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进西侧内廊,李湘如刚好上完厕所走出来,用手往屁股的牛仔裤擦拭,看到我又哼了一声走回自己的房间。西侧的厕所原本是置物空间,以前堆满农具和其余琐碎用具物品,后来外墙加盖成新的置物间,才将大件的物品堆放过去,原先的置物间腾出一个小空间,就用木板隔出一间厕所。因为是加盖的,所以整个厕所就是很简陋的设备,而排泄渠道应该是挖得敷衍,所以经常阻塞,雨天后一放晴那滞塞在渠道的排泄物就会不客气地散发出臭味。

  正因如此,大家就尽量避免使用那间厕所,除非遇到浴室打架时,忍不住的人才会来用这间厕所。虽然伯父当时是为了农忙方便有个简易的厕所可以使用,而且偶尔雇来帮忙的工人可以跟家人的厕所做出区隔,不过确实这厕所是太阳春了,顶头上也只是随意拉条电线装了个灯泡而已,所以家里的女眷又特别不喜欢来这间阴暗又肮脏的厕所。

  我走回房间,文惠已经坐起身,眼神还有点惺忪,不过大致上是不会再转回身睡了。她随意和我碎嘴几句,就跑去准备晚餐了。我整个人放松下来,忍不住就瘫在床上昏沉睡去。

  一阵摇晃把我弄醒,我迷糊睁开眼睛,刚用手撑起身体,一道手劲就往我胯下捞了一把。

  「李治宇!还在睡懒觉!」

  我睁大眼定神看。『靠……你才懒觉咧!』我两手护住胯下,不让堂哥再次得逞。『李治刚,你几岁了,还在玩这种小孩子摸懒觉的把戏喔!』「哪有,我是帮你量尺寸,看你有没有发育!」李治刚露齿大笑,黄齿间隔着红缝,真的是戒了毒瘾却戒不了烟和槟榔啊。

  『早就过了发育期了好不好!』我揉揉眼睛,把眼屎拨掉。

  「吓!那你的尺寸为什么跟我国小的时候一样?」『因为你的发育期在国小就结束了啊!』「哈哈哈!真的是占不到你便宜耶!」李治刚摇着我的肩膀。

  『好说好说。』

  「怎么样,老哥我今天晚上帮你接风,晚上吃完饭带你去续摊……」『欸,这就不好说了。我可不想被警察临检还要用牛皮纸袋遮脸!』「喔,你想到哪边去了啊?我是带你去按摩好不好!身体保养,是保养,不是你想的那种不叁不四玩意儿!」李治刚笑得很得意。

  『那些推骨还是脚底按摩那种痛得要死的就免了吧?』「你看我像是这么俗的人吗?那些都过时了好不好!」『所以你说的划时代新式按摩疗法是有多神奇啊?』「摄护腺按摩保养!这个厉害了吧!」李治刚笑到完全无法停止。

  『干……摄护腺保养……』我无力地看着李治刚,我怎么会跟他是堂兄弟呢?

  『你自己去算了吧……呃,不是,叫你老婆帮你保养,你不要整天都出去乱搞!

  』

  提到文惠,李治刚就没了说笑话的兴致。「好啦,睡很久了,吃晚餐了吧!

  大家都等你了。」

  『那你还跟我在这边抬杠?』我穿了拖鞋,跟在堂哥身后走出房间。

  李治刚回过头来,坏坏地笑,那样子看起来还真是有点像梁朝伟在无间道里面卧底的感觉,难怪混欢场这么受欢迎。

  走进餐厅依序就坐,伯母和李湘如中间还空一个位置。

  『阿姐咧?』

  「谁,叫,我?」身后一阵浓郁的香水袭来,猛然一只手勒住我的脖子,然后我的头顶一记钻痛。抬头看是堂姐李治慧用下巴钻着我的头顶,我微微要挣脱,却被李治慧勒着的手出力还往后仰和她的胸部撞个满怀,后脑像是躺在很有弹性的肉感枕头。

  「好啦,别玩啦,都多大的人了啊?」伯母出声制止,李治慧吐吐舌头,耸耸肩若无其事走向她的座位。我望着伯母,和她现在端庄而稳重的声音。

  李治慧要坐下时,突然伸出手拨了李湘如的头发。

  「做,什,么,啦!」李湘如斜眼瞪了李治慧一眼,想生气却又不敢发作,只能咬着牙一字一字顿着说。

  「你,的,头,发,干,嘛,剪,这,么,短?」李治慧笑嘻嘻地学李湘如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