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干_av天堂_天天啪_噜鲁色 色去去 干干爱 爱操操 啪啪日日,四虎影库,哥哥去,狠狠干

首页  »  家庭乱伦  »  我的妈妈苏美伦9

  经过一番大战之后,妈妈终于从房间里出来了,我睁大眼睛,看到妈妈玉体赤,脸通红,站在门口娇不止,的眼神中充了足感。她一手提着嗒嗒的三角,一手捂着她那人的私处,两只头红得发紫,不知被国栋玩了多少次了,骄傲地高着,显然高还没过去,小腹上仍残留着一些白色的。

  我向妈妈的大腿部看去,几道污浊的正慢慢地从她的道口里下来。

  “妈,你…你怎么让他在里面了?”我惊讶的问妈妈。

  “怎么了?我不是说过嘛,放开了给他玩。”说着,妈妈转身要回房间。我马上冲过去,拉着她的手说:“妈,我爱你,你…你别和国栋做了,我能足你。”妈妈见我可怜的样子,心当时就软了,点头说:“你放心,妈妈刚吃了避孕药,不会出事的,我先去清理一下。”我迫不急待,一把将妈妈推倒在沙发上。

  妈妈刚刚被国栋干得全身无力,现在躺在沙发上双腿耷在两边,私处正好对着我,我醋意十足的看着那又红又肿的两片花瓣,还在着白的,真是刺万分。

  我光衣服抱着妈妈酥软的体,问:“国栋那小子干了你几次?”

  “三四次吧,记不清了。”妈妈急促的着气说。

  我一手摸着妈妈的头,一手去摸她的私处,润柔滑极了,着手处是妈妈的水和国栋的的混合物。

  “他到你的最深处了?”

  “你给妈妈找的人真不错,几次都到我最里面了,还有一次是我们俩一起出来的,感觉极了。”妈妈笑着说,像是故意在气我。

  我再也受不了这种刺,埋下头去妈妈的私处,那种又咸又的味道,让我异常冲动。

  “别,别这样…好啊…”我一面她充血发红的核,一面用手指向里抠,不断从她的里出来。

  妈妈扭动着身体,不断地用言语逗我:“小俊,不要这样…我还要留着他的种子呢…你不能这样…我快受不了了。”我正准备刺入,卧房的门开了,国栋走了出来,他开玩笑的说:“小俊,刚才可是你说的,美姨现在是我的妈妈,你是外人,这样可是非礼啊。”妈妈笑容可掬的点了点头,对我说:“小俊,真是不好意思,我儿子来找我了,阿姨得回去了。”然后她凑到我耳边低声说:“妈妈最爱的还是你,等他走了以后,你可以天天玩妈妈,好不好?”

  我叹了口气,无奈的苦笑一下,说:“好吧,你们进去吧。”

  国栋问我:“小俊,你要不要也一起玩?”妈妈羞红着脸对我笑笑,半是期待半是挑逗的说:“你们俩可以比一比呀。”说着,她娇弱无力的靠在国栋怀里。

  国栋一只手摸着她的头,一只手在她的下体大动。妈妈也合他的动作,把酥一,两腿略微分开,被他的呻婉转。

  妈妈含情脉脉的看着国栋,然后把樱张开,热情接着他的舌头进入。天啊,这还是我的妈妈吗?此刻的她,完全像一个性饥渴的女。

  “狗男女!我一定要干死这个的货!”我心里大骂,点头说:“好啊,咱们一起干妈妈,那才刺呢。”

  妈妈站起身来,当着我们俩的面像模特那样转了一圈,然后笑着跑进了房间,嘴里唱着小曲:“高高的树上结槟榔,谁先爬上谁先尝…”我和国栋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往房里跑。

  我以为这是一场公平竞争,可妈妈还是偏了心。我们俩几乎同时跑到边,不料躺在上的妈妈一翻身就扑到国栋的怀里,两人全身赤抱在一起。

  “我先抢到的。”国栋高兴的叫着,我简直快要被他们气疯了。

  妈妈的私处被他用顶着,气越来越,她扭过脸对我说:“今天晚上我是他的了,你的任务就是帮着国栋,让他把我翻为止。”国栋冲我笑了笑,说:“小俊,谢了。”说着,他爬上妈妈的玉体,认真的起她的头、耳垂,还有她光滑的小腹,雪白浑圆有股、漉漉的部、散的长发、修长柔滑的玉腿,现在妈妈的全部身体都是属于国栋的,而我只能在一旁看着。

  国栋把他沾了妈妈水的向我展示一下,说:“小俊,你过来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