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惠无法理会满脸的精液,只能闭着双眼忘情地自慰着,精液伴随着唾液在喘息声中咽下。文惠激动地咳嗽了几声,然后费力地腾出一只手抚摸着喉咙,再随着深呼吸把满嘴的精液徐徐吞下。

  待吞完后,又重新用两只手握着按摩棒抽动着,终于文惠全身颤抖着将呻吟声拔高,然后全身激烈地颤抖几下,有一下子她好像是暂停了着的静止,就是那一下子而已,接着文惠才气若游丝地瘫痪下来背靠着马桶水箱仰躺坐着。

  那只黑色按摩棒缓缓地滑出文惠的阴道,整只按摩棒像是阴茎的拟真造型,沾满着她的爱液而散发着淫邪的光晕。按摩棒滑下落在内裤里被包覆住,还在震动着让内裤看起来像是活着似的抖动。

  我和文惠静静地深呼吸着,虽然我们的气息都很浊重,但是密闭的厕所内却反而静到连心跳声都可以听得见。我们两人体液的味道看不见却像蒸气一样热得满身大汗,而那气味左右着脑海里的慾念奔走不能停止。

  好一会儿,文惠才慢慢坐正,消失的气力重新慢慢回到她的身体里。她想睁开眼睛却被精液糊住,只好用手轻轻拨掉。精液黏在手上,文惠混着精液搓揉着手指,像是在感受精液的触觉,接着再将鼻梁上的精液也拨进手掌内,却罔顾脸颊上的部分,可能是不知道或是没感觉了吧。然而潮红的色泽却是白浊的精液都遮盖不了的,再混着薄汗光晕,文惠的脸颊和裸露的身体像是乳白色雕像里打着展示红光。

  「治宇……」文惠像是梦呓地叫着我的名字。

  『……嗯?』

  「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呢。真要说对不起也应该是我吧?

  「拜托,拜托不要跟治刚说。」文惠微微发着抖,语带哭音地说。

  『我……我不会啦!』我慌乱地回应着。这种事……真要说,要我怎么开口?

  「拜托啦,对不起,对不起……」文惠抬起头流下眼泪,两手抓住我的手。

  『我不会说啦,你不要哭嘛……』我不知所措地被握着手,手里黏黏滑滑,是我的精液。

  「呜……谢谢你……」文惠一面哭着,一面用手擦眼泪,又把手上残余的精液抹回脸上眼旁。

  可能是一下子放松了,刚才忍住的余尿被精液抢先射出,现在才把守不住,竟然在这个时候慢慢地泄出来了。很戏剧化的,在文惠泪眼蒙胧的面前,我像尿尿小童一样,第二次往她身上尿。如果要说有什么值得庆幸的话,至少这一次没有尿得她一身,只有把她褪下来的内裤和热裤尿湿而已。

  文惠一面哽咽着,一面呆着。『呃……那个,我也对不起啦!应该是晚上喝太多酒了。』我非常尴尬地解释着。『那……这个你也不要跟别人说喔,拜托拜托!』文惠愣了一下,还啜泣了几声才边哽咽边笑了出来,一面笑,一面又用手抹眼泪,抹了才发现手还沾着半干的精液。

  『那个……那个也一样对不起!』换我涨红着脸一直说对不起。

  文惠笑得更开心了,只是随手往衣服抹了抹,没说什么。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对了,你不是……』

  「有人在吗?」李湘如的声音在门后响起。

  我和文惠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在嘴前竖起手指,打了个噤声的手势。『唔……是我啦!』「你在里面干嘛?」『呵呵,好像有点喝太多,稍微吐一下。』一时间门后的李湘如没有回应,按摩棒的振动马达声一直用搔痒般的声响低鸣着。

  「那你有没有怎么样?」

  『呵呵,吐完应该就没事了吧!』

  「一直呵呵很白痴耶!」

  『呵呵!』

  李湘如哼了一声,转身离去。我为求逼真,又装了吐声嚷了几下,才松了一口气。

  『现在怎么办?』我压低声音问。

  「我……我也不知道……」文惠六神无主。「衣服都湿掉了,现在也不能回房间去……」『不然……先回我那边去好了。』文惠点点头,慢慢从马桶上站起来,把上衣拉下,又弯腰撑着脚拾起内裤里的按摩棒。按摩棒现在沾满爱液又黏又滑,文惠发着愣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