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人妻乱伦] 窥视夜袭
窥视夜袭

  (一)

  「那些人真讨厌,简直像猫或狗一样。」女儿由美子一面乍舌,一面从浴室走出来。

  这是夏天,十六岁的由美子穿着浴衣。

  「下一次来偷看,就用洗澡水泼他。」久子听了由美子的话,开始说做母亲的

  「说真的,最近也分不出是高中生还是国中生,早熟的孩子好像很多。由美子,你要特别小心,如果在暗处有人偷袭,就耍大声喊叫,就是说话很亲切的样子,也不能坐陌生人的车。」然後,看女儿的胸部和腰身,原来已经到了能吸引男孩的年龄了。今年十六岁,高中一年级,有均衡的身材,最近胸部特别显着地隆起。肌肤和母亲一样地雪白光滑,嘴角有一点向外翘,也成为她的特徵。

  把她带大,久子也付出相当大地劳力。久子是三十八岁的寡妇,八年前丈夫去世以後,一直保持单身,在农会工作,现在是财务股长。

  在乡下的生活也走上轨道,已经不再想结婚。

  结婚第九年丈夫去世,丈夫是高中教师,是家中第三子,婆冢是农家,不是没有财产,但没有得到帮助,曾经有过艰苦的生活。

  久子婚後也继续在农会工作,虽然也有人提到再婚,可是想到孩子和死去的丈夫,就不再想找新的对象。

  当然,也常会感到寂寞。

  就这样,真的一个人生活下去,一生都不会後悔吗?

  时常想到,就是不结婚,谈谈恋爱也许能给自己带来许多偷偷的回忆,但又怕这样带来後遗症。

  这种事情发生在乡下,消息会被加油添醋的流传。

  在浴室暗淡的灯光下,用肥皂洗身体,按摩丰满的乳房时,感到一阵空虚。成熟的女人,每当想起来时,性的诱惑,常常会在身体里燃烧起来。遇到这种情形,需要用自己的手指解决,因此也产生寂寞和一种罪恶感。

  久子在洗到花唇时,强迫自己回想快要忘记的丈夫的心情。

  就在这时候,浴室外听到奇怪的声音。

  古老的浴室,是突出在房屋後,外面就是废竹林。

  『难道是又有人来偷看吗?』好像女儿由美子最近受男生的注目,有人还跑来浴室偷看,随时都需要小心。

  久子立刻端起一盆洗澡水,打开窗户,就对一个黑影倒去。

  「啊!」

  听到低沈的声音,那个人在惊慌中,用双手擦拭脸上的水,呆呆站在那里没有动。

  久子准备继续骂他一顿,把脸靠近窗户时,看到立山站在那里。

  立山是同在农会工作的单身部下,最近有结婚的消息,而且立山也来找久子商量。

  「你不是立山吗?」

  「是……是来找股长商量一件事。可是,前面没有人,可能是在浴室这一边,就……」「真对不起!马上出来,先用这个擦一擦弄湿的地方吧!」急忙拿一条乾浴巾,从窗户丢给他。

  现在正是暑假,女儿由美子去逛夜市,今晚要住在附近的祖母家。

  久子急忙离开浴室,在赤裸的身上披一件浴衣回到房里。

  被泼上水,从上衣到裤子都弄湿的立山,悄然地站在玄关前,看到久子就鞠躬说:「对不起。」「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把你误以为是偷看的色情狂,因为我实在感到很害怕。你快脱了衣服,我去拿乾的衣服给你换。」久子把立山带进房间里。

  「暂时穿这个吧!」拿出丈夫的浴衣给他换上,接过湿的上衣和裤子时,突然回想到新婚时代,觉得眼前的立山奇妙地显得耀眼。

  (二)

  立山穿好浴衣,在沙发上坐下时,久子从冰箱拿来啤酒。久子觉得好像和丈夫准备一起喝酒的兴奋。

  和立山面对面时,有一点难为情,但立山的年龄正好是结婚当时的丈夫的年龄。

  「洗完澡喝啤酒最舒服。」

  久子喝乾一杯酒,好像隐藏羞涩,擦拭冒出的汗珠,没有化妆的脸奇妙地显得性感

  立山是二十六岁,和他谈婚事的对象是久子也很熟悉的农家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