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大姊头后来找了一群人去补习班堵她,趁夜自习结束之后,把她拖到巷子里面,逼她下跪,说对不起,赏巴掌之类的,有没有揍她?我不知道。听到的时候其实我觉得很爽,可是后来联考放榜她没有考到,好像最后她家人送她出国念书吧。都是听说的,可是我觉得很后悔,不是觉得对不起她,只是觉得,那好像是我人生开始乱七八糟的开始。

  跟着大姊头那一帮人念高职,开始过很荒唐的生活,也是那时候开始抽烟,喝酒,飙车,学校说不能烫头发我们就偏偏要烫,翘课好几天没去上学也是经常的事情。也没有真的很喜欢去做那些事情,只是好像每个人都在做,我没有跟着做就很奇怪,很不上道。

  前面不是有说我国小转过学吗?那是因为我妈离婚又改嫁,所以就住到我继父家去了。我从住进他家,就一直觉的他看我的眼神都色眯眯的,可是我又觉得那是我多心。国中我开始发育,我妈帮我买了很多新内裤和新内衣,可是我洗衣服的时候老是觉得洗衣篮里的衣服都被翻得乱乱得很奇怪。也是那时候,我觉得继父好像常常会对我毛手毛脚的。不过我那时候很笨啊,都不敢跟我妈讲,怕我妈生气。

  高职我开始在玩,花钱花很凶,常常被骂,越被骂我就越不喜欢待在家里。

  二年级的时候,有一次大家的钱都花得差不多了没地方去,我就乖乖回家住几天。

  我妈当然又是骂我不学好啦,爱打扮卖骚啦,旷课旷到变太妹啦之类的话,我当然就会顶嘴啊。我们整天吵,继父好几次也受不了直接动手打我们两个,有时喝醉了没事也会打我们。我是想反正只是回来住几天,而且他们以前这种样子又不是没有领教过,所以就算了。

  结果不知道怎样,我竟然生病了,重感冒发烧躺在床上都不能动。有一天晚上我妈去工作,继父喝醉了不知道怎样摸进我的房间,就强暴我啦!」文惠说到这里的时候,表情很平静,只是喝了一口水而已。

  「你知道的嘛,这种事情社会新闻两叁天就报一次,也没有很奇怪,只是其中一个主角刚好是我而已。后来我就都不回家了,我妈曾经找过我,我们又在吵架,我很不高兴就把继父强暴我的事情跟她说。

  结果……结果她竟然打了我一巴掌,骂我是贱货,骂我不要脸,自己爱玩还要去勾引她老公。我那时候也不知道要回她什么,好像也只说贱货也是你生的这样而已吧,就跑走了。

  我不知道耶,竟然被我妈误会到这样。那是我的第一次欸,真的有够不甘愿的,有谁会想要第一次是这个样子的?

  乱七八糟混到毕业,学校教的我什么都不会,工作很难找,找得到的也老是出状况做不久。后来有姐妹穿金戴银来找我,说酒店很好赚,哈,就这样一脚踩进去啦!

  我以为酒店小姐的生活和背景都很复杂,像我这样去做大概也只是刚好而已。

  其实我进去做才发现我的经历根本才不过是小学生程度,更荒唐更夸张更奇怪的到处都是。对啦,这一行就是这样啦,有些跟电视演的差很多,有些其实也没什么不一样。

  有一阵子我想要赚很多钱赶快离开这个行业,做很拼,不知道是怎样,明明有在做避孕,结果我还是怀孕了。本来想拿掉,可是想到又很怕,心里很犹豫。

  那时候治刚是我的熟客,很常来捧我场,我跟他说这件事,他突然跟我讲说那不然就跟他结婚吧!家里有几个钱,没很富有可是吃穿也还过得去,嫁过去就不要这么辛苦工作了。

  我以为他是开玩笑,结果他隔天就拿结婚登记书给我填。我想……反正这辈子都这样子了,有这样的结局其实也不算太差。考虑了几天,我就答应了。怎么样?很厉害吧?

  后面的你大概都知道啦,小孩子流掉了,我跟治刚想怀也老是没办法。我这样的出身,妈跟阿姐都不喜欢我,怀不了孕他们应该更不能接受,幸好他们也没有把我撵出门,所以我也厚着脸皮过下来啦。

  可能娶进来新鲜感就没有了,加上治刚应该也有压力,常常往外跑,继续鬼混。我其实不喜欢他那样,可是又不能怎么办,反正感情越来越淡,差不多从爸去世以后,我们就开始分房睡了。妈跟阿姐都知道,可是都算了,反正一个屋檐下生活,能假装不知道的就不要去弄清楚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