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宇……」

  『嗯?』

  「治宇……」

  『嗯?』

  文惠只是一直低声唤着我的名字。

  「谢谢你。」

  然后文惠伸手抱着我,我也伸手抱着文惠。好久我们都没有说话,可是我知道文惠没有睡着。除了呼在我胸口的热气,还有一点点的水滴热热暖暖地流下。

  文惠是在哭吧,我想。可是我想让文惠把这些都宣泄开来,于是我什么都没说就只是抱着文惠。

  春满四合院(2)——

  就这样躺了好一会儿,文惠才慢慢撑起身坐在床上,往旁边桌上的面纸盒随手抽了几张,然后张开脚,往私处抹擦。

  『惠惠……』

  「嗯?」

  『我刚才出去其实是想要呕吐,可是浴室有人在用我就走开了,经过你们房间的时候,有……有听见里面有做爱的声音耶。』文惠的动作停了一下,然后又继续。「嗯,我知道啊。」『我以为……是你和治刚……』文惠静静地擦拭着好一下子。「……我们,分房睡已经很久了。」我很想问为什么,但是怎么也开不了口。

  「像有客人来住的时候,我们就算同房睡也是各自睡一边,其实我们已经很久都没有做爱了。」文惠擦完以后把几团面纸收拢,就这样坐着手环住曲腿,弓起身下巴靠在膝盖上。她的脊椎骨很漂亮地突起卧伏在白皙的背上,好像四合院的所有杂役都是由这个小小的身体背负承受着。我把薄毯披在文惠的肩上,她翻过头来对着我微笑。

  「你知道吗,其实我很自卑的。」文惠自顾自地说着,眼神有点空洞地望着前方,黑瞳却没有把焦点对准在哪里。「欸,我跟你说喔……你听就好,不要跟别人讲,算是秘密,你不可以说喔。」我伸出手指。『打勾勾。』文惠笑了一下,也伸出手指随意勾了一下。

  「我从小就很笨,成绩超烂的。国小转过一次学,原本的朋友都没有再联络了,新学校的朋友都不熟。我也有想要好好念书啊,可是应该是真的太笨了,怎么念就是考不好。我想,我唯一的优点,大概也只有长得还算漂亮了吧!

  有一次班上的男同学在闹每次都考第一名的女生。她家里超有钱,书又念得好,人也漂亮,除了个性很骄傲之外,真是没有什么缺点了吧,所有的老师都很喜欢她,很多男同学也偷偷在喜欢她。

  那个闹她的男同学被她讽刺家里穷,衣服都脏脏的,连身上都有怪味,一定连澡也没洗,不要接近她之类的话。那个男同学很生气啊,突然就说她有什么了不起,自以为很漂亮,也只有衣服很贵而已,再漂亮也比不过林文惠啦。

  小孩子吵架嘛,说出来的话都很伤人,不过常常也是说完了就忘了。那个男同学之后也还是在班上招惹其他人,可是啊,那句话被那个女同学听进耳朵了。

  从那之后,我的抽屉常常会掉东西,我的书包也常常被塞垃圾,班上的女生都不跟我当朋友;有时候上体育课的时候,玩躲避球连男生都会拿球很用力打我,然后有一群女生拍手叫好。我有看过,那时候有好几个女生欺负完我之后会围着她指着我在笑,很巴结谄媚的样子,而她笑得很冷酷,很得意。

  一直到毕业,我都过着那样的生活。毕业的时候我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不用每天提心吊胆地上学了,不要每天上学都要担心什么时后会出事,什么时后又是我被捉弄出丑大家都嘲笑我指责我。

  上国中的时候不是有考智力测验吗?我那时候也是考的超烂,直接分到后段班。我以为后段班很恐怖,其实也还好啦,大家都差不多笨,所以不会觉得自己跟别人有什么不一样。大家混在一起,聊打扮聊化妆,聊喜欢的男生,聊一些女生的小秘密,感情很好的。

  国叁毕业要联考的时候,我们反正考也考不到,早就放弃了,只是有去补习班探听有什么职业学校比较好念的。那时候在补习班看到那个国小欺负我的女生,我就跟旁边的姐妹淘讲以前她欺负我的事情,大姐头问我现在还有没有很恨她,其实没有了,可是想到她曾经让我每天上学都这么痛苦,我就说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