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干_av天堂_天天啪_噜鲁色 色去去 干干爱 爱操操 啪啪日日,四虎影库,哥哥去,狠狠干

首页  »  家庭乱伦  »  少妇,与我偷情销魂蚀骨
我二十五 岁那年,我的初恋不幸逝去后,我变得沉默寡言!想起她,泪水流挂了我的脸面,让我在万分的悲愤不禁地渐渐学坏!!

  在一个春暖花开的月色朦胧的夜晚,我从同学家回来匆匆地走在路上。进村不远,见到一个女人的身影正急忙忙的和我朝着同一个方向在前面疾步地走着。当时我并没在意,心想,她许是才玩,麻将,刚散伙急着回家。我还依旧样的随她身后走着。渐渐的我见她走出了村子往村外的野地方向走了,我心里不禁翻起了疑惑。

  心想,一个女人黑更半夜的往野地里去干嘛?她的前面已无人家,在走,路旁竟是长得高高的玉米青秸,就是男人走在那,心里也是椮得慌!想着,我紧跑了几步,等离近了,借着时隐时现的月光才认清她:原来是我们同村后街的小媳妇,今年才三十来岁。丈夫是老实巴交的地道农民。家里养活着一台马车,平时用马帮着他种完家里的地,闲时就套车出去拉煤,拉砖,拉些散碎的活计,地里的农活基本不用她做。她的丈夫平时很宠爱她,总是矫生地惯养着她,什么累活苦活都不让她做,事事都尽着她的心。

  她,人又长得很美,身材又苗条,个头又是高高的,白暂的瓜子脸型上嵌着二只捷毛细又黑的大眼睛。当她望着你说话时,清彻明媚的双眸里似乎含着无限的柔情会让你产生无限的遐想。她盛夏总爱穿着蓝色缀有白点的细沙裙,从裙子的外面能清楚地看出她里面是穿着条白色的小三角裤衩。细腻修长的双腿上套着黑色的丝袜,直伸进腿的深处。透过敞领的体恤衣,能瞄着她白又嫩的丰满乳房。

  我怀着千般的不解,在她身后悄然的跟着她。只见她快步走进了路旁满是长满风吹叶哗哗声响的玉米青地的路中。我借着玉米青的遮拦,在后面紧跟着她,看她到底想做啥?

  一会,只见她踏着杂草拐进了玉米地头的羊肠小道,在往她前面的路上远处看,影乎乎的似乎杂草中站着一个人的身影在晃动。一会,见她离那人影近了,就听见男人的话语含有万般柔情地传了过来,你-可来了!想死我了!张开双臂似要搂抱她是的迎了过来。

  又近了,就听女的说,嘘!声音很轻,后面有人跟着!------接着二人迅速地钻进了身旁的玉米地里,随着一阵玉米青秸的碰撞发出的哗哗响声,二人双双沉潜在地中消失得无踪影。

  大地又恢复了原有的寂静!我蹲下,静静听,细细听,过了会,地里依然沉静!我知道,这二人是躲了,深伏在地里不动了!

  夏天的夜晚是凉爽的,但蚊虫也是很多的。

  我听着蚊虫绕着身边嗡嗡响着老是在飞的声音,仅一会,我就觉得身露肉的地方奇痒无比,用手一摸,已被蚊虫叮咬了几个包。我心想,我在地外边都被蚊虫叮咬的这么利害。何况你们在地里被玉米青秸围裹着,蚊虫岂不是更多,更叮咬,还不敢乱动,不信你们能吃得消!我在等,看你们能挺多久!-------仅过了一会,就听地里的玉米秸哗哗的一阵乱响。声音是奔二个方向去的。我明白这二人是分头跑的。但我摸不准女的是往那边跑的,也就不能在去跟踪了!

  我想会,觉得还是到她回家的路上堵她好。------我躲藏在她回家的路旁等着她,等了好久也没见她过来。心想,她该不是从别处回家了吧?我到她家的门前听说话声。

  我来到了她家的大门前,见她家的屋中灭着灯,望望四周没人,静静的,家家都灭着灯,似已都进入了梦乡。

  我站在她家的门前细细的听里面的动静,听了会,里面只有马脖挂着的玲当声。我想,屋中许是没人,她许还没有回来?心怀莫大的疑惑!

  我手扶墙头身一跃上了墙头,在小心翼翼的下了墙头,站在她们家的院中,见她们家的上窗户掀开着,下窗户挂着窗罩。我底着腰,嗫手嗫脚的悄然渡过窗前,绕到了房后见地里的云豆架,已爬满了绿色的藤条。后窗户是开着的。蹲窗下依然偷听,还是无声息。我悄然的微探头往窗里望,里面黑乎的什么也不见,想必她家可能人都没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