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干_av天堂_天天啪_噜鲁色 色去去 干干爱 爱操操 啪啪日日,四虎影库,哥哥去,狠狠干

首页  »  淫妻交换  »  妻子的故事
妻子的故事



现实生活中,有多少人能说自己是老婆的第一个男友呢?有多少男人希望自
己是老婆的第一个男朋友呢?我从来就没有做过这种梦。我的妻子丁玉琳在我们
定情的那一天非常肯定地告诉我:“你别做梦了,北京的女孩起码有百分之五十
以上中学时就谈过恋爱,我已经算够纯洁的了。”


“那在我之前有过几个?”


妻子调皮地向我一笑:“多乎哉?不多也。”然后举起双手,翻了一翻。


二十个?!我真的很吃惊,因为她出身书香门第,自己还是中学老师,为人
师表者,如何能对感情生活这么轻率?一定是逗我呢!


“你想听听我的初恋故事吗?”


不知为什么,我心里有些烦,摇摇头,头一次没说晚安就转身睡了。


第二天,玉琳下班回来。我有些疲倦,这些天奔波于人才市场,在各色眼光
中陪着卑微的笑容,早衰的脑门上,好象打上了廉价出售四个字,非典过后的找
工作经历,永远难以用语言形容。


玉琳看我的脸色,也就没再问什么,她低头叹了口气,道:“不要灰心,你
要相信自己。”我苦笑一下,去厨房做菜了。


第三天,她满面春风地回到家,告诉我:她的一个同学今天刚和她联系上,
那个家伙混得很好,大学毕业后,先到中央机关干了三年,然后辞职自己办了一
家IT公司,现在都已经上市了,他也发了大财,在二环以内买了二套房子,私
家车从捷达换成了大奔,现在还买了一辆宝马。


她笑意盈盈地对我说:“他问起我的情况,我说还行,就是老公一直没找着
工作,问他能不能帮个忙?”然后她顿了一顿,看着我,胸脯一起一伏,还没等
我接上话,她就主动地说出了答案:“他说他那里正好缺一个人事部的副经理,
我说我老公原来在机关时就当过行政部的经理(当然不是,只是一个普通干部而
已),他说那么让我们明天去见见他。”


我直愣愣地,不敢相信她说的是真的,然后玉琳扑到了我怀里,我们俩拥抱
着,哭了起来。命运的转机终于来了!


当天晚上,我们还温存了一回,因为失业一年心情始终很灰暗,我们连房事
也不正常了,上次做爱,还是非典之前。


做完之后,搂着妻子青春娇美的肉体,我心里有些歉疚:“对不起,玉琳,
好久不做,我有些……”


玉琳勉强地笑了笑:“没什么,我对这个,也不是很上心的了。”


玉琳才二十八岁,说这个话,连我也不相信。那一夜,我们搂在一起,睡得
很香。


第二天,玉琳请了假,先陪我去商场买了件四百块钱的很贵的西装,然后我
们到外面吃了肯德鸡,嚼着香香的鸡翅,我向玉琳摆出一个幸福的鬼脸,玉琳突
然落下泪来。她别过脸,轻轻地拭去泪痕,我假装没看见。


下午,我们到了她同学开的那家公司,进门后经过三次通报,我们终于见到
了她的大学同学许志。


玉琳表现得很得体,她把我介绍给许总后,和他简单地聊了几句,还开了个
玩笑,然后就说:“你们聊吧,我先出去。”


许志示意让她等一会儿,他要过我的简历,看了一看,然后按了一下桌上的
按钮,马上他的秘书就出现了。


许志简短地下了几句命令,秘书很快就叫来一个人,许志介绍说:“这是人
事部的李经理,这样,王青,你先和他谈谈吧。丁玉琳女士,你可是贵客,咱们
坐下来好好谈谈。”我看了看玉琳,她向我点点头,我象个孩子一样被李经理带
走了。


李经理长得很贼,我猜他肯定非常地世故,果然,我们聊了一会儿,正印证
了我最初的判断。


他几句现代人力资源管理方面专业的问话,我都答不上来,他便马上转变话
题,聊起了机关行政管理那些琐碎之事。我感到一种深深的耻辱。我暗自发誓,
如果给我这次机会,我一定要把这种专业学精,让社会看看,中专毕业的人,也
是能干好的!


大概谈了有十多分钟,他终于不耐烦了,我们就结束了东拉西扯的话题,他
离开后,留下我一个人,等待命运的宣判。我低下头,对自己的心说道:不要害
怕,要坚强些,大不了……


一会儿,玉琳推门走了进来,我无言地看着她,她避开我的眼光:“青,祝
贺你!”


第二天,我系上了领带,成为了许总手下的一个高级职员。


和李经理这样油的男人打交道,我心里总有说不出的畏惧,然后他确实对我
很友善,一直悉心地教我熟悉工作。我和许总见面很少,但他对我也很和气,不
知为什么,我总觉得他有些回避我。


我在玉琳之前,也几乎不谈公司的事,她更没有问过我许志对我的态度或是
要表示谢意之类的话。我想,她可能是为了顾全我的面子或是为了她自己的自尊
心。


之后,公司让我去南方一个城市出差了一个月,参加了一个人力资源和客户
管理软件的学习班。李经理中间来了一次。


他对这个城市很熟悉的样子,一天晚上,他带上我去一个叫蓝灯的酒吧吃晚
饭。那天晚上,在包房里,我举杯向他表示谢意,感谢他从各方面对我的关照,
他坦然受了这杯酒,然后对我说:“不要这样客气,我们都是在江湖上混的,现
在的世道,多交个朋友多条路。”然后他频频向我劝酒,我本来就不胜酒力,很
快就有些迷糊了。


我隐约看见他向暗处招了招手,一会儿,一阵香风向我熏来,我本能地一惊,
看见李经理已经和那个小姐亲上了。当一只红艳的香唇也袭上我的脸庞时,我向
后闪了闪,本想躲开,一个芳香温软的肉体正好借机压到我的身上……


回来的头天晚上,我几乎没有脸见玉琳,这件事,已经成了我的一块心病。
李经理第二天又带我去了那家酒吧,我身不由已地跟着他,在包房门口,那个叫
美美的小姐,俏皮地迎上我了,我看着她青春美貌的脸庞和苗条修长的身材,神
差鬼使般地,再次失去控制。我把门刚刚关上,美美就开始脱掉我的外衣。


在那张小床上,我一次又一次地把美美送上高潮,她大声地叫着,并职业地
挑逗着我的乳头。我从来没这样地快活过。当晚,她要了我的手机号。我问她:
“以后还联系吗?”


美美枕在我的胸口,对我呢声道:“以后,我对你免费,真的,你只要想要,
我就给你。”


剩下的半个月时间,真如流水过隙,做梦一样,一眨眼就过去了。


我真是没想到,回到家里,所有的幸福感,不知怎地,就全化成了强烈的内
咎,在我心头沉甸甸的,当玉琳伏到我的身上时,我几乎不能挺立了。


回公司半月后,有一天,许总满脸怒气,指着李经理的鼻子把他叫了出去。
李刚一出门,我就听见许大骂道:“你这个流氓,自己改不了吃屎的本性,你自
己去吃好了,为什么把他也带坏了!!那个傻瓜还给那个小姐留了公司电话,公
安局都找到这儿了!你让我怎么和我老同学交待!”


我本来就做贼心虚,听到这话,心里不知所以地狂跳起来。


过了一会儿,许总满面冰霜地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


我象一个犯了错的小孩子一样,站在他的宽大的办公桌前,他低头抽着烟,
始终不说话。


“王青,我只想对你说一句话,你对不起玉琳!你不配她!”他一字一顿地
说道。


在他剪刀般地眼光绞杀下,我红着脸,低着头,浑身颤抖,心里也纳闷,自
己怎么这么无耻!


“公安局的事,我已经替你摆平了,你以后,就别来了。”


我向他深深地鞠了一躬,转身,摇摇摆摆地走向门口。


“等一下。”


我回脸看他,他低头非常为难一样地想了一会,说:“王青,你还会再做出
这种事吗?”


我无力地摇摇头。


“这样,你留下来吧。我怕你被我开了后,玉琳会怀疑是什么原因,最后,
如果她知道真相,会受到很深的伤害,你,留下吧。”


我终于哭了出来:“许总,我,我再也不会做出那种事了。”


许总走了过来,拍拍我的肩膀:“我相信你,请你不要伤害她,你知道吧,
她,她是我……”


我耳边一阵鸣响,满脸惶惑地看着许志,看着他的嘴。


“我是她的初恋,我们曾经相爱过三年。刻骨铭心地相爱过。”


什么?!我傻了。


许志拉着我的手,走到沙发边,示意我坐下:“我本来不应该和你说这个,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可是,你知道嘛,我在心里还是把她一直看成我的女友,
我真的不能容忍别人去伤害她,尤其是做出这种无耻的事情来。”


我咽了一口唾沫,想了一会儿,说道:“谢谢你,把这件事情告诉我。”然
后我坚持着男人的最后一点自尊,对他道:“我爱她,比任何人都爱她。我会好
好对她的,但是,我希望,我和你的关系,仅是上下级的关系。”


“我本来也希望是这样,但是你这样的行为,配得上她这样的好女孩吗?配
得上吗?”


我低头无语。


“让我们象真正的男人一样,面对面地坦然说出心里话,好不好?”


我受到刺激,坐直了身子,正面对着他,我突然发现,即使是坐着,我和他
的高度也差了一大截,许志长得相貌堂堂,方方正正的脸,炯炯有神的眼睛,他
也是才该是玉琳最般配的爱人吧。这个念头,一时间让我无比恐惧,我这是怎么
了?!我还是个男人吗!


“我不希望你骗她,如果你有勇气,就要面对这个事情。”


我点点头。然后再次使劲地点点头。


“如果你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你就应该向她承认错误。”


我愣愣地和他对视了一会儿,终于无力地低下头:“你不要逼我,许总,如
果我说出真相的话,她会离开我的。我求求你了。”


“象你这样的人,不会使她幸福的。”


我看着他无比权威的眼光,满含屈辱,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


带着这个恶毒的诅咒,我回到了家里。一整天巨大的压力,使我终于垮了,
我倒在床上,心里很奇怪地想着:我之所以能进这家公司,原来要归功于许志对
玉琳的旧情,那么,玉琳为什么从来不告诉我这一点呢?她当然不会告诉我,她
怕我自尊心受不了。他们原来好到什么程度了呢?刻骨铭心地相爱?玉琳是否倒
在他的怀里过?他们是否亲吻过呢?不,他们不会的,玉琳是纯洁的,玉琳的第
一次是给了我,玉琳从没有和他温存过……


那一夜,我无眠,看着黑暗,脑子里疯狂地滋长出无数的怪念头。


“玉琳,我想问你一个问题。”黎明时,我终于按捺不住,叫醒了她。


玉琳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什么事?”


“你和许志,原来是什么关系?”


玉琳看了我一会儿,她找出一条毯子,披在光滑的身子上。


“你能告诉我吗?”


玉琳摇摇头:“都是过去的事了,还提他做什么?”过了一会儿,她突然连
声追问:“你为什么问这个?许志和你说过什么吗?”


“他说,你们曾经相爱过,很长时间。”我实在说不出刻骨铭心这几个字来。
我觉得很恶心。


玉琳冷着脸,没有回答,转身就睡了。


我看着她修长光洁的肉体,突然间想找一个鞭子,狠抽她一顿。


这段时间,我感到非常地孤独,唯一的乐趣就是学习,我学得很快,那套软
件,他们没有一个人有我玩得精。我在操作软件中,获得了莫大的乐趣,一生之
中,从来没有一种东西,让我沉浸其中,虽然它只是一套人事与客户综合管理软
件。


过了三个星期,李经理突然间寻了一个由头,和我发作起来:“你他妈的,
鸡巴长在你自己身上,你管不了,老子能管得了吗?害得老子惹了一身骚,停发
两个月的奖金,你让别人评评这个理!”


在众人轻蔑的眼光里,我感到自己的世界在一点点沉沦。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要脸就不要脸吧,生存是第一位的。34岁的中专生,除了这里,哪儿还有我
的位置。


晚上,李叫我:“王青,我想和你唠唠上午的事。”


我陪着他,进了一间小酒馆,落座之后,李拉着我的手:“哥们,你救救我
吧。”


我一愣,问道:“这是从何讲来?”


“许总要开了我了。”


“什么?!他不是只停发你奖金吗?”


“下一步就是开了我了。我的前任,就是先停发奖金,然后就被开了的。许
总骂我是衣冠禽兽。”


“为了我的事?”


“对。”


我无言,过了一会儿,又觉得许有些小题大做。


“不会吧。再说,我怎么救你?”


他过了一会儿,脸色有些古怪,斜眼对我道:“你老婆是许总的旧相好,是
不是?”


我一下子站了起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把我拉回座位上:“算了算了,别急嘛。没有就没有,你急成这样干什么?
咱哥们一起打过炮的,明人不说暗话,就是有,又算得了什么。你就是太虚了,
你这人,不实在,没法跟你交心。算我白认识你了。”


我们干喝了一会酒,我突然脱口而出:“是有这么回事,但那是以前的了。”


“这才算男子汉。我跟你这么说吧,许总还没结婚,他到现在还爱着你老婆
呢。他们以前都上过床了。要不怎么叫刻骨铭心。”


“你他妈混蛋!”我气得再次站了起来,指着他的鼻子骂道。


“瞧瞧,又急了吧!一起打过炮的,你又跟我玩虚的了吧。”他再次把我拉
回座位上。


“你敢和我说,你老婆和你第一次时,流血了吗?你是男人,就说实话。”


“没有。那是因为她以前做过激烈的运动。”


“对,很激烈的那种。”他低声地笑着,好象拼命压制着。


“我……我抽你。”


“抽吧。”


我浑身冰冷,脑袋痛苦地发木,不知为什么,连胳膊也动不了。


“你别看姓许的那天,那么义正言辞地教训你我,你知道,我面试你的那一
天,原来计划谈半小时的,你小子,……不说了,结束完面试后,我去汇报,一
推开门,就看见……”然后他看着我的眼睛,不说了。


“你看见什么了?”我红着眼,急急地问道。


“女人,不都是那块肉嘛,你也玩过别的女人,那就别怪你老婆红杏出点墙
了。”


可能是我捏着他的手太用劲了,他歪着嘴道:“我看见他们俩抱在一起呢。
来,别说这个了,喝酒喝酒。”


我闷头喝了一大口:“你胡说!”


“算我胡说,算我胡说。你啊,太小家子气,你自己抱着个大美妞玩了一个
月,你老婆和别人抱一会,你就急成这样!”


“你别说我,你呢!”


“我老婆现在天天和别人抱一起,我不急,那是她现任老公。”


我又喝了一口酒:“你想说什么!”


“我告诉你一个事,我们公司又要裁人了。你已经被列上去了。我也可能被
列上,我猜。人事部和办公室可能要合并了。”


什么?失业?我一惊,原以为那次痛彻心肺的屈辱,能够换回这份工作,没
想到,还是……


我摇摇头:“失业就失业吧。”心里面,说不出的一个令我浑身搔痒难耐的
念头,冒了出来。老婆的第一次,原来是给了他!再玩两次,又算得了什么呢?


等这个念头明皙起来,我突然间觉得非常恶心,跑到洗手间就吐了起来。


晚上,玉琳回到家里,修改完学生作业,正准备洗簌睡觉。我看见她换上半
透明的睡衣,突然再次想起那个邪恶的念头:整个世界都对不起我,我为什么非
要对得起所有人呢!


我扑上去,在玉琳的惊叫中,抱起她,把她放倒在床上,然后提枪上马,狠
狠地干起她来。


玉琳一开始满脸不解,后来看着我凶恶的脸色,她却好象平静了,只是平静
中带着几丝很深的悲哀。


“你的第一次是给了谁了?和我说实话。”


“许志。”


我感觉到她的眼神中有种无言的悲怆,动作慢慢地停了下来。


当鸡巴在她的阴道里软了之后,我突然间抱着她,抽泣起来:“我不想失去
你。”


“我不会离开你的。”玉琳温柔地抚慰着我。


“你们为什么这样羞辱我。”我终于放声大哭起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许志和你说了什么?!”玉琳定定地看着我,逼
问我。


我不能说,我真的不能说啊。


“我要被开了。我要被辞退了。”我喃喃地说道,“你帮帮我吧,”我一面
说着,一面想起玉琳这么多年,始终在骗我。一种报复的心理涌了上来。


“你要我怎么帮你?”


“你,你,你再去和他睡觉!”我满脸狰狞地说道,“你骗我,你有种接着
骗我!你说,你为什么骗我说你是处女,面试那天,你为什么和他拥抱亲吻!你
这个婊子!”


玉琳泪流满面,狠狠地抽了我一耳光。


第二天下午,快下班时,许志把我叫了过去,他关上门后,背着身子,沉声
说道:“上午玉琳给我打电话,很伤心,电话里哭了起来,她问我为什么把以前
的事情告诉你,我把事情的缘由和她讲了。她说,可以原谅你,因为她以前,和
我曾经相爱过,算是扯平了。”


我绝望地坐在沙发上。天啊,贫穷真是一种最大的罪恶。当时,我的脑子里
只想着这样一句话。


“王青,我们看看,怎么把这个问题解决好:一种方案是你离开公司,我们
所有人,把所有的事情全忘掉,能忘掉多少是多少,一种选择是,你把玉琳让给
我。还给我。我给你一大笔钱。”


我不要他的臭钱,我只要一份工作。一份证明我的能力的工作。


“我不想和玉琳离婚,你要是喜欢她,你就接着睡她,我只想干好我的工作。”


“我准备提你当办公室的经理,你会干好这份工作的,你回去吧。”许志脸
色淡淡地说完之后,接着看起他的报表来。


我和玉琳进入了冷战状态,差不多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她不理我,我也不理
她。终有一天夜里,玉琳从恶梦中惊醒,一下子抱起了我,我搂着玉琳温软轻滑
的身体,不说话。玉琳在我的怀里慢慢地哭了。


“玉琳,我对不起你。”


“没什么,大家都一样。我也对不起你。”


我们开始做起爱来。


……


“玉琳,我不行了。”


“没事,我再弄你一会儿。”


……


“对不起,我不知为什么,立不起来了。”


“算了。”


之后,我抱着玉琳,假装随便地问道:“你和他做过几次?”


……


“几次?说吧。我心里都接受这个事实了,你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十来次吧。”玉琳本想回避这个话题。


我的阳具突然间硬了起来。“你和他有过高潮吗?”


“你……”玉琳本要发火,我把她的手放到我的阳具上,她终于意识到什么。


她慢慢地伏上我的身子,我搂着她的轻腰:“你和他原来也这么干过吗?”


玉琳缓缓地坐了上去。“对,他原来也这么干过我。”


“你觉得谁弄得你最舒服……”


“当然是你,哦,是他,他把我干得爱液四溅,我每次都被他弄到高潮。”


“你到底被他弄过几次,小浪女?”


“好多次,我最爱他的家伙了。”


“我,我顶死你个小浪女!哦……”


“顶死我吧,我要,我要,……”


“你还要他干你吗?”


“要,我要,我好想要他的东西。”


“我已经和他说了,他想干你就干你。”


“我要到了,我……我……我……你让他干我吧。”


“我也要射了,宝贝!……”


“哦,哦……”


过后,我们无比疲倦地拥抱着睡着了。谁也没提刚才的事。


我当上办公室主任后,才感觉工作着竟然是这样地美好。我的青春再次焕发
出来。


做爱也可以这样美好,当我和玉琳做爱时,我不由自主地想起许志强壮的身
体、浑圆的腰肩,仿佛看见他正搂着玉琳,把他又黑又粗的鸡巴向玉琳的小洞里
塞,玉琳则扭着娇躯,仿佛不堪挑逗,情热至极,一面用淫水润滑他们即将交合
的部位,一面放浪地与他肌肤相亲,缠绵至极。


直到有一天,许志邀请我和玉琳周六去他在京外的别墅去玩,我才意识到,
自己潜意识里,早就盼望的那件事情,即将发生了。


“玉琳,你去吗?”


玉琳红着脸,不说话,扭身去了厨房。


我追了过去,半搂着她:“去吧,咱们不是天天晚上念叨着他的名字吗?”


“我就不去!”玉琳半嗔半羞地说道,掩着脸跑开了。


看着她的动人情态,我心里象是倒了五味,说不出是苦是涩,当然,下面的
东西,又不争气地硬了。


晚上,我们吃完饭,我一度打定主意,不去他家,也不再提这事了。工作诚
可贵,老婆价更高。


觉前,玉琳洗了个澡,披件睡袍上了床。她的脸,红红的,好象是刚喝了酒。


我们的身体刚接触到一块,好象过电般,我就硬了起来。


“不再说那个名字,好吗?”当我准备插入时,玉琳垂着眼帘,低声对我道。


我点点头。插了进去。


这时,不知为什么,我的阳具就软了。


我和玉琳面面相觑。


玉琳也掩着嘴笑了起来,红着脸点着我的额头:“你真是个贱命!好吧,咱
们去吧。”


那天晚上,我和她破纪录地做了五次。


第二天早上,我给许志打电话,告诉他请他派车来接我们。


许志亲自开车,来到楼下,按了几次喇叭。我和玉琳看了看,她低下头,脸
色有些苍白。


我心里泛起无比的酸楚。“玉琳,你去吧,我不想去了。”


“那我也不去了。”玉琳扑到我怀里。


许志在楼下,没再按喇叭。他一直等着我们。


一个小时,二个小时。


我苦笑了一下:“我陪你去吧。”


玉琳好象也解脱了,她踮起脚亲了一下我的额头,低声道:“这样,老公,
我把他当成你就行了。”


我心里又有些激动,把他当成我?!“你会完全放开了跟他做吗?”


玉琳红着脸,低头不语。


玉琳坐在他的旁边,一开始只看着车外的景色不语,许志不断地和她聊着过
去的老同学,一路上,他们慢慢地热乎起来,我基本上插不上嘴。


到了别墅后,许志领我们先是参观各个房间,一会儿他指着一间客房对我们
道:“夜里两位就安歇在这间吧。我的房间就在你们隔壁。”


两间房中间,有一扇门,门是朝我们那间开的。


玉琳看看我,我也看看她。许志脸上浮上一丝奇异的笑容。玉琳羞红了脸,
朝我身边挪了挪。我也不再说什么。心里又巴着夜晚早点来,又特别害怕那一刻。
仿佛那一刻之后,我会彻底地失去玉琳。


晚上,我们喝起了红酒,举杯之间,许志数次向玉琳投以深情的目光,玉琳
不安地看着我。我低下头吃饭。


而后,我们又玩了一会儿桌球,许志越打越油,我一次次地大败。许志最后
收杆,拍拍我的肩:“王青,我们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十一点左右,他把我和玉琳领到房门前,“祝两位晚安了。”


我们都没答腔,关上门后,玉琳也没有和我说什么,拿起一件半开的睡袍,
径直走向浴室。


她洗了好长时间,出来后,把头发弄干了,然后披上睡衣,走到床边,我傻
傻地看着她,拉着她的手,心中一时悲痛难耐,一时燥狂无比。


她把我轻轻地放到床上,对我道:“今天晚上我有事,你先睡吧。”


我一下子把她拉到怀里:“我不答应。”并且把手伸向她半天的怀里,正摸
到她尖尖翘起的小乳头,欲向她求欢之时,玉琳轻柔地推开了我,“我会把他当
成你的。”


“一会儿还回来吗?”


玉琳笑了笑。没有回答。


我松开手,她向我摆摆手,走向那扇门,光洁的双腿在半开的睡袍间,直看
到她没穿亵衣的秀臀,细细的腰身,丰腴的乳房,长长的脖颈,一切的一切,都
被那扇紧锁的门,关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很快就听见玉琳的轻喃低语,慢慢地变成了娇喘吁吁,我正担心玉琳会遭到
他尽情的蹂躏,没想到玉琳很快地便放开了声音,云雨之声中,满耳是玉琳尽情
酣畅的叫床声。


“好志哥,好哥哥,你玩死我吧,哦,我不怕,我不怕,尽情玩我,哦……”


“对,对,就是那里,我老公捅不到的地方,你插,插吧……”


“哦,嗯,别逗我,别逗我那里,那里脏,哦,舒服,舒服死了。”


“志哥,别,别,这样,哦,天啊,我爽死了,让我死吧,我心甘情愿,被
你玩死!”


我蹲在床边,一声流着泪,一面打着手枪。


云雨之声,时歇时停,终于,到了半夜后,一切归于寂静。


我也打了两炮。


这时,房门开了,玉琳和他在门口再次深吻了两分钟,然后拖着疲倦的身体,
回到了我身边。


“宝贝,他没弄坏你吧!”


“傻瓜,怎么会弄坏呢!挺好的。我累死了,不想洗了,我想睡一会儿再洗。”


那一夜,我的脑袋终于被那股又酸又淫靡的味道熏坏了。


天亮的时候,我一边查看着玉琳股间斑斑的淫迹,一边再次自慰起来。


第二天夜里,我弄了半天,还是不行,玉琳偎到我怀里,看着我的脸色,一
会儿悄悄地说道:“要么,要他来一次?”


我看着她春情难掩的神色,点点头。


玉琳走到那扇门前,轻轻地敲了敲。


门开了,许志光着身子站在门口,惊喜间正要抱着玉琳的娇躯,玉琳向他摇
摇手,把他领到我们的床前。


“你来弄我吧,当他的面弄一会儿。”


许志上下打量我一下,咧嘴一笑:“没问题,老婆。”


他让我先让一下,坐到床前。“来吧。”


玉琳看看我,撒娇道:“老公,别那么紧张嘛!”


我松了一口气,点点头。


玉琳赤裸着身子,一会儿蹭到许志的怀里,一会儿坐到我们中间,让我抚摸
她,我渐渐地也沉浸到这种淫浪的气氛里,亲吻着她,玉琳抬起屁股,让他尽情
地猥亵着,慢慢地发出喘息声。


“哦,哦,不要用手指,用那个嘛。”


“用什么?”许志故意问道。


“用你的鸡巴,蹭我,但不许插进来,讲好了的,今天我是我老公的。”


许志抬起鸡巴,在玉琳的玉洞口,反复地摩擦着,玉琳越来越有些失控。


“不要,不要,不要当我的老公面干我,求你,那个点,不要弄了,我要失
控了。”


“王青,想不想让我不戴套干你老婆?”


“啊,不!”玉琳先反对,然后一转身,把他已经半插进的鸡巴甩了出来。
“不行!”


“玉琳,你爱我吗?”我突然间问了一句,玉琳一愣,“当然爱你。”


“你实话实说,你还爱他吗,你的志哥?”


玉琳微笑地看看我们俩,“爱。”


“那你就让他干你吧。怎么干都行。你们也是相爱的。”


“你老公都同意了,你还说什么?”许志一面说着,一面再次把玉琳抱到了
怀里。


“你们都坏死了!好吧,干吧,你干吧。全射进去吧,别浪费了!”玉琳一
面轻轻地皱着眉,一面迎着他的鸡巴,坐到了他怀里,并轻轻地叫了一声:“哦!”


干了几十下后,玉琳示意我上,我挺着鸡巴,一下子插进她湿滑无比的小穴
里。


很快,就射了进去。


许志紧接其后,把玉琳干得人仰马翻,几乎人事不醒,几百下后,在玉琳到
达高潮的一刻,一次次地把他精液,挤进玉琳深深的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