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干_av天堂_天天啪_噜鲁色 色去去 干干爱 爱操操 啪啪日日,四虎影库,哥哥去,狠狠干

首页  »  家庭乱伦  »  [人妻乱伦] 情孽
(一)

  今晚丈夫一定到下半晚才回家,已是晚上十二点了,门外还是一片死寂。

  真是没办法对付的人,家婆住进医院,他还是在外面与女人鬼混。

  我望着窗外街道,再回望五岁女儿美奈的睡蒙睑,深深地叹了口气,家公也早已睡眠了,才五十岁外的家公每天都睡得很早。

  「这个该死的丈夫,又到外面搞女人!」

  我的名字叫冈田千加,今年二十八岁,与丈夫井泽(三十二岁)是六年前在公司内恋爱与结婚的。当时我觉得他是个讨女人欢心的人,也是很能体贴我的男人,可是。现在终於认识到这个男人是无可救药了。

  照理来说,井泽是家中独子,照顾自己的双亲是责无旁贷的,凡事都要为父母亲着想才对,但结果是我这个妻子比丈夫要积极得多。

  当时我们要结婚时,井泽的父母就对我说:「你们结婚以後也跟我们一起住吧!」「完全不介意!」既然两个老人都表示要我们跟他们同住,我也同意了,事实上,井泽的父母也替我们安排得很周详。

  结婚後第一年,我就生了美奈,家庭生活也很和睦。可是当美奈三岁时,丈夫的情况就变了,他变得迟归,有时过二、三晚才回家。

  当我问他为什麽夜归时,「只要每月拿钱回来便可以吧!」丈夫竟然这样回答。

  我极不满丈夫的行为,家公家婆也很担心井泽,但无论我怎样说出心中的不满,丈夫还是我行我素。

  丈夫这种情况,已持续两年多了,留下我在家里焦虑不安地过日子。虽然我想和他离婚了事,但有了女儿美奈,不能简单说离婚便可解决一切问题,即使没有美奈这个女儿,对女人来说,离婚也是够痛苦了。

  就在我和丈夫发生感情问题时,家里又发生一件事,本来心脏不好的家婆在家里晕倒,我和家公立即把家婆送进医院。

  还好,家婆住院後,病情便稳定下来,家公也好,我也好,每天到医院探病一次。但丈夫依然故我,一点也没改变,还是在外面鬼混,我对丈夫更加怒不可遏。

  自己母亲的身体状况不妙,而丈夫仍然被外面的女人迷住,他是发甚麽神经病。那个女人真的这麽漂亮吗?比自己母亲和妻子还重要吗?

  丈夫既然如此浪荡的话,我这个当妻子的也想报复,也要找个男人来陪我睡觉。

  我虽然想去找男人,可是根本没有合适对象,这几年来都是专心一意当家庭主妇,根本不可能找到合意对象,就是旧男朋友,我也没见面了,难道忽然约他们见面第一句就是:「我们来做爱。好吗?」另外,还有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家公和家婆他们。两老对我,就像对待自己亲生女儿一样的关心,每当我看着他们,内心便总是有份浓厚的感情,时常提醒我,不可作出会伤害两个老人家的事情出来,但我非常明白,我已不再爱恋自己的丈夫。

  就在家婆住院一星期,在乡间的父母亲突然打电话来,说想美奈回乡间陪伴他们,正因女儿正放着假,家公也表示没问题,我便答应了。

  第二天早上和女儿乘火车到南站,把美奈交给父母後,便乘火车回家。因正好是上班一族的烦忙时间,当火车一到车站,我便被後面的人挤入车厢中,最後迫在车厢近角的一边,很久也没在早上乘火车的我,感觉非常挤拥。

  火车开行不久,我便发觉身後的男人有意无意间用手背碰着我的臀部,因当时太多人挤拥,我想这男人是没意的,所以只是改变一下站立的姿势便算了,但不久男人又改变位置靠近我身後,一只手紧紧地贴在我的臀部上。

  我知道是那一回事,「他在非礼我!」我正想转身骂他,但不知怎样,我忽然想看看这男人会对我做出什麽行为,或者我现在引诱他做爱,作为对丈夫的报复。

  我想着的同时,可能男人看见我没有反应,他的动作更大胆了。男人的手在我臀部上游动了一阵後,便开始越游越下了,当手指碰到我的阴户时……「啊!」我低声叫了出来,男人被我的叫声惊吓似的,立刻把手缩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