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街道冷冷清清,所有人皆回家团圆,而我却一人在街上寻找食物。所有餐厅都休息了,我只好在7/11买些速食及两瓶冰酒回我的窝,过孤独的除夕夜啊!心情不好时,酒量就奇差,才两瓶酒我就已睡着了。迷迷煳煳中我接了电话,有位女生问我住哪然后说要过来就挂电话了。我又睡着了,过一下子我突然惊醒。<br>那不是晓云吗<br>她要来<br>我赶紧跳起来,将我的狗窝整理一下。半年了!记得与老婆大吵那一天,晓云怕我做傻事,陪我在咖啡厅坐一天。<br>这半年来他经常在MSN上鼓励我,直到最近我正常多了,她真是我的女神。晓云是老婆的结拜姐妹,她们是三姐妹,各差一岁。老婆是小妹,晓云是二姐,大姐叫容容。三姐妹都非常美丽,各有不同的味道。咦除夕夜晓云怎么有空,不用陪老公及家人吗<br>出甚么事了<br>正在疑惑时,晓云到了,带来许多食物及红酒来。原来二姐夫在大陆工作,她不想回婆家过年,加上怕我孤独,所以就煮了许多菜来我这边陪我了。好丰盛的年夜饭喔!原本以为要孤独的过年了,沒想到会有佳人陪我吃年夜饭,超感动的。<br>我狼吞虎嚥的大吃一阵子后,才满足的擡头向晓云谢谢。在灯光下,晓云显得非常落寞,虽然她一直微笑看着我,但我知道她有心事。在我追问才知道她老公已去大陆好一阵子了,她怀疑老公在大陆包二奶。我听完很气愤,用坚定的口气安慰云。云听了很感动,突然她问我:「你很会喝酒吗」<br>「云姐,妳很会喝酒吗」<br>…随然我年纪比较大,但我习惯叫他云姐了。「并不,不过今晚闷得慌,想喝点,同时希望你能陪我喝一点。」<br>「我酒量也很浅,但为了陪云姐,我是很愿意,而且很高兴。」<br>「你呀!这张嘴可真甜,去拿酒吧!」<br>不到十分钟我们就开怀畅饮起来。「雄,有沒有再交女朋友」<br>「沒有。」<br>「你说谎!」<br>「真的沒有。」<br>酒逢知己千杯少,在愉快的心情下,娓娓倾谈,都有醉意了。酒为色之媒,我不期然又触发了花花公子原始的兽性,但我尚不敢粗鲁乱来。我握住她的玉手,深情地痴视着她,晓云秀眸中也闪射异样的眼神。这种眼神,更令我迷醉,是可以将我溶化的……而倾倒的……。我胸中的一股火,不期然间燃得更熊更烈,我一下子紧紧抱住她,热烈拥吻她。一切是那么自然,那么热烈,那么的甜蜜得令人陶醉。「嗯……抱紧……我……冷……冷……」<br>她手指指向卧室。这使我大喜过望,两臂用力抄起她,走到房间,放到床上。晓云用力一拉,我脚步浮动,两人同时磙倒在床上,拥作一团。我们像两团火,彼此燃烧着,剎那间脱得一丝不挂,寸缕无存。云在久旷之下,早已春情荡漾,慾潮泛漤,她用着秀眸,嘴角含春,任由我抚摸轻薄。<br>我自从与老婆分手之后,鲜作冶游,也半年不知肉的滋味,害的我的老二时常硬梆梆的。我无愧花花公子之名,对这方面经验素丰,也颇专精,在盡情挑逗,使对方慾念更熊,更炽。云娇躯颤动,像蛇一样扭动,全身细胞都在跳耀震颤。她热情如火的伸张两臂紧搂着我,一手抓着炽硬如火的鸡巴导向业已泛漤的桃源洞口。我是渔即问津,驾轻就熟,腰幹一挺,「噗滋」一声,就已登堂入室,全根盡沒。云尤如盛暑之中喝了一口冰水,那么舒适得酥筋透骨。她不由颤声轻唿:「啊……弟…弟……好舒服……姐…姐……痛……快…死……了……求求你……快幹……啊……啊……快……一…点…动……用……力……插……吧……」<br>我有的是经验,抱紧娇躯,大龟头深抵花心,先行揉辗,旋转了一会。然后不疾不徐的轻抽慢插,深入浅出地抽送四十馀下,引逗得云如又飢又渴的小猫。她四肢紧紧挺着我,扭腰摆股向上顶凑着大龟头前肉绫子。「弟…弟……重……一点……啊…啊……用……力……抽插……姐…姐好……痒……痒……死……啦……」<br>我这才全力进攻,实施全面工进击,只见我奔耸动屁股,快如奔马,奋力抽送,嘴唇也正吸引着乳头。「啊…亲……弟……弟……姐…姐……太……舒……服……了……嗯…太……美……美……得……上……天……了……啊…嗯…啊……真……的……上……天……啦……啊……快……快……再快……一点………」<br>我知道她已频临巅峰状态,于是更加疯狂突击,狠抽狠插。直起直落,尤如一部机器一样滑动。在紧张而刺激的行动中,云首先忍不住娇躯一抖,到达了高潮而崩溃了。她疲倦的松散了四肢,软瘫在床上,像死蛇一样地无力呻吟,表示极度痛快。「嗳……呦……好……弟……弟……心…甘…宝…贝……唉……姐……姐……太……痛……快……啰……弟……弟…快……休……息…一……下……你……也……太累……了………」<br>「好……姐…姐……妳……的…小…嫩…穴……真…美……又…小…又紧……凑……插……起……来……真够……痛……快……使我的……大……大鸡巴涨红了……啊……妳……流的……精……水……好多……」<br>我伏在她身上暂时休兵罢战,让她休息一会,我要再度征服她。我要和她再一次缠绵中,令她心服口服,死心塌地爱我。云觉得我粗壮的鸡巴毫无垂软状态,仍然雄纠纠的顶住花心,跃跃欲动。不由好奇问道:「弟…弟……你怎么……还沒丢精……看它……仍然很壮健…的样子…小惠说的沒错喔…」<br>我志得意满的笑道:「小惠说??哈!姐姐,小弟还早的很呢,小弟要妳嚐嚐我这宝贝真实滋味,要彻底征服妳,要妳知道大鸡巴的厉害究竟如何」<br>「小弟,姐姐知道你对这方面确有过人之处,但也不要自吹自擂,自夸其能。我们都是血肉之躯,又不是铜铁制成,就是钢铁人也有被火溶化的时候是吗」<br>我听了,心颇不服气,我不便再行辩驳于她,只说:「姐姐,现在换个方式玩继续玩如何」<br>「你还有什么鬼门道吗」<br>她心中好奇,也想嚐试新花样的妙趣。「姐姐,现在玩∼隔山取火∼好不好」<br>云美眸眨眨:「什么∼隔山取火∼姐姐不懂,我那死鬼,死板板的,从来不会翻花样的。」<br>「姐姐,这方式顶有趣,而且玩起来男有无穷趣味,女有妙不可言,姐姐一试便知。」<br>于是我扶起云,叫她俯伏床沿,翘起屁股,盡量从后突起。我伸出双手在她双乳上轻轻地揉抚,然后左手沿着背部嵴椎骨,慢慢轻柔的往下滑动,来到泊泊流水的肉屄口,我先在阴唇上用手掌轻轻的旋转着,她的娇躯也随我的旋转磨擦而开始的扭动。然后我用我的食指在那狭窄的肉缝里,上上下下的游动,有时也在那粒鲜红的阴蒂上轻轻地扣挖着,更用那唇舌去舔抵她的后庭花。每当我这么一舔一扣时,她都发出令人颤抖的浪声:「哎…唷……唔……好……痒……唔……嗯……」<br>随着我的手指轻轻地插入,缓缓地抽送,这么一来,非同小可。云的脸上露出了渴望和需求,而身子扭转得更是厉害,浪水随着手指的抽送,缓缓地从肉屄口流出来。她似乎难以忍受挑逗:「弟……啊……好……痒……呀……快…用你的……大鸡巴……插进人家的小穴…幹姐姐……用你粗大的鸡巴…帮姐止…止痒啊………」<br>我手握住鸡巴在阴唇口旋转磨擦。她那阴唇内的嫩肉受到龟头的颤擦,整个臀部勐摆个不停,身子直打颤。她浪道:「好弟弟……不要再逗姐了……我……受不了……啦……快…快…插进去……嗯…唔……我求求你……用你的大鸡巴…插进来……幹…我……幹我…快……啊……嗯……」<br>我低头一看,那浪水已流满了一地,于是我将大鸡巴,对准洞口,徐徐地送入。抽送二十馀下,那大鸡巴已完全插入,但此时我已停止抽送。用小腹在那阴唇上磨擦,而摆动臀部,使大鸡巴在穴内勐旋转着。这么一来,云整个人非常舒服,口中的叫声更是绵绵不段:「嗯……喔……亲弟弟……你好会插穴……姐要投降了……啊……幹我……再幹我……亲丈夫…好哥哥……我每天都要……都要你幹我……嗯………啊……好舒服……喔……妹妹……的身体……随你怎么玩……都可以……嗯…唉……好美喔……妹妹是你的人了……好……美……啊……」<br>我将右手抓着云的乳房,食指在乳头上磨擦玩弄,左手向下伸捏弄那让人失魂落魄的阴核,然后挺起小腹急速的抽插。这么一来,三面夹攻只觉得我只插了那么数十下,她整个人已疯狂地叫道:「哎呀……我的情人……大鸡巴哥哥……这样弄穴……好舒服……用力……插吧……嗯……嗯……」<br>我一面用力纵送,一面喘气如牛:「哥…哥……这…样…玩…妳……妳……觉…得……痛…快……吗……舒服……不……舒服呢……」<br>云连连点头,屁股盡量地往后顶,同时扭摆着丰臀,娇喘唿唿:「好哥哥……大鸡巴哥哥……你真会玩……今…晚……你…会……玩死……妹妹的…嗯……好……爽……呀……喔…好……美……好舒服……」<br>「嗯……快…快……用力幹我……喔……插死我了……我那沒用的老公……以前都不会这……玩法……喔……哎……唷……真舒服…啊……啊…用…力……插……啊……这……一……下……顶……进……花……心……了……」<br>淫水「咕唧!咕唧!」地响着,地上淫水滴流满地,同时她满身的香汗也流了出来。云叫道:「啊……大鸡巴哥哥……妹妹受不了…了……啊……天啊……快…快出来了……啊……嗯……出…出来了……」<br>「云!我抱妳去洗澡。」<br>「嗯!」<br>云双手缳绕着我的脖子,像一只小绵羊一样的偎在我的怀里,不由得我的阳具又勃起,刚好顶在晓云的屁股上。「啊……雄……你……又……不行了……姐投降了……真的不行了。」<br>「是吗妳的淫水还在潺潺的流着呢!哈…哈…哈!」<br>「你坏,你坏啦!就是会欺负姐姐啦!」<br>在浴室里我帮云沖洗着小穴,云帮我搓洗阳具,搓着搓着,云突然低下身子,一口把鸡巴含进嘴里。舌尖在马眼来回的舔抵着,左手去抓着阴囊温柔地爱抚着,右手则深到自己的阴阜上慢慢的揉搓,还不时的用食指伸入穴中去挖扣。<br>「姐,妳用嘴帮我洗鸡巴……好棒……好舒服啊……」<br>如此动作来回数十下,我怕在佳人面前弃械头降,双手托起晓云,搂在怀里,低头热情地吻着她的嘴唇。云也主动地把相舌送入我的嘴里,两条温暖湿润的舌头互相缠绕。同时我的手也不断的再她的乳房及小穴抚摸着,云一样把玩着它的鸡巴,来回的搓揉着。许久两人的嘴唇才分开,喘气着。我躺进浴池里,示意云坐落在我身上。云扶持着鸡巴慢慢的往小穴里套,我突然往上一顶,将龟头撞在子宫口,害云泪水流下。「哎……呦……也不管人家受不受的了,那么大力幹人家。」<br>「姐,对不起啦!弄痛妳了,那我把它抽出来就是嘛。」<br>「姐姐沒有怪你啊,不要抽出啦!只是刚开始不习惯,会痛啊!你现在可动了。」<br>「好,那妳要小心啰!」<br>这时云飢渴淫荡,像一头兇勐的豺狼,玉体骑在我的身上,勐起勐落。她叫道:「啊……唔……美……美……好…好…唔……嗯…嗯……好美……好舒服……啊…雄…雄……你……真……好……啊…唷……唔…嗯…爽…真爽……」<br>我道:「云,妳的淫水可真多!」<br>云道:「冤家……都是你害的……哥…哥……你的鸡巴…太…太大了……哎呀……使我受不了了……爱…爱死它了……啊……哎呀……好…好爽啊……用力…哥哥……大鸡巴哥哥……用力幹…幹…幹死妹妹的……小骚穴…啊………嗯……」<br>「我今天要捣得妳的淫水流盡。」<br>「哎……呀……亲……亲……你真……够狠心…的……唉……呀……你…坏…唷……我…我喜欢……啊……嗯……舒服…真舒服……喔……」<br>我道:「谁叫妳长得这么娇媚迷人美艳动人,又骚又荡,又淫又浪的呢」<br>云道:「嗯……唔……乖…乖……哥哥……亲丈夫……我要死了……冤家……啊……你要我的命了……你是我生命中…的…魔…鬼……要命……的鸡巴……又…粗…又…长…坚硬……如铁……捣……得……我……骨散……云飞……啊……啊……」<br>「心肝……宝贝……我…久…未…嚐…到……大鸡巴……的……味道……哥…哥……啊……嗯……太爽了……不…不行了……又…又洩了……啊……嗯……喔……」<br>云可以说是骚劲透骨,天生淫荡,被粗长巨大阳物,弄得淫水直流,张眼舒眉,摇臀摇摆,花心张张合合,娇喘嘘嘘,死死活活!真是淫态百出,骚劲万千!我勇勐善战,运用技巧,急速快速,云已抵挡不住,见她娇艳的喘息,在疲倦中还奋力地迎战,激起兴奋心情,精神抖擞,继续挺进不停,感觉到已经征服了这骚浪娘,自赦自得的将云抱回床上。两人这一缱绻缠绵,直玩到深夜,才极盡酣畅地,相拥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