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撑起身坐在床边,才重新觉得可以顺利呼吸。转头再望着文惠的身体,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阴阜中央有一道淡淡的影子,是热裤的摺痕影还是文惠现在其实已经湿到浸透过裤子了?我不能再想下去,阴茎硬涨到微微的痛,我赶紧离开房间。

  横越过四合院包围的广场,我走到东侧角落的浴室兼厕所,打开洗手槽的水龙头用力地洗脸。冰凉的水来回冲着脸好几回之后,脑海里面的慾念才勉强压抑下来。阴茎虽然还是硬涨着,但是已经没有刚才那么用力而微痛了。我对着镜子发呆了好一下,才回神过来。

  走出浴室,下午的太阳突然有点强,亮晶晶的阳光洒满广场,虽然还不像夏天那么炎热逼人,但是空气里面已经开始飘浮着浮躁的气氛了。于是我想绕着东侧内廊经过大厅再回房,那个充满诱惑力的房间。自己有好好的房间不睡跑来我房间凑什么热闹?我忍不住在心里埋怨着文惠。

  走到大厅旁挨着东侧转角伯母的房间时,听见伯母的声音。本来以为伯母在讲电话,就不以为意经过。正要踏进大厅时,突然听见伯母大声地唉了一声。我吓了一跳,转身回头正准备敲门,又接着听见房内长哼了一声,那声音不像是受惊,而是尾音慵懒地拖拉绵长。

  不会吧?我忍不住又开始胡思乱想。

  但是站在门外侧着耳听,竟然开始听见连续的呻吟声。我第一个念头是伯母有外遇?想到伯母和伯父年龄差距甚大,伯父去世时伯母才四十岁整,现今也才四十出头,放眼公司里面四十来岁的熟女大姐们也比比皆是,稍微化妆打扮再加上保养,其实一点都不显老态,有些不说年龄还以为是俏丽的都会粉领新贵呢。

  由于平时伯母总是和伯父还有爸妈一起聊天互动,伯母说起话一向稳重而端庄,虽然少有严厉,但是不急不徐的语调里面自然散发着家族里最高辈份执事的成熟,表情也是淡定而鲜有波澜激动,现在想起来还真的忽略了伯母其实也还是正值壮年啊。而且这年龄不是人家说的狼虎之年吗?可是伯母平常是这么坚毅正直,而且爸妈的丧事还是伯母不辞辛劳地处理,实在没有办法联想到伯母偷欢的模样。

  心里一面惊疑地揣测着,同时继续聆听着。如果真的是外遇,那个男的也未免太压抑了吧,竟然连闷哼都听不到!再细听下去,那呻吟声有着伯母自成的旋律起伏,时而压抑时而忘情,并不像两个人做爱的激突猛烈,而是自己一个人的陶醉。

  所以……是自慰?

  一开始这样想,脑海里的画面勾勒出裸体的伯母用手不断地抚摸探掘那隐密的私处,可是怎么也想不出伯母的面容要怎么妖艳淫荡去呻吟。突然间文惠的表情却正好嵌入这个想像,然后文惠就像刚才那样仰躺的姿势开始自慰着,手越动越快,全身缀着薄汗的珠滴,肌肤隐隐透着潮红似粉,那潮湿而浊重的骚味像是麝香迷幻燃燻。

  可是耳边却清楚是伯母的呻吟声,原来端庄而稳重的声音一旦抛下转换成娇媚缠绵时竟然是这么温柔而有魅力。终于从呻吟而到了急促的嗯哼连缀,然后是猫叫般的噫声黏腻而绵长地把一切都融化掉了,最后才是带着哭音的喘息声时而短喝时而哽咽,终于一切声响慢慢淡去停歇。

  我忍着快要爆炸的阴茎蹑手蹑脚转走回浴室,锁上门用最快的速度脱下裤子,正想对着洗澡处用力套弄阴茎射出,却突然听见敲门声。

  「有,人,吗?」门外是李湘如一字一字顿着说的冷调。

  一瞬间所有的念头都被切断。『是我啦!』我压着喘气声说话。

  「你在干嘛?」

  『我在干嘛?』我有点莫名其妙。『难道大便还要跟你报备喔?』「哼!」『你去我们住的那一边厕所上啦!』「那边的厕所平常又没什么人在用,脏脏臭臭又暗暗的!」『那没办法,你要上厕所就只好等我大完便了。』门外安静了半?。「哼,我才不要接着你用过的马桶咧!」然后就是脚步声离去的声音。

  结束了这一段乱七八糟的对话,刚才快要爆发的阴茎已经开始变软,虽然还没缩下来,却已经垂着头了。我无奈穿回裤子,走出浴室不敢再经过伯母房间,只好从广场走回西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