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啊……”<br>打了个哈欠从床上坐了起来,发现外面天差不多黑了,肚子有些饿了,于是从床上爬起来准备去小酒馆那饱餐一顿,虽然酒馆简陋但是老板娘却做得一手好菜,想着就出了房间。<br>奇怪的发现今天的人出奇的多,昨天旅馆还没几个住客,今天貌似已经满员了,好不容易挤出旅馆,发现外边还有几个人在排队向里面张望,似乎不相信挂在外面的客房已满的牌子,本来这小镇人就不多,突然多了这么多人好奇怪,更奇怪的是很多人都带着武器,难道附近有什么稀有怪物出现么,想着就兴奋了一下,刚好可以搞点材料把我的双刀换了,不过得先去把肚子填饱。<br>快走到酒馆时,看到远处的墙角有几个鬼鬼祟祟的黑影,好奇心驱使下我决定过去看看热闹,于是我就轻轻靠了过去,几个青年背对着我围在墙角,似乎是在打劫,我都走到这个距离他们还没发现背后有人,看来他们戴在身上的武器只是用来装饰的……我想看看究竟就在原地停住了脚步。<br>“你们要干什么”<br>说话的是个年轻女子,长长的耳朵能看出来不是人类,但今晚的月亮被云遮挡住了,我没法分辨她是夜魔还是精灵。<br>“哼哼……比赛就要开始了……本以为这次只能赌点小钱看看热闹,没想到在这让哥几个捡到个没主的货……”<br>说话的似乎是几个人的头目,说着就朝女子靠了过去,女子从腰间拔出匕首原地勐挥起来,头目被吓了一跳,踉跄的后退了一步,原本我打算上去帮忙,但看到女子拔出了武器就没动,师傅常教导我,不要插手别人的战斗,周围几个人起哄的笑道。<br>“老大被镇住了!”<br>“老大你不上我上了啊!”<br>头目骂骂咧咧的拔出腰间的刀的一瞬间,伴随“砰”一声的火光闪过,女子的匕首被挑落在远处,头目顺势冲到女子背后抱住了她,女子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被缴械了,我似乎太低估了这几个人的能力,看起来这个头目还是有两把刷子的。<br>“放开我!救命!”<br>女子的喊叫声打断了我的思考,回过神发现头目已经把一只手放在了女子的胸部上揉捏着,另一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把匕首抵住女子的脸庞,舌头在女子的脸上舔弄着说道。<br>“明天拿去当押金,今晚让哥几个先玩玩,现在人们都在酒馆忙着登记,你叫再大声也没人管你的……哈哈……”<br>周围的几个手下眼红的看着自己的老大的手从双峰一路向两腿间游走,看到这一幕我也有点愣了,一直以来跟师傅在山中修行,除了偶尔会去山里买卖的阿姨很少能接触到女性,更别说年轻女生,虽然下山已经快半年了但我还是没习惯怎么跟女性打交道。<br>头目的手不停的在女子两腿之间揉捻,短裙被小臂向上挤压翻了上去,内裤被露出了一大截,另一只手也没闲着,看到女子似乎没什么反抗的能力就收起了匕首,放到了那隆起的双峰上来回搓揉着,女子的声音变得颤抖起来。<br>“放……放开我……你……这个混蛋……”<br>“那个,这位女士让你放开她。”<br>我突然发出的声音似乎吓到了他们,几个人吓得连忙转过身拔出了武器,那头目也是一惊,但看到自己人多势众,一边把手直接从女子的领口塞进去继续揉弄着,衣服紧绷的可以看到他的手正在大力把玩的那对玉乳,似乎想把它们揉成一团,一边盯着我开口道。<br>“兄弟想分一杯羹嘛,让哥几个玩完让你也玩一次。”<br>我觉得好笑就冷哼了一声,低身冲了过去,一转眼我已经到了一个混混眼皮底下,那混混还在盯着我原来的位置发呆,发现人不见了才勐然一颤,想起来寻找目标,眼珠开始向下瞥向我但我的拳头已经亲密的接触到了他的下巴,刚刚瞥下来的眼珠立刻连同身体翻了上去,刚下山不久我可不想被揪送回山里,决定只用拳头教训教训他们,事情发生的太快,旁边的几个混混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一个兄弟已经脱离了重力飞了起来,溅出的牙齿让他们看起来像是在看烟花。<br>“唔!”<br>一拳击中另一个哥们的腹部,只用了几成力这哥们的眼泪已经彪了出来,那头目这才惊觉自己碰到了个不好惹的主,连忙喊道。<br>“这位大哥停手!哥几个有眼不识泰山!这货您先玩,您先玩!”<br>我停下动作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说道。<br>“什么我先玩,这位女士本来就是我的。”<br>出山以后,才知道原来世上有奴隶的存在,想必这个女人也是其中不幸的一员,刚刚听到他说没主的货,于是决定乍他一乍。<br>不过说来好笑,我一口一个“这位女士”明显生分,但这头目知道自己打不过我,只好硬着头皮笑脸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不知道这原来是阁下的货物,哥几个对不住就不打扰了”<br>师傅让我在外少惹事,捅了篓子不要往家跑,他想过个安稳的晚年……我就随口应道。<br>“哦。”<br>那头目先是一愣,没想到我会一口答应接着说着“好,好”的招唿自己的手下快跑,女子站在那愣了半天突然对我喊道。<br>“怎么让他们跑了!抓他们去警局!”<br>连声谢谢都不说真没礼貌,我没理她转头向酒馆走去,还没吃饭,先消耗了体力,她看我没那个打算直接向酒馆走去就紧跟了上来,走了几步她又说话了。<br>“你也是来参加狩猎大赛的么”<br>“狩猎大赛这附近真的有稀有BOSS出现么。”<br>听到我的话她愣了下,然后说道。<br>“你不知道么,那你来卡瑟兰干什么”<br>“我路过这里看人少清净,就在这多住了些日子,我刚从山出来没多久,知道的事不多,你刚刚说的狩猎大赛是什么”<br>路上她跟我简单介绍了一下这个狩猎大赛,听得我一愣一愣的。<br>“想不到这山外边比山里还要野蛮……”<br>她似乎被我的话被我逗笑了。<br>“你一口一个山里来的,你从哪座山来的”<br>“师傅好像说过叫做卡什么洛什么山,不记得了。”<br>女子听了愣了一下并微微的摇了摇头,我们俩的节奏是我说完她愣一下,她说完我愣一下……<br>她可能以为我不想说就没继续问下去,快到酒馆时她突然拉住我对我说。<br>“可以拜托你一件事么”<br>“什么”<br>“带我参加狩猎大赛吧!”<br>“啊”<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