艾达趁势猛攻,白
梦雪躲闪中重心不稳,跌倒在地,艾达冲上来骑在她背上,将她的短裙拉到小腿
处,并用力抽打着她的背部、臀部与大腿,白梦雪的衬衣、丝袜都被抽破好几处。

  猛烈的抽击让白梦雪很是狼狈,但在痛苦的呻吟声中,她捕捉到了艾达轻微
的低吟,「坚持住,机会就要来了!」白梦雪提醒着自己。

  此时的艾达已被撩起欲火,她起身之际,双腿情不自禁地摩挲,她知道必须
速战速决,便要去再拿手铐。

  白梦雪赶紧一边翻滚一边甩掉短裙起身,而这时的艾达一个趔趄,轻轻的呻
吟声脱口而出:「嗯~ 啊~ 」

  白梦雪终于等来了反击时刻,她飞身而起,双脚踹向艾达,艾达的注意力不
够集中,她的动作自然也就慢了下来,被踹得翻滚出去数米,白梦雪则迅速起身,
对着她的腹部又是一脚,痛楚与情欲同时袭来,艾达的身体完全失去控制,失禁
了。白梦雪反身捡起手铐,压在艾达的身上将她双脚铐住,接下来去拿其他手铐。

  「啊~ 啊~ 啊……」新的一轮高潮袭来,艾达的身体亢奋起来,也不再理会
白梦雪,闭上眼睛享受着性的刺激,当白梦雪艰难地反身去铐艾达时,她也不再
挣扎。接下来白梦雪又在艾达内衣里塞了跳蛋,然后将背心抽破再扯下,又扯下
了裙子,艾达则在新一轮高潮中大失禁,白梦雪获得胜利。

  获胜后的白梦雪用被反铐的双手的艰难地穿上了短裙,接着她来到经理的房
间。「是谁杀害了副队长?」她语气坚定。

  「杀手叫阮世明,越南人,东南亚地区顶级杀手,这个你恐怕抓不到他。」

  「为什么?」

  「这种人干完活难道还会留在这等你抓?」

  「那有什么办法吗?」

  「枪不重要,搞定拿枪的人才是关键。杀手是巍哥派的,要搞定巍哥,你得
先除了他的保护伞刘局。」

  「我该怎么办?」

  「办法应该你们警察想,不过嘛」经理拿出一根羽毛,「三分钟,你不笑出
声来,我就帮你一把。」

  「你!」白梦雪有些恼火,但又不得不承认,自己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必须
尽快拔下刘局这根眼中钉,她只好接受,「好,我接受!」

  接下来,擂台的灯光再次亮起,白梦雪又登台,五名黑衣人扒下了她破碎的
衬衫,接下来是短裙和黑丝袜,然后将她绑成驷马,并被吊在擂台中央。五名黑
衣人每一一根羽毛,四人分别进犯着她的脚心与腋下,另一人则在她的脖颈、胸
前、腹部游走。

  「嗯~ 嗯~ 」白梦雪咬住了自己的一缕头发,紧紧盯着眼前的计时器,体会
着度秒如年的感觉。她是怕痒的,以前与闺蜜嬉闹,痒她几乎是一招制敌的杀手
锏,但眼下她必须坚持住。

  白梦雪憋得分外艰苦,她满脸通红,身体发烫,嘴角已有口水溢出,但终于
还是坚持住了这180秒,当进犯停止,她吐出头发,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再度与经理见面,白梦雪语气坚定:「你可要说到做到!」

  「放心!」经理的回应也语气坚定。

  经理的承诺很快兑现了,刘局郊区的大别墅失火了,消防官兵在灭火后调查
现场时发现了大量现金,刘局落马了。

  刘局这样的老油条自然会百般抵赖,从他身上打开突破口没那么容易,而本
地市场上的毒品却越来越多,白梦雪只好再次走捷径——打比赛换线索。

  这一次,经理给白梦雪安排的比赛难度增加,她将戴着金手铐同时面对孟馨
与吴菲儿两人,而为了平衡比赛,孟馨与菲儿将面对种种挑战任务,完成后将得
到相应的奖金,对于菲儿来说,这才是最吸引她的。

  X- girl,国籍不明,24岁,172cm,48kg,34D……

  吴菲儿,中国,25岁,175cm,49kg,33C……

  孟馨,中国,22岁,165cm,48kg,34C……

  白梦雪散落长发,一身灰色西装,白色衬衫,黑皮鞋倍显干练;吴菲儿身着
白色吊带背心,小热裤,高跟凉鞋分外妖娆;孟馨则是淡蓝色无袖衬衫和深色百
褶裙,白色凉鞋,很是清纯。

  场内的大屏幕上显示着三个人的信息,菲儿与孟馨的部分还显示着当前任务:
用鞭子抽打白梦雪10下,这项任务的奖金为5000美金。

  比赛伊始,两人为别从两侧袭来,白梦雪向后退去,等她们靠近,突然发难,
她高高跃起,双腿分开成一字马,两脚分别踹在菲儿与孟馨的胸前,将两人踢倒。

  被踢倒的两人立刻起身,率先起来的菲儿施展劈腿,白梦雪奋力闪躲,孟馨
则趁机去擂台边拿起了鞭子,猛地一鞭甩来,白梦雪听到风声奋力躲闪,还是被
抽到了臀部,「嘶~ 」,她的西裤被抽破,淡粉色蕾丝内裤清晰可见。

  白梦雪转身面对孟馨之际,菲儿飞起一脚,正踹在她腰部,让她向前踉跄几
步,孟馨则抓住机会连甩两鞭,白梦雪的西装也出现了破口。

  菲儿看了下大屏幕,孟馨的名字下已统计了3鞭,而自己依旧是0,她明白
了这项任务其实是自己与孟馨的竞赛,要想拿走奖金,她就必须要赢下孟馨,于
是,她冲向擂台边去找鞭子。

  此时的孟馨乘胜追击,接来出鞭,连中两鞭的白梦雪则迎着攻击出脚,在她
踹倒孟馨的同时,左大腿又挨了一下。

  菲儿赚了一圈,也没找到第二根鞭子,于是,她下定决心要抢孟馨手中的那
根。

  被踢倒的孟馨鞭未离手,她翻滚着起身,白梦雪因忌惮菲儿偷袭,也不敢穷
追猛打,孟馨又是一鞭甩来,白梦雪后退不及又被扫到,孟馨已完成了7鞭。

  菲儿知道不能再等了,她突然一把抓住孟馨的右手腕,抢夺鞭子,白梦雪抓
住机会飞身而起,双脚将两人踹倒,然后迅速起身,对离自己更近的孟馨又是一
脚,这一脚踢在孟馨的腹部,疼得她大声尖叫。

  菲儿在乘机捡起鞭子,从侧后方连续抽击白梦雪得手。鞭子的攻击力算不上
大,菲儿知道不能操之过急,她佯装继续抽打,实则施展扫腿,白梦雪防备不及
被放倒,菲儿抓住机会对着倒在地上的白梦雪猛抽,白梦雪全力翻滚躲避,但还
是连中数鞭,随着一声铃响,菲儿完成了任务。

  新任务出现:完成对白梦雪打屁股20次,奖金10000美金。

  刚才围着擂台找了一圈,菲儿知道小木板的位置,她将手中的鞭子扔向孟馨:
「接着!」然后便去拿道具了。

  孟馨终于集中力量站起来,在她伸手接鞭子之际,又被白梦雪一脚踹在胸前,
再度倒地,不过被铐着双手的白梦雪也重心不稳跌倒。白梦雪挣扎着起身之际,
菲儿赶来了,她一脚踹在白梦雪屁股上,然后坐在她的背部,双手抓住白梦雪西
裤破口猛地一扯,将粉色蕾丝内裤包裹下的圆润屁股展示出来,然后便用小木板
猛烈抽打起来。

  被骑在身下的白梦雪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逃脱,只能徒劳地挥动着双腿,却
无法阻止菲儿刷数据。或许是眼见胜利在望,菲儿在第18下用力过猛,导致小
木板被弹飞。

  飞出的小木板被孟馨拿到,她扔下鞭子冲过来,菲儿则抓住孟馨的手腕去抢
夺小木板。

  「你干什么!」

  「给我!」

  孟馨则甩开了菲儿,将刚要起身的白梦雪放倒,两次抽打她的屁股,完成任
务。

  第三项任务:给白梦雪戴上口水球,奖金5000美金。

  「先去拿手铐!」孟馨指挥着菲儿,同时将白梦雪破碎的西裤扒到膝盖下,
限制着她双脚的活动,并扯下了她的西装。

  菲儿拿来了手铐,不过她从背后一脚踹倒孟馨,然后反铐住了她。

  「你疯了吗?!咱俩是队友!」

  「你给我闭嘴!」说着,菲儿捡起旁边的鞭子,抽打起孟馨来,无袖衬衫破
碎,露出里面的紫色内衣。

  见对手内讧,白梦雪赶紧挣扎,将西裤脱掉,此时菲儿过来攻击,白梦雪任
由鞭子打在腿上抽破肉色长丝袜,然后抓住机会一脚命中菲儿的小腹。

  「啊!」剧烈的疼痛让菲儿紧紧捂住小腹,跪在地上动弹不得,白梦雪起身
后又是几脚,菲儿赶紧求饶:「不要!别!我投降!」

  见识过艾达使诈,白梦雪也分外小心,她将地上的的两副手铐踢向菲儿:
「自己戴上!」

  菲儿捡起手铐准备发起攻击,白梦雪警惕的目光分外凌厉,菲儿便彻底放弃
了抵抗,她主动脱下背心和热裤,露出亮蓝色的内衣裤,然后先是铐好了脚腕,
又将双手反铐在背后。

  在这种局面下,孟馨也放弃了抵抗,白梦雪艰难地铐住了她的双脚,扯碎了
她的衬衫,扒下百褶裙,又将跳蛋塞进两人的内衣裤中,等候胜利时刻。

  「啊~ 啊~ 」菲儿很快进入状态,「嗯~ 啊~ 」孟馨也来了感觉,她们相继
失禁,让白梦雪成为赢家。

  「恭喜X- girl再度取得胜利!而孟馨与吴菲儿小姐好像还不太明白组
队的意义,看来她们得好好反思一下!」经理走上擂台,在白梦雪身边耳语,
「你想要的,很快就给你!」

  经理说完,6名黑衣人登台,两人按住孟馨,两人按住菲儿,另外两人则挥
舞起鞭子抽打着她们。

  「啊~ 啊~ 」「啊~ 啊~ 」孟馨与菲儿的惨叫响彻全场,至于叫声的动力是
皮鞭带来的痛苦还是跳蛋造成的刺激,那就很难说清楚了。

  在白梦雪对抗刘局时,王达的判决出炉了,他因强奸罪情节恶劣,被判有期
徒刑15年,这也极大地刺激了王叔,针对方晴的报复也将展开。

  此时的方晴已辞去原来的工作,自己开了家律师事务所,李瑶有股份,孟馨
也加入了,又招了四个人,开启了新的征程,方晴、李瑶与孟馨还住到了一起。
开业第一天,就收到了带挽联的花篮,电话还遭呼死你这种小伎俩干扰,方晴直
接报警,对这种事警方没有多少耐心,抓了几个小混混了事。

  这天晚上,方晴看资料看得比较晚,她去了卫生间,她刚一推开隔间的门准
备出来,就被人一脚踹在小腹上,跌坐在马桶盖上,接着两个小太妹进来一人抓
住她一只手,对着她一通暴揍,在狭小空间里双手又被控制住,方晴未能展开反
击,她们打累了,就将方晴的双手反绑在背后,固定在马桶水箱上,剪碎她的衣
服将她扒光,给她灌下一瓶掺了春药的水,内裤塞进口中,双腿绑成M型,还用
眉笔、唇膏在她身下写下「我是小三」、「我是贱B」等字样,全程还有人录像,
最后,她们锁好隔间的门,爬出了隔间。

  方晴奋力挣扎,却毫无效果,一番折腾后她感到身体的燥热愈发明显,渐渐
的,她目光开始迷离,她好想伸手去抚摸自己的身体,却被绑得根本动弹不得,
麻痒难耐,却无从慰藉,失落感涌上心头,此时此刻,她的蜜穴已湿润,甚至好
想念爱丽丝的调戏。

  幸运的是,今晚孟馨回来取东西,她也用了下卫生间,听到了里面的异样,
便踩着隔壁的马桶探头张望,看到方晴,赶紧翻进来,取下方晴口中的内裤。

  「嗯~ 她们~ 给我下了药~ 受不了了~ 帮我!」方晴说话时,脸颊已泛红。

  「坚持下,回办公室。」孟馨当然明白,她立刻去解绳子,却怎么也解不开。

  「就现在!」方晴已亟不可待。孟馨右手中指轻抚她的阴蒂,左手则捏着她
的乳房。「啊~ 」

  这时,有脚步声传来,孟馨赶紧抓起内裤又堵住了方晴的嘴,手上的动作也
停了下来。欲火被撩起的方晴哪还受得了,她拼命挪动身体,试图用阴蒂去蹭孟
馨的手指。

  孟馨听着脚步声远去,才重新动起来,「呜呜呜」嘴里还塞着内裤的方晴只
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看着方晴的样子,孟馨忍不住邪恶起来,她突然停下来手:「求我呀!」

  「滚!」

  「哦,那我走了!」

  「回来!」方晴的脸颊更加红润,「求求你!」

  说着,方晴再次奋力扭动起起来,用阴蒂摩挲着孟馨的手指,这次孟馨尽力
满足了她。

  很快方晴的尿液喷射而出,孟馨为她解开绳子,脱下外套扶她回了办公室。

  回到自己的房间,疲惫不堪的方晴感到体内的热潮依旧在涌动,她坐在沙发
上,情不自禁地抓住了孟馨的手,又伸向了阴部,孟馨故意装傻:「你要干嘛?」

  「我还要!」方晴娇羞地回答。

  「那你还得求求我!」孟馨心里的小恶魔又跳了出来,调戏平日里高高在上
的方晴让她倍感兴奋。

  「馨馨,求求你,快来吧!我受不了了!」此时的方晴哪里抵得过春药的刺
激,只想尽快释放自己。

  孟馨只好再一次将她送上顶峰。

  经过两轮释放,方晴终于让体内的欲火不再肆虐,她疲惫地大口大口喘着粗
气,而孟馨狡黠的笑容让她对这个刚步入社会不久的小姑娘有了新的认识,邻家
女孩的外表下已是前凸后撅的曲线,还带着几分稚气的面容背后,却是能将自己
送上天堂的手法。方晴突然起身,反剪孟馨的右手将她压在身下,接着抓起胶带
缠绕着孟馨的双手,接着又将她的双脚缠在一起,接着双手从衬衣下摆处侵入,
推开内衣,捏住两个乳头玩弄起来,还用头拨开孟馨的头发,在她脖子上亲吻着。

  「啊~ 啊~ 」孟馨的身体仿佛被电流击中,她哪里抵挡的了这番攻势,「不
要~ 啊~ 晴姐我错了~ 嗯~ 晴姐~ 啊~ 快放开我!」

  方晴根本不理会,继续着攻势,感受着孟馨的抽动,而被压在身下的孟馨则
只能徒劳地挣扎着。

  虽然还是处女,但在玫瑰俱乐部的几次被蹂躏经历还是让孟馨感受到了身体
的变化,方晴恰到好处的手法和节奏把握让兴奋从胸尖传遍全身,脖颈处的激吻
更是火上浇油,孟馨知道自己的蜜穴已爱液泛滥,更有少量尿液喷出,此时的她
双腿不断摩挲着,渴望有人来填充她的阴道。

  身下的孟馨完全进入状态,再度撩动了方晴,她坐上沙发,分开双腿,引导
着孟馨来舔她的阴蒂。孟馨跪在地上,卖力地服侍着方晴,此时她的心里掠过一
份不悦,毕竟自己总是不断满足着方晴的各种需求,而这次方晴撩起了她的欲火
后,就不管她了。

  这时,李瑶推门而入,原本她只是路过,看到公司还亮着灯,便上来看看情
况,结果就撞上了如此香艳的场面,「麻辣教师」的女王之火也被点燃,她上去
脱下方晴身上的外套,正在冲向高峰的方晴则伸手去抱她,没想到被李瑶反扭手
臂按在沙发上,接着她也用胶带捆绑了方晴的手,而此时的方晴根本没力气抵抗,
接下来,她又扒下了孟馨的黑丝袜和内裤,将内裤塞进了方晴嘴里,丝袜则填充
了孟馨的口。

  李瑶打开了自己的储物柜,里面有个上锁的盒子,打开盒子后,方晴与孟馨
傻眼了,里面是跳蛋、按摩棒、绳子、鞭子等情趣用品,此时她们再全力挣扎也
于事无补了。

  「本来没想给你们玩的,不过既然你们这么喜欢,那就满足你们吧!」说着,
李瑶拿起红色绳子,对赤裸的方晴进行五花大绑,然后将一枚无线跳蛋塞进了她
的阴道,调到了低档,然后给她戴上口罩,穿上风衣,并穿上鞋。

  弄完了方晴,李瑶转向孟馨:「你还要反抗吗?」见孟馨不住地摇头,李瑶
将两枚跳蛋塞进她的内衣里,紧贴着乳头,然后剪开了她手腕处的胶带,将手在
身前重新用胶带缠好,给她也戴上口罩,并用外套盖住她手上的胶带,将其他的
道具装入包中,带着她们离开了公司。在通往停车场的路上,李瑶不断把玩手中
的遥控器,方晴几次被折腾得差点跌倒。

  终于熬到了家,孟馨立刻解开裙子,迫不及待地拿起按摩棒,顶在阴蒂上享
受起来,李瑶也迅速扒光自己,分开双腿,取下方晴口中的内裤,让她跪在面前
舔自己的阴部,手中的鞭子还不时落在方晴的背上。

  「啊~ 啊~ 」跳蛋的刺激和落下的鞭子让方晴不断呻吟,李瑶抽打的力度刚
刚好,微微的痛楚更加撩动着她的欲火,此时的李瑶突然抽动,伴随着情不自禁
的呻吟,少量尿液喷射而出,全都留在了方晴的脸上,李瑶内疚起来,她赶忙拿
纸巾轻拭方晴的脸,而随着耻辱感袭来,方晴却又感到一丝兴奋,她知道自己不
仅被掰弯了,还被开发出M属性。李瑶将方晴抱上沙发,两人以69的方式继续
缠绵。

  自娱自乐的孟馨也将自己送上了高峰,享受了身体的愉悦,她拿掉口中的丝
袜和内衣里的跳蛋,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看着李瑶与方晴翻云覆雨,她用嘴一点
点咬开手腕的胶带。接下来,孟馨拿着绳子去捆绑李瑶,并在她的阴道里也塞进
了跳蛋,接着调到最高档,然后让她们两人背对自己跪在身前,挥舞起鞭子来。

  抽累了,孟馨又点燃了蜡烛,将蜡油滴在方晴与李瑶身上,鞭打的痛苦尚存,
又遭滚烫的蜡油肆虐,火辣辣的痛楚侵袭着方晴,而阴道中放肆的跳蛋又一次次
将她的兴奋推向最高峰,此时的她完全沉寂在这场SM游戏中,接受并享受着自
己的M角色,放情地呻吟着,直到耗尽最后的力气。

  方晴的表现也带动了李瑶,她也完全进入状态,放下耻辱之心,尽情享受着,
她的小嘴还在卖力地为孟馨服务着。这一晚,三人都玩到了精疲力竭。

  至于遇袭一事,方晴则不会忍,她先是报警,三个小太妹怎会是大律师的对
手,可背后的势力也不敢惹,只好把责任都自己扛,全部刑事拘留等待后续处理,
方晴也不跟她们纠缠。

  然后,她联系了白梦雪,讲述了自己几次遇袭的遭遇,还特别提到了吴菲儿
的背叛,白梦雪很气愤,但没有实质证据,她也不主张贸然行动,但方晴有了计
划。

  不久,一篇「著名企业家之子因强奸入狱」的文章便火遍网络,说的自然是
王家那点事儿,这下换王叔难受了,他没想到方晴的反击如此犀利,明面上,你
一个本地知名企业家家里出这么档子事,声誉受损;背地里你一黑老大,儿子捅
娄子都罩不住,还整得满城风雨,谁还把你当回事啊!王叔哪受得了这气,酝酿
着新的报复。


喜欢的话,请点击 →_→ 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