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人妻熟妇] 惨痛的恋足史(极度重口)
是一家啤酒厂的厂长,的事业很顺利,家庭和睦,我觉得这一生像我这样子已经很不错了,但我总觉得缺少了一些什么。

  早上,我懒洋洋的起床,妻子早已经备好牙刷牙膏,做好早餐等我吃饭,儿子一雄也早已经上学去了。

  妻子何晓惠是我大学的同学,我是追了整整4 年才把她追到手的。当时的何晓惠青春朝气、清水丽人,迷煞了我们系所有的男生。到现在妻子还是那样美。

  我拨开被子,红色的三角裤里是一坨大大的软肉,不知何时我再也没有晨勃过,我对性事也渐渐淡了,有时面对妻子隐约的暗示都不加理睬,我总是对她说:

  「我累了,早点睡吧。」妻子当然不会说什么,只是闷不做声。有几次我甚至发现妻子在偷偷的自慰,我心中不由得有些愧疚。于是我再不喜欢做爱,也会在一个月里陪妻子恩爱两三次。妻子在做爱时格外的珍惜机会,她会打扮得很漂亮,穿得很性感,对我更是奴隶对主人般听从,当然我不会真的把妻子当奴隶了,因为她是我妻子,我真的很爱她,但我也真不想做爱,不是我阳痿了,总觉得缺少了一些激情。

  跟妻子做爱,我觉得就像左手握住了右手,我不敢把这种想法告诉妻子。

  「本华,你今天要早一点回来,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小惠把公文包递给我,温情款款的说道。

  「我当然知道啦,今天是我们第19年的结婚纪念日,没想到这么快了,儿子都17了。」我不无感慨的说。

  「没想到老公记得这么清楚,老公我爱你。路上小心哦!早点回来!」妻子声音有点沙哑,感觉想要哭。

  不会吧,说记得你就这么感动,我点点头,钻进车子里。挥挥手,向妻子道别。我没有再回头看,因为我知道妻子一定还站在原地目送着我直到我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今年是我的本命年,「本命年犯太岁,太岁当头坐,无喜必有祸」。我是不信这些的,但妻子硬是让我穿红内裤,我也就随她了,谁叫我这么爱她。

  妻子还弄了条红绳子给我戴在手上,我硬是不肯,大老爷们还戴这个,给人看到了笑话。红内裤穿在里面我就不说什么了,毕竟不会有人看到。我说:「要戴你戴,我是绝对不戴。」妻子拗不过我只能自己戴了,红绳子戴在她的脚上还真的很好看,因为我妻子的皮肤很白,所以戴上红绳子显得手脚更为纤细白净。

  我顺便夸了她两句,之后她说:「你喜欢,那我就一直戴着!」厂子在市郊区,所以有一段比较难走的路,我开车一向小心,竟一次也没被开过罚单。突然,路前面窜出一条狗,我反应很快,急刹车,还好没把狗撞飞。但更不妙的是,一辆载重货车直撞了过来,我千钧一发之际,死踩油门向左猛拐。只觉得天旋地转,我车子好像掉到山沟里了,之后发生的事我就再也不知道了。

  我这是在哪里?我的眼睛微微的睁开,看见的是白白的天花板。我的头好痛,浑身都没劲,我想下床小便,这才发现我的双脚都裹了石膏。

  「本华,你醒了!别动!别动!呜呜……」妻子小惠本来趴在我床边被我惊醒了,看她黯淡红肿的眼睛,我疼惜的想擦她的眼泪,这才发现我的左手也动不了了。

  「我是不是残废了啊?」我微笑地对妻子说。

  「没!本华,不要胡思乱想,你会好起来的,我去叫医生。」说着就去叫医生去了。

  医生进来了,问了我几个问题,测了体温就走了。

  医生临走的时候说:「病人要好好看护,每隔两个小时要给他翻身,你最好多叫几个家人轮流看护,不然一个人会照顾不来的。」「我已经叫表姐和表姐夫过来帮忙了,爸妈那边暂时先没有告诉他们,他们年纪那么大了。」我一切随妻子安排,只是我心中没底,我是不是真的残废了,想着想着,我流出了眼泪,我用另一只手偷偷的擦掉。

  就这样我在医院里呆了一个半月,期间有妻子的表姐和表姐夫来帮忙,我和妻子两边的父母都过来了,但因为考虑到他们年纪那么大,硬是让他们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