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干_av天堂_天天啪_噜鲁色 色去去 干干爱 爱操操 啪啪日日,四虎影库,哥哥去,狠狠干

首页  »  武侠玄幻  »  [玄幻奇幻] 六朝燕歌行
六朝燕歌行

  洛都北宫。永安宫外。

  突如其来的惊呼声如同海啸,翻滚着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巍峨的琼玉阙楼上方,一具穿着衮服的屍身双手扶着栏杆,兀自傲然挺着胸膛,鲜血喷泉般从断颈中喷出。那颗戴着天子冕旒的头颅,此时正被人提在手中,冕延前方用白玉珠串成的垂旒乱糟糟绞在一起,摇晃着不断淌下血滴,如同一只血腥的玩具。

  秦桧提着刘建的首级,沿阙楼的墙面一路滑下。另一方向,吴三桂背着长矛逆势而上。

  两人错身相过时,秦桧传声道:「人在上面。」吴三桂笑道:「瓮中捉鳖。」

  秦桧叮嘱道:「当心狗急跳墙。」

  「省的。」

  当秦桧落到地面,阙楼下方翘首以盼的军士立刻爆发出一片巨大的欢呼声。

  金蜜镝走马上前,接过首级,仔细看过,然后摘下天子冕旒,将刘建的头颅高高举起。

  四周欢声雷动,平叛军士气如虹。

  亲眼目睹了「天子」被一剑斩首的一幕,原本还抱着一丝幻想,在宫中顽抗的乱军瞬间被打回原形。那些刘建用重金召募来的家奴、门客,投诚来的内侍、军士,冀图成为从龙功臣的野心家们,此时都彷佛被滚水浇到的蚂蚁,轰然作了鸟兽散,争相往宫外逃命。跑不掉的纷纷丢下兵刃,跪地求饶。

  当吴三桂攀上阙楼,这座片刻前刘建还声称能坚守逾月,固若金汤的要地,已经完全沉浸在一片绝望的气氛中。原本用来抵御外敌而拿石料封死的阙楼,如今成为一座坟墓,将刘建的追随者们彻底封死在内,外面的乱军还可以逃走,他们连逃跑都成为奢望。

  那位无头的「天子」倒在一旁,无论他生前如何嚣张狂妄,此时只是一具卑微而肮脏的屍体。

  刘建宣称的两百名死士,三个雇佣兵团,只是大言吹嘘。阙楼内实有护卫不过二十余人,都是刘建从江都王邸带来的亲信。其余还有一些内侍、宫人,以及几名阿附刘建的官员、士人,此时如同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见吴三桂翻身跃过栏杆,那些护卫下意识地举起长矛,但他们眼中已经没有任何战意,只剩下惊惶和对死亡的恐惧。

  「将军来得正好!」死寂中传来一声充满惊喜之意的高呼,紧接着一名身着绣衣的官员大步流星地出来,满面堆欢地高声叫道:「卑职奉太后之命!已然擒下逆贼刘建的家眷!」

  说着他威风凛凛地一摆手,一名妖娆少妇被人绑着推了过来。

  此时的太子妃成光再没有以往的风光,她金钗滑脱,鬓脚散乱,高髻歪到一边,玉容毫无血色。口中塞着一团麻布,双手被绳子捆住,扯在身前,华服撕开半边,狼狈不堪。

  「此乃建逆之妻成氏!在下暗中谋划,一举擒下此妇!不料天军神勇无敌,万军之中斩杀建逆!果然是天佑炎汉!金车骑运筹帷幄,神机妙算!跳踉丑类,转瞬即灭!哈哈哈哈!」

  吴三桂咧嘴笑道:「我认得你,江绣使。」

  江充笑声一滞。

  「你是太后的亲信,吕巨君的心腹,」吴三桂毫不客气地说道:「吕巨君事败,转投刘建;董卓势大,改投董卓;这会儿刘建没了,又上赶着抱金车骑的大腿,啧啧啧,这般的见风使舵,让我用哪只眼睛看你?」吴三桂一边说,一边摘下背后的长矛,在空中一抡,发出沉闷的风声。

  江充脸色发白,颤声道:「我乃朝廷命官……你……你不能杀我……」吴三桂奇道:「我干嘛要杀你?倒是这两位——」他长矛一抖,指向那两名壮汉,「晴州来的吧?」

  两人放开成光,摊开双手,表示并无恶意。其中一人说道:「这位兄台,兄弟们做的是卖命的生意,和阁下往日无仇,近日无怨。」「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另一人哑着嗓子道:「大夥儿井水不犯河水。阁下以为如何?」

  「江湖事,江湖了!」吴三桂豪气地说道:「把人放下。你们滚吧。」两人把成光往前一推,纵身往后跃去,在栏杆上略一抱拳,然后并肩跃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