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性爱而有多少渴望,他的肉棒和技术还是差他父亲的技术差很多。我一直不知
道为何有这么厉害父亲,而且已经两三年以前就天天做爱的男孩会这么无能。我
最近想出可能是因为他从他第一次到现在的性爱都不是他争得的性爱。而且没有
人会对他说他无能。所以他从来都没有原因上进。我开始在这里工作时,我本来
不想与他有性爱的,可是老闆给我加薪,而且其他的女孩都说他一下子就射精了,
所以没有什么大不了,所以我答应跟他做爱。结果就像大家所说的一样,只有一
下子。

  可是有时后,想现在,我希望他可以把我的小穴干的舒服一点,干的长久一
些。但是这次就像以往跟他做爱一样,不到三分钟,他就射精进入我。我觉得今
天可能要等到回家后才能再有享受的性交。

  我还在清理自己的小穴时贾许就说道:「你想我爸还在干新女孩吗?我想要
知道她多漂亮,多性感!」他说完就跑上楼梯到二楼。我叫了他几声,希望他不
会去知道事情真相。但是他知道是迟早的事,我要怎么隐瞒实情也没办法。我只
希望他不也跟他父亲一样,跟自己的姐姐有乱伦之交。我跟了他到二楼看到他已
经到他父亲房间的大门,也听到他敲门的声音。他叫道:「爸爸,我能不能进来
看看新女孩!?」

  一下子,房间的门就被打开,然后老闆从里面把头伸出来,而且他把食指摆
在嘴唇前代表他要我们小声。他看了我们两人个一眼,才用另一只手招我们进去。
我们都在房间后,我看到卡日莎裸体躺在床上,她一定是被干到不行睡着了。在
她身旁的床单有一大片被血沾染了,而床单和被单也都有一点点红或粉红色染到。
贾许走近一看悄悄说道:「哇,她很漂亮,身材也很棒耶!」

  因为我知道他们两个人血缘事实怎么关系,我对他苦笑一下。我不知道他会
怎么面对事实,我希望他不会跟他父亲一样变态,想要干自己的姐姐。

  「那你想不想要干她?」老闆突然问道。我睁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我
想要立刻说出实情让贾许知道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可是我也害怕我这么做的后果。
我怕老闆会因为我介入他的事而像早上那样狂干我来做处罚。我转向贾许,他说
道:「我当然要干她!」

  「那快去啊!」老闆说道。

  贾许往他姐姐走了几步才转头问道:「我该等她醒来再做吧?」

  「现在就去干她,」老闆说道。「要不然,我不会再给你机会干她的!」

  贾许懂得他父亲的意思。有一次他不去做老闆要他做的事,他就被罚不能跟
那时的女孩有性交。连我他也不能碰。那一个月是我唯一可怜过他的一段时间。
所以他再往前走几步,直到他就在她身前。

  我真的看不下去了,而想离开房间。但是老闆却抓住我的手臂,把我拉进他
怀里,我的背向着他胸。他对我说道:「我要你陪我看好戏!」他一只手立刻开
始玩弄我的乳房,而另一只手从前面伸入我内裤里,一下子就找到我的小穴,把
一只手指插入我。

  贾许这时也已经爬上了床,把卡日莎的双腿分开,展露出她粉红色的阴部和
少许黑色的阴毛。他把自己的阴茎柔了几下才让它勃起变成肉棒,而且把它摆在
卡日莎的小穴前。

  老闆的手指开始加速度,手掌也大力捏弄我的乳房让我呻吟出声。我的呻吟
声好像是贾许需要的启动,因为他听到后才把肉棒插入卡日莎。虽然他的肉棒不
算雄伟,可是被插入小穴还是会感觉到,所以卡日莎当然被吵醒了。她被自己父
亲强暴了因该已经神经失调,但是一张开眼看到一个陌生人在干她,她更本无法
接受,而开始大声哭泣。而且挣扎想要他拔出肉棒。贾许抓住她的手腕来制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