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彤云四合,朔风怒吼!<br>是岁末,保定城出奇的冷,连城外那一道护城河,都结了层厚厚的冰,厚得你甚至可以毫不费事地赶着大车从上面驶过去。<br>雪停了,但是暮色却为大地带来了更大的寒冷,天上当然没有星,更不会有月了。<br>是以,大地显得格外地黑暗,就连雪,你看上去都是迷蒙的灰黑色。<br>保定城里,行人也还不如往常地多,除了达官贵人的豪华大轿外,谁肯冒着这么大的寒冷在街上走,就是有几辆大车,车上的帘布也是放得严严的,只剩下赶车的车把式,缩着头颤抖在凛冽的西北风里,喃喃地抱怨着天气的寒冷。<br>但是通往南城的南大街上,此时突然骑来一匹全黑色的健马,马上的骑士看打扮像是个书生,双眉长垂,目光中闪烁着光采,嘴虽不小,但也并不甚大,鼻子像是一根玉拄,笔直通向上额,竟是个漂亮人物!只是脸上挂着一丝沧桑,年岁大概有三十来岁的模样。<br>马停在一家气派甚大的客栈门口,那人下了马,他衣履甚是华贵,所骑的马又是千中选一的良驹,客栈里的小二阅人多矣,什么人是什么样的来路,他一眼就看得出来,连忙跑过来巴结他说道:\'客官敢情是要房间吗\'\"来间上好的单人客房,最好是无人打扰的!\"那人声音虽然很好听,但语声却严厉得很,而且里面还有种冷冰冰的味道,使人不敢不听他的话。<br>\"好的,您老就请好吧,这边请~~~\"店小二急忙把那人让进去。此时,从旁边的阴影中闪一个矮矮的身形,是一个十五、六岁样子的精瘦少年,一双小眼却没有丝毫小童的天真,满是阴鬼之气。<br>这个少年叫花似玉,别看他只是个大孩子,因为经常到妓院这种烟花之地厮混,居然做起来帮嫖客和妓女牵线的这种皮条客的行径来,男欢女爱的经验,不知多么丰富,小小年纪,居然在当地博得一个\"小淫贼\"的名头。<br>(妈的,这客官明明是个娘们,干吗扮成男人)花似玉心里想着,忍不住偷偷跟着进去。<br>刚走进房,那男扮女装的书生就挥手叫小二走开,一面关起房门来,略微拭了拭脸,就解自己的衣服,脱去外衣,丰乳隆股,果然是个女的。<br>这一变故让守在窗外的花似玉的一颗心几乎要跳到腔口了,他料想到那人是个女子,却没有想她竟有如此美好的身材!他的裤裆立时支起了帐篷。<br>再仔细端详这个男扮女装的女子,看样子已不是双十年华了,但天生丽质并未稍减,英武中不失清丽,俊爽中可见妩媚,举手投足反平添了出水芙蓉般的清淡风致,浑身散发着醉人的成熟韵味,真是极品女人!<br>他心里嘀咕着:这个女子看起来岁数也不小了,身材却丝毫没有走样。朴素的装扮并没有减其姿色,布衣布裙也不能包裹住她的丰乳肥臀……真想冲进去把她按在床上好好干上一炮!<br>此时他又听到屋内那女子喃喃话语:\"若不把你们缉拿归案,我玉脚追魂梅蓉真是妄为人了!\",直吓得他腿脚发软。玉脚追魂梅蓉——江湖四大名捕之一,近些年江湖上最响亮的名头;以鸳鸯追魂腿、心狠手辣闻名于世……要是让这么个主发现他在偷窥她,他花似玉有多少颗脑袋也要被她的鸳鸯追魂腿夹下来!<br>花似玉越想越不妙,回头欲走。突觉身上一麻,整个人都动不了了。他一惊,正要大声求救。一只大手按上他喉咙,顿时发不出声来。耳边传来一阵细细的淫亵的笑声:\"臭小子,敢和我们江南三淫侠来抢美妞,你好大胆子!\"<br>\"江南三淫侠不是江湖上臭名昭着的玩、奸、卖三个色中淫魔吗\"花似玉念头至此,更是觉得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br>梅蓉静静地躺在床上,她突然有种不祥的预兆。从接受了这次命令以后,她就有这种预兆,现在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br>但是,这次任务她是不可以推脱的。不仅是因为江南三淫侠作恶多端——他们都是二十岁出头的男人,专喜好三四十岁的中年美妇,江湖上有名有姓的三四十岁的侠女和夫人竟有十几个人被他们设计擒住淫玩,玩腻了,就被卖到勾档里作鸡,更惨的,卖给出价高的江湖人物成为他们的性奴隶。<br>更重要的是:上个月初,她的好姐妹剑湖女侠赵曼,被他们用三个歹毒的计策擒住,并将她轮番强奸,随后又把被俘的赵曼卖给了她以前的仇家,以致于侠名远播的女侠被敌人蹂躏摧残,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现在仍未被解救!<br>这样,与公与私,她都非把江南三淫侠那三个淫贼绳之于法不可!<br>以武功论,对付这三个人绰绰有余。但他们都是狡猾的人物,不可大意。想赵曼武功远胜于他们,却也被设计擒住,想来他们定有些古怪门道和下流手段。<br>不知怎么的,想着想着,梅蓉的眼前突然浮现出一张粗豪的脸来!唉,要是他在我身边就不会这么担心了!南宫世家的当家人南宫长天,这个性格粗豪的汉子对她梅蓉的一片心她是知道的,而他要求她嫁入南宫家的心愿梅蓉也是默许了的;如果不是好友剑湖女侠赵曼的遭遇使她立誓要亲手报仇的话,恐怕她梅蓉现在已经成为南宫世家的夫人了。<br>现在为了自尊心,梅蓉回绝了南宫长天襄助的好意,她心里暗念着:长天啊长天,等我将这几个淫贼缉拿归案,我就和你……念及此,她的俏脸上泛起一阵红。<br>梅蓉在屋内正自想着,屋外的花似玉却是另一番境地。他倒在地上,耳边传来三个人的对话:\"老大,看那玉脚追魂梅蓉,老倒是老了,却别有一番风味…<br>…我真想进去干了她!\"<br>\"老二你急什么!此番她自然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不过听闻她的武功很厉害,是朵带刺的玫瑰呢!\"<br>\"老大说的对,二哥你别急,待我用\"美女追情郎\"让她喝下去…嘻嘻,管保她玉脚追魂梅蓉乖乖听话!\"<br>这江南三淫侠是三个二十岁出头的男人,都喜好三四十岁的中年美妇,方才玉脚追魂梅蓉投店的时候,他们一眼便看出梅蓉是女扮男装的,他们好色闻名,手下不知坏了多少个中年美妇,此刻一见梅蓉那种成熟而妩媚的妇人风致,虽是穿着男装,已使他们色与魂授了。后来看出梅蓉身份后,却也不害怕,竟然计划起来如何采摘这朵肉身玫瑰来!<br>他们说话声音虽小,然而梅蓉已然警觉,面色一变。\"谁!\"<br>\"哈哈,既然梅女侠知道了,我兄弟就现身了!\"正面的门、两边的窗一起被破,三道黑影,已掠入房中,从三面将梅蓉包围了起来。<br>\"赵玩、陈奸、铁卖,江南三淫侠这厢有礼了!\"<br>\"你们!\"梅蓉强压住心中的仇恨,淡淡道:\"我本要拿你们,没想到你们自己却送上门来了。\"<br>\"嘻嘻,当然了!你知道我兄弟的习惯,最爱熟女!那里有中年美妇,哪里就有我们的身影……\"老二陈奸淫笑着对她说。<br>\"住口!\"梅蓉脸一沉,右掌就立刻探了出去,出手之快实是这三人前所未见。陈奸虽然也非庸手,但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便被一掌打在脸上,一口鲜血喷出。<br>此刻局面已了然,非动手不可了。铁卖人影晃动,一掌击出,然而突然确被梅蓉一脚蹬在左腿上,倒飞出去。<br>此刻,赵玩的剑已到。<br>剑快且准。然而,赵玩只觉得剑被一股极强的力量逼住,他奋力地将剑平带,只听得一声清响,剑身已断。<br>形势似乎已明了,然而梅蓉却突然觉得有不祥的预兆,只见断开的剑中,一股迷雾扑面而来。<br>原来剑身竟是空的,里面藏着药物。<br>梅蓉急退,闭气,但是已有一部分吸入口中。她只退出三步,就觉得浑身发热。脚下一浮,摔倒在地。<br>然后,她就听到了铁卖的淫笑声。<br>\"中了大哥的迷魂散,倒要看看鼎鼎大名的玉脚追魂怎么对付。\"<br>梅蓉大惊。这三个下流的角色,居然使用下三滥的手段,而自己中的,居然是药力极强的迷魂散!头越来越晕,眼前的事物开始旋转……<br>当梅蓉醒来时,发现自己还在原来那个房间,可是…她的双手高高举起,被吊到拴在墙壁上一只一个人高的铜灯上!她的双腿被分开向上折起,脚踝也被捆在这个铜灯两边,和手腕连捆在一起。<br>她的后背贴着冰凉的墙壁,屁股向前贲起……这么难堪的姿势…不过还好,身上的衣服还没有少……<br>是谁把她弄成这个样子,把她以这种无比羞耻淫荡的姿势绑吊在墙上!她的眼忍不住向四周看去,\"嘿嘿,这个玉脚追魂梅蓉醒来了…梅女侠这模样真骚!\"赵玩哈哈大笑。<br>优秀排版!<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