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干_av天堂_天天啪_噜鲁色 色去去 干干爱 爱操操 啪啪日日,四虎影库,哥哥去,狠狠干

首页  »  另类小说  »  【杀姐─陈翠群】(完)【作者:cpj7891973】


喜欢的话,请点击 →_→ 谢谢支持!


作者:cpj7891973
字数:4687


  2018,12月10日!转眼又冬天了,外面飘着雪花,地面被一层薄薄的雪花覆
盖起来,地面雪白雪白的,像上天给大地穿的雪白的,婚纱。

  我一个人坐在家里的火炉旁烤着火取暖,我双手伸在火炉上,翻来翻去的烤
着,红红的火焰,温暖着,我整个身体.

  我手伸进衣服的兜里,想掏出一支烟来抽。

  手掏着掏着,把放在兜里的钱夹掏掉了出来,钱夹掉在了地上打开了,里面
一张女孩的照片掉了出来,我赶紧捡起来擦了擦粘在照片上的灰尘,我拿在手里
看着那张美丽的脸带着微笑,心里一阵阵内疚自责。

  我回想着那天发生的事情,历历在目,说过的话,她的表情,都在我脑海里
.

  我叫赵二娃,照片上的女孩叫陈翠群,广西南宁人我们是2013年在网上认识,
便认作乾姐弟的。

  陈翠群,165 的身高,体重95斤,姐的头发是很长齐腰的那种,染的咖啡色,
很漂亮。

  我都叫她陈姐。

  陈姐的皮肤很白,36D 罩杯的乳房和魔鬼的身材,加上天使的脸蛋,由於我
经常接触秀色冰恋SM的QQ群,让我时刻想入非非,想拥有她,想在她肚子上捅刀
子,杀死她然后奸屍再掏出内脏.

  那是2014年过完春节之后发生的事情,春节之前我姐邀请我过年到她家玩,
我也很想去,但是由於很少在回家过年,就告诉姐过完年之后再去她家。

  很快春节过完了,正月16的那天我买了17到南宁的车票,车票买好后,我打
电话告诉了陈姐,陈姐高兴,说到时候到车站接我。

  第二天我坐上了到南宁的动车,熬过了十几个小时的车程终於到了,下车后
我就迫不及待的加快脚步走向车站外走去。

  这时候陈姐早已经在接人的地方等着我了,陈上衣里面穿着一件黑色的V 领
长袖,大乳房呼之欲出的感觉衬托出陈姐完美的身材,她向我招手喊着:「弟弟,
弟弟!在这儿呢。」

  我快步向姐走去,一下把姐抱住,亲了一下姐的脸。

  陈姐说:「好了,我们先回去吧。」

  说着把我的行李包放进了车后箱,然后向家里驶去。

  在路上,陈姐问我:「坐车那么长时间,很辛苦吧?」

  我说:「嗯嗯是蛮累的,坐的浑身不舒服,不过一想到能和姐一起玩,也值
得。」

  车子开了半个小时,来到了一个叫富贵花园的小区,陈姐说快到了,车慢慢
的开到一栋欧式建筑的二层别墅,门口陈姐打开了院子的铁门,把车慢慢的开进
了车库,我下车把行李背包拿了出来,跟着姐从车库的门,走进了她家里.

  陈姐家里很漂亮,客厅也很宽敞,客厅放着一个很大的电视。

  陈姐把我带到二楼客房卧室说:「弟弟你先沖个凉,我下去做饭菜。」

  我说:「好!」

  陈姐家的浴室很香,洗完澡我穿好衣服,走到楼下客厅,看见陈姐系着彩色
的围裙。

  正在厨房炒菜,我慢慢的走过去抱住陈姐的腰,「姐你烧菜手艺真不错啊好
香啊!」

  陈姐说:「马上就可以吃了,你去餐桌上坐吧。」

  一会儿陈姐就把最后一道菜端上餐桌。

  陈姐问我:「弟弟你要和点酒不?」

  我说:「好啊!都有什么好酒啊,白酒还是红酒,陈姐你要陪我和喔!」

  陈姐说她只能喝红酒,我说可以啊那陪我和红酒吧,说着去酒窖里拿出来了
三瓶红酒,问我要和那个,说一瓶儿是20年的,一瓶儿是50年的一瓶儿是10年的:
「我说当然喝50年的啦,陈姐把酒打开,把两支酒杯倒满. 」

  给我递了一杯一碰杯,说:「庆祝姐弟相聚,乾一杯!」

  就这样我们一杯一杯的碰杯喝着,很快就喝完了一瓶,大家都觉得没喝够,
於是我们把另外两瓶儿也打开了,来来再乾一杯,陈姐和我碰杯说到,这时候陈
姐就有一点醉了,红红的脸颊特别好看。

  就这样我们又一杯一杯的喝完了这两瓶儿酒,姐已经醉了趴在桌子上了。

  我也喝的差不多了,於是我扶起陈姐,想把陈姐扶到她卧室去,让她休息。

  我双手抱起陈姐,把陈姐抱到了她卧室轻轻的把陈姐放在了她的床上,

  突然听见「撕拉……」的一声,我一看陈姐的衣服被我袖子上的拉链,给勾
破了。

  一下子陈姐的上衣,被割破了,我一拉把衣服拉掉了,陈姐粉色的蕾丝胸罩
罩着一对雪白乳房,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深深的乳沟,我眼睛都看呆了!

  由於喝了酒,姐可能觉得有点热,不断的扭动扭打着,她那一对大乳房也,
一抖一抖的。

  忽然一个念头,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就是我能够拥有我陈姐了。

  我再也受不了了,双手抓住姐的乳房,用力的揉着,手感真好,我一手解开
了陈姐的文胸扔在了一旁,我解下陈姐的丝绸丝巾,一手抱起陈姐把陈姐的双手
弄到背后,用用丝巾把陈姐的双手弄到背后困了起来。

  之后解开陈姐的裤子扣子,往后一拉就脱了下来,陈姐穿着蕾丝小内裤,鼓
鼓阴穴把内裤勒的一条深深的槽,看见内裤已经湿湿的了!

  我脱下陈姐的内裤摸了摸水好多,手闻了闻,没有一点味道,陈姐阴部的毛
很稀少,由於流出了淫水,都贴在了雪白的肌肤上,我在陈姐的衣柜里找到另一
条条丝巾把陈姐的脚和脚绑了起来。

  看着陈姐雪白的身子,我心里无比激动,陈姐你终於是我的了!

  我走去我的房间,打开了我的行李箱,其实我的行李箱,没有别的就是用来
捅杀陈姐的刀具。

  都有东洋刀长的一把短的一把,一把尼泊尔军刀和一把老的杀猪放血刀。

  我走去厨房打开煤气灶把一把短的东洋刀,放在煤气炉上烧着,我想把刀子
烧红,我上去回到姐的卧室。

  拿起那把有点锈迹的杀猪放血刀,一手抱起陈姐把陈姐抱在怀里,一手握住
放血刀,刀尖对准陈姐的小肚子,稍稍用力的捅了一捅,可能有点痒陈姐扭动着
她雪白的翘屁股。

  我的鸡鸡都被蹭的硬邦邦的了,我左手绕过陈姐的后背抓住陈姐左边的大乳
房,用力捏了捏,我右手握刀,把刀尖再次对准陈姐的小肚子,用力的往里一捅,
刀子一下进去了一半!

  这时候陈姐「啊……」的一一声,眼睛一下子睁的大大,她的表情很奇怪,
可能在想我为什么要这样,喊道:「弟弟你这是干嘛?你疯了吗?」

  我说:「陈姐其实我很早就想得到你了,一直你都不给我,也不给我机会,
今天终於有机会你醉成了这样,你说我能放过这样的机会吗?」

  说着我手握尖刀,用力的往里一捅刀子全部捅进去了,刀尖从陈姐的后屁股
上面穿了出来,陈姐「啊……」的大叫一声身子蹦的直直的,马上陈姐就开是扭
动手脚,才发现已经被窝绑了起来,大哭大吼的对我闹到!

  「你为啥要这样做,我对你这么好,你是不是人啊,你是畜生啊?」

  我被陈姐惹恼了,一下子拔出了放血尖刀,又对着小肚子周围,捅了四~ 五
刀,陈姐「啊……啊~ 啊~ 呜呜~ 」的喊叫个不停,我根本就不理会她,陈姐痛
的在我怀里使劲的扭打着。

  我把陈姐推倒在床上拿起了那把短的东洋刀,对着陈姐的肚脐刀尖低到肚脐
眼,已经陷入了一点凹痕,陈姐大喊到:「弟弟!不要,不要在伤害我了!不要
不要……不……要……」

  我哪里理会她,用力把刀从肚脐眼捅了进去,东洋刀就是好块锋利,刀子像
刺豆腐一样,一下就捅穿了陈姐的身子!

  陈姐「啊~ 」的一声,刀柄插在了陈姐的肚脐眼上,刀尖和一小部分刀刃从
腰部穿了出来,雪白的刀刃上面滴躺着鲜红的鲜血,我抽出刀,又围着肚脐连捅
了4 刀!

  最后把刀刺进去肚子的时候陈姐,「啊……」的一身已经晕死过去了,鲜血
从陈姐的嘴角,和刀口慢慢的流了出来,染得床单一片片红色的。

  我走到厨房,看见长的东洋刀,已经被烧的红红的,像打铁的刚刚从火炉里
拿出来的一样!

  我关掉煤气灶,用毛巾包裹着刀柄,双手拿起烧红的武士刀,回到了陈姐的
卧室,我看见陈姐侧卧在床上,两把刀子还插在她的身体上,鲜血染红了床单。

  我走过去一只手把陈姐抱着坐了起来让陈姐依靠在靠背上,我双手握住刀柄,
把刀尖触到被放血刀捅过的小腹部的刀口上,听见刀口被烧烤的武士刀烧的「呲
……呲……」作响的声音,

  突然陈姐「啊……」的大叫一声,醒了过来,身体直发抖。

  她看见我在用烧红的武士刀烧着她的刀口,痛的大骂道,:「赵二娃,你个
王八蛋,畜生,我对你这么好,想不到你居然这样来杀我害我!你是畜生~ 畜生
~ 」

  我听到这话就恼火了,我双手拿起烧红的武士刀,对准心窝,一下子捅了进
去,刀子哗的一声捅穿了陈姐的身体,露出一截红红的冒着热气的刀刃刀尖。

  肚皮,肌肤,和内脏,被烧红的刀刃烫的呲呲响,陈姐痛的眼睛都翻白了,
还撕心揭底的喊着:「赵二娃你个畜生王八蛋!」

  ……我抽出刀对着陈姐上腹部和乳沟,又是4~5 刀捅了过去。

  烧红的武士刀,已经变成了不是火红火红的颜色,变成了白色,一直冒着热
气,被烧红的武士刀通过的刀口,也冒着热气,陈姐痛的已经快昏死了,嘴角一
直流血。

  我抽出了插在乳沟上烧红的武士刀,和肚脐眼里的短东洋刀,和捅在小肚子
上的放血刀!放在了一旁。

  我走去浴室用打开热水洗了洗手,用塑料盆装了半杯热水,和一条厚毛巾,
我把水端到了床前,把毛巾放在盆里搓了几把,然后把毛巾拧乾。

  用毛巾擦乾净陈姐身上的血渍,陈姐被擦乾净的身体显得特别的白,感觉比
之前还要白,可能是流血过多的原因吧。

  盆里的水已经被毛巾染成了红色,我把盆子端进浴室倒掉鲜红的血水,把毛
巾扔在浴缸里.

  然后把塑料盆拿了出来。

  放在了床前,我在行李箱里拿出尼泊尔军刀,左手握住刀柄,刀锋贴在陈姐
的乳房上,右手按在刀背上,刀锋一下子就给雪白的肌肤压出了一道凹痕,我右
手稍稍一用力往下一压!

  刀锋一下就划破的雪白的肌肤陷阱了肉里,只能看见一点点刀刃和刀背了,
这时候陈姐的嘴巴里还:「在呜呜呜呜……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

  我想肯定是在骂我。

  想到这里我就来气,我右手稍稍用力的压着刀背,我左手用力的往下一拉,
刀子一下就滑到了陈姐的两腿之间的阴部。

  从乳房到阴部的一道口哗的一下就打开了,

  肠子哗啦啦的就流了出来,滑落在了床单上,我赶紧把盆放在了陈姐的两腿
之间,双手伸进去,抓着肠子内脏就往盆里掏,哗的一声,一下一大坨大肠小肠
就滑落到了盆里.

  我接着掏出了肚子,子宫和腰子【肾】都拉进了盆里.

  我鸡鸡早已硬的受不了了。

  我一脚把装了内脏的盆踢到一边去,一手脱掉自己的裤子,硬邦邦的鸡鸡一
下子就弹了出来,我左手握住,鸡鸡对准陈姐的穴,上下的摩擦!

  陈姐的身体虽然被剖开了掏出了内脏,但是在捅的时候和掏内脏的时候,陈
姐的穴流出了不少淫水,已经打湿了床单。

  我对准陈姐的阴唇,稍稍用力一挺,硬邦邦的鸡鸡一下子就捅进去了,我一
只手抓住乳房,用力的揉,一只手从剖开的胸膛伸进去,抓住心脏,用力的捏。

  每一次捏心脏的时候陈姐嘴里还呜呜呜……哼叽声,就这样做了十几分钟,
我觉得快要射出来了,我加快抽插速度,於是我双手抓住心脏!!

  「啊……啊~ 啊……我要射了~ 啊!」的一声,一股白色的精液射进了陈姐
被剖开的肚子里,由於撤掉了子宫,精液在肚子里滑动也能看见,心脏也被我给
撤了下来,陈姐的头早也已经歪向了一边,没有了一丝的声音和呼吸。

  我把陈姐抱着躺在了床上,我也躺下,躺在陈姐的一旁,双手抱住陈姐的身
体,两只手抓住陈姐的乳房,亲吻着陈姐的脸颊,就这样,度过了一夜。

  第二天。

  一大早我,我便把陈姐的内脏,用盆子端到了菜市场,卖给了卖猪肉的,告
诉他是我家杀猪后的内脏,由於家里人不爱吃,丢了可惜,叫他随便给我个5 块
钱.

  全部5 块钱,卖猪肉的看见这么好的大肠小肠还有肚子内脏总共只要5 块钱
他很开心的就买下了。

  我回到陈姐家,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

  给陈姐洗了洗脸,化了一个漂亮的妆.

  让后点燃我住的那间客房卧室,走到厨房拔掉煤气灶的皮管打开了煤气,走
出去把大门和院子的铁门,锁好后,我就打车来到了机场,买了去越南的机票,
就这样我,逃离到了国外躲了起来。

  在国外一次上网吧上网,看见一条关於报导富贵花园的单身富家女,家里瓦
斯爆炸意外死亡的消息,我知道我安全了。

  於是我在越南住了3 年后回到了贵州我的老家,一个小山村里过着平淡的日
子,可是我依然忘记不了那天发生的事情,忘记不了陈姐,那个照片里的女孩,
她将会使我愧疚一生……


喜欢的话,请点击 →_→ 谢谢支持!



[ 本帖最后由 heart76 于 2018-9-11 07:20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