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有很短,还好啊!」李湘如把即肩的乱发用手拨回原先的发型。

  「你们学校现在是有发禁吗?」李治慧好奇地问。

  「没有啊!」

  「那你干嘛不跟我一样把头发留长,这样多好看!」李治慧把一头大波浪卷的长发甩了甩。

  「都是李治宇啊!他说头发留太长要花很多时间整理,像他念书的时候女学生都是短头发,好整理才有时间念书。」李湘如很不耐烦地抱怨着,其实她没说的是她如果不把头发剪短,我就不当她的家教老师了。

  「天啊!李治宇,你是古代人吗?发禁都几百年前的事情了啊?」李治慧大惊小怪叫着。「你把我女儿弄得像尼姑是要干嘛?」『唉喔,她已经很漂亮了啦,不用花这么多时间打扮吧?』我一面扒饭夹菜一面说话。『对了,你偶尔塞一点零用钱给你女儿吧?』「喔,她钱不够用吗?」我想了一下。『我看她衣服裤子穿来穿去都那几件,发育期的女生一直在长,衣服小很快啦!』「是……哪里在长?」李治慧问完和李治刚一起笑成一团。

  『阿姐……你是李湘如的妈耶!不能正经一点吗?』唉,李治慧跟李治刚真的是姐弟,都是一样没有正经。倒是李湘如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大概是怪我让她变成笑话的箭靶。文惠静静地吃饭,偶尔嘴角牵动一下陪笑;伯母倒是习惯儿子女儿都是这副模样,表情淡定地吃着饭。

  我们嘻嘻哈哈地吃着饭,席间李治刚拿了一手啤酒出来,我们大家很痛快地就喝完,李治刚再拿第二手的时候,伯母就红着脸说不喝了。把第二手喝完后,伯母和李湘如都吃饱离席了,李治刚开了洋酒,文惠则起身再去炒几个小菜佐酒。

  我和堂哥堂姐整整喝了两瓶威士忌才罢休。我们叁人脚步虚浮各自回房休息,留文惠一个人整理厨房。我回到房间倒头就睡,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朦胧中喉头一阵翻涌,于是起身想要呕吐出来。

  我踉跄越过广场,想进浴室好好吐个过瘾,结果浴室门紧紧关着,里面有流水声,不知道是谁在洗澡。如果是李湘如,那算她报了我下午那一箭之仇了。来不及走回储物间里的厕所,就在东侧墙角吐了出来,稀哩哗啦地吐了一大堆晚餐,歇了一口气又再吐了一次,这次搞不好连午餐都吐了出来。

  吐干净后整个人稍微觉得清醒一些了。想进浴室漱口,可是浴室的门还是关着。不知道现在是几点?我想绕过东侧去大厅看时间,才刚经过李治刚的房间,就听见里面很狂乱的人声。如果下午伯母的自慰是独奏,现在这场表演当然就是精彩的合奏了!

  完全没有任何调情的语言,只有喘息的男声和呻吟的女声,可是双方声响完全不掩饰地释放出来,男声女声交叠错乱,再伴随着肌肤相碰的清脆交击声,光听声音就可以想像出房间里面激烈的肉搏战况!

  还以为李治刚和文惠的感情很淡薄,现在这样听起来,似乎两人的性生活还算合拍吧。不过,这么热情奔放的做法,不怕影响到隔壁房的李治慧吗?或者是伯母要是起床上厕所经过,即使连孙女都有了的程度也还是会脸红吧?不论如何,他们平常的生活要怎么妥协我是不知道,不过再站着听下去,我要怎么跟我的兄弟妥协我就不知道了。这个四合院真的很要命,老是要我隔墙钻耳,然后在脑内补完,这样精神状态交代过去,物质状态可没办法满足啊!只好放弃了走回房间。

  走着走着把硬顶着裤档的阴茎不断摩擦,越摩擦就越涨,越涨又越强力的摩擦,简直是无法收拾的矛盾。虽然还没有要爆发,不过喝了这么多酒的后遗症倒是现在才随着勃起引发出来了,那就是我现在非常的想要尿尿!阴茎还没爆发,我的膀胱却快要爆炸了,我忍耐着以不过度刺激阴茎的状态下尽快走到储物间的厕所。

  储物间现在只剩厕所正上方悬吊着的那盏手动按扭灯泡了,不开灯整个储物间乌漆摸黑简直什么都看不到,难怪李湘如这么嫌恶这间厕所,想必怕黑或甚至联想到怕鬼是小 女生的罩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