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足够我跪倒在地体会怅然若失这一词的意思的力气了。

  「您的这把圣剑被打断不要紧,要是一会连两腿中间那根圣剑都被打断那才
真的糟糕呢。」

  我慌忙间看了看我的那根兄弟,遭受了恐怖的语言威胁后反倒没出息的支了
起来,抬头瞄了圣女小姐一眼,这个光从外表来看小我几岁,样子与家里妹妹有
几分相似的女孩子露出一脸轻蔑的笑容盯着我的兄弟看,对避之不及的下贱垃圾
施以充满鄙夷的眼神,确确实实的勾起了我早已深入骨髓的受虐欲,圣女小姐自
家妹妹般的外表还让我产生些许的背德感,两种情感混合起来令我简直兴奋到不
行。圣女小姐仅仅只是投来一个眼神而已,我却已经兴奋的眼神再也无法从圣女
小姐身上移开。

  「一脸淫荡的盯着人家,想什么呢!快一点躺好让人家踩你啊,尽管我真的
讨厌你这种变态,但因为是盟约固定的所以没办法,而且,拯救世界以后仅仅只
是想舔女孩子的脚吗?明明许个……全世界的女孩子都属于我之类的愿望也……」

  圣女小姐的声音越来越小了,短暂的沉默后她褪下了包裹修长美腿的黑色过
膝袜将娇嫩欲滴散发着诱人热气的玉足伸到了我的嘴边。明明最想要的已经到了
嘴边我内心却打了退堂鼓,当然了绝对不是讨厌圣女小姐脚的味道,只是自己怕
就此被圣女小姐彻底讨厌了以后再也没有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遇到圣女小姐这么
诱人的女孩子。

  「因为世界上再也没有比圣女小姐更漂亮的女孩子了」

  「别,别以为我会因为你随便说点恭维话就原谅你哟,快点舔脚然后滚出神
纯洁的圣域」

  我对这眼前和妹妹一般的女孩子做出了存有谬误的告白,圣女小姐确实符合
我心中完美女神的形象,但是我至此也只活了二十三岁,我不相信在今后的人生
中战死,灵魂归于天堂侍奉神仙之前见不到比圣女小姐更美丽的女孩子,但是肯
让我舔脚的女孩子也许再也不会有了吧。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许愿让您……让您嫁给我,这样的要求也是被允许的?」

  「你这人啊,你真的不理解」任何愿望「的意思吗?」

  「我尽管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因为自己的立场高于对方就用强硬的手
段叫对方向自己妥协,这样的事情我是绝对干不出的。」

  「我要承认,我喜欢您的原因是因为您长的像我妹妹,您的脚在我见过的里
面形状质感都是最棒的,我见到第一眼时就知道今后不会再遇到向您一样的人了。」

  「我还要像您道歉,既然您对我的请求这么抵触的话,我就取消这个愿望重
新许愿——如果还来得及的话」

  我连珠炮似的说着,圣女小姐被我突如其来的告白吓了一跳,就那样愣在原
地了。

  「你这男人真是不爽快啊,看在你诚心诚意的份上就再给你个机会吧。」

  「我想圣女小姐应该早就厌倦了侍奉神仙的生活吧?尽管某种方面有些对不
起圣女小姐,但我希望圣女小姐可以跳脱出既有的命运轨道,按照自己的意愿选
择新的生活。接下来圣女小姐可以体验平凡的普通人生活,当然也可以继续当仪
式之间的圣女职务,不过这次您可以随时辞职,神仙也无法阻拦您。」

  接下来愿望会成真,我眼前的圣女小姐再也不受既定命运的束缚,拯救世界
后我头一次这样无欲无求过,作为一个没有崇高理想,也不像童话或者英雄史诗
里面的正义勇者将守护世界作为「理由」而战。我从来没奢望可以跳脱命运,作
为自古以来的勇者家族,我们几千年内一次又一次书写着不败英雄的神话。我们
代代子承父业,按部就班继承无敌圣剑扳倒邪恶势力铲除魔王——好在这次我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