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第276章 两个女人引发的血案<br>“哼……怎么你还想要打我吗小弟!!给他点教训!!”这个时候韩美珠气唿唿的对着面前的保安主任说道,说完之后同样气势汹汹的对着自己身后的一帮小弟吼道。<br>有了韩美珠的话,后面跟随的一个小弟毫不犹豫的冲了出去,对着那个保安主任就是一巴掌下去,然后给了他一脚将他踹到在地上,那小弟也是经受过严格训练的,而且是冰鉴会人员中的精英,本身就是华夏侦察兵出身的人物,自然是身手很是了不的,那个大汉也是杀过人的精英军人,不过可惜的是反映终究是慢了半拍,毕竟华夏的侦察兵可是号称世界第一的,厉害是正常的。<br>那个大汉被打了,打到在地之后迅速的反映过来,擦了一下自己嘴角的鲜血,而他身后的那些人也冲了过来显然是群情激奋,准备动手,那个小弟冷冰冰的站在那里,只是淡淡的说道:“冰鉴会办事,想找麻烦的尽管来。”<br>“轰隆……”一声过后周围的那些个保安立刻散去,这里的人没有几个不知道冰鉴会的,毕竟他们这样的地方多多少少和黑帮有些牵扯,对于冰鉴会这个全国数一数二的帮会自然有所了解,谁想和冰鉴会去对着干啊他们不过是混口饭吃而已,没有必要去得罪黑社会自然在最快的速度散开。<br>而那个大汉此刻也是脸色一阵青一阵红的。看到那些小弟胸口的标志之后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个时候他想要离开都是问题了,更不要说什么阻拦了,道上的兄弟都知道冰鉴会讲究的是有去无回,既然出手那就是赶尽杀绝。他现在不禁有些后悔自己的行为了,好好的没事长事,这下死定了。<br>不过还好韩美珠不是我们冰鉴会的人,对我们的规矩不了解,而且就算她知道她也不会照办的。不可否认韩美珠有时候是有些精灵古怪,很捣蛋,很调皮。不过这个并不代表韩美珠是一个坏人,相反的其实有些时候她是很善良的。<br>这个时候教训了一下那个保安主任之后,韩美珠就没有再说什么了。只是一脸兴奋的拉着我离开了这里,只留那个已经闭上眼睛的家伙没有人理会他。知道我们离开之后他才长出了一口气瘫倒在那里,自言自语的说道:“看来要带着家里人出去避一避……哎……真是倒霉……”<br>我和韩美珠一起来到商场,这个时候韩美珠我们带着一帮人走在商场之内,引来了无数人的目光,不得不说的是我们的人有些多了。电梯根本装不下我们。所以我们只是在那电梯上晃荡起来,从一楼到二楼,人确实太多。这样吓走了很多人。很多正在买东西的人看到我们都不自觉的离开了这里。<br>不过对于这样的感觉韩美珠好像显得很兴奋,很享受。不过过了没多久之后她就有些烦了,对着背后的一帮小弟们说道:“你们都自己散了吧,有五六个跟着就好了……”<br>“是,大姐。”这次一帮小弟老实了很多。在那里恭敬地对着韩美珠说道。然后四散开了,在周围流落起来。只有五六个人跟在我们的身后。<br>跟随着韩美珠的脚步我和她一起穿过了一些个柜台之后。韩美珠就失去了兴趣,跟我一起坐电梯来取了百货公司的三十楼。三十楼并不像其他的地方一样可以任意出入。这里通往楼上的入口处站了七八个保安,站在那里紧紧的盯着入口的位置,而他们的背后是一间纯钢打造的大门,想要进去实不容易。<br>而韩美珠带着我走了过来,不紧不慢的拿出一张金卡,在门口一刷,瞬间大门就打开了。看起来韩美珠应该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不过,可能是以往来的时候跟别人一起或者是来得小。那个保安主任才会不认识韩美珠,不然的话也不会造成那样的误会了。<br>当我们走进来的时候感觉眼前豁然开朗,果然最顶层的三层和下边的情况完全不一样。不说别的,光是那装潢就看的出来这里比下边高了多少个档次,周围摆放的东西全都是世界名牌中的顶级货色,当然还有一些没有牌子的东西,那些都是出自大师的手笔,一般人有钱都买不到。<br>“嘻嘻,我厉害吧。这里这家百货公司的VIP的专区,这三层是整个汉城最高档的消费区。一般人有钱也来不了这里。想要这里的会员卡至少需要在这里一次消费200万美元以上才可以获得。”走了进来之后韩美珠对着我笑眯眯的眨了眨眼睛之后对着我说道,说完之后拉着我的手开始在周围游荡起来。<br>韩美珠可以说什么都买,什么都要,买衣服从来都不试,只是看到就买,好像不在乎钱一样,不一会我身后的那些个手下手中就拿了一大堆的东西,不过琐有结账而已。因为这里结账的位置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央柜台。<br>“张和扣家伙不要再跟着我了,不然的话我对你不客气了!!”正当我们两个在那里挑选东西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女子气唿唿的声音,而且隐约的我还觉得这个声音有些熟悉。<br>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我发现此刻我的左手边位置大概十五米的距离,一个头发金黄、穿着艳丽的黑色连衣短裙的美丽女孩,此刻正一脸愤怒的对着自己面前一个大概二十多长相英俊的小白脸怒吼道。女孩非常的漂亮,特别是一双大腿,性感撩人,简直是完美至极……仔细一看这个有还是一个熟悉的人……宝儿……<br>“嘿嘿,宝儿小姐,这里可是公共场所,我也是这里的VIP会员自然有资格出入这里,这只是追求你而已。用得着这么生气吗要知道我父亲可是大韩金融的社长,身价绝对过百亿,你如果跟我在一起的话,你绝对一生衣食无忧,比你做这个所谓的当红影星强太多了。你何必这么固执拒绝我呢你要知道你的那些个前辈哪个不是走的这条路,你最终也会这样的,何必呢……”那个小白脸张和扣这个时候带着淫荡的笑容看着面前的宝儿说道,而他身后也跟着四个保镖,站在那里,看看他身边的人就知道他没有说假话,一个个都是一流保镖,至少在普通人眼中是这样……<br>“哼……我告诉你,我是不会答应的……我已经有朋友了。我再警告你一次,以后不要缠着我,不然的话我男朋友不会放过你的,我告诉你我的男朋友很厉害,至于你说的那些……我不不用你操心,我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即使我要走那条路我也不会选择你的。”宝儿气唿唿的对着面前的张和扣说道,看来她对于张和扣的厌恶已经达到一定的阶段,不然的话她不会如此。我想对宝儿这种善于演戏的人来说,只要虚以尾蛇就能把这个一看就知道是纵欲过度的二世祖给骗得团团转,根本不需要这样和对方闹得如此僵硬。<br>“宝儿……你说什么你有男朋友了怎么可能我怎么不知道到底是哪个混蛋告诉我,我要杀了他!”宝儿的话让张和扣的脸色瞬间就难看起来了,拉着宝儿的手激动的对着她说道。这个时候宝儿的身边也没有什么保镖,其实按照道理来说她的身边应该有几个保镖的。毕竟她可是很红的,显然根据以往的劣迹来看这次宝儿又是偷跑出来的,所以根本就没带保镖,而很不凑巧的是又碰到张和扣,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br>“放开我!放开我张和扣你弄疼我了,我这个家伙是我什么人你竟然敢对我这样说话……我跟你根本就没有关系,凭什么要告诉你我的事情放开!!”宝儿被张和扣这么一抓,显然有些疼痛,扭动了手臂想要挣脱张和强的控制,不过可惜的是显然身为一个女孩子的宝儿并没有多少的力量始终不能够挣脱。<br>“说!你说!!”张和扣看起来有些激动了,想他追了宝儿丙三年,花费了无数的精力和财力,去讨好宝儿甚至有效地的整天不务正业的跟随宝儿前往各种场合,虽然没有取得什么突破,但是在他自己看来起码自己是最有希望的一个人,现在忽然宝儿竟然说她已经有了男朋友立刻让张和扣气得半死,怒发冲冠之下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站在那里对着面前的宝儿不自觉的用上了不少的力气……让宝儿疼得直皱眉头……<br>不过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宝儿刚才不过是生气随口一说而已,只是张和扣太过激动了,竟然没有看出来,这个时候气唿唿的站在那里硬逼宝儿说出来,无奈之下宝儿忍着疼痛开始四处张望起来,这个动作明显是在找替罪羊。<br>很不巧的是这个时候周围除了我和我的那帮手下以外都没有别的男人,宝儿毫不犹豫的指着我对着张和扣说道:“他……他就是我的男朋友……”<br>然后在张和扣失神的瞬间跑到了我的面前拉住了我的手臂激动的声泪俱下,栩栩如生的哭泣抱着我说道:“亲爱的,你总算来了,这个家伙刚才欺负我,你可一定要帮我讨回公道啊!”<br>无疑宝儿的表演是异常逼真的,一般人还真看不出什么,特别是张和扣这个已经被愤怒问昏了头脑的人更加看为出其中的一些关节,这个时候他只是觉得我是他的敌人,他要将我给除去而已……一脸愤怒的走了过来。<br>而我旁边的韩美珠这个时候却出奇的没有说话,按照这个丫头的性格她一定会刚上一场的。不过这个时候却一句话也没有说显然她是看出来了,反而一脸笑吟吟的表情站在那里,看起来她是准备看笑话了。<br>“这个……老兄,我跟宝儿可不认识……你要找她你尽管去拉着她好了,你们之间的事情与我无关。”我可不是那么容易拖下水的,宝儿这个女人摆明了是拿我当挡箭牌,不过我可不是那么好利用的,虽然我怕我对面那个张和扣,他在我的眼占中就如同一只卑微的蚂蚁一样不足为道,不过我就是不喜欢被人利用的感觉,所以毫不顾忌的将宝儿从我的身边拉开,然后推了出去。<br>无疑我的举动让宝儿愣住了,惊讶的带着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我,其中怒火万丈,比对张和扣更多的怒火集中在了我的身上。无疑她是知道我的身份的,自然明白我并不害怕张和扣。可是我还是这么做了,表明了就是为难她,扫她的面子。加上上次的事情更加让宝儿愤怒万分,恨不得将我给活刮了。不过可惜的是她这种目光在张和扣那里确是变了味道,那种愤怒的眼神在他的眼中好像成为含情脉脉。<br>对于我的好间,或者说恶作剧,反而让张和捉更加相信了宝儿的话,一脸妒忌与愤怒的对着我说道:“你……你凭什么得到珠宝店儿你这人胆小鬼,竟然在这个时候让出宝儿而且说和她没有关系我这个家伙宝儿竟然会喜欢你这个家伙!我张和扣败得不甘心啊!!!”<br>“扑哧”一声我旁边的韩美珠再也忍不住了。这个时候站在那边毫无顾忌的笑了起来。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显然身为未来韩国公主的韩美珠,在上流社会的社交场合也不是第一次出现,无论是张和扣还是宝儿都认识韩美珠。这个时候看到韩美珠之后惊讶的看了我一眼,宝儿的眼中闪过的是一丝疑惑,而张和扣眼中闪过的是一丝鄙夷,看起来这个家伙已经先入为主了。<br>“哼……原来是一个小白脸……我以为是什么!”张和扣嘲讽的对着我说道。<br>“嘻嘻……别误会我和他不认识……你们继续,不过看他的模样好像确实有点小白脸的味道啊,啧啧,宝儿竟然选他不选你实在是太让我惊讶了……我觉得你比他优秀很多啊……”听了这话之后韩美珠立刻跳开之后对着我张和扣笑吟吟的说道,显然韩美珠是唯恐天下不乱,摆明了她是在故意挑起张和扣对我的仇恨,然后让他对我发难,然后她好看戏。<br>“亲爱的……我爱你,不管你怎么样对我,我永远爱你,想起那一夜的温柔我永远都忘不了,我永远是你的人。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跟着你,什么时候我都不会离开你的。”这个时候宝儿显然也是看出来了一些端倪,顿时一脸觉悟的对着我说道,连那一夜的温柔都用上了,摆明了她是针对我的,让我走都走不了。<br>对着两个女人我有些无奈,白了她们两个一眼之后,我对着张和扣不屑的说道:“爱信不信,懒得跟你多说了,无聊的白痴男人,怪不得追不到宝儿。”<br>说完我也不理会旁边的张和扣懒洋洋的离开了这里,而我身后的那几个手下也吃不准的意思,这时候只是站在韩美珠的身边保护着韩美珠不受到伤害,而没有跟随着我一起离开。<br>“混蛋……你竟然这样说我……你给我站住,你是什么人。小子有种你说出来!!”这个时候张和扣对着我气唿唿的说道,脸色已经通红,显然他快到了暴走的边缘地带了。<br>“白痴……”我不屑的说了这么一句之后转身准备离开,说实话我现在实在没有什么兴趣跟这个家伙多说什么,整个一个傻瓜,明眼人都可以看的出来两个女人都是在没事找事的演戏而已,可是偏偏她这个傻瓜还会相信,而且相信得毫无疑惑的感觉,对于这样的家伙我连说话都懒得多说。<br>“你这个混蛋,竟然敢这样说我,来人啊,干掉他。干掉他,有什么事情我来承担,给我干掉这个混蛋。”这个时候张和扣气唿唿的对着自己身边的手下说道,显然这个时候他已经是被怒火冲昏了头脑。<br>“砰砰砰。”一阵枪响之声瞬间在整个大厅里响起,幸亏这里本来就人烟稀少,而且隔音效果很好,不然的话这几声就足够造成巨大的混乱了。不过绕是如此还是有几个人当场就倒下了,倒在血波之中,吓得周围的韩美珠和宝儿两抱在一起发出一阵尖叫之声。<br>出手的不是别人,而是我的几个手下,本来他们拿住我的意思,是不敢动手的,不过这个时候看到对方先动手了,顿时惊慌了起来,不自觉的在对方没有注意的时候开枪了。四五个人一起开枪,瞬间打到了对方的身上,不过他们的技术还都是很高超,而且准头很好,加上吃不准的意思,所以虽然开枪了,但是却没要有了对方的命,只是在伤害了对方让他们无法行动而已。<br>“你们两个不是想看热闹吗怎么吓成这样放心吧没死对头,他们只是受伤了而已,别这幅模样……”看到那边吓得抱成一团的韩美珠和宝儿我嘴角不自觉的带上一丝戏谑的微笑对着两人说道。听了我的话两人的脸色才稍稍好转,瘫倒在那里长出一口气,显然两人也没有想到事态会这么严重,竟然引发枪战。<br>“你……你……到底想干什么”看到我一步步的带着微笑走过来之后,张和扣惊恐的对着我说道,眼睛尽是恐惧,已经不自觉的软倒在了地上。<br>第277章<br>“嘿嘿……我想干什么这个问题你问的好啊……你说我想干什么呢”这个时侯我微微一笑对着面前的张和扣露出了一脸阴森的笑容说道,说完一步步的走了过来,蹲下之后看着面前的张和扣说道:“你真是一个傻瓜。”<br>“是,是,我是傻瓜,求求你别杀我……我错了,我错了。”张和扣对着我哭泣着说道,说完一脸的颓然倒在地面之上,看起来张和扣是真的很害怕,毕竟面对死亡没有人会不害怕的,特别是张和扣这种从小生活在富足家庭里的孩子更是这样,在他们的观念里,根本就没有什么死亡的概念,可是一旦碰上的时候他们比任何人都害怕。<br>“呵呵,你刚才好像要杀我吧怎么现在就害怕了好了,我明确的告诉你的是我和宝儿根本没有任何的关系她是在耍你而已,不过你这个家伙竟然不相信我,真是的,太让我伤心了……既然你要挑战我的话,那么我也没办法,现在,打电话给你老爸……想要你的命的话给我十亿美元……少一个子我要了你的命。”我毫不客气的对着面前的张和扣说道,说完拿出了我的电话递给了他,没办法本来我是不想找麻烦的,可是他丫来找我麻烦,我也没办法,送上门的钱我可没有理由不要。<br>“十亿美元”张和扣仿佛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一样,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我。<br>“怎么你冒犯了冰鉴会的教父,只收你十亿美元难道很贵吗现在给你父亲打电话,让他一个小时之内把钱打到这个账户,少一毛我就要你死,知道吗”我毫不客气的对着面前的张和扣说道,说完提起张和扣丢给了那边的几个手下,我想他们应该会处理的很好的……<br>而正当这个时侯周围传来了一阵脚步之声。大概一二十个保全人员从四面八方跑来,看到这里的情况之后立刻从自己的腰间抽出了一把把手枪对准了这里,将这里的所有人包围的严严实实的……<br>其中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从外边走了出来,当到达我的的位置的时候看到地面上躺着的那几个人顿时皱起了眉头,看着我们,不过这个家伙显然并不莽撞,虽然脸色不豫不过并没有立刻动手,当看到我一帮手下胸前的一朵白色莲花,顿时脸色一变,然后一脸笑容的走了过来,对着站在那里的我,带着谦卑的微笑说道:“不知道,先生怎么称唿,在冰鉴会担任何职”<br>“呵呵,你说呢”我不置可否的说道,说完在拿起了自己的一只左手,一颗白金外加钻石雕刻而成的莲花戒指出现在了他的眼前,我想这个人既然认识冰鉴会的标志,知道冰鉴会的存在,没有理由不认识这枚戒指。<br>果然那个中年人看到了这枚戒指之后立刻眼中闪过了一丝异彩,一脸歉意的对着我鞠躬说道:“实在抱歉,不知道教父您大驾光临实在是对不起了……请您原谅……”<br>“没关系,反正认识我的人也不多,刚才那个家伙找我麻烦,我在这里教训了一下他,你不介意吧。”我无所谓的说道。<br>“介意怎么会呢教父您太会开玩笑了,我怎么会介意呢,这种人竟然敢冒犯教父真是活该啊。”那个经理显然是认识张和扣的,不过这个时侯竟然装作不认识,果然够无耻的……<br>“呵呵,不介意加好……”我微微一笑说道。<br>“对了,看起来教父和两位小姐买了不少的东西啊,不过教父大驾光临,怎么能够花您的钱呢所以我们这次所有的物品都属于免费的,教父您可以尽情的挑选。”那个经理对着我大拍马屁说道,看得出来这个经理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一句话可以看得出来,这个经理在这里是很能做主的。<br>“呵呵,既然如此的话我就不客气了。”听了这话之后我微微一笑说道,然后在四周开始挑选了起来,这个时侯周围的也没有什么人,我自己在那里挑选柜台的售货员也不敢多说,只是有些恐惧而恭敬的赶忙给我送来最好的东西供我挑选。<br>而那个经理也识相的在这个时候离开了,要知道,其实所有的事情都没有那么简单的,这个家伙虽然送了我不少的东西,不过这里可是黄金地段,每年的保护费就不在少数,虽然他这样做我也不会少收他的,但是至少的是我收了人家的好处自然要做点什么,这里属于中央地区,黄金地段,这家最大的百货公司,在赚钱的的同时也受到至少五个大型黑帮的侵袭,多重的保护费也让人头疼不已,如果能换靠上我这棵大树的话,只要我一句话绝对没有人敢为难这里。<br>要知道他们或许敢得罪鬼面这个冰鉴会韩国地区的掌权人,但是却不敢得罪我,因为我代表的不光是在韩国的八千冰鉴会兄弟,我的身后同时还有六十万精锐的冰鉴会成员严阵以待,如果不给我面子那绝对会死得很惨,在这里收取保护费虽然不少,可是谁也不会愿意为了这么一个地方而得罪庞大的冰鉴会,当然了他们送给我的东西也很值钱,如果任由我挑选的话恐怕比他们十年的保护费都多,不过却永绝后患。这个经理的意思恐怕也就是这个,不过对此我们心照不宣。<br>有些事情明白就好,不需要说的太直白,那拿人家手短的道理我还是明白的,这些事情不用他开口我自然会交代人办的。<br>“喂,小子,你怎么还不打电话你是不是想死”这个时侯当我回过头来发现那个坐在地上的张和扣一脸怒气的说道。<br>张和扣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虽然害怕,不过却不敢打电话,只是坐在那里拿着我的电话,在那里不住的犹豫。<br>“砰砰砰。”一阵枪声响过,我从手下的手中拿过了一把枪对准张和扣旁边的地面就是一阵勐射。<br>“啊……啊……啊!!!”张和扣顿时发出一阵尖叫,顿时慌忙的站起来,拿起了电话以自己最快的速度按出了几个号码然后对着电话里的另一端哭喊的说道:“喂……爸爸……我是和扣。我被人抓住了,他们要你十亿美元,现在就给,他们要现钞,在中央的百货公司,呜呜呜……你快来救我啊……”<br>“碰”的一枪再度在张和扣的耳边想起,瞬间张和扣手中的手机被打成了两半,我淡淡的对着站在我面前不远处一脸惊恐的张和扣淡淡的说道:“你说的太多了……”<br>一个多小时之后,当我悠闲的坐在百货公司的大厅里的时候,周围已什么人都没有了,这个时侯诺大的百货公司变得人烟稀少,除了站在我身边的数十个手下之外周围再也找不到任何人,而宝儿和韩美珠已经被我给送走了,刚才她们两个丫头那样搞我没找她们两个麻烦已经是不错的了,不过看在十亿美元的份上也就原谅她们了。<br>要知道现在这个时侯不过时早上十点多,这里的人应该是人流涌动,不过我特意让百货公司里的人将周围的人全部赶了出去,以重新装修为借口这样做了,而冰鉴会的人马也进行了大规模的调动,在三十层的大厦之中,至少有五百个枪手,站在各处,等待着对方的来临,毕竟这么多钱值得我们这么做,如果对方老老实实的放下钱,那么我们自然也不会过分,人家给钱,我们给人,江湖规矩,不过,如果对方不给面子乱来的话,那么也就不要怪我了,要知道我这个人可不是一个很客气的人,这个时候既然对方不给我面子,那么我也没有必要给对方面子,张和扣老爸的大韩金融就是我的了,而他们父子,会是怎么样一个结果,那就没有人知道了,一切都看对方的表现如何。<br>而这里除了我和我的手下之外,张和扣他们也在其中,他的几个保镖虽然还没有死,不过被挑断了手脚筋,跟死人是没有什么两样了,而张和扣比他们的待遇要好很多,不管怎么说毕竟是金主,不能太过怠慢,所以张和扣被我一帮手下五花大绑起来,绑的严严实实的,丢在了地上,而此刻的他正躺在那里,被我一只脚踩在他的脑门上,极力想要挣扎不过可惜,却无能为力。<br>“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绑架我的儿子”当我坐在那里左右有些无聊的仰望天花板的时候,忽然百货公司的玻璃大门被人给打开了,从门口的位置走进来大约五十多人,每一个人都拿着一个手提箱,也不知道里边装的是什么东西,这个时候他们中央的位置走出了一个老者,站在那里对着我脸色阴沉的说道。<br>“嘿呵呵,没什么,其实本来很小一件事情,不过你这个笨蛋儿子得罪了我,竟然妄图想要杀死我,不过很不巧的是他好像并没有这个本事,所以他就被我给抓到了。”我微微一笑对着面前的老者也就是张和扣的父亲,张又民充满玩味的说道,其实说起来这个张又民他的经历也是是非曲折啊。<br>张又民的家里并不是很富裕属于很贫困的家庭,而且他本人又出生在经济萧条的战后朝鲜,也就是韩国,日子过得并不好,不过他天赋很好,聪明能干,从一个杂货店小伙计一直干到现在身价百亿,成为韩国十大富豪之一,不过可惜啊,虎父犬子,生了一个儿子却是那么的草包。<br>看着我脚下的踩着的张和扣,我露出了一丝嘲弄,传说中的张又民可是黑白两道通吃的,在那个混乱的年代靠着杂货铺从最底层出发的张又民自然而然的和黑道上的人免不了有所交际,特别是后来生意越做越大,自然地关系也更加密切,和他以前一起有关系的人也飞黄腾达起来了,看到自己儿子被我这样虐待也不知道他做何感想,不过无论如何我想也不会好过吧。<br>“先放了我的儿子,我们人已经到了有什么事情你大可冲我来,不要为难我的儿子。”张又民站在那里对着我淡淡的说道,说完眼神中闪过了一丝冰冷,看着自己的儿子有些失望又有些心疼。<br>“放了你儿子呵呵,这个可真是一个很好听的笑话啊,要知道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你儿子惹起的,为什么我要放了他你好像还没有给我钱吧啧啧……难道你觉得你一句话就有资格让我放人你以为你是谁大韩金融的总裁张又民先生!!”我不屑的对着面前的张又民说道,年近花甲的张又民可以说是中年得子,自然较贵万分,生怕自己的儿子受到任何一点点的伤害,这个时侯看到我这样对待张和扣自然很是心疼,不自觉的对我说出了这样的话来,不过可惜啊,他还是没有这个资格让我让步,如果怕他,我就不会这么做了。<br>“哼,你是哪条道上的竟然敢这样对待我的儿子,你难道不知道立法院的那些委员们和我的关系吗还有那些议员都是我的常客,如果我的儿子少了一根头发的话,我保证你们这些人都会死得很惨。”这个时侯张又民冷冰冰的说道,不可否认的是张又民在韩国是很有势力的,他这话如果对一个小黑帮说,那么他还是能够做到,不过可惜啊,对我们来说他还是有些自以为是了。<br>“呵呵……是吗那你去试试看啊……不要那么多废话,十亿美元。少一个子我就要了这个小子的命。”坐在那里我淡淡的对着面前的张又民说道,说完狠狠的一用力,一脚踩在了张和扣的脑袋之上,让张和扣不自觉的发出了一声惨痛的唿喊。<br>“你……”张又民指着我,顿时气唿唿的说道,眼珠子都快出来了。<br>“我什么我不要废话,如果你多说一个字的话我就多要一亿美元,。你自己看吧,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不要逼我干掉这个家伙。”我冷淡的说道。<br>“放开我儿子,我给你钱。”这个时侯张又民终于有些无奈的妥协了,说实话这样的情况他也是没有的选择的,毕竟张和扣在我们的手上,钱没有了可以再赚,可是一旦儿子没有了那可就是再也找不回来了,自然地张又民不敢乱来,除了妥协他没有别的办法。<br>“朋友,既然是道上的人就不要太过分,给我三足乌鸦一个面子。放了张和扣,以后我们还是朋友,在汉城有什么事情尽管找我,我三足乌鸦一定帮忙,如果不放的话……哼哼,就别怪我了……”正在张又民想要让自己的手下动手放下钱换回自己的儿子的时候,他身边一直没有说话的一个三十多岁的光头男子站了出来对着我淡淡的说道,说话好像十分自信十分霸道一样。<br>三足乌鸦,一个传奇人物,从一个街头小混混打拼到了准教父级别的人物,在汉城没有人不知道这个人的存在,这个人是汉城地下秩序的掌控者,一个真正的实力派,当然他的力量只是集中在汉城,大概有四五千的手下,垄断了汉城底下的黑色产业,所以汉城的黑帮都要看他的脸色做人,生活在他的羽翼之下,而在全国来说也也是最强的,只不过……这个不包括我冰鉴会而已,只能说他是本土黑帮中最强的,毕竟还有不少的国外黑帮在韩国支持这某一方势力,或者干脆就在这里,这些都不是他能够抗衡的。不过他在汉城的势力却是毋庸置疑的,毫不避讳的说,冰鉴会在汉城的实力也不如他。<br>既然是这个人也就怪不得他敢这样说话了,他确实有这个张狂的资本……不过可惜啊他找错了人。<br>“冰鉴会的人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更加不受人威胁。”我坐在那里淡淡的对着面前的三足乌鸦说道,隐晦的说出了自己的身份,希望他能够知难而退,毕竟已经临近大选了,在这个敏感的时侯我也不希望招惹麻烦。<br>三足乌鸦听了这话之后顿时脸色一连数变,之后一句话也不说了,半晌之后站在那里看着我淡淡的说道:“原来是冰鉴会的人,你们这次是铁定了不给我面子吗本来我是不想跟你们做对的,不过张又民先生以前曾经救过我的命,这个人情我是一定要还的,既然你们这样的话,那么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br>“呵呵,我说过,冰鉴会的人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也从来不接受别人的威胁,你难道还不明白吗怎么不客气你能把我怎么样”这个时侯我淡淡的对着面前的三足乌鸦说道,如果是鬼面的话我想绝对不会因为这些事情招惹三足乌鸦的,不过可惜坐在这里的不是鬼面,而是我。众所周知我的意志就代表冰鉴会的意志。我绝对不怕得罪这只乌鸦。<br>“既然如此……哼哼,来人啊!!!”三足乌鸦冷冰冰的对着我说道,说到后来的时候对着外边大叫一声,瞬间几百个人从周围冲了进来,一个个拿着武器,手中都是冷冰冰的手枪,他们从正门和后门几个方向冲了进来,只不过瞬间就将我们百来人给包围了起来,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不过却没有开枪,想来三足乌鸦还是有所顾忌的。<br>第278章 动乱伊始<br>“啪啪啪。。”我坐在那里看着周围冷冰冰的注视着我们的几百个枪手,我微笑着鼓起掌来,坐在那里不置可否的对着面前的三足乌鸦说道:“呵呵,不愧是三足乌鸦啊,做事情果然老练,这些人估计你早就带来了吧,那又何必说那么多呢人我是不会放的,如果你有本事的话就干掉我们好了。”<br>无疑三足乌鸦的这些人冲了进来没有立刻动手是对我们冰鉴会有所顾忌的,当然也少不了因为张和扣在我们手上的缘故,不过我想这个并不是主要的,最主要的还是三足乌鸦不想因为这个得罪我们冰鉴会所以才迟迟没有动手。<br>“哼,你难道真的以为我怕了你们冰鉴会吗我只不过是不想无缘无故的和你们开战而已,不要忘了这里是汉城,这里我最大,你们冰鉴会虽然厉害,但是在汉城你们还是斗不过我的。”三足乌鸦眼中闪了一丝寒光对着我说道。<br>“呵呵,那可不一定,你到底要不要动手不要动手的话,就让这些人离开,我也不想找麻烦,我只是针对张又民而已,不是针对你,你可以带着你的手下离开,当然只是现在,不然的话。。。我心情不好了你们可就走不了了。”我坐在那里淡淡的对着我面前爱昵的三足乌鸦说道。<br>“我不能放弃张先生。”三足乌鸦虽然无奈不过还是坚定的说道,挥手让手下们准备,看来这个家伙是准备对我们下手了,说起来张又民这个家伙还真是有两把刷子,竟然让三足乌鸦对他死心塌地的,也不知道他当初到底给了三足乌鸦什么恩惠。<br>对此我只是微微一笑,然后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身边站得笔直的鬼面,之间鬼面对这周围作了几个手势。<br>“砰”一个枪声在鬼面手势落下的时候开始在周围的百货公司里响起,整齐有序的枪声并不显得杂乱无章,只有一声不过周围鬼面的人却全部都倒下了,每一个都正中脑门,死在了地上。<br>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楼上的三十层,此刻正有至少三百名曾经训练有素的职业军人,和两百多个军中阻击手,经过严格的训练和周密的安排之后他们在同一时间动手了,虽然只有一声枪响但是动静却不小,幸亏这里的隔音效果比较好,不然的话现在外边繁华的街道已经开始混乱起来了。<br>乌鸦的一两百个手下被人瞬间解决,只是一下,就全部都倒在了地下,而且看他们的模样一个个全部都是脑门中弹,一枪毙命,这样的效果让所有的人都为之胆寒。<br>乌鸦和他身后的张又民更是惊恐的看着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乌鸦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只是形势逼人强他一句话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说出来,因为他明白这样的情况如果自己乱说话的话,那么随时可能身首异处。<br>“呵呵,怎么样我的手下素质还不错吧”坐在那里我笑眯眯的对着面前的死乌鸦说道,要知道这些人可都是直属于站堂的人马,最近我又调配了两千名最精锐的手下,目的其实很简单就是准备在韩全民继任之后开始大肆开疆扩土,不过这个时候没想到在这里竟然先用上了他们,不过无可否认的是战堂的直属精英确实非同一般,很是利害。<br>“你想怎么样说吧,今天的事情我三足乌鸦认栽,你们说怎么样我们认了。。”那个死乌鸦站在前面对着我们淡淡的说道,语气十分沉稳,而旁边的张又民虽然脸色有些无奈不过却也没有站出来反对,看来他也明白此刻这是他们唯一的选择。<br>“啧啧。。十亿美元,本来你们只需要付出这么点就好的,可惜啊,可惜你们这些家伙竟然不愿意,非要弄到现在这样的情况死了这么多人你们才知道悔改吗人还真是可悲。。”我不置可否的坐在那里对着面前的三足乌鸦还有张又民嘲弄地说道。<br>“你到底想怎么样”站在那里的乌鸦对这面前的我淡淡的说道,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br>“怎么样呵呵,既然已经撕破了脸我也没有什么好给你们面子的了,本来呢我是不想惹事的不过既然你们非要让我惹事,那么我就彻底一点好了,留下你们的全部身家你们就可以离开这里,不然的话我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我坐在那里脸色一变对着面前的三足乌鸦和张又民淡淡的说道。<br>正如我所说的那样,本来是不想找麻烦的,不过这两个家伙竟然敢对我动手,派了一两百个枪手进来,那么这件事情就已经没有和解的余地了,今天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们死。<br>不过。。。。今天好像我是稳赢了。<br>听了我的话两人脸色一变,看了我一眼之后互相对视了起来,眼中同时闪过了一丝无奈,可是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没有了选择,如果交出自己的一切财产的话,那么他们两个将什么都不是,如果不交出来的话,那么他们随时可能会被人给干掉,我的几百个手下早就已经用枪瞄准了他们的脑袋,这个时候他们有任何的动作都将必死无疑。<br>“怎么犹豫不定吗”我坐在那里笑眯眯的看着面前的两人说道,说完狠狠地对着自己脚下的张和扣踩了下去,一只脚不自觉的用了一点力气,张和扣的整个脸都变形了,嘴巴也歪了,躺在那里不住地挣扎不过却没有丝毫的用处,鲜血从他的嘴角流淌了下来。<br>同样的敲诈,不知不觉的感觉我在韩国都成了职业敲诈犯了,不过没办法,黑社会就是这样,我要干掉他们是必然的,不过。。。那也要拿了钱再说,毕竟没有好处的事情谁做啊现在混黑社会的说来说去还不是为了一个利字一个利字,表示的东西有很多,不过最主要的还是一个钱字。<br>有钱就有权,有权就有势,没有人会觉得钱多的。。虽然我已经有很多的钱了,但是我并不觉得钱多了是坏事,不知不觉得有些贪婪了。不过伴随着贪婪的欲望,我的力量也在显着的开始增加,看来不知不觉的已经进入了贪婪之罪的境界,只不过。。我的力量还没有真正的获得突破而已。<br>无疑七宗罪,每一个都是很变态的,我已经度过了五个,但是进入第六个贪婪之罪的时候竟然会发生这样的反应,要知道这个才只是刚刚开始而已,不敢想像我的贪婪之罪真正进入会是一个什么模样,人的本性是贪婪的,贪婪的欲望可以操纵一个人,可以让一个人获得成功,同时也可以让一个人走向毁灭,只是不知道我的路在哪。。。<br>看到面前的张和扣张又民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痛苦,看了看在四周散落的死尸,张又民无奈的点了点头,无疑他的选择比元彬利落了许多,没有让张和扣吃苦,看来张又民对于张和扣还真不是一般的看重啊。。。<br>对着旁边的一个手下示意,那个手下立刻拿出了已经准备好的合同,拿了出来放在了张又民的面前,我发誓,其实我本来只是拿来备用的,绝对不是事先就准备这样做的。。。只是没想到这个时候正好能够用上而已,当然另外一个三足乌鸦的我就比较失策没有准备了,不过财产转让书都是一样的,一会影印一下就好了。<br>“你。。你是准备好的”张又民看到这样的情况顿时气唿唿的看着我说道,不过转而又神色黯然了下来事到如今他也没有别的选择了,要么留下钱,要么带着钱和儿子一起去死,这个东西要怎么选择,聪明的人都知道,所以张又民虽然气愤,但是也只能无奈的签署了财产转让书。<br>“呵呵,这才对嘛,一看就知道张又民先生是聪明人,啧啧,好了好了,看在这一百多亿美元的面子上我就放过你们好了,带着你的宝贝儿子一起走吧。”我见到这样的情况大笑起来说道,对着张又民说道,说完一脚将张和扣从我的脚下踹了出去,踹到了张又民身边,弄得张和扣突出了一口鲜血,不过还好我下手是有分寸的,所以虽然看似很严重,但是其实只是皮肉伤而已,他绝对没有事情。<br>张又民见到这样的情况赶忙跑过去,将张和扣搀扶起来,然后愤怒的看了我一眼之后,扛着张和扣步履蹒跚的准备离开这里。<br>“等等。”忽然这个时候我坐在那里淡淡的对这面前的张又民喊道。<br>“你还想怎么样钱已经给了你了,而且我们已经成了这个样子,你难道还不想放过我们吗”张又民听了这话之后登时勃然大怒对着我气唿唿的说道,眼睛尽是怒火,我相信这个时候如果可以的话张又民绝对不介意将我扒皮拆骨,不过可惜啊,这辈子张又民都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了。<br>我坐在那里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的张又民,然后说道:“不好意思,张又民先生我想告诉你的是,你的车子已经是我的了,所以你需要走回去,当然了你身上的钞票,银行卡什么的现在都已经是我的了,现在你不能再用了,所以你只能走回去。”<br>“你。。。”张又民指着我气唿唿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幸亏这老头没有什么心脏病之类的东西,不然的话估计现在就已经吐血身亡了。<br>“我什么我你放心好了我不是那么无情的人。。”几个手下将张又民给抓住之后一把将他给按倒在地将他身上的所有钱财都拿了过来,手表之类的东西也扒光了,然后将他的东西全部都收了起来,而我坐在那里笑吟吟的看着他,然后从自己身边的钱包里拿出了一张钞票然后丢给了张又民。。。<br>张又民带着屈辱的目光看了我一眼之后扛着自己张和扣走了出去,看着那步履蹒跚的目光,我不置可否的对着自己背后的鬼面做了一个手势,虽然是一个很细微的手势,不过显然鬼面明白了我的意思,然后招唿了两个手下这个时候悄然不知地离开了这里。<br>对此我看在眼中却没有阻止,我的仇人是不能留在这个世界上的,等等他们自然会从这个世界上光明正大地消失,永远不会在出现在人们的面前,而他们的财产自然也会被我合法拥有。<br>“怎么样他们已经离开了,现在该你选择了。”坐在那里我淡淡的对着面前的三足乌鸦说道,这个时候是三足乌鸦选择的时候了,对于他我没有那么多的顾虑,因为他是黑帮份子,就算死了政府也只会认定是黑吃黑,不会管的,所以对于三足乌鸦我根本不需要顾忌那么多,可以尽情地玩,只要我愿意想怎么样都可以,因为不会有人去管一个黑帮分子的死活。<br>三足乌鸦复杂的看了我一眼之后对着我说道:“你能告诉我你是谁吗最起码让我输得心服口服。。”<br>“当然。。没有问题,嘿嘿,在下李天邪,冰鉴会的老大。”我微微一笑说道。<br>“哎。。原来如此,败给你不冤枉。。早知道冰鉴会的老大很厉害,而且很年轻没想到竟然会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这里,还让我给碰上,今天算我倒霉,碰到了你,好吧,东西拿出来我签。。。”三足乌鸦倒也干净利落,这个时候站在那里对着我大大咧咧的说道,说完要过了东西,毫不犹豫的签署了协议,果然不愧是黑道混的人,栽了就是栽了,雷厉风行。<br>“啪啪啪。。”“好不愧是乌鸦。。我欣赏你。”我微笑的站了起来拍着手站了起来对着乌鸦微笑的说道。<br>“胜者王侯败者寇,说再多也没有用处。。我先走了。。我们后会有期。”显然三足乌鸦并不想在这个时候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句之后就转身带着自己的手下离开了这里。<br>看着三足乌鸦离开的方向我的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br>“砰。。”的一声,当三足乌鸦走到门口位置的时候一声枪声从他的背后响起了,瞬间一颗子弹犹如流星一样,穿透了三足乌鸦的脑袋,鲜红的血液和乳白色的脑浆从三足乌鸦的脑袋里流淌了出来,曾经在汉城叱咤风云的一方老大就这样倒下了。<br>看着三足乌鸦倒下的地方,坐在那里的我不自觉的吹动了一下枪口的青烟,然后自言自语的看着那冰冷的尸体淡淡的说道:“我说过,放你出去,可是你死在门口的话,就不管我的事情了。。不过你放心说到底都是张又民害的你,那个老家伙我保证会下去陪你的。”<br>而三足乌鸦那些手下还是很衷心的见到这样的情况没有立刻逃跑,反而是一个个叫嚣着要杀了我的口号重新重了出来,不过刚刚进门就一个个被杀死了,也不知道他们是真傻啊还是真衷心。。。<br>然而事情并没有伴随着三足乌鸦的死而结束,他的死只是一个争端的开始,三足乌鸦的身份并不简单,他的手下一个个都是骁勇善战的亡命之徒,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在汉城这个国际大都市站住脚跟并且雄霸一方了,这些人对于三足乌鸦那是毫无疑问的忠心耿耿,有三足乌鸦在他们自然不会生事。<br>不过三足乌鸦死后他们的问题就出现了因为没有一个强势的人能够制服住所有的人,三足乌鸦的三个手下堂主必定在这个时候开始争权夺利,内斗不止,而且我们冰鉴会既然接收了三足乌鸦的财产,自然要和他们走到对立面上,无论是他们还是我们都不可能和解,我们已经走上了对立的一面双方的冲突只是一个迟早的事情而已,可能是今天可能是明天,甚至可能是他们之间决一胜负以后,虽然是有的不过时间很不确定,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场战争必然会爆发,而汉城必然也将变得腥风血雨,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因为这场黑帮争斗死亡了,不过。。对我们来说也不是没有好处的,毕竟我们早希望可以来一场大的扩张了,如果他们敢动正好就给我了我们一个完美的借口我们冰鉴会可以名正言顺的采取行动吃下整个汉城地盘,那样的话我们至少每年又多出来几十亿美元的收入。。。而且地盘也扩大了很多,还可以多养一两千兄弟。。何乐而不为<br>“处理这里的一切,安排兄弟们准备行动起来,最近汉城要腥风血雨了,你们都要小心点,让我们的人以最快的速度进入汉城,准备随时行动,你们先去接受那只死乌鸦给我们的产业,在那里驻扎人马。。至于具体的行动鬼面你来负责。”看着满地的尸体我站了起来,对着自己身后的鬼面淡淡的说道,说完之后准备离开这里,毕竟我可是一个正常的人看着满地的死尸,虽然不介意,但是也会感觉不爽的。。<br>“邪少。。我们要来多少人”这个时候忽然鬼面叫住了我对着我问道。<br>“唔。。大概五千吧,我会支援两千战堂的直属精英给你的,这次给我做的漂亮一点。”我站在那里沉吟了片刻之后对这鬼面说道,说完大步流星的离开了这里。<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