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干_av天堂_天天啪_噜鲁色 色去去 干干爱 爱操操 啪啪日日,四虎影库,哥哥去,狠狠干

首页  »  另类小说  »  【援交女生的日记 第三部 (Nana的日记簿)】(番外篇:野百合的


喜欢的话,请点击 →_→ 谢谢支持!


作者:圣水娜娜(nana12345)
字数:9820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文中地名人名及其它皆為劇情所用,
切勿隨意關聯妄自揣測。


              (番外篇)野百合的邂逅

  她叫蝴蝶,她說想要來找我,我猶豫了超久,最後還是答應了她,我見過從
網路裡面出來的男人,但還沒有見過從網路裡面出來的女人,她說來找我,我其
實超級的緊張,我不知道見到她應該說些什麼,因為我也是個女的。

  今年櫻花開的比往年有些早,有人說這是著急的櫻花,蝴蝶說叫我帶她去看
櫻花,有一天我告訴她櫻花已經開好了。

  蝴蝶於是訂好機票,就把她的航班訊息電郵給了我,我用橙色的筆一筆一畫
的寫在了本上,然後又一個字一個字的敲在手機裡面,我生怕弄錯了一點;蝴蝶
飛來的地方有些遠,那邊是我陌生的土地,這邊她也不太熟絡,我也怕自己等不
到她,怕她來了找不到我。

  蝴蝶嫌棄東京的快節奏,我就和她約好在大阪見面,大阪說大不大,說小不
小,但是我怕她一個人走丟,於是就按照最傳統的方式,告訴她我們就在機場入
境口那裡碰面,我會在住處寫好一個牌子,到時候高高的舉起來,妳看見這個牌
子,就知道誰是我誰不是我了;蝴蝶告訴我不見不散,我告訴她一定等到妳我才
會離開。

  我問蝴蝶有沒有訂好住處,如果不嫌棄,我這裡有免費的地方,幫你節省花
銷,蝴蝶告訴我幸好沒有預訂,那就客隨主便,住到我這裡吧。

  我立刻給山田打了一個電話,問他大阪的房子你有用到嗎?如果空閒,我想
在那裡接待朋友幾天,我告訴他是一個從中國飛來的女孩子,他告訴我房子一直
是空閒狀態。

  我找他拿好鑰匙,就坐新幹線到了大阪,稍微整理打掃房間了後,我就在難
波附近找了一個賓館住了下來等蝴蝶,我在想我和她見面該說些什麼,我躺在床
上自己一遍一遍重複的排演着未知的相見,但是台詞最後全被自己否決。

  其實蝴蝶還不知道我住在東京還是大阪,我只是和她說,無論妳想來哪裡,
我就去哪裡等你,你選就好了,既然你從那麼遠來找我,我就全聽妳的。於是,
蝴蝶就選了大阪,然後我才告訴她其實我住在東京,蝴蝶說那我就去東京找你吧,
我告訴她我講好全聽你的,但這次你要聽我的,我們就在大阪會面。

  剛好我本身也有一段時間沒有去那裡逛了,剛好這也是一個沒有我任何生活
軌跡的城市;蝴蝶叫我帶她去玩,我擔心蝴蝶對我的生活過於好奇,自己一個不
小心就把蝴蝶帶壞。

  我在賓館住了兩天,心想千萬不要發生什麼緊急的事情,因為人家從那麼遠
的地方來找我,到時候我不能按時出現,那真的就慘了。不過這兩天像往常那樣
風平浪靜,其間有接到過幾個電話,我都講我在大阪,大約一個星期後回去,於
是就這樣一整個完全推掉了。

  蝴蝶到的這天,我早早的起床,在行李箱裡面翻出一套淑女風的吊帶連衣長
裙,然後又找了一件簡單款式的T恤打底,放在床上,就只穿著內褲開始化妝,
我刻意不把妝化得那麼濃,也刻意把我那雙桃花眼努力的化下去,我想把自己刻
意打扮得淑女一些再去見從遠方飛來的蝴蝶;蝴蝶曾經和我說過,她有在慶應義
塾大學做過交流生,我想中國那麼大,人又那麼多,可以去慶應大交流的那必定
是高材生裡面的高材生,我可不想穿一件包身露肩緊身裙化著濃濃的妝踩著閃亮
的漆皮高跟鞋去見蝴蝶,我不想她被我嚇到,回去說台灣的女寫手都是這種feel。

  講真,蝴蝶是我有生以來將會相處一段時間的第一個大陸女生,她想的什麼,
她和我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我該和她怎樣交流,我說什麼她不會誤會到,我也
不想叫她覺得我照顧不周,我一邊對著鏡子化妝,一邊自己在問著自己,真的有
些焦慮心衰,不過看她的感覺,還是蠻輕鬆的。正巧把眼影剛剛刷好,告訴自己
不再想了,再想就真的邁不開步子了,那麼就叫一切順其自然吧。

  在網路里面還是超輕鬆的,但是面對面真的就把我困住了,我們不久前還在
開玩笑,在日本過一場百合之戀,但看我這個緊張的狀態,不要講百合之戀,就
是十合之戀都不可能戀成了。

  迫使自己的思考畫上一個句號,把化妝品收起來,穿好衣服,照照鏡子,就
坐電車去了機場;不知為何,這一天的電車裡面沒有太多的人,我想也許是第一
站的緣故吧。

  我看著對面車窗倒映出來的自己,模模糊糊的,靜靜的自己坐著,不知怎的
突然想起了自己17歲的過去,我也經常是喜歡這樣子打扮自己,我在想如果沒
有欣宜的那句話,如果我沒有遇到臭魚那個人,如果臭魚至今沒再保存著偷拍我
的記錄,那麼現在的一切又該會是怎樣子呢?我現在又會在哪裡呢?人的一生,
往往成事就在一念之間,好像鐵路上面的道岔,每一個都通往不同的方向,而扳
道工人卻恰恰不是自己。

  我望著對面的鏡子稍稍的打理了一下自己的髮梢,我抬起頭來,才意識到一
個戴眼鏡的男生站在我正前方的旁邊,他一隻手拽著扶手,一隻手拿著一本小書
全神貫注的低頭看著,他站的位置,正好擋住了車窗下一秒的景色。

  過了臨空城站,就是關西機場了,去年颱風的時候被船撞壞的大橋原來已經
修葺一新,雖然我在電車裡找不到橋的壞處,但是我感覺一切彷彿不像發生過什
麼似的。還有一個半小時蝴蝶才會降落,我在想她是白色的,還是黃色的,還是
花色的,她有告訴我她會乘中國的國航飛來大阪,那我想她應該就是白色的了,
另帶一抹藍,就像從關西機場遠遠望去的地平線,那邊是我從未去過的所在。我
這個人有時候就喜歡用形象和色彩去思維一些人和事情,不知道是不是我已經長
大,腦子裡有一塊部位還沒有幼稚園畢業。

  我從包包裡找出自己寫好蝴蝶兩個大字的紙片,不是太難找,因為自己卷好
了就放在手機的旁邊。我打開又看了看,沒有寫錯,無論簡體字還是正體字,蝴
蝶都是這樣的蝴蝶,我自己排演似的舉起來演練了一下,周圍有幾個人在好奇的
打量我,我沒有管他們,找到一個剛剛好的站位,她看到,她招手,我也對她招
手,相見就可以正式開始了。

  時間一秒一秒的在過,我有看到蝴蝶的飛機已經降落的提示,我猜她應該在
取行李,因為我的眼前還沒有一個大陸人過去。我在想蝴蝶是長發還是短髮,個
子高高的還是矮矮的,眼睛大大的還是小小的,我們彼此沒有分享過照片,因為
我這個人從來不會給人家自己的照片,所以我也不好意思找人家去要照片,我和
蝴蝶說我有怪癖,其實什麼原因只有我自己最清楚就是了。

  人不斷的從裡面走出來,我舉著這張紙眼睛不敢轉一下的望著蝴蝶將要出來
的那個門口,不經意的下一秒,一個身高和我相仿的女生推著行李車向我招了招
手,我知道那肯定是蝴蝶,我也向她揮了揮手。

  「你是那個娜娜嗎?」

  「是,你是那個蝴蝶嗎?」

  「嗯,我是。」她回答我之後,我卻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我望著她禮貌的笑
著,避免自己太過尷尬,她也對我笑著,然後我給她指了去機場外的路,然後我
陪著她一起推著行李車向外面走。

  但是走到機場的大廳中央,我才想起來我應該要做的事情,我站住和她說:
「去我們住的地方有三種選擇,一個是計程車,一個是電車轉地下鐵然後步行,
一個是bus轉地下鐵然後步行,你選哪一種?。。。無論哪一種都由我來付,
你不要操心。」

  「真的不太好吧,我幫你pay好了,謝謝你招待我給我提供住處。」

  「不要客氣喔。」

  「我覺得計程車好貴,電車轉地下鐵比較好。」

  「你真的決定了?」

  「嗯,每次來大阪,我也是這麼走的。」

  「好,那我就听你的,但是一定要我來幫你pay,否則我會不開心的。」

  我和蝴蝶爭搶了半天誰pay,超客氣的蝴蝶終於投降由我來pay,因為
蝴蝶沒有ICOCA和西瓜卡什麼的,所以也對南海電鐵不太熟悉的我去找給她
買票的地方。但是到處人山人海,找的我真的有些煩了,不過我還是臉上帶著微
笑,不想叫蝴蝶發現並誤會我一絲一毫什麼,最後我終於找到了買票的地方,但
是又有一群人在排隊等買。我像這次真的忍不了了,我站住和蝴蝶笑著說:

  「現在這個買票的人超多,一會上車肯定超擠的,我現在決定我們改搭計程
車去,你不需要擔心費用,一切由我來付。」

  蝴蝶聽我這樣說,她執意去買電車票,她說她可以去排,因為她知道日本的
計程車是超級的貴,她叫我在一邊坐在行李車上或者哪裡等她就好,不過我覺得
人家那麼遠來找我,如果叫蝴蝶去排隊買票我真的太不好意思,於是我拽著蝴蝶
的胳膊,一隻手搶過行李車盡全力的推著,就把蝴蝶從南海電鐵購票的人山人海
之中拽了出來。

  「你不要那麼固執,既然到了這裡,一切都聽我的就好了,不然我生氣了。」
我一邊說著一邊推著看上去左右為難的蝴蝶到了搭計程車的地方。計程車不太難
等到,沒有過多久我們就搭上了計程車,我告訴蝴蝶,正好陪你看看去市內的路
景,你上次來的時候坐的是電車,肯定沒有看過公路這邊是怎樣的,就當我送你
一段不一樣的感受就好了,不需要太過客氣;蝴蝶見我這麼說,也沒有再和我爭
搶。一路上我笑著看看她,她也笑著看看我,這時候我才發現蝴蝶有一種恬靜的
美,美的裡面藏著一種女強人的堅毅,我在想大陸的女孩只是蝴蝶這樣還是全部
這樣,我覺得自己不太方便問,所以一路上除了簡單的寒暄,我就打開我的萬能
破尷尬模式,拿出手機對著google地圖,有模有樣的為她介紹我也一樣不太熟
悉的一路。

  蝴蝶留著長長的披肩發,上身穿著一件緊身的白色T恤,下身穿著一條包身
的牛仔褲,腳上踩著運動鞋,她下飛機的時候還背著雙肩包,非常有旅行中女生
的那種feel;不過我也覺得蝴蝶透著一股說不清的帥氣,這不是男生的那種
帥,而是女生特有的灑脫,我想蝴蝶做事肯定是蠻阿莎力的那種,難怪她對見我
不像我見她那麼緊張不安。

  「你沒有在上課嗎?」蝴蝶在車子上問我。

  「我這學期在休學,我覺得自己需要再補習一下語言,有時候他們講太快,
我聽得不是太明白。」

  「這樣也可以?」

  「我是轉學分到這邊的,讀了語言學校。。。反正很多故事,耽誤了蠻多時
間的。」我對著蝴蝶笑了一笑。

  「你呢?繼續讀書還是什麼?」我繼續問蝴蝶相似的問題。

  「我已經畢業了,正好有閒,可以來找你玩。」

  「那真的是太好了。。。你比我年長喔,嘻嘻。」

  「是欸,看樣子我比你大幾歲。」然後蝴蝶和我分享了彼此的年齡,原來有
差,但是差的也不是太多。

  其實我有想問蝴蝶更多問題的,不過我還是忍住沒有問,我擔心哪一句問不
好會惹蝴蝶不快,畢竟我沒去過大陸,也沒有過深的接觸過大陸人,我擔心文化
的差異會造成不必要的誤會。

  計程車開了有一段時間,不過也是一轉眼的工夫,車子停在我們要住的房子
前面,司機幫蝴蝶把行李搬了下來。我告訴這整棟房子就是我們這幾天住的地方,
如果你覺得不太好,我們也可以改去賓館什麼的住下來;不過蝴蝶說她非常滿意
這個地方,叫我千萬不要再改變主意,她說她已經覺得非常不好意思了。

  「這是你的?。。。」蝴蝶和我走進了房子,一邊四處看看一遍問我。

  「喔,朋友的房子,你可以到處看一看,很日式的風格。」

  「那幫我謝謝你的朋友。」

  「你不需要客氣,他說我們只要不把房子拆了,想怎樣住就怎樣住。」蝴蝶
聽了羞澀的笑了起來。

  我幫蝴蝶把行李放好,每個房間帶她熟悉了一邊,然後就帶她出去,去附近
的全家買一些飲用水零食什麼的,回來整理好,然後我帶她出去隨意的逛了逛,
一起吃了晚飯,然後就又回來。蝴蝶執意的要把吃晚飯的錢給我,我拒絕不了,
只好收下了。

  我和蝴蝶在房子二層席地而坐,我把露台的窗子打開,帶點涼意的春風叫房
間裡面充滿了一絲飄搖的泥土青草香。我和蝴蝶都把鞋子脫在了一層的門外,我
的絲襪腳對著她的絲襪腳;蝴蝶的一對膚色絲襪腳露在深藍色的牛仔褲褲口外面,
被指甲油染成淡粉色的腳指甲,隱隱約約的在膚色的絲襪裡面包裹隱藏著,我把
長裙搭在兩腿中間屈膝扶著膝蓋,蝴蝶也把穿著包身牛仔褲的雙腿夾緊了屈膝抱
住小腿坐著,我們兩個她看著我,我看著她,靜靜的坐在圓月的下面。

  「你覺得環境怎樣?一切都還舒服嗎?」我淡淡的笑著,看著蝴蝶。

  「真的不錯。。。我是第一次見女網友,其實超緊張。」

  「啊?你也是欸?我知道你也緊張就好了,其實我也超緊張的。」我聽見蝴
蝶這麼講,全身的壓力突然一下子釋放掉了,我用手背摀著嘴笑了笑。

  「嗯,上飛機的時候還在排練和你說什麼,直到下飛機,後來我下決心既來
之則安之,最後什麼也不去想了,出了海關看見你舉的牌子,當時就想閉上眼睛
衝上去就是了。」

  「原來我們都一樣欸,你知道嗎?我提早兩天就在大阪住下,一個人一直在
演練和你見面的場面,到機場的時候幾乎心跳超速。。。」

  蝴蝶笑著靜靜的看著我,我也笑著靜靜的看著她,就這樣子不知道過了多少
時間。

  「你有打算逛的地方嗎?」我一直在保持著微笑看著蝴蝶。

  「嗯,是想買很多東西,帶回去給家人和朋友,但是也沒有太多清晰的想法。」

  「你如果買藥妝附近就有,不需要去心齋橋那邊擁擠,如果想去買化妝品什
麼的,明天我們一起去梅田那邊逛街,你如果有其他的計劃也可以和我說出來,
晚上我們可以去心齋橋那邊散散步,那個河邊也蠻熱鬧的。」

  蝴蝶聽完我給她的建議,對我笑著,說了一聲:「嗯。」

  「你不要全聽我的,你有想法一定要和我說出來,我只是建議而已。」

  「我跟著你走就好了,哈哈。」

  「啊?你千萬不要這樣子,我也是路痴,。。。」

  「我也是路痴,我們兩個都是,我知道可能會走丟的,所以也不怕。」

  「你這樣講我就放心了,我們就跟著感覺走就好了。」我一邊說,蝴蝶一直
在笑著看著我,她的眼睛好美,即使女人看了也會陶醉。

  我和蝴蝶說,我們今晚就早睡吧,明天還有一整天的路程要趕,我問她誰先
去洗澡,她沒有立刻回答,我們兩個站在大大的洗澡間門外彼此笑著看著對方。

  「你先洗吧。。。或者。。。」蝴蝶靜靜的看著我。

  我沒有等蝴蝶說完,無意識的睜大眼睛接了一句:「你是想說或者一起洗?」
蝴蝶看我睜大眼睛的樣子開心的笑出聲音來,對我說:「我看出來了,你比我緊
張,真的,我現在一點也不緊張了。」

  「誰說我緊張了,一起洗就一起洗,都是女孩子,也沒有什麼可怕的,和男
人都一起洗過。」我說完,蝴蝶和我一起笑了起來。

  蝴蝶看著我,我看著蝴蝶,我們同時把衣服全部脫掉,然後赤身相見的走進
洗澡間。

  「你不要坐那個小凳子,站著洗就好了,我擔心不干淨,超久沒有人用了。」
我低著頭一邊擺放著沐浴乳洗髮精,一邊和蝴蝶說,我的一對飽滿的大乳房掛在
胸前,因為我擺放洗浴用品的動作,在胸前輕輕的左右晃著,感覺有些墜墜的。

  「嗯,我不坐。。。哇,你的好大。」蝴蝶一邊試著水溫,一邊扭過頭來笑
著看著我,沒想到蝴蝶這個人蠻喜歡開玩笑的,她應該也是見面熟那種。

  「不要講人家了,你的也好大。。。哈哈。。。」

  我和蝴蝶隨著時間的前進和彼此不停的聊天,慢慢的我和蝴蝶忘記了剛見面
時的拘束感,我是個超愛開玩笑的人,蝴蝶其實也是。

  我擺放好洗浴用品,站起來走到蝴蝶的身邊,我和蝴蝶的身體被洗澡間裡面
的大落地鏡完全的照了進去,兩個擁有完美曲線的女人身影一起擁擠在落地鏡鏡
框的里面,好像一幅誘人的裸體畫作。

  「你喜歡洗澡的時候照鏡子?」蝴蝶問我。

  「很美不是嗎?」

  「我覺得也是。」

  「你有男朋友嗎?如果有他一定每天流鼻血。」我說完笑了笑。

  「分手了,現在一個人,不想去想,你呢?」

  「你還曾經有過,我根本就沒有過男朋友的。」

  「那你是和誰一起洗的?」

  「不是男朋友的男人唄,路邊的野花。」

  「你真的好逗。」

  「男人可以隨便找,女人為什麼不可以,我就是這樣子想的。」我和蝴蝶共
用着一個超大淋浴噴頭,一邊洗身子一邊在聊天,偶爾一不小心,彼此就會碰到
彼此嫩嫩滑滑富有彈性的肌膚。

  洗了有一陣子,蝴蝶轉過頭問我:「你那些日記寫的都是真的嗎?」

  我真的沒想到蝴蝶這時候突然會問我這句話,我真的有些不知道怎樣回答她,
我故意揚起頭把水淋在自己的臉上,用手洗了一下臉,找毛巾擦乾眼睛來拖延思
考的時間。

  「有什麼難言之隱嗎?如果有,可以不回答。」

  「如果我告訴你有些是真的,你會不會不理我了。」我側身對著蝴蝶,低頭
用浴球在身上打著泡泡。

  「不會的,每個人都有自己選擇的權利不是嗎。」

  「我其實有打算好,如果你問到這些,就騙你我在便利店打工,但是我不想
騙你。」我的眼睛一直落在浴球的上面,不敢看蝴蝶的眼睛。

  「我知道你信任我,我很高興,你不需要太多的顧慮。」

  「其實這也是我一直拖延見你的一個理由,有些事會惹自己很煩不是嗎。。。」

  「每個女人都想有更多吸引男人的機會,也許很多人正在羨慕你呢,不需要
叫自己煩。」蝴蝶輕輕拍了拍我的後背。

  「你真的好會安慰人,我知道你說的完全是亂講中的亂講,不過心意我領了。」

  我說完,站了起來,把浴球放在淋浴噴頭底下,努力想要沖掉它上面的泡沫,
但是冲了好久,上面還是帶著滑滑的感覺,我轉過頭看著蝴蝶笑了一下,我站的
比剛才離開她一些,我不敢叫自己碰到她,但是蝴蝶看著我,她對我說想幫我搓
洗後背。

  「我自己來就好了。」我對她靦腆的笑了笑。

  但是蝴蝶沒有再徵求我的意見,拍了我一下,告訴我,「趴好了,不要鬧,
你自己夠不到的。」然後就用浴球為我的後背打泡泡。

  「你人很好,不要聽我的胡言亂語。」我沉默了一陣子對站在我後面為我搓
洗後背的蝴蝶說。

  「你有什麼胡言亂語?」

  「和你說的那些消極的戀愛觀,百合之戀什麼的。」

  「我看你現在到是在胡言亂語。」

  「真的,我覺得自己早已經無可救藥了,你還有大好的前景。」

  「瞧你說的,好像沒有明天了一樣,我們一起都在寫色文啊。」

  「你是用筆在寫色文,我是用自己在寫色文,能一樣嗎?」

  「哈,你瞧不起我。」蝴蝶拍了我後背一下子。

  「我不是和你開玩笑,我這個人腦子還是蠻清楚的。」

  「那你為什麼還要寫?」

  「為自己樹碑立傳啊,難道還是怎樣,自己哄自己開心罷了,等到一千年以
後有人在網路上面考古,會知道過去還有一個娜娜,她的經歷是怎樣怎樣。」

  我說完,就站了起來,告訴蝴蝶不要再搓了,再搓皮都會掉了,我已經知道
你幫我完全洗乾淨了,但是我沒敢問蝴蝶,需不需要我幫她擦洗後背。

  「你不想幫我洗後背嗎?」我覺得蝴蝶好像我腦子裡面的什麼,我想到哪裡,
她就問到哪裡。

  「你真的想?」

  「為什麼不?」

  「那好,你轉過去,我幫妳洗好了。」

  蝴蝶把身子轉了過去,雙手撐在洗澡間的牆壁上,我輕輕的為她擦洗著後背,
蝴蝶的屁股好翹,兩辦豐滿的碩臀中間是一道看不見裡面的深溝,我在想如果我
是男人,我現在一定會瘋狂了吧,我扭過頭看了看鏡子中自己也一樣豐滿翹翹的
屁股,原來中間的溝壑和蝴蝶的一樣深,我知道那裡是超多男人想讓自己的陰莖
遊走的地方,這個洗澡間裡不缺女人,現在缺的好像只是一個暫時的男人,我甩
了甩頭發,叫自己重新冷靜下來。

  「你屁股好大。」我輕輕的對蝴蝶說。

  「你的也好大。」

  「你會經常想男人嗎?」

  「正妹,我生理正常好不好?。。。不過不是亢奮,喜歡輕口味那種。」

  「騙我,我知道你在裝羞澀。」

  「哈哈。。。」

  「我不羞澀,我亢奮,我口味超級重。」我和蝴蝶說完笑了出來。

  「今晚有寫作的靈感嗎?」

  「我有做愛的靈感,私處沒有長在手指尖。。。」我說完,拍了蝴蝶的屁股
一下,告訴她後背幫她洗好了。

  我和蝴蝶擦乾淨,然後一起對著鏡子吹乾頭髮,漱過口,就非常有默契的一
同赤裸着回到了臥室。

  我全身赤裸著坐在臥室裡面,拿出菸灰缸,翻出萬寶路,問也赤裸坐在我對
面的蝴蝶吸不吸菸,蝴蝶告訴我她不吸,我又問她那介不介意我吸,我有些忍不
住了,她告訴我沒有關係的。我點了一隻菸,深吸了一口,望著窗外。

  「國外的女孩子都喜歡吸菸是不是,我看日本很多女孩子吸菸。」

  「過得煩了自己就找到了,不過還好,我沒有吸毒。」既然我把自己的秘密
都告訴了蝴蝶,這時我已經全部忘記了初見面時的拘謹。

  「你帶我去牛郎店可不可以?我看你寫了一部逛牛郎店的文章。」

  「我不會帶你去的,我說過不會把你帶壞,我只帶你去遊山玩水,負責你的
全部安全。。。」我稍微停頓了一下,又問蝴蝶:「你為什麼想去?」

  「我只是好奇而已。」蝴蝶眼巴巴的看著我。

  「不要太好奇。。。免得破壞了你對日本的美好印象。」我說完手指夾著香
菸帶著一點社會氣的樣子笑了笑,我看看窗外,然後在菸灰缸裡彈了一下菸灰,
忽然覺得自己講話有些太過直接,趕忙又補充了一句:「我沒有說這裡不好喔,
遊山玩水景色還是超美的。」

  「你喜歡這裡嗎?」

  「不知道,有時候一個人想家,就會去海邊走走,那裡的感覺和家鄉海邊差
不太多。」

  蝴蝶靜靜的純純的看著我,好像想看進我的心坎裡面。

  「我有時候在bbs上面亂講的,你不要當真,有時候是為了排解,有時候
是為了宣洩,有時候手指頭癢癢,有時候不找地方說幾句話心裡悶得慌。」我自
言自語般的和坐在我對面的蝴蝶說,我說完了,就把菸蒂丟到菸灰缸裡面,自己
起身在包包裡面翻出一條清口用的無糖薄荷糖,拿出兩塊,含在嘴裡;我問蝴蝶
需不需要,蝴蝶也要了一塊。

  「我沒有姐姐,我就把你當作姐姐好了,你來這幾天我要把你照顧好,我就
是這樣想的,牛郎店什麼的你就完全不要想了。」我一邊說,一邊去拿被子枕頭,
蝴蝶也站起來幫我一起拿。

  我和蝴蝶一邊放好枕頭和被子,一邊又在聊了好久。

  我把房子裡面的燈開著一個,剩下的全部關掉了,包括臥室裡面的燈光,因
為這個房間主人的被子全部都是雙人被,我們一起全身赤裸的平躺在同一個被子
裡面,身體挨著身體,柔柔的滑滑的,就像這安靜的月夜,溫柔的叫人想睡。

  「有感覺沒有?」

  「如果想就有感覺,呵呵。」我在被子裡一邊無意識習慣的揉弄著私處,一
邊有些害羞似的的笑了笑。

  「你嘗試過?」

  「和閨蜜嘗試過,她給我開發出來的。」

  「不過我還沒有嘗試過。」

  「也很好奇對不對?」

  「嗯。」

  「你自慰嗎?」

  「有時候吧。。。也沒有。」

  「做愛會上癮的,你知道嗎?」

  「聽說過。」

  我說完深呼了一口氣,就轉過身子,側著看著蝴蝶,蝴蝶也轉過身,側著身
子看著我,我什麼也沒有多想,主動的就撫摸起蝴蝶的揉胸,蝴蝶愣住幾秒鐘,
不過也用手撫摸著我的身體。

  「閉眼睛。」我小聲的和蝴蝶說,然後我主動的靠近蝴蝶的唇,我們兩個於
是深深的吻在了一起,蝴蝶和我彼此輕撫著彼此的身體,我們兩個人的臉都埋在
彼此的長發里面。

  我用手在被子裡面摸到蝴蝶的一隻手,把她的這隻手按在我的私處上面,我
也把自己的一隻手按在了蝴蝶的私處上面。

  我們兩個人的胸貼得緊緊的,然後我們兩個靠著吻著,在被子裡面翻滾著,
完全忘記了十個小時以前的陌生還有拘謹。。。。。。

  後來的幾天,我帶蝴蝶逛了幾乎所有的地方,我們一起手牽著手走過大阪的
幾乎所有的景點,我們一起坐在餐廳的櫥窗前分享著飲料甜點,一起聊著天南地
北,最後我完全忘了蝴蝶是從遠方飛來的,我以為她會像欣宜一樣永遠的陪在我
身邊,不過我錯了,蝴蝶還會飛走,消失在她飛來的海平面下面。

  還是大阪的機場,我站在送她的地方,我告訴蝴蝶,記得好好的生活,也很
高興你讓我有這麼一段美好的記憶,蝴蝶也叫我好好的,然後她就踏進了離境的
大門。

  蝴蝶離開了,不過我沒有遵守承諾,在機場等到她的飛機起飛我再離開,我
自己駐足了一段時間,不忍看見她的飛機飛走,於是就偷偷的搭上了一輛去往難
波方向的南海電鐵,我想用最快的速度離開這個突然沒有了陪伴的孤獨城市。

  我和蝴蝶說,我會把這段記憶寫得更加美好的,然後存在日記本里面,我告
訴她我聽有人說過,只要是寫下來的文字,全部會在另一個平行世界裡真實的發
生,等我們每一個人離開這個世界,將會在那個平行世界裡面復生,然後去經歷
我們曾經為自己寫下的一切。

  坐在電車上,我打開手機,看見了手機上面的日曆,我想櫻花如果開在往年
一樣的時間,現在蝴蝶應該還沒有飛來吧,我把手機收起來,在想今年的櫻花為
什麼會開的那麼著急,我望著窗外好像想明白了答案,帶著一絲憂傷和惆悵,卻
怎樣也不能整理成文字,可以在腦子裡自己告訴自己一遍。

  我下了南海電鐵,正要去轉地下鐵,我的電話卻突然響了:

  「是娜醬嗎?」一個男人用日語在電話裡面問我。

  「嗨依,是我。」

  「請問你什麼時候會回東京來,一個先生問店裡面有兩次,他想知道你回來
的確切時間。」

  「我今天傍晚就會回到東京。」

  「那我們可不可以告訴這位先生你晚上回來。」

  「是的,可以的。」

  「那樣的話,拜託你直接到店裡來好嗎?」

  「沒有問題的,我可以過去。」

  「那真的是太好了,娜醬,這位先生希望你可以穿膚色的褲襪,最好現在就
穿好,真的不好意思,麻煩你了。」

  「沒有關係,我知道的,我現在就有穿。」

  「那真的太好了,太謝謝你了娜醬,那就晚上見面吧。」

  「不會,我還要謝謝您對我的關照。」

  「不客氣,再會。」

  「再會。」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文中地名人名及其它皆為劇情所用,
切勿隨意關聯妄自揣測。



喜欢的话,请点击 →_→ 谢谢支持!



[ 本帖最后由 色城魏平帝冉闵 于 2018-9-12 20:06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