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过境迁,现在我们家族已经不务农,昔日堆放着农具而拥挤的四合院如今看起来反而有点冷清。绕着四合院是高耸的羊蹄甲,正值季节当令,羊蹄状的叶子青翠鲜绿,粉红的花瓣锦簇怒放,争妍的姿态几乎把绿叶都淹没了。我小时后一直以为那是桃花,指着乱叫被堂姐堂哥笑了很久。

  院内广场在正厅檐前下种了两株樱树,农历新年前后都是花季,连树到地都是细琐缤纷的樱花碎瓣;不过现在已经过了时,两株樱树只剩碧点缀满杈枒了。

  左右护龙和围墙夹角处都置着大水缸静接雨水,以前小时候上面都飘着浮萍,现在伯母或堂姐随意养着简单的水生植物,水面荡着简单的绿意一直都让我觉得很舒服。

  「回来啦?」伯母从正厅里面走出来跟我们招手。「菜都煮好了就等你们啦!」『高速公路有点塞车!』「李治宇又睡过头了!」我挂着堆起来的笑容斜眼瞪了李湘如一眼,她蛮不在乎的迳自走进正厅。伯母笑一笑,表情没有责备的意思。我们把行李先放在客厅的沙发椅上,就到旁边的餐厅准备吃饭。堂嫂在添饭,我们鱼贯坐下。

  『治刚在上班喔?』餐桌其实有点冷清,只有伯母、堂嫂,我和李湘如。

  「对啊,治刚和治慧都在顾店,习惯在店里面吃午饭了。」伯母一面递过饭碗,一面示意我不用站起来拿碗。

  「小叔你吃吃看香肠,这是我自己灌的,有加一点酒调味。」堂嫂殷勤地招呼着我。「你今年过年没有回来吃年夜饭,妈特地交代我留一串冻着等你回来吃。」『喔,谢谢,谢谢。』我红着脸夹几片香肠放进碗里扒饭。

  午餐边吃边聊,吃完后伯母去客厅看电视,我叫李湘如去帮忙洗碗,堂嫂把我们赶出厨房叫我们去客房休息。我和李湘如都住在四合院西侧,我的房间是堂姐李治慧以前住过的房间,她离婚又搬回来住之后就住在东侧,堂哥李治刚也住东侧。李湘如还没有来北邑市念书时就已经在西侧有自己的房间了,所以我们两个默默地各自认领自己的房间入内休息。

  我其实还没有很累,把于是拿了笔电把昨天晚上没做完的工作继续进行。不知道做了多久,堂嫂站在房间门口敲敲门。

  「治宇,吃点水果吧!」堂嫂笑吟吟地端了盘水果进来。其实我和堂嫂同年,而且堂嫂还大了我几个月,所以私下我们都直接叫对方名字,感觉比较不尴尬奇怪。「你在工作喔?」『对啊,最近比较忙,尤其这个礼拜连假,很多东西星期二上班就要交。』「那我不打扰你工作啦。」『不会啊,我刚好吃点水果休息一下。』我把电脑阖上。『你老公最近还好吧?还有没有惹事生非啊?』「哈哈,还好啦!」堂嫂每次听我不叫堂哥的名字而称呼「你老公」时都会被逗笑。

  堂哥大我两岁而已,小时候我们是最佳玩伴,什么好事坏事都有我们联手在搅和。不过我国小四年级就搬到北邑市去住了,而堂哥不爱念书,高中时转了好几所私立高中,什么打架翘课都是家常便饭,后来念不下去就去当兵,当兵时也是风风雨雨;退伍后越玩越疯,混酒家签赌也就算了,后来还牵扯到吸毒。堂哥在勒戒所时,伯父去世,伯母默默扛起家族的使命,把堂哥胡混欠的赌债逐一偿还,把原本就半歇的农务停手,而将在苗梨市区有间卖肥料和农具租赁的小店面转型成杂货铺,跟堂姐一起打理。

  堂哥出勒戒所后收敛很多,让伯母在家休息,由他和堂姐一起撑着那个小杂货铺,早上批些蔬果肉品贩卖,下午就是闲守店面卖些什货。堂嫂是堂哥在酒店胡混时勾搭上的小姐,伯父伯母很不喜欢,但是堂哥的德性要相亲也没人敢托说,而且他又把堂嫂的肚子搞大了,所以也只好勉强让他们结婚。

  不知道是生活环境不适应还是婆媳间互动不良有压力,堂嫂刚办完婚礼不久后就流产了。之后一直到现在肚皮再也没有消息,期间历经家里这么多事情,婆媳之间更是气氛低迷。

  初知道堂嫂婚前的职业我也不免用有色眼光看待她,不过堂嫂外柔内刚,即使是家庭主妇她也咬着牙要做到没得挑剔,而和她互动时她又总是轻松幽默能言善道,所以我很快就没有放在心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