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吓得立刻坐直,但是文惠继续发出微鼾声。

  虽然和前女友连做爱都做过了,但是毕竟分手之后就没有再交过新的女朋友,不要说阴道里面温暖而湿滑的温存,连牵手也没有过,何况是接吻?

  那个晚上我梦见和文惠做爱而梦遗了。虽然有带换洗的内裤,不过住在外面梦遗,老实说既麻烦又尴尬。幸好床垫和棉被干了就看不出什么痕迹,不贴近闻味道应该也没有人发现吧。

  后来我偶尔会把文惠当作自慰的想像对象,想像染上禁忌就变得刺激,我竟然会比对着AV自慰得到更强烈的快感。

  在那之后,我有回老家时私下遇见文惠聊天时,都会假装不经意叫她惠惠,像是那张字条的签名那样。文惠一开始眉毛都会扬一下显露情绪的波动,后来习惯了就很自然,每次叫惠惠她都会弯起眼笑得很甜,好像那是我们的小秘密。

  「你呢,最近还是忙吧?」我指指文惠的眼袋。

  「欸,家庭主妇嘛,就是这样啦!没有干什么大事业,整天打扫洗衣煮饭烧菜,伺候大家温饱,一天莫名其妙就这样过掉了。」文惠耸耸肩。「倒是你……你还好吧?」文惠眯着眼睛淡淡地笑。

  『嗯,习惯多了。』我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你过年没有回来,我好担心喔。」

  『公司刚好要出差……』我顿了顿。『那时候的确也想要逃避,尤其回来吃年夜饭,我怕我会忍不住哭出来。看到你们全住在一起,我也怕我会忌妒。』「傻瓜,都是一家人,哪有甚么忌妒不忌妒的?」文惠伸手过来摸摸我的头,像是我常常对李湘如做的那样。

  我们闲聊了一下,文惠声音柔柔的一直在找话题安慰我鼓励我。后来她打了一个呵欠,我就催她去睡个午觉,她赖皮睡在我的床上叫我四点半唤她起床去准备晚餐。

  我重新打开电脑继续工作,没打几行字就听见文惠的鼾声了。天气开始有点热,文惠穿的是七分袖薄衫,因为工作的关系,袖口已经被拉到上臂;床上叠着一套薄棉被,但是文惠贪凉只盖着一件薄毯子,薄毯仅仅盖住短短的热裤。

  文惠白晰而浑圆的双腿卷曲交错分叠,大腿丰腴而有肉感,小腿的肌肉则是轻盈地画出美丽的弧线。我痴痴地望着她的肌体,心跳开始加快。把档案存档后阖上电脑萤幕,干脆把工作停下来了。

  文惠鼾息乍停,轻哼一声,接着翻身仰躺,眉头微皱不耐烦地把薄毯推开,然后才表情略缓地开始继续轻鼾。她一只脚斜斜曲撑起,另一只脚则是弯弯卧卷,两腿之间敞开面对着我的视线;一只手捏着推开的薄毯一角,另一只手无意识地拉开衣服轻抓几下肚皮又瘫软在旁,雪白的肚皮微微起伏,肚脐像是神秘的小孔随之升落。

  好一会儿文惠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姿势。

  于是我悄悄移身到床边,文惠侧着头熟睡。该是衣服太合身,文惠其实不算很大的乳房被包装得饱满,像是两只圆碗倒覆在胸上。胸上却有两点微凸物,本来以为是衣服摺皱凸起,但是整个胸型将衣服撑饱,光滑而毫无皱痕。那……文惠没有穿内衣?我突然也觉得热了,想像力快速奔驰,阴茎开始硬起来。

  视线往下,热裤也是合身而紧密地包覆着文惠的臀部和私处。由于两腿张开,整个小腹连着阴阜都是肉感的浑圆。热裤裤缘外敞着,可以看见白色丝质内裤滚着绣工繁复的蕾丝边,曲撑起的那只脚大腿根部连着耻骨形成了一道很美丽的凹弧。

  文惠还在熟睡。

  我俯身趴在文惠的阴阜面前。会不会太大胆了?我一面这样想着,一面已经轻轻将鼻子在阴阜外围游移,用力呼吸着。那是文惠身体的味道。浮躁的薄汗透着浅而浊的咸味和飘忽的酸味,逐渐累积的淡淡尿味很骚地搅和着汗酸味,纠缠出一股无法解释的甜腻体味;不知道是我的鼻息呼吸还是文惠阴道里的体液,那股体味竟然逐渐变得潮湿而润腻,味道好像变成真实而可以接触的颗粒不断地钻进我的鼻孔里填充着,逐渐我的呼吸变得急促而有点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