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干_av天堂_天天啪_噜鲁色 色去去 干干爱 爱操操 啪啪日日,四虎影库,哥哥去,狠狠干

首页  »  激情小说  »  东哥与东嫂
生活在喧嚣的都市里,紧张的生活节奏、巨大的工作压力使我几乎透不过气来。每天在公司与家庭之间疲于奔命之余,片刻的闲暇中不禁使我怀念起当年乡村的生活来。

  正如我在其他的故事里提到的,乡村的生活其实就是一种贫穷的简单,没有车水马龙、没有瞬息万变、没有尔虞我诈、更没有你死我活,有的只是那一份的安详和宁静,加上持久的清贫。如果愿意的话,你完全可以优哉悠哉地生活,达至古人那种“君子固穷”的境界。在这种环境中,我度过了美好的青少年时代,包括性方面。

  在我的少年时代,独自到野地里游荡是我最大的爱好。除了可以尽情地进行偷番薯、掏鸟窝等玩耍活动以外,有时还可以有不少意外收获,比如偷看到他人隐私甚至是性活动。那时的我对性和异性充满着好奇和冲动,在一次偶然的偷看后,我就迷上了这项奇妙无穷的活动。

  那次也是我一个人在稻田里游荡,夏日阳光猛烈地照在地上,蒸发出阵阵热浪和泥土的芬芳,正值水稻抽穗吐花的季节,禾苗已经长到我的胸口那么高——我那时长得很矮小,弯下腰就可以隐藏在茂密的水稻丛中了。稻田边是一条较宽的路,是通往田地的一条主要通道。路边灌溉用的深深的小水沟中有很多红色的螃蟹,我站到水中,试图抓一两个来玩,这时传来两个女人的声音。当时正是中午十分,我也比较纳闷:刚吃过午饭就有人开始到地里干活了?农村的妇女们嗓门都很大,所以,远远地我就听到了她们的对话。

  “今年的收成看来不错啊!”其中一个说,“你们家地里的稻谷都抽穗了吧?”

  “对啊。不过,我们家人那么多,算起来还不及你们家好。”另外一把声音,“而且你老公又在大队里做事,有口粮可以领。”

  “但我们家的田就少一份了,在大队里做事,其实也没啥收入。”

  “多一份田就多一分辛苦。总之,耕田能有啥出息?”

  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靠近我这边。我也听出他们是我们队里的,那个丈夫在大队里做事的大家管她叫兰姐,另一个叫金娣,两人都是邻近的小庄村嫁到我们村里来的,碰巧责任田又连在一起,都是勤快人,所以吃过午饭就上田干活了。最要命的是,她们都是我妈认识的,我很怕被她们发现我一个人在这里玩,如果告诉我妈的话,我就肯定会被我妈一顿好打。于是,我也不嫌脏了,连忙躲在水沟旁边高高的草丛后,盯着他们慢慢地走过来。她们两人都扛着锄头等工具,看样子是准备到地里干活去的。幸亏草丛又浓又密,我的身材又瘦小,还有水稻的遮掩,估计她们是发现不了我的。

  忽然,兰姐停了下来。

  “有什么事?”金娣问道,“忘了那什么东西吗?”

  “不、不是的,”兰姐的声音低了下来,有点紧张的样子,“我的那个好象来了,应该也是这几天的了。”

  “那你带了东西没有?”

  “带了。其实我刚才出门的时候就想把它戴在身上的了,只不过戴着那东西闷闷的,不好受。”

  我那时完全听不懂这两个女人在说什么,什么“那个”来了,是什么来了?“那东西”又是什么东西?只是觉得兰姐似乎是碰到了一些麻烦事情,好象要立即解决的模样。

  这时只听得兰姐说:“金娣,你先走。我趁现在没人就在这里搞一下,不然把裤子弄脏了就不好了。”

  “好。”金娣说着就先行走开了。当她经过我躲藏的地方时,我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生怕被她发现。

  兰姐把工具放在了路边,再次小心地向四周张望了一下。站在对面路边的草丛中(说是对面,其实也不过7、8尺的距离),背向着我这个方向,边脱裤子边蹲了下来。一个又白又圆、光滑的大屁股漏了出来,在午后的阳光下显得如此夺目!两块肥大的屁股肉夹成了一道深邃的缝,靠近屁眼的地方颜色有些深,呈红褐色。再往前面,就是两片厚厚的肉(我那时还不知道这玩意儿学名叫阴唇)夹了起来,肉上还长了一些弯弯曲曲的毛。兰姐蹲好,就开始尿了出来,屁股下发出“嘘嘘”的声响,一片白花花的尿水从两块厚肉的夹缝中喷洒出来,把路边野草的叶子都打弯了,反射着猛烈的阳光,闪烁着耀眼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