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猛然拔出阴茎,文惠近乎哭出来地喊了起来。我将文惠再翻过身,用力把缠在她手上的衣服近乎暴力地扯开来,她的手肘和前臂立刻被弄得通红。然后我抬起文惠的双脚抵挂在我的肩上,我用力将上身往前倾,把文惠曲折起来;文惠整个阴户朝上,我把阴茎笔直往下捅进,文惠完全忘情喊叫,两手想要抱住我,却只能抓着我的臂膀发着抖,然后又无力垂下,紧紧抓着床单。

  我猛烈而狂暴地上下抽动着,我们的肌肤因为激动的撞击而发出大声的拍打,和文惠的叫床声此起彼落相互呼应。这个姿势让我的爽快感到达满点,不论是肉搏声还是淫叫声都让我觉得很爽快,而这样的姿势更是给我一种居高临下的征服感,每一次的声响都让我更加快动作,阴茎上面的酥麻逐渐变成轻量的电击,每电一次就把我全身都抖动一个循环,简直不能自己。

  「不、不行、了啦、会、会坏、掉、会坏掉、啦!啦啦啊啊啊!」文惠激动到连眼泪都流下来了,但是会坏掉的文惠却让我更快更用力,好像心里有个声音在怂恿我把文惠弄坏掉吧!我一直动一直动,文惠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扯着喉咙发出听不懂的声音。还没坏吗?那我就更用快更用力!文惠抓住床单扯着拍打着,张开嘴却没有声音了。

  然后文惠剧烈地痉挛,阴道里面的花芯涌出一股灼热的暖流,我的龟头首当其冲被激淋着,然后是缠绕着阴茎。整个阴茎变得更火热,加速了抽动的电流刺激,越来越强的快感从下半身往上钻,一次比一次强劲。终于有一股最劲爆的电流冲进脑海,一瞬间我的脑袋一片空白,阴茎无法控制用身体的重量往下压而一直挺进我看不见的最深处,然后像是从我身体里面掏走了什么似的力量用力地喷射爆发。

  到底射了多少出来我没有办法知道,只能不受控制地一直抖着腰,然后趋于平静。刚射完的阴茎还是紧绷着还没有软下来,但是文惠已经失神眯着眼睛微微露齿咬着下唇没有反应,只有鼻尖轻颤,正好可以看出一颗晶莹剔透的汗珠在上面抖移。我微微动了一下身体,文惠才喘开一口气,很慵懒地呀了一声将剩余的力气都释放出来。

  『嘿,嗨。』我对着刚睁开眼睛的文惠打声招呼。

  「嗯……」文惠懒洋洋地笑着。

  我还在喘着气,虽然还有力气,但是瘫软的文惠就这样躺着,我试着调整姿势让卡在她阴道里面的阴茎舒服一点。

  「唉噢!」文惠皱眉喊了一声。

  『很痛吗?』我担心地问。

  「不是,酸酸的,麻麻的。」文惠浅浅笑着,脸上两团红靥还没有褪去。「欸,你……该不会还没出来吧?」『出来了啊,可是,嗯,还卡卡的耶……』我尴尬地笑一笑。『好像还……拿出不来。不然,我用一下力?』「别……别,不要!」文惠惊呼。「先……这样就好!」于是我虽然还压在文惠的身上,却用一只手撑住身体的重量,避免压得文惠喘不过气。文惠眯着眼睛对着我笑,傻傻地很娇憨。我用另一只手轻轻地把她脸上的汗慢慢抹去,顺便把黏在脸上杂乱的发丝都整理好。文惠整个脸像是红噗噗的苹果,非常可爱。

  我低头轻轻吻了文惠的嘴唇,文惠也噘着唇回应。然后我再吻她的鼻子,文惠嘻嘻笑了;我接着吻她的眼睛,文惠闭上眼睛,我慢慢吻在她的眼睑上。可以感觉到文惠的眼睫毛在轻轻颤抖,于是我也吻了眼睫毛。最后朝闭着的眼睛缝处用舌头舔了一下,文惠哎呀地叫,然后睁开眼睛喘气笑着。

  我的阴茎终于软下来滑出文惠的阴道,于是我侧躺在文惠旁边,文惠轻轻挪动身体,把整个身体都塞进我的怀中。我侧着头望着文惠,她的眼睛眨呀眨,黑白分明而水润晶亮,好像有波光流动。

  「你在看什么?」

  『惠惠……』

  「嗯?」

  『你好漂亮喔!』

  文惠嘻地小声笑着,低头靠在我的锁骨,用手指轻轻点滑着我的胸部。房间里都是我们体液的浓郁味道,可是闻起来却是蜜酿的陈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