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干_av天堂_天天啪_噜鲁色 色去去 干干爱 爱操操 啪啪日日,四虎影库,哥哥去,狠狠干

首页  »  强奸系列  »  中了被强奸的毒
“不要啊,求你了,不要啊!”她哀求着。

  可臧满意并没有停下来,他胆怯地把方卉的裙子掀到腰际,把上衣扒开,露出那对让他向往已久的乳房,掀掉乳罩,饿狼一样把她粉嫩的宝贝吸在嘴里。

  方卉丝毫没了反抗的力量,她努力扭动着身子,想阻止一切发生,但迷药几乎让丧失了全部意识。她的胸部,象被一块巨大的磁铁吸引着,火辣辣的,随即里面酸胀得让她难以接受。臧满意吸得越紧,越有力,酸胀的乳房反倒会更舒服些,但这并不是她希望的。

  天已经黑了,风吹过树林,树叶沙沙作响。头上黑虚虚的树枝,含有少许蓝色的天空,包括方卉自己都在旋转……但她发自内心的潜意识,在告诫着她,提醒着她:千万不要。

  “求求你了,放过我吧!求你了……”方卉流下了眼泪。她想伸手把在她胸前肆意妄为的臧满意推开,想抓他的脸,可是手却像灌了铅一样,抬手都没了力气。臧满意像一只小狗,嘶咬着她的乳房,手在她的大腿上摸着,越来接近了敏感区。

  “我们是同学,我们还年轻,我们还要考大学……我求你了,不要把我毁了……”方卉已经哭出声来。

  臧满意对她的话置若罔闻,他站起身来,喘着粗气,急急地脱掉上衣,褪下自己的裤子,然后是短裤。方卉看不清,臧满意的脸,但她能想象得到,他的笑一定是很得意的,很淫荡。

  他不顾她的哀求,爬到了她的身上,她能感觉到,他的那东西,正顶自己的要害部位。完了,一切都完了吗?这件事将会打破她所有的梦想。

  “主啊!保佑我吧!我圣明的主啊!”

  臧满意把她的两腿分开,做好了顶入的姿势,可能是害怕,他做的并不顺利,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方卉发出了最后哀鸣。

  对方停了下来,跪在她两腿中间,瞪着半天没动。她正吃惊,听他说:“你也信耶稣?也是圣徒?”

  方卉似乎看到了一线光明,这束光明,就像黑暗中的启明灯,给了她巨大的信心与力量。

  “是的,我也是基督徒,臧满意,你放过我吧!我可以跟你谈恋爱……”

  “哈哈,那不一样吗?我想你很久了,谈恋爱,你就会让我干?”他还是有些不甘心。

  “可现在不行,我们马上就要考大学了。你不想上大学?”

  “哈哈,我想上,可我考不上。所以也不想让你上!”他把她的腿又分了一下,附身去吸她的奶子。

  “一个圣教徒,不可以这样对待他的同门。”一阵冷风吹过,她的意识有点清醒。

  他停了下来,犹豫了……

  “你妈也是教徒吗?”她急中生智。

  这句话让臧满意,心里一阵巨痛。他一咬牙,从她的两腿中间站起来,赤裸着身子,走到一边。他找了自己的衣服回来,但并没有穿上,而是把衣服当作垫子,坐在上面,一声不响。

  “老天爷,快点,快点让我恢复力量啊!快点!快点!”方卉心里暗暗说。

  光着身子的臧满意看着树林深处,陷入了沉默之中,从地面望过去,可以看见从树林穿过的公路上,车辆来来往往。

  这个树林是靠海边的,白天虽然很热,但太阳一下山,风便开始凉爽起来,树林更是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凉。正是这凉,让方卉的意识越来越清晰。她盯着坐在不远处的臧满意,像一只小羊,一只无还手之力的小羊,时刻提防着身边的猛兽。让她庆幸的是,这只猛兽并没有反扑过来,他像是被大地吸住了手脚。一直到她,用酸痛的手,把上衣拉上来,支撑着身子,靠在大树上。

  “你好点了吗?”他光着身子,站起来,走到她的身边,她依稀能看到他的下面,比刚才小多了。

  她害怕地点点头,双手抱着前胸。

  他在她身边跪下来,她好害怕。他吻了她的脸,在她的耳边说:

  “你身上,好香!好滑!”他一边说,一边把手伸她的两腿间。

  “不要……”她急了。

  他并没有去碰她的身子,而是把她的短裤帮着拉了上来。她忙把不到位的短裤提到了大腿上,护住了自己的要害。

  “唉。”他轻轻叹了一口气,说:“说实话,我真的想你好久了,你总是出现在我的梦里,我受不了这种折磨,我快疯掉了。已经疯掉了!”他站起来,走到自己衣服旁开始穿衣服。

  “你让我喝了什么?我的头好痛!”

  “迷药!”他停了一下说,然后继续穿衣服。

  “不用害怕,一会儿就好了。你真会和我谈恋爱吗?我写了好几封情书,都被你退了回来。”

  “会的。”她吃力地扶着背后的树,站起来。树林里一点声音都没有,她感觉很恐惧。

  他穿好衣服,从书包里掏出一本书,走到她身边,递给她。

  “这是你要的书。我肯定是考不上大学的,我是一个坏孩子!这书我留着也没用,给你了。”

  方卉这才想起来,她跟臧满意到这树林的目的。

  下午放了学,臧满意找到了方卉。

  “你不是要那综合训练题吗?你跟我来拿吧!”臧满意所说是一本很有用的书,老师经常从那本书上,出考试题。方卉也想去买一本的,但书店里卖光了。

  “真的?那太谢谢你了!”她很感激他,这书她非常想要。

  “不用谢。你跟我来拿。”臧满意一脸阴笑。

  “去哪儿拿?”

  “我把它藏在了小树林里。”

  小树林离学校不远,是同学们经常去玩的地方。

  “可天,要黑了!我还要回家。”方卉看了一眼天空,时候不早了。

  “一会儿就好,我们把单车推到树林边上,很快的。”

  他们把单车放在树林边上,两个人就走进了树林里,臧满意从书包里拿出来,两听可口可乐,一听递给了方卉,自己也开了一听。喝了饮料以后,方卉就落到了这步天地。

  方卉接过那本书,她不敢不接,她害怕他再次放到她。她勉强地站起来,试着去走,头有些晕,身子一晃一晃的。她走到自己书包前,想提起它来,可很困难。臧满意走过来,帮她提着书包,一边让她扶自己向放单车的地方走。

  “不行,我不能这样放你走。”他停了下来,开始反悔了。方卉的心格噔一愣,暗想:坏了!

  “为什么?我们是同学,我会和你好的!”

  “我不信,要是出了这树林,你去报案,我咋办?”他转过脸去,对着她看。

  “不会的,我说话是算数的。

  他犹豫地低下头,想了一会儿,就继续往前走,到了树林边,她力气恢复了些,公路上人来人往,她感觉安全多了。

  她把书包放进了单车的前框里,开始推车向外走。他并没动,而是坐在单车旁。

  “你不会说出去吧?你不会告诉老师和同学吧?”这会儿该他求她了。

  她正想逃之夭夭,听出他的声音有哭声。她停了下来,回头看他。他双手抱着头,胳膊肘支在大腿上,像一个小学生一样,嘤嘤地哭起来。

  “我向你保证,今天发生的一切事,我都不会说出去。你放心好了!”这些话,连方卉自己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真心话。

  说完,她再也没看他,骑上单车,歪歪晃晃地逃走了。

  方卉把单车歪歪晃晃地骑到楼下,顾不上把单车锁好,便抓起书包,奔进家里。

  “卉卉,你这是怎么了?脸红成这样子!”一进门妈妈就发现女儿,慌慌张张有些不对头。

  “我……我,有些……发烧。”方卉见到妈妈,真想扑到她的怀里大哭一场,但她没有。她很理智,也很机智。

  她进了自己的房间,把书包一扔,把自己摔倒在床。头还是有些昏昏的,被臧满意吸过的乳房,还有些酸胀,两个大腿间被他摸过的地方,就跟有虫在爬一样,痒痒的。今天的事,好恶心!没想到臧满意这小子,会算计自己。她闭上眼睛,做了几次深呼吸,想努力控制住那颗疯狂的心,心却仿佛是认准了嗓门,还是跳个不停。

  妈妈不放心,来看了几次,把饭端进了她的房间里。

  “妈,我没事儿,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砰砰的敲门声,把方卉惊醒,她猛地坐起来。

  “卉卉,你怎么样了?”是爸爸的声音,每天爸爸都会很晚才回来,他是一个公司的领导,应酬多。

  “爸,我没事了,我睡下了。你放心吧!”

  “别忘了,把灯关上。”爸爸叮嘱道。门外传来,爸爸离开的脚步声。

  方卉坐在床上,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颗心还是跳得厉害。一看墙上的表,已经十点了。

  回家已经有三四个小时了,可小树林的一切,好象就在眼前。她下了床,把门从里面滑上,转身上床。看到桌子上妈妈拿来的晚饭,一包牛奶,两个鸡蛋,一块馒头,还有炒菜。方卉这才意识到,自己没吃晚饭,但一点胃口也没有。

  她坐到了床上,巡视了一周,确定屋里没有其他人,窗帘也是拉好的,门也是锁上的,她才开始脱衣服。

  方卉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十八岁。皮肤很白,身材很匀称,大眼睛,高鼻梁,一张调皮的樱桃红嘴,笑起来,嘴边有两个甜甜的酒窝,牙齿洁白而又整齐。她的笑最能摄人魂魄,很多男人看到她,见到了她的笑,会长夜难眠,甘愿将自己的身体和灵魂,销融在她的蜜意之中。

  方卉脱掉文胸,用手轻轻托起自己的乳房,臧满意吸咬过的地方,有紫红的咬痕,还有一点痛的感觉。看着自己丰满的宝贝受此蹂躏,方卉的心里好痛。她没想亲吻自己乳房的是会是臧满意,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情景之下。两边的乳房都受到臧满意的嘶咬,乳体上随处可见紫红的咬痕。臧满意在她身上嘶咬时的形象,时时显现,想着想着,那乳房倒自己胀起来,下面也有了感觉。她不敢再想,忙拉过被子,脱掉内裤,用湿巾清理掉污物,扔进垃圾筒。熄灯,躺下来。

  “一个女人,应该坚强。如果她学不会坚强,那她的一生将是很艰难。要艰难还是要坚强,这是女人来到世上,唯一能选择的。”妈妈是一名教师,她经常告诫方卉,要她坚强。方卉也知道,男人和女人,在形体上是有差别的,但在意识上,在思想上应该是没有差别的。

  今天,要不是她坚强地挺过来,她作为一个女人最宝贵的东西,可能会被臧满意掠去了。臧满意就像一匹狼,瞪大了眼睛,时刻在注视着她这只洁白的小羊。他是如此的垂涎,不时有哈喇子流出来。

  蓝天上飘着朵朵白云,一望无际的绿草间,洁白的羊群,如同盛开的白莲花。牧羊姑娘方卉,轻轻甩动着皮鞭,哼着优美的曲调,呼吸着草原上新鲜的空气,自由的心随了吃草的羊儿徜徉在草原上。

  如果说洁白的羊群是盛开的白莲,身穿红袄白裙,头珠帽,脚蹬皂靴的方卉就刚出水的芙蓉王。她轻柔的歌声,优美的身姿,像仙女下凡到了人间。突然随着羊儿的一阵儿躁动,几匹快马,飞奔面来。方卉慌了手脚,来护着自己的羊儿。

  那几匹快马,冲进了羊群,却不为羊而来,而是直奔方卉。方卉躲闪不及,被为首的,抓住腰带,他是如此彪悍,方卉在他的手中,像轻轻舞动的旗子。

  “放开我,你们为什么要抓我?你是土匪,是无赖,是流氓。”方卉挣扎着,喊着。

  坐在马上的人,哈哈大笑。他说:“为什么抓你?哈哈,莫须有理由,就因为,你长得美如天仙,叫人爱怜。”他探过鼻子,在她身上嗅着,样子好享受。另外几个坐在马上的人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羊儿不见了,没了蓝天,也没了草原。方卉被带进了一个山洞里,山洞里很暗,洞顶吊着几个盆,里面燃着通红的火,洞室正中央的地面上也架着一堆高柴,火急急地烧着,不时发出轻微的爆裂声。柴火的对面是一个高大的虎皮座,上面端坐着,那个抓她来的人。在两侧的小坐椅上,坐着面目狰狞的骑手。

  方卉一被进山洞,两侧的骑手站起来,双手一抱拳,高声喊道:“恭喜头人!贺喜头人!捕猎成功!”

  头人并不说话,而是站起来,仰头大笑起来。他的笑声,在洞中漂荡,久久不能消失,让方卉不寒而栗。

  “自古以来,女人就为男人玩物。如今,我富甲一方,英霸天下,财富我有了,我要享受全下美女,哈哈。这最美的女人,着实不一般,她让老子心里想得好难受!哈哈。”头人又哈哈大笑起来,两侧的骑手,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小女子,你从还是不从啊!你若是从了我,荣华富贵,醉死在芙蓉帐里。你若是不从,哈哈……”那头把嘴一咧,露两颗长长的獠牙。

  “呸,你妄想!我死也不会从你的。”方卉的声音如此干脆,一言出口,整个洞里,变得死一样的寂静。

  “好,有个性,我喜欢。哈哈。来人,把她带到我的屋子里,扒光了衣服,头朝下吊起来!”

  反抗是没有用的,方卉在挣扎中,扒光了衣服,头朝下,双腿分开绑了吊在空中。手也被分开绑了起来,长长的头发几乎触在地上。头人的屋里,只有一盆火,光线很暗。方卉睁眼去那跳动的火,那火很活跃,像在为他主人的成功而欢呼,又像是在嘲笑方卉的脆弱与无知,它跳得是那样得意,那样高傲。火是美好的象征,什么时候,也开始如此了?方卉不解。但一想到,自己反绑了四肢吊在这里,与农村过年时吊在屋檐下的肉一样,人家想怎么吃就怎么吃,爱吃那部分就吃那部分。方卉有些气馁,但她的内心坚强的意志,仍没完全消失。

  “哈哈……”是头人回来了,他的笑真是让人可怕。估计在杀人时,他也会这样笑;死了亲娘,他也会这样笑,当他高兴到了极点,他也会这样笑。这种哈哈的大笑成了他表达心情的唯一方式。

  “哇,你的皮肤好白,身材好娇美,这样吊着,我心里好痛啊!”他围着她的身子转了一圈,像是在欣赏,又是寻找什么。

  “最后问你一遍,你从还不从?一边是荣华富贵,温柔乡里;一边是刀山油锅,地狱酷刑。你可要想清楚了!”

  “呸,死也不从!”方卉一口唾沫,啐在头人的脸上。

  “哈哈……”又是一阵大笑。头人快步走到他的床边,拿起一袋奶,撕了一个小口。走到方卉的身边,他把奶从袋里面挤出来,洒在方卉的两腿间。

  “你要干什么?你这个流氓,无赖!”

  “哈哈……我告诉你,我喝奶!我要那奶从你的体内流进乳房里,然后,我再从你的乳房里,一点一点地吸过来!哈哈……”

  方卉急了,她拼命地挣扎,拼命地喊,可奶还是被洒了进去,痒痒的,那头人,淫笑着,把带有长长獠牙的嘴巴伸到了她的胸前。方卉猛然间一用力,绑她的绳子全断了,方卉掉了下来,但她并没有掉在地上,而是掉到了悬崖下,风在她耳边呼啸,速度越来越快,她歇斯底里地叫喊着……方卉猛坐起来,一身的冷汗,原来是个梦。妈妈卧室的灯先亮了,随即听到妈妈问:“卉卉,怎么了?喊什么?”

  “妈,我没事,刚才是做了一个恶梦。”

  “噢。快点睡吧,明天还要上学呢!”接着,妈妈屋里的灯熄了。

  方卉坐在床上,用手一摸,床单,湿漉漉的,全是汗。这种怪诞梦方卉还是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