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素在电话听了我自慰的故事,心里充满了怜惜,静默了好阵子:我不懂说什么<br>,真的想好好满足你一次。<br>数天后,我告诉素这个来临星期六要去大都办事。<br>夜晚收到她打来的电话:力生,我去找找看,大都那里有比较偏僻的旅店,星<br>期六我们一起过夜。<br>我会告诉先生,跟同性朋友去外地玩。<br>还有,下午我去买了一件名贵的丝缎吊带长睡裙,很滑很滑的…我来扮姐姐,<br>你就扮弟弟……<br>她最后两句话讲得几乎细不可闻。<br>我听了全身发热,阳具高高站起。<br>我从来沒想过会跟別人的太太偷情,还是一名富有、性感美丽、很有文学修养<br>的太太。<br>虽然她比我年长十年,但是她看上去挺多大我一两岁。<br>星期六我下去大都,在约定好的地点与素相会。<br>我坐上她名贵奔驰跑车,直往她预订房间的旅店。<br>令人很难想像,大都郊外竟然有五星级酒店。<br>酒店人流很少,不担心碰上熟人,很适合偷情。<br>素订的房间在十九楼,1914号房。<br>这是我们第三次见面,第三次住旅店。<br>前两次我因为过不了道德那关(毕竟守身如玉了三十三年,又是在浓厚宗教环<br>境中长大),很懊悔沒有跟她发生关系。<br>长期受压抑的性慾,就如随时爆发的火山,进去房间关上门,我迫不及待的抱<br>着她狂吻。<br>啊…力…生…不要……<br>素推开了我:我感觉很陌生。<br>这也难怪,我们一个月才见面一次,女性的情感总是比男人细腻。<br>从上两回经验,可以知道素不是随便的人。<br>她的确很爱我,也的确很喜欢和我亲热。<br>但是第二次住酒店时,我第一次脱她衣服,她显得相当矜持。<br>我不逼她,脱光衣服坐在床上等她,让她在房里慢慢适应陌生感。<br>她一下子过来亲亲我,一下子过去窗口边遥望,一下在沙发坐坐。<br>每换一个角落,她便脱去一件衣物,逗得我阳具极难受。<br>最后她只穿着丝缎胸罩内裤和白绵长裤(我好想朴上去),便拿起丝缎吊带长<br>睡裙进去洗手间换。<br>素穿着丝缎吊带长睡裙从洗手间出来,教我看得傻了……<br>上等淡米黄色滑熘丝缎贴着她美丽的身形垂下;胸前半透明蕾丝充满诱惑;乳<br>峰将丝缎隆起了两点;低胸设计可见明显乳沟。<br>长裙摆左边的衩口开及大腿根再上,使素走路时美腿若隐若现;露背设计很低<br>,盡显美背;看得出,素里面什么都沒穿。<br>我朴过去,把她逼到墙,狂吻她性感颈项,边以阳具摩擦她私处部位的滑熘丝<br>缎裙摆。<br>「嗯…不要…力生…」她再次把我推开。<br>只好坐回床上强忍阳具的难受,看着她在镜前整理睡裙。<br>「力生,我这样穿好看么」她站在镜前转身过来对着我。<br>「非常好看……」<br>「力生,这件睡衣很滑,很薄,还微微看得透呢。」<br>「HOHEY,快点过来嘛。」<br>「你啊,看到丝缎,命都不要了。」<br>素慢慢走来床边,双手抬高整理秀髮,有意挺起胸部,使到丝缎下的胸脯更立<br>体。<br>我看了那里还忍得住,用力扯她,令她趴跌在床。<br>我跨过腿伏在素背上,阳具贴在她弹性臀部摩擦滑熘熘的丝缎,左手隔着丝缎<br>放肆搓揉她的胸脯,来回抚摸她身体和滑熘大腿,同时狂吻她颈项。<br>「啊…啊…啊…弟弟…不…要……」<br>「啊…姐姐…你好美…好滑…」阳具擦在又滑又弹性的臀部太爽了。<br>「啊…啊…力生…我这样很辛苦…你让我转转身好吗……」<br>我停下来让素转身仰卧,越看她越觉得美。<br>我伏上她娇躯专注亲吻,从她脸,到颈项,肩膀,胸口,乳沟,丝缎睡衣,美<br>腿。<br>我把素左边吊带退下,露出美左乳,贪婪吮吸,右手则摸着她的滑熘大腿。<br>「啊…弟弟…不要……」<br>素被我吮吸得全身很不安地扭动,将我的头推离她的美乳:「你会弄到我很辛<br>苦的。」<br>我便改在她小腹上的丝缎亲吻,心里说不出的兴奋……<br>「二十多年来的愿望终于成真,终于可以和穿性感丝缎装的美女做爱。我终于<br>可以毫无忌惮的玩丝缎了。」<br>「弟弟…姐姐疼你…」素轻轻抚弄我的头髮。<br>我从小便很喜欢滑熘熘的丝缎,我习惯偷三姐的丝缎迷你裙铺在抱枕,然后赤<br>裸全身伏在裙子上亲吻,边摩擦阳具。<br>某日,大姐发现我拿三姐的丝缎迷你裙自慰,便骂了我一顿。<br>导致我后来自慰时更加偷偷摸摸和战战竞竞,每次都匆匆忙忙完事,并不享受<br>。<br>心里头常常遗憾:「如果有位美丽的亲姐姐很疼我,不介意我拿她的丝缎裙子<br>自慰,还穿着性感的丝缎装让我抱着自慰,那该多好。」<br>当我十八岁时,大姐出嫁,妈叫我过去三姐房,睡大姐留下来的床,不必跟二<br>姐四姐挤。<br>那年,三姐忽然多了好几件上等丝缎衣裙,常在家里穿。<br>每次换下来的丝缎都放在我很容易拿到的地方,有很多次就放在我床上。<br> <br>这使我幻想三姐已经发现我自慰的习惯,为了满足我而穿丝缎装。<br>自慰时,甚至幻想自己在强姦幻想中的姐姐。<br>亲了素那么久,阳具好难受。<br>我伏回素的身体,以阳具贴着她私处的丝缎裙摆摩擦,边亲吻她的颈项。<br>「啊…弟弟…不要…不…要…弟弟…」素最受不了我这招。<br>「力生…啊…停一下…啊……」<br>素推开我,把丝缎裙摆掀起,张开大腿,温柔地说:「力生,来,我们进入…<br>今天是我的安全期,不用怕发生事情…我要让你盡情享受……」<br>素不等我回应,便握着我的阳具,拨开自己阴唇,引着我阳具进入她阴道:「<br>啊…啊…弟弟…姐姐…疼你……」<br>「力生…啊…你的弟弟好大…我里面感觉很满很紧…啊…再进一点…啊…啊…<br>…」<br>我每推进些,素便戚眉呻吟。<br>当我阳具推进完素的阴道,素手足把我缠得紧紧。<br>我阳具第一次进入女性阴道,那种滑滑、暖暖、紧夹的感觉爽得我不住喘气,<br>忘了抽插。<br>「啊…弟弟…舒服吗…」素挺动腰肢,挑逗着我。<br>我不由自主随着素的挺动,慢慢开始抽插。<br>「啊…啊…啊…弟弟…啊…啊…弟…不…要……」<br>素全身香软柔滑刺激着我动作渐渐加快,吻在她颈项越激烈。<br>「姐姐…我要强姦你…强姦你…啊…啊……」<br>「啊…弟弟…不…要…不…要…弟…弟……」<br>「啊…啊…姐姐…你太美了…啊…啊…幹你…幹你……」<br> <br>「啊…啊…啊…不要…不…要…弟…弟……」<br>抽插了十五分钟左右,存了整个星期的浓精射进素体内,快感非常强烈。<br>素还在挺动腰肢升级我的快感,令人销魂蛀骨。<br>我们用纸巾擦干下体,相拥休息一阵子。<br>素告诉我,她已经很多很多年沒有跟丈夫行房,甚至沒有接吻。<br>我们侧抱互相爱抚,彼此都感觉只属于对方的人。<br>「弟弟,你的身体怎么那么烫,来,让姐姐跟你凉凉…嗯……」<br>素突然伏上我身体,热情亲吻我咀脸,边以身体摩擦我,还背出我写的色情小<br>说对白。<br>「啊…啊…姐姐…你全身好滑…擦得我很爽…啊…啊……」<br>素全身滑熘丝缎擦得我骨头都软了,丰满胸脯贴着我胸膛摇晃的感觉令人飘然<br>。<br>我的阳具再次高高涨起,我翻过身来,掀起素的裙摆,张开她的大腿,阳具对<br>准她阴户一铤而进,深入到阳具根部。<br>「啊…」素忍不住喊了出来。<br>虽然素已非处女,阴道却沒有变得松弛,太快进入还会令她不服舒。<br>我狂吻素的美丽颈项,阳具激烈抽插素的阴道,令素吃不消,放声呻吟:「啊<br>…啊…啊…啊…啊……」<br>射过一次精,增加了阳具勃起持久力,我抽插了素半个多小时才射精,快感比<br>之前更为强烈。<br>我们都疲倦地喘气,紧紧拥抱,享受性爱后的亲密,睡至晚上八点起来吃晚餐<br>。<br>「HOHEY,我们一起洗澡。」<br>「不要啦…」素腼腆推开我,关上洗澡室的门。<br>我洗澡后,素已经换了件半透明黑纱低胸长袖上衣,和滑熘黑色丝缎长裤,既<br>性感又神秘。<br>可以看得相当清楚素半透明黑纱衣下的滑熘黑色丝缎BRA TOP。<br>我的阳具马上涨起,还顶脱了腰间毛巾。<br>我扑上去抱着素,阳具贴着她丝缎裤子的私处部位摩擦,边亲吻她的颈项。<br>「嗯…不要…力生…等下弄湿我的裤子了…不要那么急色好不好…快点穿衣去<br>吃饭……」<br>走在素后面,望着她浑圆丝缎臀部摇摆,阳具极不安份…心里想着吃罢晚餐肯<br>定不放过素的丝缎臀部。<br>饭后回到房间,素脱去黑纱衣,靠在窗边欣赏夜景。<br>我赶快脱光衣服,从后抱着素,阳具贴在她美丽滑熘的丝缎臀部摩擦,双手隔<br>着丝缎BRA TOP搓揉她的美乳。<br>「啊…弟弟…不…要…啊……」<br>素推开我从原地走开,我缠着她不放,她去到那里便跟到那里。<br>「啊…弟弟…不要…我是你的姐姐…你不可以…这样的…啊…啊……」<br>素欲拒还迎,挑逗得我性慾高涨。<br>最后她被我按在床上狂吻摩擦,仍然挣扎。<br>「啊…啊…弟弟…求你放过姐姐…好不好…啊…啊…呜…呜……」<br>素扮成被我强姦模样,还假假哭了起来。<br>我全身抗奋,阳具贴在滑熘丝缎长裤私处部位摩擦,誓要射精弄湿她丝缎裤子<br>。<br>摩擦将近半个小时,精液激射,素的丝缎裤裆与小腹沾满乳白色。<br>回想以前总要很小心提防射精弄湿三姐的丝缎衣物,这时候我说不出的满足紧<br>抱着素。<br>「力生…满足吗…嗯」<br>我真的很喜欢素每次在我射精后继续挺动腰肢,这是自慰时所沒有。<br>「力生,起来一会,我去沖洗身体,换上下午丝缎吊带睡衣,让你抱着睡。」<br>「力生,你也沖沖吧。」素沖好出来。<br>素很温柔的抱着我亲我晚安:「生,睡吧,我们半夜起来做一次,清晨起来再<br>做一次。」素说得很小声。<br>真是奇迹,下午做了两次,素的睡衣竟然一点精液、滑液都沒沾到。<br>我赤裸裸的享受着素全身滑熘熘丝缎,幽香朴鼻,心里感触良多,过往多少个<br>夜晚独自幻想与丝缎美女共枕。<br>「力生,这件睡衣滑熘熘的,穿在身上好像一直有人摸我的感觉。」<br>漆黑里素在我耳边细语,心深处非常感激她穿丝缎满足我。<br>我沉沉睡到半夜,阵阵滑熘熘感觉把我擦醒…素真要半夜做爱。<br>我很快完全清醒,阳具高涨,沒有前戏便掀起素的丝缎裙摆进入。<br>「啊…弟弟…不要…不…要…啊…弟弟…啊…啊……」<br>我真的很喜欢听素呻吟,妩媚娇柔,如诉如怨,很能满足我征服欲。<br>我伏在素身上慢慢抽插,素则断断续续呻吟。<br>原来半夜起来做爱,阳具勃起功效持久,我抽插了一小时多方射精。<br>「啊…力生…我还想要…」素把我夹得紧紧不让我出来。<br>我便继续抽插,原本要变软的阳具再度坚硬,维持了半小时多,素才满足的放<br>我。<br>隔天清晨五时,素穿围着浴巾摇醒我:「力生,起来,我们一起洗澡。」<br>浴室的浴缸蛮大,可以坐得下我们两人,原来素提早起床调水。<br>素脱去浴巾和我在浴缸里坐着进入抽插。<br>结过婚的女人总是多新鲜主意,做爱技巧又好。<br>素让我盡性淫乐,呻吟声在浴室里迴响。<br>从昨天下午开始到浴室此刻,我共射了六次精,好痛快。<br>素换上相同丝缎吊带睡衣让我抱着睡了两小时。<br>早上九时用完早餐回房,素再换上相同丝缎睡衣抱着我亲热,沒有进入。<br>再过三小时便得退房,我们都很不捨得对方,盡量争取时间。<br>我光着全身享受丝缎与素肌肤的柔滑,和素深深长吻,互相爱抚,令人神醉。<br>「力生,你不要弄湿我的丝缎吊带睡衣么嗯」<br>素离开我的唇,娇媚地以腰肢挺动我阳具。<br>「可以吗」<br>我有点犹疑,觉得那么名贵的睡衣不该弄髒。<br>「你不是很想在姐姐丝缎裙子上摩擦射精的么」<br>素挺动腰肢,将红唇印在我唇继续深吻。<br>我阳具便在素的滑熘丝缎慢慢摩擦,让素的舌引导着我舌互相纠缠。<br>两小时后,我射精弄湿素的睡衣,快美难言。<br>HOHEY,我可以跟你要这件性感丝缎吊带长睡裙么<br>你不在我身边时,我可以用来自慰。<br>等我拿回家洗干净才寄给你好吗素深情的吻我一下。<br>办完退房手续,素载我去车站搭车回乡。<br>往后日子里,素与我继续在相同旅店里幽会。<br>素每次都买新的性感丝缎吊带衬裙式睡衣穿上取悦我,有些超短,有些两件式<br>,有些长等等。<br>我们仍然玩着姐姐弟弟的游戏,我做爱的技巧日愈纯熟,让素神往。<br>导致素常常趁大清早在长途电话里跟我发挥淫声浪语,隔空做爱。<br>我边听电话边伏在抱抌。<br>她丝缎睡衣上亲吻摩擦自慰;素则用枕头摩擦自己私处。<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