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是以前玩太多,现在有报应吗?」

  『……算了啦,这应该跟报应没关系啦!』我很无奈地安慰李治刚。

  李治刚又点了烟,可是捏在手上就是没有抽,望着前方发呆。

  「我不知道啦。我知道我是很爱玩,可是我又不觉得我很坏啊!吸毒那次是比较超过啦,那其他咧?我又没杀过人砍过谁,我也没偷没抢,比我坏的人还很多啊,我也不知道干嘛结果是这样!」『嗯。』「好啦,我也知道你们都觉得我娶阿惠很神经对不对?对啦,我是很冲动啦!

  可是你知道吗,我妈那时后托多少人说相亲,你知道被打枪打几次吗?全部!每次都被打枪!我认识的都嘛是出来玩出来卖不然就是要钱的,哪有什么可以结婚的人?

  对啦,阿惠以前也是卖的,可是我玩这么久,看人的眼光也不是没有。阿惠我知道她不一样,你们觉得我冲动,可是我知道她没问题啊!刚好她那时候有困难,那我就帮她啦!大家互相帮,感情还可以再培养啊!」李治刚也是有压力。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揉揉太阳穴装作想事情。『你们……看起来没有像培养很好的样子。』「……是我太天真啦。」李治刚这时后才抽了一口烟。「家里那些女人很难搞,大家都不爽这个不爽那个的,我摆不平啦。」『所以后来咧?』「我就寄情酒色啊!」『天啊!寄情酒色!这个词很文学耶!』「不要笑我啦!」

  『唉……你们的恩怨情仇我是没办法啦,可是……好啦,算我多事啦,不过昨天晚上你带女人回来不会太超过吗?』「喔?」『装傻咧……我昨天晚上起来上厕所,听到你们房间很大声,可是我走到客厅去倒水喝又碰到文惠,啊你不是我抓包了吗?』「喔……所以你有听到……」我看李治刚没有很惊讶的样子。『你知道我在外面听?』李治刚望着我,眼神闪烁很狡滑的样子。「你还听到什么?」『什么什么?』「你知道她是谁?」『什么谁?』「那个女的啊!」

  我心里闪过一丝很诡异的感觉,可是说不清楚那是什么。『我怎么会知道?

  』

  「你知道!」

  『我不知道!』我被搞得有点不爽。

  李治刚笑笑没有说话,抬起两只手做投降的样子,不想再跟我争辩什么。

  李治刚抽完烟后,我们再把剩下的细部清洁做处理,看天气好像快要下雨,李治刚提议今天就先进行到这里,反正已经做得很仔细,这样明天来只要拜就可以了。我们喝了带来的水,然后各自跑到墓旁隐密处尿尿,才把东西都打包收好离开。下山的时候山路石阶旁的泥土已经开始有点湿润了,因为怕滑倒,我们走得很慢。

  「治宇啊……」李治刚走在后面说话。

  『欸?』我低头一直看着脚底,脚步尽可能踩实。

  「不如你来帮我忙吧?」

  『什么忙?』

  「帮我生小孩吧!」

  『噢喔喔喔!』我一脚踩滑,整个人滑倒一屁股坐地。

  「有这么夸张吗?」李治刚很没同情心哈哈大笑。

  『喔,很痛耶!』我站起来拍拍黏在屁股上的泥土。『我跟你?搞GAY生不出小孩子的啦!你有点常识好不好?』「不是啦,我是说你跟阿惠啦!」李治刚表情似笑非笑。

  我心里紧张一下。『别闹了啦!』

  「我没有啊!是你的话我觉得应该可以。」李治刚语气一派轻松。「而且我们是兄弟耶!血缘一样,这样生的小孩没问题的啦!」李治刚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你放心,衣服借你穿我会很高兴。」我很苦闷地望着李治刚。『不要闹我啦!』我昨天晚上才穿过……「妈的咧,那你是嫌我衣服太旧还是太丑?」『拜托啦,你看电视还是电影里面演的借种,全部都嘛没有好下场!』「那你就是见死不救罗?」『你没小孩也不会死吧?』「一句话,是兄弟的就看义气两个字啦!」『呃……我跟你没很熟,堂兄弟而已,义气要打一点折。』「操,这样都不行!」『你去动手术啦!』「那你干嘛不帮我动老二?」我转过头望着李治刚。『李治刚,说真的,你是不是真的很讨厌文惠?』李治刚站定望着我,表情并没有生气还是想要辩解什么,是一种很复杂的模样。「治宇……你不懂啦。」『对啊,我就是不懂,你讲清楚给我知道啊!』李治刚叹了一口气,走过我的身边,自己往前走到车旁。「我讨厌的是我自己。」他把工具放到后车厢,碰地一声盖上车厢门,动作一气呵成,我一瞬间以为他没有说过那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