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江玉郎大摇大摆走进了快活林的大厅中座了下来。龙腾网<br>    江玉郎本专诚来看看小蝶的风采,虽然,他明知她是卖艺不卖身的,他在想<br>    :如她到时不就范,我可以来个霸王硬上弓,那时生米煮成熟饭,还怕这姑娘不<br>    对我服服贴贴地俯首称臣。<br>    但是,当他看到站在高大姐背后的水天姬,他便念头转向她了,说:我是来<br>    散散心的。<br>    高大姐心想,你这个江玉郎持着自己是快活林大股东江别鹤的儿子,每次来<br>    到,都不用付钱,真是气死人,但是又不敢得罪他,表面上还要恭恭敬敬的招待<br>    他。<br>    水天姬转身便缓缓的行了上二楼,入了小蝶所在的房间,入房之前向了江玉<br>    郎回眸一笑,这一笑,已笑得江玉郎骨头都酥了,叫得江玉郎心头痒痒的.。<br>    江玉郎便说:就这一个吧说完便行了上楼,走了进那间房。<br>    高大姐见有其他客人进来,便走上前招唿,懒得理会江玉郎。<br>    江玉郎便走了上二楼,行了入那间房,在房中坐着的水天姬说:你是谁<br>    凭什麽冒失地闯入来<br>    其实,水天姬当然不会不认识江玉郎,她只是和他玩玩。<br>    一瞧见水天姬,江玉郎立刻做出一副正经的样子道:在下江玉郎冒昧闯入<br>    ,实在无礼<br>    水天姬道:你既知无礼,就该快些退出去。<br>    江玉郎眼珠子打转,看见在床上有个少女,赤裸裸的少女,一个江玉郎一生<br>    中见过最美的美女。<br>    江玉郎大声道:水姑娘求妳救在下一命。<br>    水天姬把头转过去,看着床上正在自慰的孙蝶,水天姬看着时,都很得心痒<br>    ,如果自己是个男人,一定已忍不住扑上床去强干她,便道:你若有病,就该<br>    去看大夫吧。<br>    江玉郎看着孙小蝶修长的玉腿道:天下的大夫都救不了在下,只有水姑娘<br>    才可以救到在下。<br>    水天姬道:江公子,你是什麽病<br>    江玉郎道:在下在下身上有处硬得很厉害。<br>    水天姬竟似也有些着急,道:你还不快过来给我看看。<br>    江玉郎慢慢的行到水天姬面前,但他的视线从未离开过那床上的孙蝶。<br>    水天姬轻轻的拉下了江玉郎的裤子,一条不长不短的肉棒便弹了出来。<br>    孙蝶修长的腿在床舖上不断的蠕动着,她的一双纤纤玉手则在她自己的身上<br>    抚摸着。<br>    江玉郎说:我要干她<br>    水天姬道:不能,她是卖艺不卖身的,不如让她在旁观看,女人是怎样侍<br>    候男人的,江公子你躺下来吧<br>    江玉郎整个人都向她身上依便了过去,在她耳朵边吹着气道:多谢水姑娘<br>    。<br>    江玉郎胆子大,一双手也按了上去,谁知水天姬却一扭腰逃了,哮着嘴道<br>    ,你若不乖乖的躺上床,我就不理你了。<br>    江玉郎赶紧道:是是,我听话就是。<br>    水天姬笑了一声,道:听话的才是乖孩子,姐姐买糖给你吃。<br>    她轻嗔薄怒,似嗔似喜,当真是风情万种,令人意马心猿。<br>    江玉郎指着肉棒道:我硬得厉害了,你快来快来。<br>    江玉郎拉起水天姬的手来揉肉棒,道:这里就在这里。<br>    江玉郎就躺了在那少女旁边,江玉郎仔细一看,道:妳叫什麽名<br>    那少女说:小蝶。<br>    那一股幽香,少女身体发出的香味,直迫过来。<br>    江玉郎心里暗道:别人都说水天姬是快活林最美的姑娘,现在看来,这个<br>    小蝶比水天姬还要美十倍。<br>    水天姬的手已捉着孙蝶一只手引领着它,并已触及江玉郎的肉棒。<br>    江玉郎忽觉下身一阵酥,孙蝶一只纤纤玉手,已在他的肉棒上,柔声道:<br>    江公子觉得舒服吗<br>    江玉郎摇头道:我还未呀。<br>    水天姬二话不说,便抚身弯腰,把肉棒吞入口中,江玉郎口中发出了一声呻<br>    吟。<br>    水天姬把孙蝶的手引导到肉棒底下的两粒春子。<br>    江玉郎那两粒春子被孙蝶那只像婴孩般稚嫩的玉手所玩弄,江玉郎不禁头一<br>    仰道:妳娘亲的...很妙呀....呀....呀<br>    水天姬则一边吞吐着肉棒,一边偷看旁侧的小蝶。<br>    孙蝶的眼神已进入了半昏睡的状态,她口中不停发出少女怀春的叹息:水<br>    姐姐,求你给我吧<br>    江玉郎大声叫道:我要她,我要她,我要干处女。<br>    水天姬心想,本来可以把小蝶的处子身送给这个色鬼,但是小蝶的处子身却<br>    有保留的必要,才能实行她潜伏在快活林的计画。<br>    水天姬嫣然一笑,道:小坏蛋太年轻的姑娘都是不太懂事好吧<br>    说完就座上了在江玉郎身上,用她的玉户来揉擦江玉郎那已铁硬的肉棒。<br>    这一声小坏蛋<br>    将江玉郎的魂都叫飞了,这又令江玉郎的肉棒弄得快要不行了。<br>    江玉郎:妳娘亲的我条肉棒就快要给妳弄爆呀<br>    水天姬淫淫笑道:等多一会吧让姐姐的玉户湿透了,才让你的肉棒进去<br>    ,呀你的玉棒很硬呀<br>    水天姬下面的淫水都流出来了,滋润着那条硬棒棒,让它有一种快感,让<br>    它内里的压力又增加了。<br>    水天姬一只玉手,也不忘地为小蝶的小穴服务,按摩着,撩弄着,这里的水<br>    份已经很多了,水天姬把沾了淫水的指头放入口中尝尝,处女淫水,果然不同凡<br>    响。<br>    小蝶已忍不住,口中发出了少女怀春的唿声,她内心还是感到十分羞涩,用<br>    另一只手掩住口子,不想被人听到她的呻吟声。<br>    江玉郎被两人挑逗得兽性大发,把水天姬胸前的衣服都撕破了,撕撕,<br>    双手粗暴的抓在水天姬的那双大肉球,大叫道:我的肉棒是世上最劲的<br>    呀<br>    水天姬发出淫荡至极的呻吟声,她那湿淋淋的小穴正准备把江玉郎的小龟头<br>    吞进去之际,江玉郎已不行了。<br>    水天姬失望地喊叫:呀唉吔好衰架人家都未来得享受,你就出了<br>    江玉郎还是等不到水天姬把他的肉棒插入,便射了出来,射了在水天姬的身<br>    上。<br>    孙蝶虽在快活林一段时间,她却完全没有男女性事的经验,但是,这一幕已<br>    深深的让她坠进了慾海里,坠入了永无休止的慾望幻想里。<br>    过了一个时辰,江玉郎又是大摇大摆的走出快活林,只是他的脚步有点震盪<br>    ,但他却没有忘记,今次来,是替父亲江别鹤送信给高大姐。<br>    高大姐看了那封信之后,便应着信中的指示,在江湖上散播有一藏宝图的消<br>    息,藉意牵起一场江湖风波。<br>