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干_av天堂_天天啪_噜鲁色 色去去 干干爱 爱操操 啪啪日日,四虎影库,哥哥去,狠狠干

首页  »  淫妻交换  »  帮老师搬东西的小骚货
我叫佳怡,今年刚刚上初三。


  别看我年纪小,但我可是个不折不扣的骚货!极品骚货!


  所谓“骚货”的意思,当然不是说我人尽可夫,没事看见男人的鸡巴就亢奋,一天不挨肏就全身难受——作为一个极品骚货,除了这些之外最关键的是我拥有一个健康稳定、成熟发展的挨肏环境,同时我还要为了更好的挨肏而坚持保养身体、苦练性技。


  不具备以上条件的女人根本配不上“极品”这二字,只能算是骚货和烂货罢了。


  健康是最主要的,因为大家都不喜欢和橡胶做爱,所以每个肏我的男人都必须干净安全,不会把疾病传染给我;稳定自然也少不了,很多男人都是今天强明天弱、三天有空三天闲的,像我这样天天都需要享受高潮的美女就需要未雨绸缪、合理安排;至于成熟当然不是指年龄,而是指丰富的性交经验,前庭后洞双飞群P样样精通,能玩会玩,知道怎么带给女人极限的快感;至于发展,嘻嘻,当然就是不断有健康成熟的男性加入进来啦。


  综上所述,你明白什么才叫当之无愧的“骚货”了吧?


  别急,这些都只是我的“软件”条件,青春年少的我还拥有众多女人无法比拟的硬件条件——还带着少年肥的圆润脸蛋,乌黑油亮的天然波浪卷,水汪汪的大眼睛,秀气的小鼻子,樱桃小嘴,白玉一样无暇的娇嫩皮肤。


  最牛逼的地方就是我目前只有一米五四的身高,穿着衣服只看外表的时候完全就是小学生。等脱光之后,你才会发现我的乳房又圆又翘,已经开始骄傲地向着C罩杯挺进。我的小细腰盈盈一握,而屁股却弹性十足。


  虽然已经有了足足两年、平均每天被肏五次以上的性经验,但我的馒头小屄和屁眼依旧粉嫩晶莹,婉如没被开发过的处女一样。而且你可以放心,我身上每个能肏的洞都久经考验,最高记录承受过两根18cm以上尺寸并入一洞的艰巨任务……那可真是让我毕生难忘的宝贵经验,现在只说起来就让我湿了!


  我小时候学过舞蹈,不过最近两年改成了学习美声唱法——原因自然是为了叫床的时候能让你更加销魂、更爽!


  什么!


  我这样一个青春靓倩风骚入骨知情识趣的“小学生”,还、不、够、满、足、你、淫、荡、隐、晦、的、阴、暗、心、理!?!!


  你还是男人吗?或者你是个gay?


  没关系……我还有你绝对意想不到的杀手锏!现在,就请你把鸡巴撸到起立状态,来跟着我一起进入我的日常生活看看吧。


  上课铃还没响,教导主任走进教室吩咐我找几个学生代表去帮忙搬东西。我扫了眼课程表立刻心领神会,点上圈子里的几员女将就跟他走了。


  进了主任室一看,果然是几个相熟的老师都赫然在列,有英语老师、化学老师,还有历史老师,而周晓怡这家伙居然来的比我还快,已经趴在英语老师胯间口舌侍奉了。


  章主任大手一挥,说道:“搬东西、都去搬东西……还是老规矩,你们先到先选,搬累了的就去一边休息……”


  我赶紧插口嫣然道:“那我就选章主任了,谁也别和我抢……人家最愿意帮章主任搬东西了,每次搬完都全身麻酥酥的,好像要飞起来一样。”


  “还是佳怡会说话。”章主任坐到椅子上哈哈淫笑道:“那你今天就辛苦点,搬足两节课再回去吧。”


  “两节课太少,要不我陪您搬到放学得了……”


  “搬东西”在我们这里有两种解释,但说的都是一件事,只不过一个是解释过程、一个是解释结果:第一种是把男人鸡巴上的包皮从龟头处“搬”到龟头下端,然后反复搬运,俗称“活塞运动”;第二种是把男人的精子从阴囊中“搬”出来,再搬到自己体内。


  随着上课铃敲响,我们把门锁好后轰然散开,开始使出浑身解术帮助各位老师搬运东西。


  我们学校的老师在外界风评极好,已经有近十年未发生过师生恋和猥亵学生类事件。其实这事说穿了一点也不稀奇,因为根本不用“恋”,也不用猥亵,他们都是直接干的——据说我们这搬东西小组已经存在十年了。


  每一年都有源源不断地新学生被引荐进来,供这些老师们玩弄泄欲,而且人数越来越多、花样一天比一天翻新,把这帮老家伙惯的比我们圈子里那些男生还嚣张百倍。


  就好像现在,他们一个个坐在椅子上喝着茶水左拥右抱,自己连手指都懒得动一下。先得有女生跪在胯间帮他们把鸡巴舔硬,身边还得有女生端茶倒水顺带让他摸亲抠抓,等鸡巴硬了要肏屄时候也得女同学自己脱了裤子钻进桌子底下,好像小狗一样跪趴着将小屁股倒扣过来,前前后后地主动套弄耸动。


  最主要的是套弄的太急太重了还不行,必须有轻有重、有缓有急,即得保证让老师爽到,又得保证让老师爽足——那些不小心兴奋过头,导致老师擦枪走火的女生都会被淘汰,现在房间里这些女生包括我在内就是完全变成工具化的女学生肉便器。


  这就是所谓的荒淫奢侈吧?


  据上几届的学姐说这些老师原来不是这样,通常也就是没事找几个淫荡可人的学生来发泄下,群交、轮肏,最多就是带上几个学生家长玩玩乱伦或者在校外弄出个大型点的淫乱聚会。可惜后来江山代有才人出,新生里的骚货越来越多,已经毕业的学生还可以在校外继续肏……量变引起质变,这帮老家伙也就跟着变了。


  偏偏很多小骚货还就吃这一套。伺候人都习惯了,不拿我当人更好。就喜欢看着最亲爱的老师一边肏我一边备课、一边肏我一边批改作业、一边肏我一边闭目养神……真他妈变态!


  最起码有了我们这些要脸蛋有脸蛋、要乖巧有乖巧的小骚货,老师们对不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根本连看都懒得看一眼——这是我们为学校良好风评做出地巨大贡献啊。


  总算熬过两节课,我赶紧一顿浪叫,夹住屁股飞快前后套弄起来:“哎呦,章主任……你饶了我吧……您看我这套的腿都麻了,两个洞都麻酥酥的使不上劲,您就让我把那东西搬出来吧……哦哦,好,我使劲夹紧……保证让您射的舒舒服服!您就射我屁眼里,嘻嘻,正好我最近便秘呢,全靠您施舍点精华……嗷嗷,您这鸡巴太猛了,把我的肠子都肏翻了……哎呦,哎呦,快射吧,我都要死了……”


  终于用直肠帮章主任完成了搬运工作——别说最后这几下还真给我干出个小高潮来,爽得尿湿了章主任的半边裤腿。嘿,总算没白白辛苦。


  其他几个女生不会哄人,估计是得“搬”完课间操才能回教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